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007 废柴还是天才

凤天的注意力却全都放在了凤长悦身上。

这是自从凤琛死后,他第一次仔细打量自己的孙女。

却好像和传言中的不太一样。

那张带着丑陋胎记的脸上,并没有长期遭受欺凌的怯懦和畏惧,反而闪烁着坚定的光。他心中疑惑,却还是压了下去。

“还不跪下!”

凤长悦对这个名义上的爷爷没有任何情感,原主是他的亲孙女,然而却从未正眼看过她一眼,下人们敢那么欺负她,他的沉默就是最大的鼓动!

“你没有资格让我跪下。”

凤长悦声音很淡,话却很是嚣张。

“我是你爷爷!更是凤家家主,谁说我没有资格?!”凤天皱起眉头,这孩子怎么这么放肆?

“呵……对我弃之如敝,不管不问任由别人欺负的‘爷爷’,不要也罢!”

凤天一下子噎的脸色涨红,手指轻抬,就想要再次出手。

“如果你不想赢了家族比试的话,尽管出手。”

凤天的手堪堪停住,惊愕问道:“你说什么?”

凤长悦转眼往周围看了一眼,没有说话,意思却已经很是明白。

凤天狠狠皱起了眉头,不知道她在搞什么鬼

“我会帮助凤家在家族比试中赢得胜利,作为交换,我要求获得所有原本应该属于我的一切!”

凤天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什么?一个天生灵脉阻塞的废物,竟然说要在家族比试上夺得第一?

他怀疑凤长悦脑子出问题了。眼中闪过复杂深色,最终幻化成了怜悯。

这孩子是被欺负的惨了,想要不管不顾的为自己争取了吗?

她怎会知道,家族比试,是怎样凶险。若是十几年前,琛儿还在,那么他可以轻易地说出要拿第一这样的话。而现在……

家族比试是西索城五年一次的大型比赛,要求参加者年龄在十八岁以下,还是极具天赋者。

其实这比赛看起来是西索城各家斗争,实际上却是在为大陆各大学院招生做准备。前三名可以获得推荐资格,直接参加学院的招生,被录取的机会也大得多。

整个大陆,四大学院并立,分别为伽陵学院,北星学院,新月学院,海涅学院。能够进入其中学习,是所有修行者的期望。不仅对于自己的修行更加有利,甚至能够得到各国国君的重视,带动一个家族的兴盛。

所以家族比赛一直备受重视。

但是……

凤天暗暗叹息,凤家人才凋零,几乎没有可以拿得出手的天才,年轻一辈之中,唯有凤静雨还颇有天赋,其他人却是表现平平。

这也是为什么他对于凤静雨特别喜爱的原因。

尤其是,今年的比赛,还加了那样的奖励……

他的眼中闪过难以掩饰的热切的渴望,随即化为了深深的失落。因为他知道,那东西,十有*是不会属于凤家了。

想到这里,他忽然没了兴致,转身不耐烦的挥挥手:“随你!要是不能兑现今天的话,那你就跪在祠堂反省一年!”

凤长悦牵着轩辕夜转身离开。

轩辕夜转头,看了一眼那隐藏在树木之后的一角屋檐,低垂了眼眸,掩住了眼神。

“你在看什么?”凤长悦随意问道。

“……没什么。”

虽然还没有看到,但是他几乎可以确定,那里面,有他需要的东西。

他收回眼光,看来这一次,没有白来。

……

一个消息像是风一样迅速传遍了凤家:凤三小姐疯了!

她自从外面回来之后,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不仅和凤苍大总管对峙,还和家主面前出言不逊!更加荒唐的是,她居然休书,休了自己的未婚夫!也就是人人称赞的季家少爷季明城!她甚至放出狂言,要在家族比试中,战胜季明城!

此事迅速在凤家引发了一场地震,成为了所有人的谈资。

人们窃窃私语,议论不休,看法不一,然而却都有着一个共识:凤三小姐是在找死!

外面流言蜚语,喧嚣不已,然而凤长悦却平静的很。自从和凤天做出赌约之后,她就直接搬进了原本属于她父亲的院子。自从凤琛死后,这个院子就已经荒废。直到凤长悦住进来。

清理好之后,她进去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盘坐在床上,而后——开始检查自己的身体。

她虽然继承了原主的记忆,然而原主几乎没有出过凤家,除了偶尔看一些杂书有一些对这个大陆的简单认知,剩下的几乎就是无穷无尽的被人欺压的片段。甚至连自己父母的模样都已经模糊。

她不是纠结的人,既然记忆中没什么有用的东西,她便开始打坐,尝试着吸收灵力,转化为自己的力量。

闭上眼,她灵台清明,平心静气,将心神努力放空,感受周围的灵力。

神识之中,一片黑暗。她没有放弃,继续探寻者,感受着。

果然,没过多久,她就在神识之中看见了一点漂浮着的金色亮光,而后,金色光点越来越多,弥漫在黑色的神识之中。

她心中浮现一丝了然,想必这些就是灵力了吧。

修行者需要感受周围的灵力,而后吸收,在身体内部经脉之中幻化成属于自己的灵力,为自己所用。而中心位置,正是神识,还有丹田。

黑暗之中漂浮的金色光点越来越多,几乎汇聚成了海洋。

凤长悦虽然知道这些是灵力,却并不知道感受到的光点多少一般就代表了精神力的多少。她也不知道,一般人感受到的,都是白色的光点,而她的,却是稀有的金色。

一般人能够感受到几十个光点,天赋比较好的则会是几百光点,像季明城那样难得的天才,修炼时能够感知的也不过几千光点。

而凤长悦的感知度,是一片光点的海洋。

只是此时她对此毫无所知,而且,她很快就发现了这个身体最大的问题——

当她尝试着吸收旁边的金色光点时,那些光点十分顺遂的飘进了她的身体,然而当她想要引导着那些光点沿着灵脉运转时,却发现那些光点竟然全部飘散开来!渗入了她的身体的每一处,像是雪花融化在大地,消失的无影无踪!

她如此尝试了三次,终于确定,这个身体确实是废柴,还是个奇葩的废柴。

因为灵力能够弥漫过她的身体,却唯独不能进入她的灵脉,更别提导入丹田,转化为自己的灵力!

这就相当于她用一个大的篮子去盛水,无论她多么努力,终究也是一场空。

她睁开眼睛,眉宇间有些疲惫,然而却不知道自己眼中闪过一丝极淡的金色。

轩辕夜却看见了。

他有些诧异:金色灵力?

似乎在哪里见过?

但是一时却想不起,他干脆也不去想。

凤长悦见他站在面前,笑了起来:“怎么了?”

轩辕夜小手伸出,指向某处——

“那是什么?”

凤长悦转眼看去,却见是一个金镯子。

那是原主母亲留下的遗物,原主睹物思人,便不肯带着,只偶尔拿出来看一看。

凤长悦站起身,准备将镯子放好,却在快要走到地方的时候,脚下一滑,往前倒去。

她立刻反应,迅速的单手撑起,猛的一跳,一手扣住桌子一角稳住了身体。

然而这身体早就受伤严重,此时猛然一动,她堵在心口的一口血就喷出,正好洒在了镯子上面。

她拿起镯子,却忽然愣住,低头看向镯子——这是……

空间镯子?

------题外话------

小野在等着大家加入书架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