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79 他死了?

这一刻,那名炼丹师双腿一软,整个人扑通一声的跪了下去:“主、主、主子……”嘴唇在动,却已经不知说什么。若不是他贪图好处冒险一行,也不会碰上今天这事儿。

见状,戴云笙也没再多说什么,只是对顾七道:“是我的疏忽,我向你保证,这样的事情不会再有下次。”他没料到炼丹师中竟有人会做出这样的事来,这批药材反潮,价格低,又进了丹阁,想必这名王姓炼丹师拿到的好处不少,要不然也不会冒这个险。

“把他逐出丹阁,永不录用!其他的你处理吧!查一下有没用到这也些药材的,丹阁中无论是丹药还是药散液体,一律都要顶尖的,不可用次货充数。”

“是。”戴云笙应了一声,看向那面如死灰的炼丹师,一挥手,让人将他带出去。他很清楚,在顾七底下做事,不要求你多出色,但绝对要忠心,忠诚。若是一次不忠,则百次不容。

“主子,可要进丹房里看看?”几名炼丹师围了上来,目光带着希翼的看着她。

见到他们眼中的期待,顾七笑了笑:“嗯,闲着无事,就看看吧!”

“太好了,主子,这边请。”几人眼睛一亮,连忙做出请的手势,带着她往丹房走去。

丹房是每一间都分隔着的,每间丹房各归一位炼丹师所有,同时,每名炼丹师炼丹或者制药时身边也会跟着两名药徒打着下手。

在炼丹师们都因这外面的事情而出来时,他们手底下的药徒则在丹炉前守着,有的守着炉火,有的备着药材,并没有因好奇而跟出去看。

此时,其中一间丹房的两名药徒见几位炼丹师都走了进来,其中有一名白衣女子走在前头,微怔了一下,无声的行了一礼后退至一旁。

其中一位炼丹师见顾七的目光落在桌面的排好的灵药上,便上前说道:“主子,这间是我的丹房,我正准备着炼制的是养元丹,眼下药材都准备着,只差开炉了。”

“嗯,东西都准备得不错,炼制养元丹火候无需术猛,温火慢炼出来的丹药最为喜人,收炉之时火焰调低,丹药的药效也会上升。”顾七对那名炼丹师说着,在里面转了一圈后,又往另一间去。

因听到她指点那一位炼丹师如何炼制养元丹,其他的几名炼丹师听了也是眼睛一亮,谨记在心。同时也将她带到自己的丹房,请她指点了一番。

最后,一个个都心怀激动的将顾七送出丹房后,便迫不及待的按着她所说的方法去炼制……

往前面丹阁走去的顾七并没有去一楼,而是上了二楼。把坐镇丹阁的上官老者叫了出来,跟他谈了谈他所需要的那丹药的事情,并给了他保证,自己在这里的这也段时间,会抽出时间给他炼制。

在给出保证后,他便欣喜而激动的退了下去,而顾七则来到临窗处坐下。二楼,这里正好可以看到下面丹阁的大门,可以看见客人如云般涌进丹阁以及下方的声音。

倚在窗口处,她看着下方来来往往的人,心思则有些飘远。短短的两年时间经历的事情太多了,但眼下的一切却是渐渐的往好的方向发展。

她爹爹的疯颠之症治好了,感情方面也有了黑木姨,他孤寂了这么多年,如今有黑木姨陪在他的身边,她心中也替他们两人开心。

再一个就是找到了她弟弟风逸,如今一家人都在一起,而且也在这城中置府扎根,当年她爹爹被赶出顾家时她就想过将来要再建立一个顾家,一个站在这大陆顶端的顾家,如今,已经一步步的在实施着。

她希望家人可以平安,可以安稳的生活着,但,在这弱肉强食的世界里,实力代表着一切,她只能不断的变强,以拥有守护家人的实力,不想被人随意扼杀,不想被人践踏,那就只有成为人上人,站在实力的巅峰!

“不,我家公子没死,他没死,呜呜……我家公子没死,他没死……”

突然间,一个带着哭意的声音传入她的耳中,让她回过神来,目光朝那下方的人群寻去,视线落在一衣着破烂,身上背着一男子的少年身上。

那少年头发凌乱的垂落在脸颊,脸上也不知是污垢还是什么,看不太清他的面容,只是,她听着那声音,却觉得有几分的熟悉,一时间又想不起来。

“呜……我家公子,求你们帮我救救我家公子吧!呜……他还没死,他的身体还是热的,他还没死的,呜呜……”少年如同一个孩子般,哭得泪流满面,无措而惊慌的神情让人见了不由心生同情。

而少年背上的那男人,身上的衣袍已经看不清原本的颜色,一头发丝也是凌乱的披散着,他伏在少年背上,双手却是无力的自然垂落,随着少年的走动而摇摆着,看起来,就跟已经断了气的人一般。

若没死想必也离死不远了。顾七在心中说着,轻叹一声,摇了摇头,见那少年在丹阁门前跪下哭求着,求着丹阁中的炼丹师们救救他家公子。

也因这一幕,丹阁外面渐渐的围满了人,因碍到丹阁的生意,守楼的护卫便上前驱赶着:“快走开!我们这里不是医舍,你要治病去前面拐弯处的医舍那里找医者。”

里面的风逸和碧儿他们也因这里的动静而走了出来,看到那跪在楼门前的那少年,心下也有些唏嘘。那少年看着也就十几岁,身子瘦弱,却背着一个青年男子,此时更是哭得跟个孩子似的,那无措而彷徨的神情让人见了不由心生不忍。

“呜呜……求求你们救救我家公子吧!医者救不了他的,炼丹师,他们说丹阁的炼丹师很厉害,求求你们了,我求求你们了……”

少年哭求着,背着他家公子朝着丹阁磕着头,却在磕了两个头后,也不知是体力不支还是怎么,身子一偏,整个人歪向了一边倒去,也因他的这一倒,背上的那人也跟着摔向地面。

“哎,小心!”碧儿唤着,连忙上前却仍没来得及扶住他。

“公子……公子!”少年惊呼着,连忙爬着将那人扶起。

碧儿见那少年哭得那么可怜,心下也泛微泛酸,拉了拉风逸的衣袖:“少爷,他们看着好可怜,要不咱让小姐救救他家公子吧?”

风逸的目光落在那少年和那不知生死的青年男子身上,因两人身上脏乱,头发又凌乱的散落着,一时看不清他们的面容,虽不知这两人是什么人,但听少年那哭求声,确实是令人心中不忍,当下,迈着步伐上前,想将他们扶进丹阁中去。

可也在这时,二楼的顾七蹭的一声站了起来,震惊而愕然的看着那楼下被少年扶起的青年男子,不可思议的低语着:“怎么会是他?”身形一闪,已经迅速往楼下而去。

“七小姐?”从后面走来的戴云笙见她急步下来,也是一怔,唤了一声后她甚至还听到,不由也快步的跟了上去看个究竟。

顾七拔开围着的人群,来到那少年身边,只听旁边的风逸见她神色不太对劲也唤了一声:“姐?”却见好她没应,而是目光错愕的看着地上的青年男子。

“君千殇?”顾七不可思议的低呼出声,这君千殇怎么每回让她遇到都这般狼狈?他不是去云游了吗?怎么又混成这样了?

许是因为听到自家公子的名字被人从口中唤出,少年一抬头,当看到眼前一身白衣的顾七时,如同见到救星一般哇的一声大哭起来,同时也伸出一手紧紧的拉住了顾七的裙摆,怕她走了。

“七、七小姐,你在这里太好了!你在这里太好了!七小姐求求你救救公子,救救公子……”

在他最无助最彷徨的这一刻看到顾七,就如同见到了救星一样,如果说这世上有人可以救他家公子,那这个人一定是顾七无疑!他们流落到这里,更不知她就在这里,此时看到她,如同见到亲人一般的大哭出来,那声音,悲戚中带着激动,无助中看到了希望。

在确定是君千殇无疑后,顾七蹲下身探了探他的手脉,这一探,整个人一怔:“他、他死了?”怎么可能!君千殇怎么会死了?可,她手指下的脉博却毫无跳动之力,一点生命的迹象也没有,这不是死了是什么?

一时间,心头震惊之时更多的是难以置信伤痛。君千殇,这个曾给过她帮助的人,这个气质儒雅温润眼神却总带着一丝忧郁的男子,居然死了?

百感袭上心头,伤痛之余更觉得有一只手掐住了心脏,难以呼吸。第一次,她看着这样一个熟悉的朋友在她的面前了无生息的死去,第一次,感觉到死亡降临在人身上之时,她竟什么也做不了……

听到顾七的话,木蓝惊恐的摇着头哭喊着:“不!公子没死!呜呜呜……七小姐,公子没死,公子是不会死的!他还活着,他还活着的,不信你摸摸看,公子的胸口还是暖的,他的胸口还是暖的,呜呜呜……他没死……他没死……”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