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四十八章 坐下来谈,夏掌门?

“谁是王紫?我倒要看看是何方神圣!”

宇文家老祖,名讳宇文善,名字叫的和善,确实名副其实的爆脾气,隐世已有三千余年,世外域隐世之人便是专心修习天道,不再过问宗族门派大小事务,若不是今天事情闹到了这个地步,他和一众隐世的老祖也不会出现。

世外域隐世之人不计其数,这王紫是清楚的,但是她并没有畏惧,一来万年以上的隐世高人就算仙界毁了恐怕也不会出现,那些人多半会想天道轮回,让仙界走到如此地步,不由他们参与也罢,如果后辈拿不出办法,挽回不了仙界,那也是仙界之祸。

至于现在出现在这里的,王紫一眼看去修为至少都在天神期,一次性见到这么多天神期的修士,倒是前所未有的。

还有那风广,莫非是战皇风广?可他怎么会跟这些世外域的老祖一起出现在这里?王紫有些疑惑,风广其人王紫虽不曾见过,但是冥冥之中的联系却没少过,从齐恒大陆到恶魔地狱,她都算是走了一边风广走过的路。

似乎感觉到有人注视,风广的转头看过来,王紫微微讶异,风广的样子倒是跟她想象中的不一样,身形挺拔,外形约么三十岁左右的样子,骨子里透露着一股沉稳内敛的味道,谈吐间却是一番大气爽朗,剑眉星目,眸光烁烁,却是个标准的俊美男子。

王紫本以为风广应该是满身战意,眼里容不下任何人的高傲之人,毕竟曾经为皇,而且龙骑军团是他一手调教出来,想来他自己也是铁血之人,却不想如今见到、完全与想象中的不一样,也是,修行亦是修心,这都多少年过去了,锋芒太盛也胡于他不利。

风广冲着王紫笑了笑,似乎是礼节性的,虽然站在那些老祖的阵营里,但是并没有针对的态度。

王紫也点了点头,对风广的印象不错。

“有人胡子掉了,眼睛也快瞎了,我家王上就在这里坐着,难道看不见吗?”南阙笑的很妖,说的很不客气。

“大胆!”

那宇文善一怒,长袖一挥,席卷着一个巨大的能量直逼南阙而来,南阙眼神一凛,也是一挥手,却见一个粉色的影子风驰电掣而出,在空中跟宇文善的能量碰撞,这一静止,才看见南阙扔出的是一把粉色的骨扇,扇面是合上的,泛着一阵阵粉色的光。

半晌,宇文善袖口一拢,散去了能量,南阙也一收手,那把粉色的骨扇又落回了手中,南阙笑的很不在意,宇文善却眯起了眼睛,想是这刚一交手便发现对方随便一个人的能力也是不可小觑的。

只是宇文善长须时倒是又几分室外高人的模样,现在被九幽削去了那长长的胡须,现在三寸长的胡渣让他看起来有些猥琐。

现在的情形是,祭坛上魔界的军队包围着世外域的修士,中央祭坛的高台被斩天剑劈开两边,王紫一行和那世外域老祖面对面分据两边高台,王紫随意的坐着,侧面是一众被困龙索捆缚的世外域家主,宇文华平躺在地上,硕大的身形还没有变回来,现在冰冻的修为让他无法掌控自己的身体。

“我就是王紫,你们应该知道才是。”

王紫清冷的声音开口,对那一众老祖说道,转而眼神看了看长孙星纬,长孙星纬面无表情,但心里知道王紫为何看他,是他派人请世外域的老祖出山的,不然今天的事情怕是真的无法收场。

“不管你是谁,你现在的身份是魔界的魔王,率兵攻打我仙界,却不给出一个像样的理由,你就是要带着魔界以这样的方式在六界内立足吗?若有战争也要光明正大,你魔界擅自打通仙魔两界的通道,偷袭我世外域,你们这样做只会让台六界众人耻笑!”

一人说道,比宇文善冷静多了,只是说出的话也并不是那么中听的,此人战远,是战家老祖。

“你们、都有多久没有过问世外域的事情了?两千年?三千年?如今站在这里质问我为什么发兵仙界,当真觉得自己理直气壮吗?去迎你们的人没有说过我这么做的原因吗?”

王紫站起身,向前走了几步,站在那祭坛中间整齐的切口处说道,世外域的人根本不会认为自己有错,就算是事情真相再理性,他们也只会帮里不帮亲,再说了,只要有王紫是贪狼星入命之人这一条,他们之间就没有什么可谈的了。

“事实真相就摆在眼前,你魔界大军犯我仙界,这还要怎么明显吗?我现在给你两个选择,要么马上退兵回魔界,要么封闭仙界两界入口,不管付出什么代价,你们再也别想回去!”

宇文善习惯性的捋胡须,却没有抓到平日里的长须,想到方才被九幽捉弄,本来冷静些的头脑顿时又忍不住怒,况且现在乌烟瘴气的世外域他怎么都接受不了。

“退我会退的,我魔界人杰地灵,要在这肮脏不堪的仙界落脚,也不是我魔界子民愿意的,你们无需担心。”

相比起宇文善,王紫却是冷静了太多,一个修行已经有万年之久的高阶修士,一个是初出茅庐的女子,可这番态度对比之下,高下立见,这样的反差真实让人咋舌。

而魔界军队在听到王紫这么说的时候,士兵都激动都看着王紫,这就是他们的王,在魔界匆匆见过一次之后,这才算是真真切切的第一次感受到魔王的气魄,雷厉风行的攻入世外域,打开世外域被誉为无人能破的结界,现在他们全面掌控战局的形势让所有人都激动不已!

王紫的话让他们心中一暖,魔界自有魔界的好,不管外人怎么看,魔界也是他们的家,而王紫的话冷静而高傲,魔界之人自有一番傲骨,仙界之人看不起他们,他们更不愿意和甩仙界一个眼神!

“哎~宇文老兄冷静些,这位、哦魔王如此说便是选择了第一条,魔王已经亲口答应,会带着魔界军队退出仙界,众位还是好好谈谈比较好。”

那宇文善被王紫的话气到,大约是缕缕被王紫的‘口出狂言’激怒,宇文善脾气不好也是出了名的,失态不失态什么的宇文善倒是不在意了,可刚要说话时,却被风广伸手虚虚的拦下,笑着劝解,经风广这么一传达,王紫的意思到了,也让宇文善冷静下来,有人调解自然是给宇文善找到了台阶。

“此时正是多事之秋,仙界不能乱,宇文老兄三思而行啊……”

风广说完后,神识中却是又说道,宇文善怒睁的眼睛闪过思考,眼神在风广笑意适中的脸上停了两秒,忽然整个人都平静下来。

王紫这里不知道风广说了什么,但绝对不是众人听到的这句,要不然也不会让宇文善这么快的冷静下来,王紫又看了一眼风广,对于他出现在这里,王紫确实有些不解。

“我世外域死伤众多,煅魂水暴动不止,世外域的结界破碎,请问魔王,这三件事情如何处理?”

冷静下来的宇文善周身多了几分摄人的气魄,有了些宇文家老祖该有的风范,跟王紫善了可以,但是这终究是王紫挑起的事情,这三件事情上是不可能让步的!

“世外域死伤我不管,煅魂水暴动我现在就可以平息,重新布下结界也不是问题。”

王紫不慌不忙的说道,有战事就有伤亡,让她去负责世外域的伤亡?他们是不是想的太天真了?

“身为魔界的王,应该不是不讲道理之人吧,是你带人来攻打我仙界,和谈可以,但是你此事不解决,我们还有谈的必要吗?”

宇文善紧接着反问,这样子好像在质疑王紫的诚意似的。

“我说宇文善,你若非要追根朔地,何不先去搞清楚鸡生蛋还是蛋生鸡,你们躲在深山老林几千年,知道自家小辈都做过些什么事情吗?现在谈判的主动权在我们手里,谈不谈由不得你们。”

青龙忽然笑了,笑这些人的自以为是,不管到了什么时候,这些人骨子里傲慢的略根性都剔除不了。

宇文善和一众老祖顿时看了看各个家主,这几千年来的事情,他们确实是不清楚的,刚才喊他们过来的人也只说了个大概,细节到底是什么样子他们也不知道,宇文善想了想,知道不能强硬的说下去,这无关畏惧不畏惧,而是若真的存在隐情,他们要谈判的话就真的说不清楚了。

“我看、今日暂且休战,移步前厅,各中细则且慢慢说如何?也好让带伤之人快些疗伤,魔王、宇文兄,意下如何?”

见宇文善等人沉默,风广笑着开口,无形之中充当了两边的和事佬,让宇文善的面色也缓和了许多。

“北皇,继续守在这里,其他人跟我走。”

王紫微微点头,北皇定然是要负责魔界的百万军队的,西诀自方才战事停下之后人就消失了,剩下的人肯定是要跟着王紫的。

“你不先把我们的人放开吗?”

宇文善没有动,看着那些被五花大绑的一众家主就来气,但肯定不能把这些人晾在这里丢人现眼啊。

“青龙。”

王紫唤了一声,青龙会意,收回了困龙索,而重获自由的一种家主面色都不好,今天被青龙的困龙索招待,定然是他们终生难忘的耻辱。

“我们不打了吗?”

一直没太搞清楚状况的永安后知后觉的问道,从昨天离开炼魂窟开始,到现在还没有满一天,可这段时间内发生的事情是在太多,多到用他现在的理解能力还无法完全消化,王紫打架他就跟着打架,反正在炼魂窟的时候他就说过,要帮王紫打坏人的。

“对,留着力气以后在打。”

黑子点头,虽然俩人儿都是半斤八两,但是黑子好歹比永安强一点。

“我现在还有很多力气,青龙不让我用火,我都还没有开始打,我也要学打架,你们那样打,我都不会。”

永安顿了顿,忽然很诚实的说道,要不是青龙祝福他不能用火,恐怕就不用小丫头费那么多力气了,对于青龙为什么要那么说,永安不懂,但是这是小丫头默许的,所以他不是听青龙的话,是听小丫头的话。

“这个我可以教你,我们都可以教你,不过你光用火也够了,一招鲜吃遍天,完全可以啊。”

黑子很热心,觉得永安在炼魂窟肯定很孤单,也没有人教他功法,不像他,他还有小七,现在还有父亲,还有小七的那么多七月伙伴,也是他的朋友哇,他相信永安也会很快适应这个新世界的。

“太好了,你现在就教我吧!”

永安红眸顿时一亮,抓着黑子就停下了,想一出是一出,看他那样子好像让黑子现在就比划一样。

“不行,以后会有很多时间的,小七的事情要紧。”

黑子摇摇头,拒绝的很坚定,在王紫的事情上,黑子是不会让步的。

“对哦,小丫头的事情要紧,我会记得的,有时间就找你,我想学剑,小丫头拿剑的样子太美了,我还想学法术,那么远就可以攻击,也很棒啊,我还想学……”

永安顿时滔滔不绝的跟黑子数落起让他心痒痒了很久的东西,刚才混战的时候都没他什么事情,他就一直在高处看着,也让他看到了很多厉害的招式,现在颇有些说不完的驾驶。

“小七的剑术好,灵兽一般都不使剑的,不过李战的剑术很强,法术那更好办了,反正你想学什么,只要学的过来,就都没问题……”

黑子一边带着心思根本不在走路上的永安跟着王紫他们走,一边还能仔细听完永安的各种要求,然后一个个的回答。

“小朋友,你学那么多真的能顾得过来吗?杂而不精啊。”

南阙在一边听了老半天了,脸上笑的很戏谑,跟王紫也没分开多长时间啊,这次见面后又多了几个生面孔,黑子的真身是黑豹,也是灵兽,这在刚才战斗的时候他就见识过了,但是这个红发红眸的少年他却是看不出来是何方神圣。

不过南阙更好奇的是,王紫是从哪里找来这两只单纯的跟白纸似的娃的,就这么跟两人聊天,什么都还没说就感觉自己在诱拐小孩子了,啧啧,南阙只能在心里感慨,王上的喜好当真广泛,就是不知道喜不喜欢……他这款。

“当然可以,这些小丫头就都会,也没有杂而不精啊。”

永安回头看了看南阙,没有经过思考的直接说道,边说边还在南阙身上仔细的看了一遭,感觉南阙怪怪的,衣服为什么要这样穿?要么不穿,要么就穿整齐啊。

“非也,王上是无人能比的,还是不要跟自己过不去了。”

南阙一手握着骨扇在另一只手上拍了拍,他就那么一问,这少年就把焦点放王紫身上了,这怎么能拿王紫当例子呢,要是把王紫作为修炼的标杆,那这世道不崩溃才怪。

“是这样吗?说不定我也可以啊。”永安半信半疑的说道。

“有目标是好的,你努力吧。”

南阙觉得好笑,本是想逗逗这俩小单纯的,但是攀上话了才发现估计自己说了别的什么段子他俩都听不懂,忽然就觉得没意思了。

“你这把扇子好像很厉害。”

永安使劲儿点头,他一定会努力的,忽然眼神看向了南阙手里抓着的骨扇,刚才他就是用这把扇子挡住宇文善的攻击的,永安那红眸里波动着好奇的光,好险很想拿来瞧瞧。

“算厉害吧……这个很重。”

南阙点了点头,又觉得永安那好奇的眼神实在太明显,周围这么多人,要是他不让永安看看,好像自己都下不来台,尤其是东乾那个假正经,就盯着他呢,于是拿着扇子往前一送,提醒了永安一声,不过这也是同意让他看了。

“喔……真的很重,不过这个打不开吗?”

永安笑着双手接过了扇子,虽然在南阙的提醒下有了些准备,但是身体还是被手里的扇子压的躬了一瞬,不过永安很快就站直了身体,下意识的用了灵力,早在炼魂窟的时候青龙就发现永安体内的灵力很浑厚,但是他自己从来不会用而已,但是有时候也会像身体本能一样,需要的时候会自动提取。

这倒是让南阙惊讶了一瞬,这把骨扇不是普通的重,这少年果然是不简单的。

“不能打开。”

南阙轻轻摇头,却没有说为什么,只有跟他并肩走东乾挑眉看了看他。

……

夏家的议事厅,王紫一行和世外域老祖一行到了之后才开始派人收拾,这次的战场不巧选在了夏家,夏家现在基本上没有几处完好的地方,在这快成废墟的议事厅里谈事情,也真是磕碜了点。

等收拾好了桌椅板凳,再稍加整理,众人落座的时候,由于这些人身上的严肃气息也让这议事厅显得郑重也些,至于头顶那破了老大个洞的屋顶,也权当是为赏月专门开凿的吧。

“你们谁来跟我讲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两方落座,宇文善首先开口。

“……我来说吧。”

众人沉默,没有人开口说话,因为这件事情还真不好说,世外域的这些家主们也并不完全清楚状况,王紫就一副等你们先说的表情,宇文善又有发怒的迹象,其他老祖也是皱眉,看来这里边还真藏着事情,可就在这个时候,夏心远开口了。

“这件事情还要从八百年前说起,起源于我的小侄女夏筱莲与上任魔王的、孽缘……”

夏心远缓缓说道,垂着眼帘,自从知道王紫就是夏筱莲和网银天的女儿之后,他的状态就一直很萎靡,王紫看了看夏心远,闭了闭眼睛,并没有打断他的话,母亲和父亲的姻缘八百年不断,他们的爱情跨越时间和生死忠贞不移,怎能说是孽缘?

被夏心远这么一讲,也让王紫解开了许多疑惑,原来夏筱莲的父亲本是同意了她和王胤天的亲事的,但是恰在二人婚礼前夕,也就是三百年前,夏筱莲的父亲正逢突破天神期六层之时,闭关修炼,并且将夏家家主之位传位于夏心远。

后来的事情跟王紫知道的没有多大的出入,夏心远讲的很客观,站在当时他们的角度上讲,异族和仙界支柱事情他们当时根本不知道。

“就是因为这事儿?一个魔王就能让仙界八百年不得安宁?三百年前王胤天因何失控?王胤天分明是个从聪明绝顶之人,会在仙界做这些小动作?自几千年前王胤天卸任魔王宝座之后,游荡在六界,他若是真要在仙界做些什么事情,会一无所成?你们的脑子呢?给我继续说!还有什么没说完的?”

在夏心远说完之后,宇文善却是出乎意料的怒,而且这怒气竟然是针对自己人的,并且听他的意思,似乎还对王胤天其人多有了解似的,这倒是让众人惊讶了。

“宇文兄说的没错,王胤天是个聪明绝顶之人,六千年前六界在协商界面通道之事时,宇文兄,夏兄,战兄还有我,我们四人都曾跟王胤天打过交道,首先他能在魔王之位上坐了万年之久就已经是个了不起的事情了,魔界的魔王更迭很快,而且战事频繁,王胤天在位时却是说服六个界面关闭了六界通道,魔界自此休养生息,如今魔界王室统治之下国富兵强,与王胤天做的铺垫不无关系。”

看众人惊讶的样子,风广解释道,从今天魔界大军的阵容就能看出来这一点,这样整齐的军队,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再见过了,在六界之内,只有仙界是没有这种军国式的统治形式的,因为仙界强者太多,仙界的人大多数又是来自各个位面。

修行几百几千年飞升仙界,又有哪个是愿意屈人之下的?而仙界的强者之中呢?谁愿意大打出手来争夺领导权?那样做成本太高,而且潜在的威胁太多,因此仙界的宗族势力很多,相互牵制却没有绝对的领导权。

而魔界,自界面形成伊始就是以王室为绝对的领导体制,魔界好战,自古军队就是魔界不可或缺的一大部分,魔界善于调配强者和一般的修士之前的差距,一旦形成了这样一个可怕的规模,魔界出动时,整齐划一的军队往往让对手望而生畏。

这就是仙界和魔界最本质的差别,而王胤天能让自位面混战后一直混乱不堪的魔界安静下来,重整军队,断开与六界的联系,这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成功,虽然不知道为何王胤天后来卸任游历,或许与他天性的不羁分不开,但是不可否认,今天的魔界确实是王胤天铺垫好的。

王紫静静的听着,周身的魔气渐渐收了回来,眼睛也变回了深沉的墨色,这些事情她在到了魔界的时候就都知道了,只是风广和宇文善几人见过他父亲倒是出乎她的预料的。

“之后的事情,由我来说。”

夏心远已经把前面的事情讲完了,到了真正的重点时,众人却是又沉默了,宇文华身体在宇文善的帮助下恢复了原样,此时一直在打坐恢复元气,宇文晔沉默不语,除了宇文华之外最后发言权的应该就是他了,可在宇文晔刚要开口的时候,却被别人抢先了。

这忽然响起的声音却不是议事厅的任何人说出来的,而是从外面传来的,声音由远及近,只是那声音怪异的很,有种锯齿划过树干时干燥而刺耳的感觉,让人莫名的汗毛直立,众人看向外面,却见三人正相携而来。

“主人你没事儿吧?他们有没有欺负你?我是不是来晚了?都怪……亥,不提了,你们那天被收进炼魂窟我差点着急死!要不是咬着牙找人,我一个人也要找宇文华拼命!”

“呜呜呜,主人你真的吓到我了,炼魂窟那地方真不是随便能进的,以后能不能带上我啊,让我一个人担惊受怕的,还不如跟你们一起,要活一起活,要死也一起死!”

众人刚刚看见来人,就见一个人身形一闪就冲进来了,方向直奔王紫,而且‘咚’的一声就做地上了,脸往王紫膝盖上一埋,声音带着哭腔,一连串话倒是丝毫不带停顿的说完了,最后还揪起王紫的白衣擦了擦眼泪,也不知道是真哭还是假哭,这人都不用说,必然是莲生了。

“你先给我起来。”

穷奇捏着莲生的衣领愣是把人拽起来,冷不防的就让这小子占了便宜,虽然这番话说的感人肺腑,但是配合上莲生这副奇葩表现就让人拳头痒痒了。

“穷奇你怎么能这么对我,好歹我为你们担惊受怕几个昼夜,你竟然如此无情!”

莲生愤愤的说道,凭什么不让他抒发一下自己的思念和担忧之情啊,莲生在穷奇手里挣扎了一会儿,穷奇自己就放开了,只是防着莲生,不让他再扑到王紫身上。

“就站在那说,我们听得见。”

穷奇幽幽的说道,瞧着莲生那快变成熊猫眼的黑眼圈,要他说那像是被人打的,要莲生自己说肯定是日夜操劳的,至于到底是怎么来的,穷奇没兴趣深究,莲生身上的发生的事情是不能用正常人的思维去考虑的。

“主人你看他,简直太过分……”

莲生气的深深吸了一口气,转向王紫去告状了,可这一看之下,莲生之后的话怎么都说不下去了,脑子里瞬间就被清空了,鼻尖噌的冒出一股鼻血,流过嘴唇,经过下巴,然后在地上滴答滴答的盛开。

我滴个乖乖啊,亲亲主人什么时候变了一副模样啊?他之前可是花了很长时间才让自己见到主人时淡定下来的,可为什么这一次不见他家亲亲主人怎么变的更加招人了啊?

莲生搓了搓手,好像动笔画下来,好像让他家亲亲主人的倾国倾城之貌流芳千古,但是不行,他答应过亲亲主人,没有她的允许他时不能记载关于她的事情的,不过现在他有另一个担忧,他竟然怀疑他想来最自信笔,怕画不出亲亲主人十分之一美。

话说,说莲生缺根筋也真是没对不起他,毕竟这熊孩子一进来就找到了王紫,还在那激动的说了一长串话,又跟穷奇暗斗了一会儿,末了抬眼时才发现王紫不一样了,不知道是不是这熊孩子从进门看到王紫之后,到现在王紫的样子才反射到他的脑神经里,要真是这样,莲生的反射弧就真是长的没救了。

“莲生坐下。”

在穷奇还没一脚把莲生踢飞的时候,王紫趁早开口,刚才还在感动莲生为她做的,毕竟自她强迫莲生任她为主之后,一直是莲生在为她奔波,而且从无怨言。

莲生说要活一起活,要死一起死,她是相信的,只是刚刚生起的感动就在莲生原形毕露之下碎成粉末了。

“主人啊,炼魂窟是什么地方啊,怎么进去一趟你……我进去一趟的话出来会不会也变的玉树临风啊?”

莲生胡乱抹了一把鼻血,右脸被他抹的一片红,挪着身体在一旁找位子,但是王紫身边都坐满了人,莲生看了看最后面,忽然跑过去扛了一把椅子,也不管别人什么眼神,径直放在了王紫面前。

还是在穷奇快杀人的眼神持续威胁下,莲生才挪啊挪的往旁边去,起码不挡在中间了。

“不过也不需要,我本来就已经玉树临风了,若是再玉树临风一点,追求我的女子太多我也很为难。”毕竟我可是为了亲亲主任放弃了整片森林的人啊……

莲生紧接着自言自语的说道,至于最后一句话,他就完全在心里说了,因为他不确定要是自己说出来了还能不能见到明天的太阳。

“灵柔……”

王紫抽了抽嘴角,干脆不理会莲生,看向已经走进来有一会儿的另外两人,一人正是长天派月隐山的看守人灵柔,而另一人……却是王紫曾见过一面的文华殿看守人!

莲生之前给她消息说已经找到了当年的知情人,说的就是这二位?

王紫不禁轻唤出口,在长天派的时候,跟灵柔有过几次交集,灵柔给她的感觉一直是怪,但是在离开长天派后就跟灵柔没什么关系了,所以并没有放在心上,没想到今天会以这种方式再见。

“丫头,在门派,我也顶多做些吓唬人的把戏,你倒是有些胆色,当真带着整个魔界来给你父亲讨公道来了。”

灵柔似乎一直在等着王紫注意到她,所以进门之后也没有跟其他人打招呼,此时见王紫看过来,灵柔沙哑的声音说道,虽然还是那让人汗毛倒立的声音,这一次说话时却带了些笑意。

“你认识我?你也认识我的父亲?”

王紫忽然问道,以往跟灵柔的几次见面都是堪称惊险,可这一次却是意外的轻松,王紫疑惑的看着灵柔,在想她所说的小把戏,莫非就是长天派盛传的灵柔折磨人的手段?

可在说道王紫带魔界来攻仙界的时候,灵柔的语气甚至是、开心的?

这真的是正常的吗?任何一个世外域的人都不会这样的认为吧?

“二位是……”

宇文善旁观许久,对灵柔的态度也很不悦,但是却没有表现出来,因为他看得出灵柔的高深莫测,宇文善仔细瞧了瞧,可是灵柔的脸被那一头干燥的白发挡的严严实实,跟本看不清面貌,宇文善只好转向另外一个穿着整齐的人。

“老祖?你是我曲家老祖?”

这时,跟宇文善并排而坐的一人微有些不确定和惊讶的说道,其他人也是惊讶,这说话的人已经是曲家的老祖,他叫另一个人老祖,那这文华殿的看守人实际的辈分是有多大啊!

“不必叫老祖,我已隐世长天派,唤我曲老便是,今番我也只是陪夏掌门前来,今日还有正事,闲事莫谈。”

那曲老笑了笑,气息丝毫不显,像是一个平凡的老人,面对那曲家老祖的认亲也只是亲描淡写的说了一句,然后伸手指向了身边坐着的灵柔,这算是在介绍了。

只是夏掌门?所有人都震惊了!长天派历史上的掌门人算上宇文华也就不出五十个,由夏家担任的掌门也是有几个的,但是这是女子的却只有一个!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