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嫡女归来之盛宠太子妃

第七十七回 相看

祁夫人遂把自己已与顾准商量好将二房分出去,但却将彭太夫人与顾蕴继续留在府中的决定大略说了一遍,末了道:“不怕二弟妹生气,宁安堂三日一小吵五日一大闹的,闹得委实有些不像样了,以前孩子们都还小也就罢了,如今孩子们都大了,我不能让他们的婚事因此受到影响,所以才会与侯爷做了这个决定。当然,我们也绝不会委屈了你们,除了祭田祖产,府里的一应田产都分你们三成,你意下如何?”

本来世人分家嫡长子继承财产的大头便是惯例,勋贵之家尤其如此,为的便是保证嫡枝能一直繁荣下去,省得尾大不掉以致家族几代便没落了。

当然,嫡子分到的家产肯定远非庶子可比,绝大多数庶子都是三二千银子,一座宅子分出去便了事,嫡子自然不可能遭遇如此凄惨的待遇,可要与嫡长子比也是万万不及的。

一般嫡长子以外的嫡子能分到一两成家产就不错了,何况顾冲与顾准还不是一母同胞,祁夫人自问,他们愿意给二房三成家产,已经是够仁至义尽了,也是想着花钱买个清静,反正银子这东西生不带来死不带去,侯爷又是个有本事的,有人还怕没银子吗?

周望桂一开始听得祁夫人直言不讳的说宁安堂日日鸡声鹅斗的,委实闹得忒不像样,是满心不高兴的,任谁被人近乎指着鼻子当面这样说,只怕都高兴不起来,何况她一向骄纵,只有她骂人的,几时轮到人骂她了?想也不想便要反唇相讥。

然话已到嘴边,到底还是堪堪强忍住了,想到了祁夫人开出的分家的条件。

三成家产固然令人动心,可撇开祭田祖产还有如今的宅子,显阳侯府又还有多少财产现银呢,撑死能分给他们五万两的财物顶天了,不是她财大气粗,她的嫁妆加上这几年下来的收益,也差不多有这个数了,她还真不将这三成家产看在眼里。

但把彭太夫人留在显阳侯府奉养,只将二房分出去这个条件就由不得周望桂不动心了。

她和顾冲一开始难道没有蜜里调油过吗,单要拿捏无能耳根子又软的顾冲,真是不费吹灰之力,她不管是撒娇还是撒泼,都有信心将他拿捏得死死的。

可那个老不死的就不一样了,那个老不死的死也不喜欢她,成日里只知道往她屋里塞人,成日里只知道抬举彭氏那个贱人,挑三窝四的,巴不得儿子与儿媳之间真散了才好,偏她还占了长辈的名分,她再恨也不能真拿她怎么样,真正是癞蛤蟆不咬人恶心人!

如今好了,若大哥大嫂将老不死的留在府里奉养,以后他们二房便只她一人独大,谁还敢往她屋里塞人,谁又还敢给她半点气受,彭氏那个贱人与她生的小贱种顾葭就更不必说了,她想怎么磨搓,就怎么磨搓,顾冲若是敢护着她们,她就连他一并收拾……这样的日子,才是她梦寐以求的日子嘛!

这般一想,周望桂动心了,还不是一点点动心,而是恨不能立刻便应下祁夫人的话才好。

只是她还未及开口,江嬷嬷已一眼看了过来,满眼的严厉,还几不可见的冲她摇了摇头,她只得将已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笑着咝声道:“兹事体大,我如何做得这个主,待我稍后与二爷商量之后,再给大嫂答复可好?”当然,她是绝不可能与顾冲那个废物点心商量的。

祁夫人将她和江嬷嬷的小动作都是看在眼里了的,知道她已动了心,所谓的‘与二爷商量’不过只是托词,她真正想要商量的是周夫人,便也笑道:“这样大的事,二弟妹的确该与二弟商量一番,最好连亲家太太那里也知会一声,亲家太太过过的桥比我们走过的路还多,听她的一准儿错不了。”

然后又闲话了几句,便借口自己坐久了腰酸,得回去躺躺了,告辞而去了。

周望桂这才吩咐起周嬷嬷来:“嬷嬷快打发个人即刻去请了我娘来,就说我有十二万分要紧之事与她商量。”

这次江嬷嬷倒是没再阻拦周望桂,反正顾大夫人只差与她们把话说明了,让她们请了夫人来商量,那她们也犯不着藏着掖着。

周嬷嬷遂安排人即刻与密云请周夫人去了,倒把周夫人唬了一跳,以为女儿与外孙出了什么事,忙忙便带着大儿媳赶了过来,一问却是分家之事,方松了一口气。

但随即便冷了脸,道:“祭田祖产什么的就不说了,这个谁也分不走,可顾家这一辈就兄弟两个,那顾准与祁氏凭什么只分给你们三成家产,哼,又想得面子,又是得实惠,这世上哪有这么便宜的事,真以为我们周家好欺负是不是!”

这话一出,周望桂犹可,周大奶奶在一旁却是冷了脸,婆婆这话什么意思,难道将来还想让他们长房与其他三房平分家产不成,那她家大爷这个嫡长子还当来做什么,她家大爷事事处处为弟弟们考虑又还有什么意义,趁早只顾着他们的小家是正经!

又忍不住暗自冷笑,婆婆这话得亏得没外人听见,否则岂非要笑掉大牙,也有女儿婆家分家,娘家在一旁指手画脚上蹿下跳的,何况人顾侯爷与顾夫人已经够厚道了,一个异母弟弟,也愿意分他三成家产,她还想怎么样?显阳侯府可不是什么寒门祚户,可以任他们想怎么,就怎么样!

周夫人没注意到周大奶奶的异样,江嬷嬷却注意到了,忙笑道:“大奶奶好些日子没见福哥儿了罢,您不知道,如今哥儿长得可好了,要不让老奴带您去瞧瞧?”

周大奶奶回过神来,忙笑道:“妹妹跟前儿离不开嬷嬷,我自己去瞧就是了,横竖也不是找不到路。”屈膝与周夫人行了个礼,往隔壁看孩子去了。

周夫人这才冷笑着与周望桂道:“你大嫂这个人,旁的倒还罢了,就是有时候私心太重了,只想着他们那个小家,也不想想,只有你哥哥们都好了,大家互相帮衬扶持着,日子才会更好,何况‘好男不吃分家田’,我的儿子们不是我自夸,个个儿都是有真本事的,尤其是你大哥,分家时纵多分些产业给你下面几个哥哥们怎么了,只要有人,还怕挣不来银子?”

由此也就不难看出周望桂何以会养成今日这般跋扈盗跖的性子了,有这样一个双重标准,得了好还想更好,人家敬她一尺她便想一丈的母亲,周望桂不养成这样性子,反倒奇了怪了!

周望桂却对周夫人的话不以为然:“大嫂也算够公允无私了,谁家分家时家产不是嫡长子占大头的,要不怎么说嫡长子最尊贵呢?我倒是不将那点子家产看在眼里,我自己的嫁妆尽够我和福哥儿这辈子过活了,纵以后再添了小的,也不用愁,只要能摆脱那个老不死的,关起门来自己过日子,家里家外都由我一个人说了算,别说三成家产了,纵两成我也情愿!”

“见过傻的,没见过你这么傻的!”气得周夫人要拿手指戳她,“你的嫁妆那是你的私产,凭什么要拿出来养你和你的孩子,嫁汉嫁汉,穿衣吃饭,你嫁进了顾家,那顾家就该养着你和你的孩子才是,我和你父亲当初给你那么多嫁妆,难道是让你拿来养自己的男人和孩子的?养自己的男人和孩子也还罢了,彭氏那个贱人和她生的那个小贱种,难道你也替他养着?何况顾冲还是个没本事的,挣不来银子,难道你们以后就坐吃山空不成,不趁此机会让顾准多分点家产给你们,以后你悔青肠子也晚了!”

说得周望桂皱起眉头,不耐烦起来:“那娘您说我们要多少才合适?四成?五成?娘别忘了,那老不死的和蕴姐儿还留在府里呢,蕴姐儿且不说,那老不死的又要请医又要问药还要吃这样那样的补品,一年没有几千银子根本下不来,何况那老不死的还与大伯不是亲生母子,京城像这样的人家,多的是把继母和幼弟分出去一道过活的,您是想惹得我大伯一怒之下,将那老不死的甩给我们是不是?我觉得这样就挺好了,您干嘛还要得陇望蜀!”

周夫人怒道:“我这还不都是为了你!你那婆婆如今卧病在床京城好些人都知道,虽然她自己如今名声也跌到了谷底,可顾准除非不想更进一步了,否则就不能让御史弹劾他不孝不悌,一个不孝不悌的人,还想高升?你别管了,这事儿就让我和你爹爹与你大伯大嫂撕掳去,总会为你和福哥儿多争取到一些家产,让你们以后的日子更好过!”

说完又忍不住后悔:“早知道会有这一出,当初你被顾冲推倒早产时,我便不该到处与人说那老不死的心狠手毒,连亲生孙子都丝毫不顾及的,如此顾准就只能越发投鼠忌器了。”

原来当日周望桂早产后,虽侥幸母子平安,周夫人依然气愤难当,待回去后,逢人问起周望桂何以会早产时,便添油加醋的把彭太夫人素日如何“欺负”她女儿,如何一个劲儿的往她女儿屋里塞人,如何抬举自己儿子的妾也就是自己娘家侄女等行径都说一遍,还说此番自己女儿都快八个月了,她依然要女儿去她屋里立规矩,又撺掇儿子与她女儿吵闹,这才会害她女儿早产的。

周家的亲朋故旧本就不少,周夫人因为周指挥使位高权重,素日上赶着巴结奉承她的夫人奶奶们也不少,如此一传十十传百的,如今圈子里十停人倒有八停人知道彭太夫人是个恶婆婆了,周望桂这还是亲儿媳呢,可见祁夫人这个原配嫡媳这些年来在她手下吃了多少亏,彭太夫人苦心经营多年的贤名至此彻底毁于一旦,故周夫人有此一说。

周望桂见劝不转母亲,她自己也的确不耐烦管这些事,便嘟嘴说道:“那娘您与爹爹就只管与我大伯大嫂撕掳去,反正一点,我要分出去,而且是单独分出去,不带那老不死的,到时候看我怎么收拾彭氏那贱人和她生的小贱人!您可不能狮子大开口,给我把事情搞砸了,否则我可是不依的!”

江嬷嬷也低声劝周夫人:“夫人,这些日子我算是看出来了,姑爷那个人,只要有依靠的,他便不会自己立起来,若是让他一直依附兄长而活,只怕他一辈子也就这样了,倒不如趁此机会分出去,让老爷和几位爷趁早好生调教他一番,让他慢慢的自己立起来,旁的倒都还罢了,自有您和老爷大爷为小姐做主,可总不能让小姐只能待福哥儿长大有出息后,才能凤冠霞帔加身罢?”

这话倒是说到了周夫人的心坎儿上,自己和老爷在时还好,等他们去了,顾冲若自己立不起来,可叫女儿和外孙靠谁去,儿子们倒都是好的,媳妇儿们谁知道能不能一如既往?孙子们就更与女儿隔得远了!

她沉吟了半晌,才与周望桂道:“不管怎么说,这事儿你别管了,反正我和你爹爹总不会让你和福哥儿吃亏就是了。”

周夫人因又说起顾蕴来:“蕴姐儿怎么还不回来,难道打算一直在平家住下去了不成?也不知道平老太太到底打的什么主意,竟然连看一下你几个侄儿都不愿意,难道我的孙儿们还差了不成?你还是找个时间,与你大嫂说说,打发人去将她接回来罢,平老太太不同意,难道我们就不能想其他法子了?”

周望桂闻言,忙道:“娘,您可别打旁的主意,我大伯那个人,极重规矩的,到时候要是闹出什么事来,别说三成家产了,指不定他两成都不愿意给了,事有轻重缓急,您还是先把我的事儿替我解决了是正经,蕴姐儿到底年纪还小,来日方长。”

好说歹说,到底说得周夫人答应先不急孙子们与顾蕴结亲的事了,周望桂方松了一口气。

接下来一段时间里,周夫人果然频频造访祁夫人,祁夫人一面不动声色的与她周旋,一面安排顾菁带着金嬷嬷带了礼物去拜访信国公世子夫人,将信国公府的留园借下后,便给平老太太下了帖子,邀请她于三日后带了平大太太和孙女们去留园赏春。

周夫人自然不知道这些,她与周指挥使一内一外的忙着与祁夫人和顾准周旋,以期能为女儿和外孙争取到更大的利益。

顾准却是一开始便料到周家不会轻易答应他开出的条件了,所以他一开始便留了余地,只让祁夫人与周望桂说愿意分给二房三成家产,若谈判伊始他们便将让步做到了最大,后面的谈判还要怎么进行下去?

虽然三成家产其实已经足够多了,但顾准心里的底线是四成,唯一的一个弟弟,哪怕只是异母的,他也不愿意亏待了顾冲,谁叫显阳侯府自来人丁单薄呢,除了顾冲,其他族人与他都已出了五服开外了,关键顾冲还没什么本事,将来他日子过得不好了,一样连累显阳侯府。

只是周指挥使与周夫人的态度还是让顾准不舒服了,周夫人明知道祁夫人月份大了人容易累,还日日的来,这是打算采取疲劳战术让祁夫人不得不让步吗?还有周指挥使也是,话里话外每每不忘与顾准提及历朝历代那些不孝不悌的高官显贵最后都没有好下场。

让顾准十分的窝火,本来他默许周家插手自家的家务事已经是给周家极大的颜面了,他身为显阳侯和顾氏一族的族长,就算他直接召齐族老们将顾冲分出去,旁人也说不出半句二话,树大分枝,从来便是自然规律人之常情不是吗?

谁知道周家竟然得了三分颜色便想开染坊,实在是可笑又可恨!

顾准也懒得再与周指挥使废话了,他是忌惮周家,怕一个不慎让自己背上不孝不悌的名声,却远不到怕的地步,话说回来,单论官职与实权他已不输于周指挥使了,同样是正三品,同样是武将,密云卫的指挥使能与天子近臣的金吾卫前卫指挥使当提并论?

何况他还是二等列侯,简在帝心,周家不是省油的灯,难道他自己就是吃素的了?!

立即把当初成婆子做的事三言两语与周指挥使说了说,最重要的是,告诉周指挥使成婆子如今还在他手上,若事情真闹开了,他以家长和族长的名义召齐族老们休了彭太夫人绝非什么难事,届时顾冲作为出妇之子,连一般的庶子尚且及不上,还想得三成家产,这世上哪有这么一本万事的事?

周指挥使立刻蔫了,再不敢与顾准继续撕掳下去。

周夫人知道后,也不敢再去找祁夫人周旋了,真惹毛了顾准,吃亏的还不是她的女儿与外孙,只得把彭太夫人骂了个臭死,连带周望桂才对顾冲有的几分好脸色也没有了,真正是快要被他们母子气死了。

母女两个更担心顾准与祁夫人一怒之下,连起初说好的话也不算数了,连彭太夫人一并塞给他们。

所幸顾准与祁夫人说话算话,仍肯将彭太夫人留在府中奉养,只是条件却是待福哥儿满了百日后,二房便要搬出去,周夫人与周望桂方松了一口气,然后指挥周望桂的陪嫁丫头陪房们慢慢儿收拾起箱笼来。

祁夫人知道后,因与金嬷嬷冷笑:“这便是典型的给脸不要脸了,还真以为我们怕了他们,不过是侯爷重情义罢了,要依照我的本意,别说三分家产了,两分我都不给他们,至多给一分,我倒要看看,他们敢把我们怎么样!”

金嬷嬷忙赔笑道:“夫人何必与他们一般见识,就当是破财消灾了,您先前不还与我说,只要有人,还怕挣不来银子吗?况侯爷重情义也是好事,连异母弟弟侯爷尚且如此仁厚,对夫人这个枕边人和小姐少爷们就只会更好的,您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说得祁夫人面色缓和不少,道:“我心里都明白,只是仍有些气不平罢了,不过嬷嬷说得对,就当是破财消灾了,周家这样的人家,可不是谁摊上了就跟摊上了灾难一样吗?好了,不说这些扫兴的了,且打发个人去悄悄,菁姐儿她们姐妹几个怎么还不来,再耽搁下去,指不定平老太太她们就要先到了,那我们就真是太失礼了。”

金嬷嬷忙应了,正要打发人去抱月阁,顾菁已领着两个妹妹装扮一新的来了,姐妹三人一着杏红一着胡蓝一着鹅黄褙子,瞧着都清爽,连带祁夫人的心情也好了起来,笑道:“都收拾妥当了?那我们走罢,别让平家老太太大太太和几位小姐久等。”

顾菁与顾苒早盼着有机会与平沅平滢再聚了,所以对今日的聚会都格外期待与重视,闻言忙上前一左一右搀了祁夫人,一行人去到了垂花门外。

就见沈腾早已在那里侯着了,穿了身石青色的锦袍,神采奕奕的,整个人瞧着就像一块上好的青玉般,让人移不开眼球。

祁夫人眼里不由闪过一抹骄傲,她外甥这样的人品才貌平老太太都还看不上了,那也不知道老人家到底能看上什么明珠一般的人物了,今日他们一定能成功!

瞧得祁夫人一行出了垂花门,沈腾忙几步迎了上前,含笑抱拳行礼道:“姨母。”又与顾菁顾苒顾芷问好。

顾菁与顾苒还罢了,顾芷瞧得沈腾笑得一脸的如沐春风,却是心跳骤然加快了许多,沈表哥这样谪仙一般的玉人儿,若是自己能有幸与他……那可真是让她即刻死了她也甘愿!

只顾芷就算再心神荡漾,也知道众目睽睽之下,尤其是当着嫡母的面儿,决不能将自己的心思表露出分毫来,所以给沈腾见过礼后,便就着自己丫鬟的手上了车,听嫡母说,今日沈表哥会护送她们去留园再护送她们回来,一整日的时间,她总能找到机会与沈表哥说话儿的。

一行人于是坐着马车出了显阳侯府的角门,由沈腾骑马领着一众跟车的婆子和护院,浩浩荡荡往留园的方向奔赴而去。

留园却是京城除了太池苑以外的四大名园之一,因信国公府祖上曾尚过公主,恰那位公主是当时的圣上最心爱的女儿,便将留园赐给了公主,如此一代一代传承下来,如今便成了信国公府最值得骄傲与说道的产业,并不对外开放,只在与信国公府有交情的人家开口相借时,偶尔出借几次。

留园的风景有多美好,不言而喻。

由信国公府安排在这里常年留守的管家娘子引着穿过树林中的小径,走过青石板铺成的甬路,迎面是一条蜿若游龙的丈宽小河,往河上有座小小的闸亭,过了闸亭,又是一条东西走向的蜿蜒青石甬道。

祁夫人一行走在甬道上,一边是清波荡漾,一边是假山丛林,迎面是四月特有不冷不热的微风,吹得人整个身心都明媚起来。

“这样好的地方,也难怪会被公认为四大名园之一了,真真是名副其实啊!”祁夫人看着不远处那半坡一丛丛一束束都浓绿如碧,星星点点,一直开到山坡尽头的迎春花,再也忍不住赞叹起来。

信国公府的管家娘子一脸的与有荣焉:“顾夫人实在过奖了。您往这边儿请,丽景轩在这个方向。”

虽说是借了信国公府的园子宴客,留园这么大,祁夫人也不能全借了,就她们两家十来个女眷,也赏不了这么大的地方,所以祁夫人只借了其中一处种了梨树、桃树、杏树和桐木的地方,名字就唤作“丽景轩”。

一时到得丽景轩,除了信国公府的一些丫头婆子们,一早便奉命过来的显阳侯府的丫头婆子们已将一切都收拾停妥了,一见祁夫人娘儿们几个进来,便忙齐齐迎上前屈膝行礼。

祁夫人如今行动不便,便让顾菁与金嬷嬷去后厨并四下里都转了转,看还有没有什么遗漏或是需要改进的地方。

如此过了小半个时辰,有婆子急匆匆进来禀道:“夫人,平家老太太带着平家大太太与小姐们已经进了园门了。”

祁夫人闻言,忙吩咐顾菁:“你快带了你妹妹们和金嬷嬷代去出去迎一迎平老太太和平大太太,就说我实在身子不便,不能亲迎,还请她们千万不要见怪。”

“娘放心,我理会得的。”顾菁应了,领着顾苒顾芷与金嬷嬷被簇拥着急匆匆出去了。

祁夫人这才吩咐沈腾:“我今儿没有事先告诉平老太太你也来了,怕你贸贸然的出现她老人家会不高兴,你且回避到后面去,待我把情由禀了平老太太,她愿意见你后,我再打发人去叫你过来。”

沈腾被说得有些紧张起来:“姨母,万一平老太太就是不肯见我该如何是好?”平老太太若连见他一见都不肯,自然也就谈不上对他满意,会肯把心爱的外孙女儿许给他了!

祁夫人心里也有些没底,但当着沈腾的面她自然不会表露出来,笑道:“平老太太当年也是见过你母亲的,你母亲还在他们家吃过饭呢,如今你便是特意登门给她老人家请安,都是应当的,何况如今只是碰巧遇上,那就更应该请安了,你只管放心罢。”

沈腾闻言,这才心下稍松,给祁夫人行了礼,自往后面去了。

不多一会儿,顾菁姐妹与平大太太娘儿们几个簇拥着平老太太进了丽景轩,祁夫人忙扶着丫头的手迎到了门外,只是未及拜下,已被平老太太一把搀了起来,笑道:“那日我不就说了,咱们都是自己,你如今又身子不便,且不必拘这些俗礼的吗,看来老婆子的话不顶用啊!”

祁夫人忙笑道:“我岂敢悖逆伯母的意思,只是伯母是我真心敬重之人,在您老面前,我委实不敢托大啊。”

当下平大太太与祁夫人见了礼,平沅平滢与顾蕴给祁夫人行了礼,大家便说说笑笑的进了屋里落座。

丫头们鱼贯进来奉了茶,平老太太与祁夫人平大太太便说起长篇大套的人情世故来,主要是祁夫人在分说京城各豪门权贵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和一些日常在外应酬时,最好不要犯的忌讳什么的,平老太太年纪大了又是孀居,出门应酬的机会倒是不多,平大太太作为京城上流圈子的新人,这些信息对于她来说就太宝贵了,心里一时对祁夫人又添了几分好感。

对于十来岁的小姑娘们来说,长辈们说话就没有几个是能耐着性子一直旁听下去的,听不了几句就快睡着了,所以从顾苒到平滢再到顾芷,很快便都坐不住了。

其实顾菁也快坐不住了,只不过她自来稳重,面上还能不表现出来,惟独顾蕴两世加起来比祁夫人和平大太太的年纪都要大,坐功与稳劲自然远非一群真正的小姑娘能比的。

“……盛京城的勋贵们大多彼此联络有亲,所以除非是真正亲近真正知根知底之人,否则千万不要随便把自己的心里话告诉旁人,不然指不定什么时候便会传到当事人耳朵里了。”祁夫人还在说着,余光瞥见几个小的都一副坐不住的样子了。

想着她正愁找不到机会打发了小的们尤其是顾蕴,好让沈腾过来给平老太太请个安来,如今机会可不就来了,因笑着吩咐顾菁:“留园的景色可是盛京城出了名的,不然也不会有盛京四大名园之一的美称了,你且带了你平家妹妹和妹妹们逛逛去罢,省得听我们大人说话,听得你们都快睡着了,只记得一点,不许走远了,到底是别人家的地方,我们也只借了这一处,万一被人冲撞了,不是闹着玩的。”

顾菁一一应了,领着妹妹们给三位长辈依次行了礼,才却行退出去,往梨树杏树下的小径去了。

------题外话------

月初大家的票子都要攒着留待关键时刻再用吗?其实我真不介意亲们月初就砸我的,O(∩_∩)O~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