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四十九章 逢乱而出,为平天下

三千万年之前的位面混战是由三个创世主挑起的,本来是三个创世主之间的较量,却因为上古神兽的参与将妖界牵连进去,当时每日成千上万的魂魄回归鬼界,让鬼界的灵魂容量在短时间内达到了饱和,鬼界不得不关闭白玉桥,封死黑水,如若不然,鬼界的鬼士不足,无以镇压数以亿计的修士魂魄,长此以往定会将鬼界也陷入混乱。

鬼界这样做确实实在为保全自身,但是无法轮回的灵魂在六界之内游荡,造成了其他界面的种种邪修宗门林立的情形,妖界、修真界和仙界同时前往鬼界,与地府协商打开轮回,可三大创世主的战争不停止,这轮回就开不得,可轮回不能断,端一天对其他界面的影响都是负面和深远的。

仙界不得不强行对鬼界施压,想打开黑水上的白玉桥,结果人死了不少,白玉桥却愣是没打开,仙界因此大怒,演变到了后来仙界跟鬼界的战争,修真界也参与其中。

魔界却趁此时攻打仙界,让仙界腹背受敌,凡间界的生灵本就脆弱,位面战乱虽没有把凡间界牵扯进去,但是轮回的中断却让凡间界的魑魅魍魉横行,造成了很长时间的大乱。

战争的硝烟一旦升起的时候,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到后来都不会单纯,或为了拓宽领土,或为了争夺地位,不分出个胜负好像一定不会停止似的,位面混战看似开始的滑稽,但是到后来给六界造成的影响却是可怕的,到如今已经有三千万年,可现在收起来,这样的战争似乎还是触目惊心。

而议事厅内的一众人惊讶并非这里除了宇文华之外又出现一个长天派掌门,而是这个掌门名叫夏寻!长天派历任掌门中的唯一一个女子,也是所有掌门中最让人无法忘记的掌门!

三千万年前的位面混战之时长天派的掌门正是夏寻!自位面混战结束之后,听闻夏寻沉于黄泉,永不复生,可如今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夏寻之名对于长天派那是绝对不能忘记的,混战之时就是夏寻带着长天派的弟子打通了鬼界的黑水之桥,后来魔界攻入仙界之时也是夏寻带领着长天派退守世外域之后守住的世外域。

夏寻担任长天派掌门的时间并不长,而且基本上都在混战中度过为,可惜的是也没有迎来太平盛世,沉于黄泉,这是所有人都奈何不了的事实,可是现在告诉他们夏寻其实没死,还活的好好的,而且一直就在长天派之中?这让他们怎么相信?

宇文华也忍不住睁开眼睛,面色发白,但是却忍不住震惊!夏寻这样的前辈在长天派她竟然不知道!虽然受曲前辈的托付一直对夏寻不予过问,不管是好的事情和坏的事情,门派都不得插手,但是现在告诉他灵柔就是夏寻!当年带着长天派走过战火的掌门其实一直在看着长天派走过三千万年盛世,荣辱兴衰都在她的眼中,这……宇文华一时思绪纷乱,也不知道该是什么反应了。

“夏前辈……您……晚辈宇文华见过夏前辈。”

宇文华捂着胸口站起来,深深的鞠躬,其实他想亲口问问眼前的女子真的是夏寻吗?可是这一疑惑刚刚闪过就立刻咽回去了,曲前辈都对她唯命是从,若是他贸然问这样的问题,定是不妥的,而且眼前的女子修为不显,是他这个级别都看不清的,这就更加不能妄自怀疑了……

“晚辈夏谋见过老祖!”

“晚辈夏心远见过老祖!”

夏谋也是夏家的老祖,只是此时见到夏寻,他那点姿态自然要低到尘埃,夏心远更是惶恐,在夏寻那个时期,夏家是世外域二十八个家族的龙头,可如今夏家的光景日渐惨淡,不停的走下坡路,今天夏府更是变做了一片废墟,现在见到自家老祖,夏心远自然觉得没有颜面。

而在夏谋和夏心远之后,所有人都站起身来见过夏寻,毕竟夏寻才是这里辈分最高的人,只是大家现在心里的疑惑却都是满满的,还不能一次性问出来。

“都起来。”

夏寻沙哑的声音说道,稳稳当当的坐着,并没有把众人的惊讶当回事,而且不知道是不是众人的错觉,夏寻在面对他们的时候并不像面对王紫时友善。

众人心怀疑虑又有些诚惶诚恐的坐下,宇文善试图把首座让出来,却被夏寻一拂手制止了。

“我刚才说了,我来接着夏心远的话说下去。”

夏寻的眼神扫过右手边一种家族老祖和家主们,似乎闻讯他们有意见吗?众人使劲儿带念头,虽然不知道夏寻为什么会知道后来的事情,但是人家要说他们怎么敢拦住?纷纷点头如捣蒜,您想说就说,想说多久就说多久。

王紫却是看了看莲生,却见莲生对她肯定的点头,好像在说‘相信我吧亲亲主人,这人一定是夏寻,绝对的!’,王紫又去看夏寻,灵柔=夏寻,虽然以前一直觉得灵柔高深莫测又行为怪异,但是任凭她想破脑袋也想不出灵柔就是夏寻啊?

三千万年前的夏寻就已经是天神期巅峰的修为,那如今的她岂不是更加厉害?那前几次跟灵柔的交集中,灵柔恐怕一眼就看出她的掩饰了,而且她既然没有死,选择在长天派闹市中修行,恐怕世外域发生了什么事情都逃不过她的眼睛!

此时夏寻向后靠在了椅背上,手中还握着那根白色的拐杖,露在外面的手如树皮一般,干燥的头发挡住了脸,也看不清她的神色,但是每当头发后面的眼睛扫过的时候,王紫总觉得有种被看穿的感觉。

传言夏寻是个倾国倾城的女子,如今却为何变做了这副模样?是她故意的吗?而她落入黄泉又是怎么回事?她真的掉下去了吗?黄泉之中无浮物,若是掉下去她还能活下来吗?

关键是夏寻是人类修士中,王紫见过的第二个见证了位面混战的人,第一个是黄泉老人,可正因为夏寻是清楚那场混战的,也正面跟鬼界和魔界交战过,应该对魔界没什么好的映像才对啊,可为什么她觉得夏寻对她似乎格外宽容?

“夏心远说的没错,但是这件事情,不是你们能管的。”

就在王紫思考的当中,却听夏寻开口了,只是一开口就是这样绝对而不客气的话,让众人都适一愣,那曲前辈在一旁很淡然的坐着,似乎并不意外,其他人却是面面相觑,不理解夏寻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可以告诉你们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这件事情的对错,不是你们能评定的,今日魔界在世外域做下的所有事情,你们主持不了公道,我便是夏寻没错,若是你们觉得有问题,大可请自家能说得上话的老祖前来,只是你们晚辈造的孽,也不知道自家老祖愿不愿出来替你们丢这个人。”

夏寻似乎知道众人的疑惑,解释的说道,那声带诡异的摩擦声让人听着毛骨悚然,但是也没妨碍众人将她的话听的一清二楚,这回众人更是无言以对,心中有气,但是绝对不能表现出来,夏寻说的对,在夏寻面前他们确实都是晚辈。

“夏前辈,您既然来了,这主持公道的事情定是您来做最合适的,晚辈确实不清楚事情经过,还请夏前辈为晚辈解惑,之后如何定夺,若真实我自家小辈作孽,听凭夏前辈吩咐便是。”

半晌,夏寻也给足了众人思考的时间,宇文善拱手说道,他倒是更加好奇到底这里面藏着什么曲折了,今天世外域已经够乱了,还要去请自家辈分更高的老祖的话,他们的老脸就真的丢光了。

再说有夏寻在,他们也不认为夏寻还能偏袒王紫。

而被夏寻说成造孽的一众夏家,暗自抹了把汗,自从夏寻出现在这里之后他们都有种很不妙的感觉。

“既然如此,我便只说一点,你们可知道六界支柱的事情?”

夏寻依然不动声色,稳稳的靠在座椅上,可问的话却是再一次让所有人惊讶,而且那一众老祖还有些的欲言又止,风广眉毛一挑,似乎没想到夏寻这么直截了当,但是现在毕竟还在说世外域的家事,他一个外人留在这里已经是例外了,再说些什么就不合适了。

“这个我们知道,但这跟魔界有什么关系吗?或者说跟王胤天和夏筱莲有什么关系吗?”

宇文善语气有些沉重,夏心远方才说的就是王胤天和夏筱莲之间的恩怨,夏寻接着说的话定然也是说说这个了,可是看似毫无关系的跳开了话题,两者之间真的有联系吗?

“当然有,你们知道六界支柱的事情,定然也知道仙界支柱在上古时期是被修补过的吧,自那之后,仙界还埋下一根假的仙界支柱,以混淆视听,这都几十亿年过去了,仙界支柱的事情现在也没多少人知道,你们听说了、应该也是近些日子吧。”

夏寻继续说道,众人听的都沉重起来,看这样子,是被夏寻全部说中了。

“那你们可知道,假的仙界支柱已经被毁了,就在三十年前,你们还在追杀王胤天和王紫的时候被毁了?”

夏寻接着扔下一颗重磅炸弹,众人噌的坐直了身体,都是天雷轰顶的表情,看来这件事情是真的不知道,夏寻眼神撒过宇文华和宇文晔,而人面色都不好看,但是并不像别人一样震惊,看来他们两个是事先知道的。

“怎么?是不是觉得仙界支柱没人动得了?所以大家大可以高枕无虞了?可是假仙界支柱是怎么被毁去的?你们当真以为八百年间发生的混乱都是巧合吗?”

“不遗余力的抓着王胤天做替罪羊,这种事情你们如何叫人来给你们主持公道?”

夏寻不管众人的反应如何,白色拐杖在地上敲了敲,看似只是随意的动了动,可地面上呈网状裂开的缝隙却是让人怎么都无法忽略的。

夏寻这话犹如当头一棒,打的中人脑中发昏,尤其是那些经历了整件事情的家主们,他们万万想不到这里面还埋藏着这么一段真相!照夏寻这么一说,王胤天和夏筱莲分明是没错的?而且是被人利用的?更甚者、他们还一直将所有的过错都堆积在他们两人身上?

那在过去的八百年间,魔界确实是安分守己,没有对仙界有任何动作的?这一切真的是王紫之前所说的异族所为吗?这也不无可能,魔界与仙界想来不对盘,栽赃给魔界基本上是万无一失的,而事实也证明了,确实是万无一失的。

不对,假的仙界支柱已经毁了?假的仙界支柱存在是为了保护真的仙界支柱的,可现在假仙界支柱已经毁了,那异族的真正目的就是……真的仙界支柱了?!

想到此处,所有人都惊出一身冷汗,对方不会来找假的仙界支柱闹着玩,定是寻找真的仙界支柱失败了,那他们接下来的目标就是、仙界支柱!

“夏前辈……这……”

宇文善紧紧的皱着眉头,此时几乎已经完全相信了夏寻的话,因为夏寻的话也正好跟他前些日子收到的消息一致,只是现在事态严重,别的事情好像都不重要了。

“六界支柱本是一体的,要毁灭仙界支柱那毁灭的将会是六界支柱。”

那曲前辈补充着说道,众人更加沉重,这他们都知道,但是被别人说出来的时候,更有一种紧张和危险环伺的感觉。

“夏前辈,此事您做主,我等听凭夏前辈安排。”

顿了顿,宇文善终于开口说道,眼神看了看王紫,他能说出这样的话,恐怕是让步了,心里做好了就算这一次让魔界大摇大摆走出去也绝对不阻拦的准备。

这件事情关乎到六界支柱,仙界支柱一旦毁了,六界内所有的人都得完蛋,如果现在他们还跟魔界继续打打话,那就真的无药可救了。

“王紫,你是王胤天之女,今日你大可带着军队退回魔界,我仙界不予追究,日后也定不会寻仇,你已然知晓仙界支柱的隐情,我们应当共商揪出异族大计才是,长天派对你父亲的掌门追杀令可立即撤销,至于你与夏家的恩怨,夏家也尊重你的选择,你,意下如何?”

夏寻转头,对着王紫说道,看起来是作出了极大的让步。

“你、说完了?”

王紫一直安静的听着,这个时候才抬起头问道。

“嗯。”

夏寻白发下隐藏的眼神微微打量的看着王紫,点头说道。

王紫却忽然站起了身体,在三方谈判的中央踱了几步,漆黑入墨的眼神一一扫过众人,那深不见底的眼神看的人心里凉凉的,众人不解,明明夏寻已经代表他们做了这么大的让步,为何王紫不是欣然同意呢?

最后,王紫的眼神停在夏寻身上,夏寻这算是对王紫好了吗?对魔界恩惠了吗?对世外域负责吗?也是,以她现在的身份,可以代表长天派、可以代表夏家,甚至可以代表世外域了,可是王紫却渐渐的听腻了。

夏寻一直在长天派,这过程她一直都是最清醒的那个人吗?可为什么夏寻不曾站出来阻止?为什么要等着一切不可挽回的时候才出来做救世主?

如果她不知情,王紫或许勉强可以接受她的好意,可她偏偏是知情的!而且知道的清清楚楚!她没有阻止的原因有可能只是想看那暗中的异族目的到底是什么?想要更多的线索,知道长天派的假仙界支柱被毁的时候,她才惊觉晚了!

她能理解夏寻顾全大局的忧虑,但是能理解不代表能接受!这是在牺牲她的父亲和母亲的基础上的!要她怎么接受?

“你没说完,他们还不知道,我、王胤天的女儿,是贪狼星入命之人呢,这个不需要再好好解释一下吗?”

再夏寻也开始疑惑王紫的心理活动时,却见王紫摇了摇头,纠正似的对她说道,夏寻隐在白发下的眉头一皱,这与她想象中的有很大的出入,解决今晚这场矛盾,她想过最大的阻力在世外域这边,可没想到事实正好相反,现在分明是王紫不愿意了。

可这是为什么?明明王紫之前的要求很明显的,现在她不是已经代为同意了吗?

“什么?!”

“这是真的吗?贪狼?”

“这又是怎么回事?长孙星纬你不解释一下吗?”

“……”

果然,那些老祖并不知道这一茬,在王紫说完的时候都是一愣,继而都在跟那几个家主询问真相,王紫看着众人的反应觉得好笑,他们对待贪狼的恐惧,简直要跟六界支柱要毁的恐惧一模一样了。

王紫坐回了位子上,微微抬眼就能看到半片天空,此时月亮旁边挂着一个极为闪耀的星辰,是启明星,这飘满血腥味的夜也快褪去了,天要亮了。

“夏前辈,贪狼乃兴风作浪的之星,有天下大乱之兆,而王紫在三十年前刚刚出生,假仙界支柱就被毁灭,今日才过三十年,魔界就带兵攻入了世外域,六界支柱也有隐患,这……”

“我们可以按照夏前辈所说,不追究魔界此次对世外域的侵犯,但是王紫却……”

“不若我们再请天命,看看贪狼的轨迹是否在影响着如今的时局,在这期间王紫定是不能离开的……”

“……”

王紫听着那些人七嘴八舌的开始出主意,竟然还顾及到她在这里,没敢说的太直接,但是遮掩这细枝末节又有什么用?只是假慈悲,真虚伪而已。

夏寻也听着一个个忽然着急上火的人说的话,眼神却是看着并没有当回事的王紫,还有王紫身边坐着的那些男子们,似乎因为这些老祖的话而充满敌意起来。

夏寻不理解王紫为什么要这么做,她不说是因为并不认为贪狼之星入命会如所有的历史轨迹一样演变成六界大乱,另外一个是因为事有轻重缓急,现在还是仙界支柱的事情最着急,可王紫为何偏要让事态走向不可控制的方向?

夏寻身上的威压忽然释放出来,那样浑厚的压迫即便是一众老祖也忍不住静气凝神,调动灵力才能阻挡,一时间也封住了所有人的口,夏寻皱着眉头,事情到现在才觉得棘手,可正在她要说话时,另外一个声音却横空穿俩,回荡在所有人的耳边。

“贪狼逢乱世而出,为平天下之星,你们是怕乱,还是怕她?”

这声音如叮咚的泉水,每一个字眼落下都好像在青瓷圆盘之上舞蹈,让人听了莫名的安静,方才浮躁的心也毫无理由的缓和下来,众人抬眼看去,适合人拥有这样深厚的功力?又是何人再一次从里里外外遍布魔界和世外域人手的夏府如入无人之地的进来?

只见一个来者两人,一人着月白长衫,负手前来,看似是简单的几步,却是缩地成寸,瞬间就到了面前,身后批了一层清冷的月光,墨发清扬,随着他的步履轻轻起伏,再看面容,却着实让人怔愣!

如诗如画的男子,清而雅,人如仙,静若参禅,动如惊鸿,又是一位人间难得几回见的美男子。

------题外话------

今天没有卡吧……就这样都猜不到剧情的话,可就不能怪我咯~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