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78 内部

那炼丹师将那张单子接过,看了一眼,便笑道:“好的,七小姐放心,这事我会办好的。”

闻言,她点了点头,站起来笑道:“那就麻烦你了,我还有事,就不多呆了。”

“七小姐不等龚老回来了?”见她这么快就要走,那炼丹师不由一怔。

“不了,你跟他说一声就好。”说着,便朝风逸和碧儿看了一眼,三人再度离开往丹阁而去。

而此时的戴家中,大厅里头主位上,戴家主端坐着,听着下面护卫的禀报,心下暗暗的震惊。他是猜到那丹阁定是跟顾七有关,却没料到,顾七与最近才在这城中置府的顾浩天会是父女关系,而且,那黑木傲霜竟是黑木家族的大小姐,他们背后的势力这般强大,那顾浩天却还如此低调做人,如果不是他留了个心眼让人去查,只怕还真不知道这顾家竟有这么大的来头。

“你先退下吧!”他摆了摆手,示意下面的护卫退下。

“是。”那人应了一声,弯着腰退了出去。

戴家主坐着沉思着,眉心微皱,手指无意识的在桌面上轻敲着,约过半柱香的时间,他当即抬头沉声喊着:“管家,进来一下。”

在外面候着的管家一听里面大厅的声音连忙往里走去:“家主。”

“给我送张拜帖到顾家,我要过去拜访一下。”

管家一怔,抬头看了他一眼,连忙应道:“是。”这才转身退了出去。

他负手站了起来,在厅中来回的走动着,想了想,又往外走去,打算亲自去库房挑选几样东西带着去拜访顾浩天。那一日他上门拜访时他却是没想到他身后有这样一股势力,当时连见他一面也没有就让人推掉了,如今想来,不由暗暗可惜。

顾七炼丹那样厉害,丹阁又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打响了名头,这顾家只能攀附,不能得罪。

想到这,他不由想起了他那个儿子,戴云笙,他在丹阁做事,却待他如同陌生人,若是可以通过他来拉近戴家与顾家的交情……

脑海念头一起,又被否决。就算他拉得下这个脸,却也不能去做,因为他知道他的那个儿子对戴家已经是全无感情,他若真的会为戴家着想,就会早早把那些消息告诉他了,又怎会让他错失了攀交顾浩天的机会?

另一边,顾七几人到了丹阁,因她要去后面炼丹房看看,风逸和碧儿便没再跟着,而是由戴云笙带着在丹阁中走动着,看着里面的丹药,以及看着丹阁里面药徒们在做着生意。

“戴大哥,这么多药徒在这里做生意,他们都不用去后面学炼药吗?”碧儿好奇的看着那些招呼着客人们的药徒,像他们这样的药徒不是都希望多呆要炼丹房里学炼药吗?她见他们一个个在这前面招呼着客人,而且脸上的笑容还是发自内心的,不由觉得奇怪。

听到这话,戴云笙笑了笑:“这你就不懂了,我们丹阁中的药徒一是经过严格挑选的,而且还是签了契约的,丹阁这里就如同他们的师门,他们在这里学炼药,还要学做生意,每隔一段时间都会进行一次药徒的考核,只要最出众的才会被留在后面丹房跟在炼丹师身边学习,其他的则只能在平时关门后学个一两个时辰。”

说着,他的声音一顿,看着那些笑容满面的药徒们,继续道:“他们因能成为丹阁的人而骄傲,因为他们知道,只要留在这里他们的炼丹术就一定会提高,在学制药炼丹之前,熟悉这丹阁中的丹药以及药物也是一项学习。”

“我也去帮忙做生意,看着很好玩的样子。”碧儿笑盈盈的说着,便迎向门口去,招呼着进来的客人。

风逸见了笑了笑,对戴云笙说:“你忙你的吧!我到一旁坐会就好。”

“那行,我就先去忙了。”戴云笙笑着点了点头,便转身回到柜台中。

丹阁的炼丹房就在后面,因是打通的院落,一来隔绝了前面的喧哗,二来也因近丹阁,方便炼丹师们走动。炼丹房的院前有护卫把守,没有允许不得擅入,周围墙壁高筑,从外面是看不见里面的,再加上一个,院中种有树木,茂盛的大树遮掩着,就算是有人站到高处,想要看清里面也难。

暗处的影一见到顾七时眼中闪过惊喜,下一刻,身形一动便闪身而出:“主子。”

见是影一,顾七露出一抹笑来:“昨天来时没见到你,怎么样?在这边还习惯吧?”

“嗯,习惯。”他们影卫,只要主子需要,他们就在哪里,哪里都是一样的,因为他们的适应能力超强。

“那就好。”

她点点头,道:“过阵子白羽和流影他们应该会来,你们也许久未见了,到时可以聚聚。”她的步伐没有停,缓步往里走着,守着院落的护卫以及暗处的暗卫见有影一跟在她的身边,还唤她主子,自是不敢阻拦她的路,只是一些暗卫心下奇怪,因为他们并非直属顾七管辖,对顾七这个人也不甚了解。

“是。”他沉着声音应着,跟在她的身后走着。

当顾七的目光不经意间扫过院中晒着的一些药材时,原本悠哉的步伐一顿,朝一旁的架子走去,伸手拿起那平铺着在晒着的药材看了看,眸光微闪,问:“影一,这里的药材都是谁管的?”

“是一位姓王的炼丹师。”

“把人给我叫来。”她把玩着手中的药材,又往前走了几步,看向另一架子上的药材。

“是。”影一应了一声,迅速往炼丹房里掠去。

不多时,就听一声怒喝从炼丹房中传出:“怎么回事?我这炉丹药正要开炉,现在走不开你没听到吗?你知不知道这炉丹药用的灵药加起来多少金币?这要是毁了你能负责?你、你好大的胆子!放手!放手!快给我放手!”

顾七好整以暇的看着影一把一高瘦的中年男子提了出来,那人涨红了脸,眼中尽是愤怒,衣领被影一提着还一个劲的在怒骂着。

“你叫什么名?我要让上面的人处置了你!听到没有!放手!放、嘶!”他叫骂的声音骤然而停,转而出现的是一声倒抽气的痛呼声。

只见,影一就那么随手的一放,他高瘦的炼丹师整个人就被甩了出去,扑倒在顾七的面前,因此面朝地上擦过,脸上被地上的细小的沙石磨破了皮,因此抽了口冷气,怒火更涨。

“你、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对我无礼!”他怒目扫向影一,却见,影一已经站到一白衣女子的身后,察觉到自己此时正趴在地上有损形象,当下连忙从地上爬起,目光带着打量的看着顾七。

“是你要见我?你是何人?”他皱着眉,不悦的盯着顾七。

身为丹阁的炼丹师,他虽听过顾七的名声,也知道顾七这一个人,却从没见过上,因此,当她站在他的面前时,他根本不不知道眼前之人就是顾七。

“这里面的药材都是你管的?”顾七扫了他一眼后,轻声问着。

“没错,是我管的。”

“这些灵药明显受潮,药效减半,怎么还会被收入丹阁?”她拿起架上的灵药问着,原本淡然而平静的目光骤然变得凌厉而让人心惊。

许是被她的眼神吓到了,那炼丹师不由退后了一步,道:“你是什么人?这关你什么事?”也不知是惧于顾七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还是怎么,他又硬着嘴道:“这些灵药只是稍微受潮,只要晒干就能入药,而且,这些灵药进来的价格也稍便宜,我这是为丹阁着想才收的这些药材。”

闻言,顾七唇边勾起一抹冷笑,对影一道:“把戴云笙给我叫来。”

“是。”影一扫了那炼丹师一眼,转身往外而去。

而那炼丹师一听顾七的话,再见影一恭敬的态度,双腿不禁微颤:“你、你是何人?”

顾七自然是没回答他,而是转而把玩着那些药材,问:“这些药材可入药了?”

“我里面在炼的那一炉,用的这有这些、这些药材。”他颤着声音小声的说着,额头的冷汗也渗了出来。而此时,因这院中的动静,一些正在炼丹的炼丹师们也探出了头来,诧异的朝院中两人看去,更多的目光是落在顾七的身上,带着几分的打量与好奇。

只有少许的两三名炼丹师在见到顾七后欣喜的迎上前来:“主子,您怎么来了?”几名认得顾七的炼丹师惊喜的看着她,对于她的来到,他们心中满满的尽是欢喜,因为他们又可以请教她炼丹上面的问题了。

而那王姓炼丹师一听这话,顿时脸色一白,嘴唇颤抖着:“主、主、主子?”她、她、她就是顾七?完了!完了!他完了!

“七小姐,你找我?”戴云笙走了进来,见院中的气氛有些不对劲,不禁心下奇怪。

顾七瞥了他一眼:“你过来看看这些药材。”

戴云笙疑惑的上前,当看到那些受潮的药材时也是一怔:“怎么会有受潮的药材?这批药材是谁进的?”目光看向那几名炼丹师,最后视线落在那脸色发白的王姓炼丹师身上,眉头微皱。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