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嫡女归来之盛宠太子妃

第七十四回 初提分家

万幸周望桂虽因胎气大动而提前发作了,到底身体底子好,挣扎到掌灯时分,也就顺利将儿子生了下来,倒比其他头一次生产的妇人少吃了不少苦头,只是终究还差两个多月才足月,孩子就跟小猫儿似的,得加倍悉心照料着,方可保无虞。

周夫人又是欢喜又是心痛,欢喜的是女儿母子平安,以后女儿也不必再因膝下空虚被婆婆和丈夫诟病欺负,动不动就说送她回娘家的话了,心痛的则是此番女儿与外孙都吃了大苦头,全是嘉荫堂那老虔婆给闹的,看她饶得了他们哪一个!

周大奶奶见婆婆一时欢喜一时咬牙的,约莫能猜到她还恨着顾冲母子,指不定什么时候便会再想着去嘉荫堂大闹,先前刚到宁安堂,听了小姑子的一番哭诉和惨叫后,婆婆便心痛得什么似的,要去找顾家太夫人算账,若不是顾家姑爷死命拦着,她就真去了,也因此她才会越发恨顾家姑爷,被稳婆请出产室后,便让带来的婆子堵了门,追着打骂起顾家姑爷来。

若是以往周家自然是不怕将事情闹大的,何况此番顾冲动了手的确是他不对,可如今顾家太夫人中了风,听说这样的病是最不能动气的,万一婆婆去大闹时,把顾家太夫人给气得一命呜呼了,顾家岂肯与他们善罢甘休?以后小姑子岂非也再在顾家呆不下去了?

像周望桂这样的小姑子,周大奶奶自然不愿意她大归回家,没的白教坏了她的女儿,而且也影响周家小一辈的孩子们结亲,若不是碍于自己的婆婆和夫君,她怎么肯一再的登门替周望桂出头!

所以周大奶奶趁周夫人不注意时,飞快与旁边的周二奶奶和周四奶奶使了个眼色,示意她们与自己一道说些好话来哄周夫人开心,待她心情好了,这事儿自然也就揭过去了,她自己便先笑道:“外甥虽小了些弱了些,生得却是真个好,与妹妹一个模子印出来的一般,以后长大了,一定是个风度翩翩的少年郎,还不定要迷倒多少小姑娘呢!”

周二奶奶也就是周夫人一心想为其子求娶顾蕴的,自来不算伶俐,嘴也笨些,笑着不知道该接什么,周四奶奶便笑着接道:“可不是,老人们不是常说‘儿像娘,辈辈强’吗,外甥这般像妹妹,将来必定是个有大造化的。”

说得周夫人面色稍霁,却仍没好气:“我们周家的外孙,自然是有大造化的,只可惜他摊上那么个没用的爹,还有那么个可恶的祖母,我真是后悔,当初哪怕找个寒门举子将你们妹妹低嫁了,也好过如今她日日被人欺负!还害得我的宝贝外孙子这般孱弱,也不知道得多久才能养得他与足月的孩子一般健壮?”

她不欺负人就是好的了,一个巴掌怎么拍得响?何况当初也不是没有寒门举子家托人上门求亲,关键您肯许吗,又想得面子又是得实惠,这世上哪有这么好的事!

周大奶奶腹诽着,笑道:“妹妹如今有了外甥,以后谁还敢欺负她,大爷兄弟几个又怎会白白看着妹妹被人欺负?至于外甥,虽如今瞧着弱了些,但‘七活八不活’,也算不幸中的万幸,娘您就放心罢,只要外甥能吃,用不了一个月,管保就养得白白胖胖的了。”

周二奶奶与周四奶奶也在一旁帮腔:“是啊娘,您就尽管放心罢。”

妯娌三人你一言我一语的,总算让周夫人欢喜起来,折回里间瞧已由江嬷嬷周嬷嬷给擦过身体换过衣裳的周望桂,并吃过奶已睡着了的外孙去了。

周大奶奶这才松了一口长气,正要坐下喝杯茶润润嗓子,余光却瞥见顾蕴还在屋里,想着白日里若非她及时赶到,劝住了婆婆,这会儿还不定得闹成什么样,可她们方才竟都将她给忘到了脑后去,当着她的面破口大骂顾家姑爷,顾家姑爷再不好,那也是她的父亲……这可真是当着和尚骂秃子。

因忙上前几步拉了顾蕴的手,笑得几分尴尬几分歉然的道:“好孩子,今日真是多亏有你,不然……等忙过了这一程,舅母们再好生谢你。如今时辰也不早了,你就先回去歇着罢,这里有我们呢,你一个小姑娘家家的留下也的确不方便,明儿你再过来也是一样。”

顾蕴其实早想离开了,她饿倒是不饿,中午劝住周夫人后,她安排人立时备了饭菜来与周夫人等人一道用了的,就是觉得累,觉得可笑,她干嘛要来管这些破事儿?父亲自己作的孽,他自己来承担啊,凭什么如今他反倒躲得远远的?偏当初的确是她将周望桂拉进这一滩浑水里的,她这算不算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呢?

只周夫人等人都是长辈,又来者是客,她不好扔下她们自己离开,总不能让大伯母和大姐姐几个来陪着她们罢?且她也的确想知道周望桂会生个什么。

幸好周望桂倒也争气,一举得男,算是了了她一桩心事……顾蕴因笑向周大奶奶道:“那母亲和弟弟这里,就麻烦外祖母和几位舅母了,明儿我再来瞧母亲和弟弟。”

想着江嬷嬷与周嬷嬷都是能干的,必定会将周夫人婆媳的食宿都安排得好好儿的,也就没有多嘴,屈膝行了个礼,退了出去。

才出了宁安堂,就见祁夫人屋里的一个二等丫鬟红缪迎了上来屈膝笑道:“四小姐,我们夫人一直等着您吃饭呢,您看是先回屋梳洗一番再过去,还是直接过去?”

顾蕴本想直接回饮绿轩歇着的,但想着祁夫人也没吃,估摸着是觉得对不住她,想趁饭前当面向她致歉,也就改变了主意,道:“我直接过去罢,在大伯母屋里梳洗也是一样的。”命卷碧回去替她取衣裳来。

一时去到朝晖堂,顾蕴借祁夫人的净房梳洗一番出来后,祁夫人果然第一句话便是致歉:“蕴姐儿,本来你小姑娘家家的,不该让你管这些事的,只是我和你姐姐们的确都不方便……你不会怪大伯母罢?”

顾菁与顾苒顾芷坐在下面,也是满脸的歉然,尤其是顾菁,于歉然之外,又多了几分羞愧,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做了什么对不起顾蕴的事。

顾蕴不由笑了起来:“我是二房的嫡长女,这些事我不管谁管?你们干嘛都一副对不起我的样子,对不起我的又不是你们。好了,我肚子好饿,大伯母今日给我准备了什么好吃的啊?几位姐姐要是仍觉得对不起我,待会儿就别跟我抢我喜欢吃的东西也就是了。”

说得大家都笑了起来,祁夫人因忙吩咐人摆饭。

才摆好饭,顾准回来了,祁夫人忙撑着腰要起身:“侯爷怎么这个时辰回来了,不是要明日未时交了班才能出宫吗?”

顾准先扶着祁夫人坐下,又示意女儿们免礼后,才沉声道:“听说家里出了事,所以向皇上告了假,提前出宫了。如今二弟妹怎么样?”

说起此事祁夫人便气不打一处来,碍于女儿们在,有些话不好说,好歹按捺住了情绪,道:“万幸母子平安,想着今日时辰已不早了,二弟妹那边又必定还乱着,我便没有过去瞧他们母子,打算明儿一早再过去。对了,侯爷吃过了吗?”说着命丫鬟添碗筷来。

被顾准制止了:“我在宫里吃过了,你们吃罢,我先去更衣了。”

吃完饭,祁夫人因有话与顾准说,便也不留顾菁姐妹几个,嘱咐了顾蕴几句路上小心些后,便命人好生送了她们出去。

她自己则不要人跟着,扶着腰去了辟作书房的西梢间,与在灯下看兵书的顾准说话:“侯爷,论理这话不该我一个做长嫂的说,可周家今日闹得也委实忒不像样了,孩子们都一年年大了,菁姐儿早有归宿的也还罢了,苒姐儿几个却还没有着落呢,周家这样隔三差五的就要登门闹上一回,苒姐儿姐妹几个还要怎么说亲?何况夏家一向门风清正,这要是传到了他们耳朵里,菁姐儿还没进门呢,已先被人看轻了……说到底,还是二弟后宅不宁闹的,当然更少不了太夫人的‘功劳’,所以我有一个想法……”

顾准不待她把话说完,已皱眉摆手道:“我知道夫人想说什么,若是太夫人没有中风,将二弟一房分出去也罢了,如今太夫人才中了风,我们便立刻将他们母子分出去,只怕御史会参我一本,何况周家也未必肯答应,虽说这是顾家的家事,外人没有置噱的余地,明枪是易躲,暗箭却该如何防?”

祁夫人想的的确是趁此机会将二房给分出去,早先她是想着有周望桂这个嫡亲儿媳与彭太夫人打擂台,彭太夫人分身无术,也就恶心不着她了,如今彭太夫人自作孽落得中风的下场,没法作妖了,二房也闹腾得越发不像样,她自然不愿意再让二房的人日日闹得自家鸡犬不宁的,还是那句话,这可是她夫君的显阳侯府,将来更会是她儿子的显阳侯府,凭什么二房做的丑事,要让他们来承担坏名声?

况当初顾准出事时,彭太夫人还曾想过算计他们母子,祁夫人嘴上不说,心里怎能不恨,更兼才出了顾蕴差点儿就被彭太夫人算计嫁给太子之事,祁夫人新仇勾起旧恨,这才会想出了趁此机会,将二房分出去单过的主意来,如此二房便成了显阳侯府的旁支,随便他们怎么闹腾,都碍不着显阳侯府的名声了。

只是顾准的担忧也不无道理,周家再不待见彭太夫人和顾冲,到底顾冲是周望桂的夫君,她新生儿子的父亲,纵然周家不好明着管顾家的家事,暗地里挑唆个把个御史上本弹劾顾准“不孝不悌”却是做得到的,届时哪怕他们没有亏待二房,分给了他们足够多的产业,只怕也要被人诟病,岂不是面子也失了里子也失了?

不过祁夫人到底出身世家,进门后又是宗妇,见解自有一番过人之处,眨眼间便已想到了一个折中的法子:“那我们便只将二弟一房分出去,仍将太夫人留在府里奉养便是,横竖太夫人已经中风,也掀不起什么风浪来了,二弟妹又自来不待见太夫人,想来很愿意以后自己家里就她一人独大的,且她的孩子将来背靠周家这棵大树,有还是没有侯府少爷侯府小姐的名头,又有什么区别?只要二弟妹同意了,周家那边自然不是问题了。”

“咝……这倒也不失为一个好法子。”顾准不由听住了。

事实上,在发生了今日周夫人大闹宁安堂的事后,他也挺想将继母和异母弟弟分出去了,若顾冲是个上进的,哪怕不上进,只要老实本分也成啊,他也不介意让其一辈子活在自己的羽翼之下。

可顾冲与老实本分四个字何尝沾上一点边儿了,甚至连自己的内宅都弄得乱七八糟的,继母更不是个省油的灯,成日里只知道作妖,若不是她,二弟的后宅还不至于那么乱,如今更是危及到了整个侯府的名声,他先前真不该看在蕴姐儿的面子上,一时心软没与继母计较她谋害韬哥儿之事的!

顾准越想越后悔自己当初太过爱惜羽毛,盛京城内像他们家这样父亲亡故,只余原配嫡子和继母及继母所出兄弟的人家不知凡几,将继母兄弟分出去单过,连同继母也跟过去由亲子亲媳奉养,原配嫡子嫡媳与孙子孙女们只初一十五过去请安,年节下再接了继母回来小住,共叙天伦的人家也不少,自己再任二弟的后宅乱下去,自己就算不会背上不孝不悌的名声,显阳侯府也要沦为整个盛京城的大笑柄了!

幸好夫人给他出了个好主意……顾准因说道:“如今二弟妹才生产完,身体仍很虚弱,且不必急于一时,待她身体好些了,你再与她说也不迟,等她那边动心了,我再去见周指挥使,事缓则圆,总要将事情办得漂漂亮亮的才是。”

祁夫人得了丈夫的准话,脸上总算有了笑容,道:“我将太夫人留下奉养,其实还有一个目的,蕴姐儿到底是二房的姑娘,岂有父母在她却不跟着父母住,反而长住伯父伯母家中的?但若是为了承欢祖母膝下,在祖母跟前儿尽孝才留下的,那就不一样了,侯爷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若不是为了能留下顾蕴,若不是为了不让顾蕴以后再差三岔五的就被这些个破事烦扰,祁夫人怎么会强忍恶心与憎恶留下彭太夫人,她是相信蕴姐儿无论在任何地方都有能力将自己的日子过好,且周氏如今也一心感激蕴姐儿,必定会加倍善待于她,可周氏待蕴姐儿的心又如何及得上她?还有菁姐儿姐妹几个,蕴姐儿若是出去了,岂非连个可以说笑玩耍的姐妹都没有了?

顾准一时倒还没想到这一茬儿,男人的心本就没有女人细,何况主意是祁夫人出的,自然想得也更多些。

闻言点头道:“是你说的这个道理,蕴姐儿是个好孩子,可不能叫周氏给教坏了,更不能让二弟坏了她的前程,这事儿就这么定了。”

祁夫人就笑得越发畅快了,次日用过早膳后,便挺着大肚子,扶着金嬷嬷的手去了宁安堂探望周望桂。

周望桂经过一夜的休息,精神已缓过来了,只人仍很虚弱,白着脸戴了个抹额靠在大迎枕上,一见祁夫人进来便虚弱的笑道:“请大嫂恕我身体不方便,不能起身相迎了。”

祁夫人先撑着与周夫人行了礼,又与周家几位奶奶见了礼,当然,还未及拜下,已被周夫人示意周大奶奶一把搀了起来,笑道:“亲家大夫人如今身体不方便,何必拘这些俗礼,我们也不是外人。”

对彭太夫人和顾冲不满归不满,在祁夫人这个显阳侯夫人面前,周夫人还是历来都很客气有礼的。

“话虽如此,到底礼不可废。”祁夫人便也没有再坚持全礼,然后看向周望桂笑道:“本来昨儿个就该来瞧二弟妹的,只当时天时已晚,我如今身体也不方便,还求二弟妹千万见谅。”

周望桂从不愿意得罪这个长嫂,言谈间自来十分客气,何况她才得了心心念念的儿子,正是心情大好之际,话便说得越发客气:“大嫂言重了,别人不理解您的不方便,我难道还不理解不成?我如今算是解脱了,就等着大嫂的好消息了。”

妯娌两个你来我往的客气了几句,周夫人便让人抱了孩子来给祁夫人瞧,适逢顾蕴也过来瞧周望桂和弟弟,倒是不用折腾小家伙儿两次了。

一时孩子抱了来,裹在大红刻丝的包被里,一张皱巴巴的脸小得还没有顾蕴的半个手掌大,头发也稀黄稀黄的,平心而论,真的比猴子好看不到哪里去,就更与昨儿个周大奶奶妯娌几个夸的什么‘外甥长得真个好’、‘与妹妹一个模子印出来的一般’沾不上半点边儿了。

到底离瓜熟蒂落还有两个多月,便是儿子一般都会早产半个月十来日的,一个多月的差别也够大了,老人们不是常说小孩子一天一个样吗,何况在母体的最后一个多月,历来是公认最长身体的时候,以致这孩子昨儿生下来时,竟才得四斤不到,比足月的孩子生生轻了一半。

祁夫人与顾蕴都是喜怒不形于色之人,瞧得孩子这个模样,倒也没露出异样,看了一回夸了几句,祁夫人也就让*先将孩子抱下去了:“……他这会儿正是能吃能睡之际,别扰了他的好梦,能吃能睡才能长得好。”

然后让跟来的杏林送上了自己给孩子准备的长命锁长命手镯。

周望桂与周夫人忙都向祁夫人道了谢,周夫人还笑道:“亲家大夫人别看福哥儿人小,胃口却不小,可能吃了,与他几个舅舅小时候一模一样儿,不愧是我们周家的孩子……”

“咳咳咳咳……”话没说完,已被一阵咳嗽声打算,却是周大奶奶见婆婆竟当着顾家人的面儿说小姑的儿子‘不愧是我们周家的孩子’,觉得就算会惹婆婆生气,也必须得打断婆婆了。

周夫人这才意识到自己失言了,不由有些讪讪的:“那个,我是说……”

顾蕴已笑道:“原来弟弟的小名儿已经定了叫福哥儿了吗,果然是个好名字,弟弟以后必定是个有大福气的。”然后也自锦瑟手里接过了自己为弟弟准备的长命锁送上。

周夫人本就喜欢顾蕴,又见她这般善解人意,越发喜欢了,拉了她的手笑道:“好孩子,你还是个孩子呢,该我们送你东西才是,你怎么反倒送起你弟弟东西来?等下次外祖母给你打个百宝璎珞。”

顾蕴忙笑道:“外祖母赏我的东西已经够多了,再赏我我都不好意思了,您若是还要赏我,就把您的福气赏些给我罢!”

说得周夫人越发的喜欢,暗暗下定决定,等平家老太太一进京自己便去拜访,正好女儿才生了孩子,理由都是现成的,届时借着道谢的机会,好生探探平家老太太的口气,若是今年内就能将事情定下来就再好不过了,这么好的女孩儿,她可舍不得让别家娶了去!

周夫人拉了顾蕴的手正欲再说点什么,江嬷嬷进来了:“夫人,二爷在外面,说想见一见哥儿。”

江嬷嬷一向称周望桂‘小姐’的,这个夫人自然是叫的周夫人了,周夫人立刻冷下脸来:“就说哥儿太小,见不得风,不能抱出去,让他过个十天半个月的再来!”

若不是碍着顾蕴和祁夫人还在场,她才不会这般客气,必定要狠狠奚落挤兑顾冲一番才好。

周望桂听得顾冲来了,也没个好脸色,也顾不得顾蕴与祁夫人还在,反正知道顾蕴从不待见这个父亲祁夫人从不待见这个小叔子的,冷声道:“江嬷嬷,不必与他客气,直接让他滚!哼,竟敢对我动粗,害我儿子早产,如今还想见我儿子,门儿都没有,让他守着他那个老不死的娘过后半辈子去罢!”

反正她已经有儿子了,男人还要来干嘛,尤其是顾冲这样的男人!

祁夫人不由有些尴尬,早知道方才把长命锁送出去后她就该告辞的,如今进不得退不得,真是有够糟心的,话说回来,周氏还真是敢说,就算夫君再不好,也没有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让夫君滚的道理,还当众骂自己的婆婆‘老不死的’,她与顾冲将日子过到今日这般地步,倒也不能全怪顾冲和彭太夫人了!

也越发坚定了祁夫人要将二房分出去,却将顾蕴留下来的决心,这么好的孩子,怎么能让周氏给教坏了?

顾蕴倒是不觉得尴尬,只是觉得做人就要像周望桂这样才好呢,想说什么说什么,要做什么做什么,虽然别人未必喜欢,可至少自己高兴了不是?

不过想想周望桂前世今生都将日子过得一团糟,她还是觉得算了,自己还是做自己就好,反正这辈子自己也过得挺恣意了。

顾蕴便笑向周夫人和周望桂道:“母亲虽缓过来了,到底身体还很虚弱,外祖母与舅母们也忙了一夜,我就不打扰母亲休息了,且闹大伯母和几位姐姐去。”

祁夫人忙也笑道:“是啊,二弟妹身体还很虚弱,我就不打扰你休息了,连蕴姐儿我也一并带走,省得她留下添乱。”

周夫人对女儿当着婆家大嫂的面也口无遮拦很是头痛,她是长辈,当然什么话都说得,就这样她还没口出恶言,把话说得这般难听更没辱及顾家太夫人呢,看来自己是得好生敲打女儿一番了……周夫人不由狠狠瞪了一眼周望桂,才笑向祁夫人道:“既然如此,我就不留亲家大夫人了,等明儿大夫人的好消息传来时,我再登门道贺。”

本还想把顾蕴留下,让周二奶奶好生与顾蕴说说话儿,婆媳间提前培养下感情的,但女儿才骂了人家父亲,她就算再不待见自己的父亲,这会儿留下也是徒自尴尬,且她也有话急于与女儿说,遂也没有留顾蕴,只笑道:“好孩子,我还要在你母亲这里待一阵子,你二舅母和四舅母也是,你得了闲就过来,娘儿们也好多亲香亲香,素日这样的机会可不多。”

顾蕴自是一一应了,屈膝与众人行了礼,方扶着祁夫人出去了。

才出了门,就见顾冲站在院子里,虽不复昨日披头散发衣裳褴褛鞋子都跑掉的狼狈样儿,脸上的道道血痕却仍清晰分明,瞧着很是滑稽可笑。

顾蕴上前屈膝与顾冲行了个礼,淡淡叫了声:“父亲。”便扶了祁夫人要继续往外走。

“蕴姐儿,那个……”却被顾冲出声叫住了,讪讪的说道:“那个,你弟弟自出生以来,我还没瞧过一眼呢,你祖母也是,我们都想瞧瞧你弟弟,你能不能进去与你母亲和外祖母说说,让奶娘抱了你弟弟出来我瞧瞧,再抱去你祖母瞧瞧?你放心,我和你祖母都只看一眼,很快就会还回来的,我……”

方才周夫人与周望桂的声音可没有压低,顾冲就在院子里,岂能听不见,虽觉得在大嫂和舅嫂并女儿面前丢脸颇有些恼羞成怒,架不住自己此番害周望桂早产确是事实,且他都快而立之年了,总算有儿子了,心里也是真的欢喜,自然想尽快看儿子一眼。

便是彭太夫人那般憎恶周望桂的,听得周望桂生了儿子,自己总算有了孙子,也十分欢喜,提出要见孩子,还说待自己的身体再好些了后,要帮着带孙子,顾冲这才会兴冲冲赶了过来,想着周望桂就算再恨自己,自己到底也是孩子的亲生父亲,想来她看在孩子的面儿上,也不会再恼自己……谁知道她竟然直接让自己滚,还骂自己的娘老不死的,怎么可能再让自己见孩子?

可巧儿顾蕴扶着祁夫人出来,他便将主意打到了顾蕴身上,想着周望桂与周夫人自来待蕴姐儿好,也许蕴姐儿一开口,她们就肯了呢?

只可惜顾蕴不待他把话说完,已淡声打断了他:“连足月生的孩子不出月子尚且见不得风,何况弟弟是早产的,身体很是虚弱,父亲还是听外祖母的,过个十天半月的再来瞧弟弟罢,至于彭太夫人那里,她要是真的心痛孙子,如今只会担心自己过了病气给弟弟,又怎么可能非要见弟弟?”

顾冲的脸色就越发难看了,半晌才没好气道:“你怎么叫你祖母‘彭太夫人’,让旁人听了去,还以为你们祖孙之间闹了多大的不愉快,素日里有多生分呢!”

顾蕴怎么可能逆来顺受的让他拿自己撒气,冷笑一声,道:“我叫令堂‘彭太夫人’早非一日两日,你竟才发现,也真是有够迟钝的,至于你说的我和她之间闹了多大的不愉快,别人不知道,你还能不知道不成?难道你还指望我在差点儿被令堂推入火坑后,仍与她祖孙和睦,共叙天伦不成,你觉得换了你能做到吗,顾二爷!”

祁夫人也忍不住冷声说道:“二叔,虽说百行孝为先,可二叔别忘了,你是儿子的同时也是父亲,知道自己的女儿差点儿就被推入火坑,您不为她出头撑腰也就罢了,竟还说她的不是,二叔可真是位好父亲哪!”

顾冲又羞又悔又愧又急,脸瞬间涨得通红,结结巴巴道:“大嫂,我不是、我没有说蕴姐儿不是,我只是、只是……蕴姐儿,我没有责备你的意思,我也就是随口那么一说而已,你以后爱怎么叫就怎么叫便是,只千万别生父亲的气,我、我……”

结巴了一通,再结巴不出个所以然来,惟恐女儿自此就叫自己顾二爷,连原有的那声本已疏离至极的父亲都不肯再叫了。

顾蕴却懒得再与他废话,与祁夫人说了一句:“大伯母,我们走罢。”扶着祁夫人径自去了。

一路上,祁夫人见顾蕴一直紧抿着嘴唇不说话,不由暗暗心疼,拍了拍她的手,笑道:“你父亲自来是个糊涂的,你别与他一般见识。倒是我昨儿与你大伯父做了个决定,与二房和你都密切相关,我正说要与你商量呢,我们且回屋后慢慢儿说。”

顾蕴道:“我没有与他一般见识,真什么事都要与他一般见识了,我早气死了。”她只是为自己竟然有这样一个父亲感到悲哀而已。

娘儿两个回到朝晖堂,祁夫人让人上了碗杏仁露给顾蕴,待她小口小口的喝完后,才把她和顾准打算将二房分府出去单过,却将彭太夫人留下奉养的意思大略说了一遍,“……如此你便可以名正言顺的留在府里了,你那继母不是我说,嘴也忒不干净人也忒跋扈了一些,以后还不定要与你父亲怎生闹腾呢,没的白脏了你的耳朵污了你的眼睛,还是将你留在我眼皮子地下更安心些,你意下如何?”

顾蕴没想到大伯父大伯母连这些都为自己考虑到了,当然他们一半还是为了自家,可能有一半是为自己考虑,已经够难得了,因忙起身感激道:“我自然是愿意留下,只是大伯父大伯母这般为我考虑,我不能不为您二老考虑。彭太夫人如今是瘫了,可我听说她将养了这么些时日,已经能勉强开口说几句话了,再将养下去,痊愈也不是不可能,何况她那么会作妖,就算动弹不得,只要能开口说话,一样会作妖,大伯母实在不必为了我,强忍恶心,还要冒极大的风险留下她,我手下有银子有人,二夫人又向着我,就算出去了,我也受不了委屈的,大伯母只管放心。”

祁夫人闻言,忙道:“我自然知道你受不了委屈,可家里乱七八糟的,你也别想过清净日子不是?而且还会影响到你的将来……这事儿就这么定了,不怕告诉你,早年你祖父在时,那一位又贤名在外,我尚且不将她看在眼里呢,何况如今,我还怕她不作妖呢,她不作妖,我如何好以宗妇的身份,将她送去家庙里!你只管安心留下,显阳侯府永远是你的家!”

话说到这个地步,顾蕴便也不说要出去的话了,只道:“那二夫人那里,大伯母与她提了此事后,她动心便罢,她若不动心,您就告诉我,我去劝她,如今她终于如愿以偿有了儿子,想来我的话,她多少还能听进去几分。”

祁夫人点点头:“嗯,不过我觉得她一定会动心的,横竖她的靠山从来不是侯府,而是娘家,只要她娘家不倒,她就不必愁自己的后半辈子和孩子们的前程。”

顾蕴赞同道:“的确,只要娘家不倒,她就没什么可担心的。”

事实上,前世一直到她死时,周家也依然屹立不倒,所谓的活得好不如生得好,周望桂就把这句话贯彻了个彻底,若不是她投了个好胎,托生在周夫人肚子里,前世今生两辈子,她能这般恣意妄为吗?

彼时周夫人也正说女儿:“你私下给顾冲没脸也就罢了,与我和你嫂子们怎么抱怨他和那老虔婆也成,当着顾家大夫人和蕴姐儿的面,你怎么也那个态度,你再这样,就算给你一把再好的牌,你到头来也只能一败涂地……你还犟嘴,难道我还说错你了吗?说句你不爱听的话,也就你是我的女儿,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我才能这般包容你,事事与你撑腰,若是你嫂子们胆敢这样,看我怎么收拾她们!”

当然,也是因为周家几位奶奶都是高嫁的,娘家都不及周家势大,所以她们才能数十年如一日的孝顺周夫人,若是换家势大的,周望桂是怎样对顾冲和彭太夫人的,对方就敢怎样对周夫人和周望桂的哥哥们。

周望桂自是不服气,嘟哝道:“是顾冲不对在先嘛,就更不必说他们母子素日做的那个龌龊事了,横竖我如今已经有福哥儿了,我管他们去死呢,敢惹我不高兴,那大家都别想有好日子过!”

周夫人气得点了一下她的额头:“有福哥儿一个怎么够,你怎么也得再与他添个弟弟才保险,你管顾冲去死,他若真死了,你与谁生儿子去?横竖如今那老虔婆也已瘫了,短时间内是作不了妖了,你不趁此机会将顾冲拢过来,尽快再生一个儿子还等什么?我跟你说,你晾他几日,便让他进来,福哥儿到底是他的儿子,你还能拦着叫他们父子一辈子都不见面不成?到时候你再骂他几句哭上几声,他正觉着对不住你呢,自然也就将他拢过来了……”

“我才不要!”周望桂还梗着脖子,周夫人气得要拍她,想着她正坐月子,到底忍住了,恨声道:“好,你不听我的话,我以后也不管你了,随便你如何折腾,等折腾得过不下去了,自有你后悔的时候!”

周望桂见母亲动了真怒,不敢再犟嘴,更怕母亲以后真不管她了,只得道:“我听娘的便是,不过若顾冲提出要将福哥儿抱去给那老不死的看,我是绝不会答应的!”

周夫人这才面色稍缓:“你答应我还不答应呢,我好容易才得来的宝贝外孙子,万一让那老虔婆给过了病气,我还不悔青肠子?何况她素日不是惯爱抬举彭氏那贱人吗,让她找彭氏要孙子去啊,想见我宝贝孙子,门儿都没有!”

又是劝又是骂的让女儿拢回顾冲是为了再添外孙,周夫人这才肯去做,与彭太夫人修复关系却一点好处都没有,反而只会让自己生气,周夫人除非是傻子才肯去做,套句周望桂的话,她管彭太夫人去死呢!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