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四十六章 大军压境,没机会了!

“你是王胤天之女,你竟然还活着!”

几个身影从天而降,声音带着惊讶和沉重,还有着如临大敌的谨慎,王紫还没有去找他们,他们竟然送上门来了,而这说话的人正是长孙星纬,此时长孙星纬才觉得自己犯了多大的一个错误,不久前还觉得王紫是个难得的通透之人,若是加以雕琢,日后定是旷世奇才,若是今日几个家族能够不计前嫌与王紫化干戈为玉帛,说不定是一件美事。

可就是这么短短的时间内,王紫颠覆了他所有的认知,他们之间的恩怨哪里是说化解就能化解的!王紫分明就是三十年前那天狼星降的婴儿!世外域三十年前的宗族同祭为的就是出去这颗祸星,而对那婴儿布下碎魂阵的人就是他长孙家的人!

可后来呢?有王胤天暗中的破坏,夏筱莲当日激发潜能命丧这里,宗族同祭被搅的一团大乱,最重要的是在关键时刻那婴儿竟然不知用了什么力量摧毁了阵法,连同布阵的多位长老也与阵法同归于尽,到现在为止,他们都不知道当年那婴儿是否还活着。

但是潜意识里他们一直是催眠自己那婴儿早已死去的,因为一个刚刚出生的婴儿不能逃过与那阵法同归于尽,可是事情只平息了三十年,今日再次开坛祭祀,天命竟然昭示贪狼星隐而再现!而且今日的贪狼星早已是长成归来的贪狼星!她带动的异象,让深知天意的长孙家人都畏惧不已。

因为相信相信天命才去预测天命,长孙家是天命世家,他们的恐惧会比其他家族多处几十倍!因为知道贪狼星入命的可怕,更因为知道对付如今的贪狼,他们根本没有破解之法!

如今的王紫不是三十年前的婴儿,不会让他们再一次绑在祭坛上布一次碎魂阵!

他为什么没有早点想到,王紫、王胤天,那份冷静,那份睿智,还有那雷厉风行的手段,都与当年的王胤天如出一辙!她分明表现的一直都很明显,只是他们没有往那个方向去想,谁会那么执着的去救夏温竹?谁会不惜得罪世外域各个家族去平反当年王胤天的事情,她非世外域之人,为的不是天下太平,不是抓出世外域不稳定的因子,她的目的就只是洗脱王胤天的罪名,仅此而已!

长孙星纬握紧了手中的拂尘,面上凝重一片,他们现在彻底站在了对立的位置,贪狼星现,仙界将亡,这是多么可怕的预言!在他修行几千年中,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可怕的天命,王紫、当真是带着仇恨回来的吗?

“你们还没死,我怎么能死?”

王紫缓缓的转过身,面对不远处的一群人,真的齐了,今天确实是个好日次,她接母亲离开,也跟世外域所有的家族做个了断。

“你、你当真是魔!”

宇文光耀惊讶的脱口而出,而在王紫转过身来之后,所有人都惊了!王紫那双妖异之极的红眸,墨发飞扬,白衣外笼罩着一层黑气,那是魔气!王紫现在的样子,与刚才的完全是两个人!

现在的王紫肆意的释放着杀气和魔气,昭告着她对所有人的敌意!

“你们的人有多少?”

王紫抬头,幽幽的望着黑云翻滚的天际,似乎没有在意宇文光耀惊讶的话语,而是懒懒的问道。

“足够让你们走不出这片祭坛!”

宇文华说道,相比起其他人,宇文华还是比较冷静的,只是冷静不代表他自信,如今的劫难已经不只是二十八个家族的了,而是整个世外域的了,贪狼星入命之人是王紫,那之前那么多让他想不通的事情如今似乎也明朗了,这个世上,没人能阻止一个注定会强的人。

而他们如今不是要阻止这个人,而是要诛杀!

就在方才长孙家宣告了天命之后,他已经让长天派的所有弟子用最快的速度赶过来了,二十八个家族的人也已经紧急召唤所有家族内的子弟来此,王紫,一定要杀!

“世外域,号称仙界中的仙界,是六界内的巅峰,多少人想往进爬啊,你们说,我能让世外域从这个巅峰摔下来吗?”

王紫又道,如此阴阳怪气的王紫,却让人周身的寒气越来越重,好险在她的眼里,世外域本来就是那么不堪的存在,好像做到她所说的也不过是动动手指而已。

“大言不惭!世外域在仙界的地位没有人可以动摇!你以为有点本事就真能为所欲为了?世外域有如今的地位也不是吹上来的!”

一人怒喝,其他人脸色也不好,虽然今天跟王紫之间可能是一场恶战,但是王紫妄想将世外域的在六界内的地位颠覆,那绝对是做梦!

“是这样啊……”

王紫收回了视线,不再去看像无数怪兽聚集的天,并没有因为对方的反驳而变化情绪,好像他们的怎么认为根本不关她的事一样。

“啊……”

而这个时候,就在几人不远处,一声惨叫忽然响起,因为离得近,就好像那人趴在你耳边尖叫一样,而声音中的恐惧又让人无端的惊悚,几人条件反射的转头看去,却见就在他们身后,史宏博手握在斩天剑上,斩天剑上的黑气正在快速的涌进史宏博的身体里,而史宏博体内白色的灵力和修为正在不要命的向斩天剑内转移!

史宏博的面部表情痛苦之极,似乎拼了命的想摆脱斩天剑的束缚颗,可是根本无济于事!一人举起剑来想砍断史宏博的胳膊,却被宇文华拉住了,宇文华的表情很凝重,若是有人过去了,兴许也是有去无回,斩天剑的仁慈只会对它的主人!

“啊!救……救我……”

史宏博还在惨叫,还在试图求救,可是平日里那些家主们却各个不为所动,没有一个伸出援手,史宏博心中的恨意愈发浓郁,感觉到轮海内越来越贫瘠,若是再不摆脱这个邪恶的剑,他就真的死定了!

史宏博拼命聚集灵力,想震断自己的胳膊,可是刚有这个念头,史宏博全身好像都被定住了,僵硬的像一块冰雕,只能任由斩天剑内的魔气蚕食他的身体和修为,唯一能懂的是脑子,史宏博所有的怨气都涌向了王紫,都是因为她!

他的毕生修为毁于一旦,留下一条命还有什么意思?史宏博万万没有想到,想他带着史家坐上世外域六大家族的宝座,英明一生,却栽在了这个小丫头片子身上!史宏博恨,恨不能亲手杀了王紫!

“杀了……她,杀了她!”

史宏博满腔恨意的大喊,可在他的喊声刚落,身体就软塌塌的落在了地上,一个莹白色的魂魄从他的体内飘出,那魂魄正要逃跑之时,斩天剑上魔气‘腾’的涌了上去,将史宏博的魂魄包裹在内,而后又快速的退了回去,众人只看见那魂魄在挣扎中随着那魔气一起消失在斩天剑内!

这斩天剑竟然噬魂!

“她为什么没有死?为什么?我明明看到她在死在这里的,就是这里!她去哪里了?你们把她藏在了哪里?快点把她交出来,我要杀了她,我要杀了她!这个世界上只有我才是能配得上天哥的,她该死,她必须死!”

这时,又是一个近乎疯狂的声音由远及近,那人从天而将,转瞬间就落在了地上,是一身脏乱嫁衣,披头散发的史二娘,她的腿似乎有问题,走两步就跌倒,她像是疯了一样扔出一个又一个攻击,扫落了许多大石,在角落里疯狂的找来找去。

“斩天剑。”

王紫只轻轻唤了一声,在这样混乱的环境里根本没有人听到,而斩天剑却忽然从地上飞起,直奔史二娘!

史二娘似乎感觉到了危险,回身攻击,可她面对的不是人,而是斩天剑!斩天剑穿过史二娘的攻击,直直的刺入史二娘的胸膛!

史二娘双膝跪在地上,这一剑让她彻底安静了,她低着头,口中不停的溢出鲜血,看到自己行前插着的剑似乎还没有回过神来,只是那血顺着斩天剑上细微的纹路被吸收,让看到这一现象的其他又是一惊!

斩天剑虽然被佛舍利镇压了,但它只是因此认了主,它本身该有的嗜血和噬魂,一样都没有少……

宇文华心中忽然明了,却感叹造化弄人,为何斩天剑要落在王紫手中?本以为斩天剑认主是天下除一大害,却不想是令王紫如虎添翼,于他们而言却是助纣为虐!

史二娘忽然抬起头,她正是冲着王紫的方向跪着,史二娘拨开面前的头发,擦了擦满口的鲜血,但面上仍然是脏轮不堪,只是在看到王紫那双妖异的红眸时,史二娘笑了,笑的有点傻,却很开心。

“天哥,你的眼睛?……呵呵,我不会告诉别人的,我会保护你的,就算你是魔我也会一直爱你!”

史二娘笑着哭了,在她无意间发现王胤天是魔的时候,曾这么说,可她却没有做到,反而害了他,让他成为世外域的罪人,也害了自己,到死都不能见他一面。

“对……对,不,起。”

史二娘的声音很微弱,却不妨碍众人都听到了,史二娘的眼神一直看着王紫,不知道是在对王紫说还是在对王胤天说。

她史二娘这辈子只想爱王胤天,只是一直都在走错路……史二娘的身体猛的向前一冲,身体自斩天剑上贯穿而过,直到没有呼吸,直到魂魄被斩天剑吞噬,史二娘死不瞑目。

史二娘的魂魄没有逃跑,没有挣扎,被斩天剑轻松的吞噬,她不要来生,没有王胤天的来生,要来何用?

斩天剑飞回王紫的手中,而不远处的众人却是没有从惊讶中回过神来,斩天剑给人的震撼太大了,这哪里是一把正常的剑该有的样子?

王紫却是仍然面无表情,史宏博觊觎斩天剑,是他自己杀了自己,不是斩天剑,而史二娘,本就是该死之人,至于她的对不起,她做过的事情已然是改变不了的事实,听来又有何用?让她轻轻松松的死已经是恩赐了。

“你干什么?”

一人忍不住喝到,就只因王紫动了动而已。

“害怕就找个地方躲起来,学别人大义凛然做什么?”

穷奇笑了笑,笑的轻蔑而不屑,让那认顿时怒红了脸,他只是在警惕王紫的一举一动,跟害怕没有关系!

王紫却白衣轻扬,魔气闪过,王紫的身影早已消失!九幽一行人同时离开,宇文华率先跟了上去,其他人也才反应过来追上去!

地点转战到了祭坛外,王紫带着一身魔气出现,她的出现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有人在指着王紫喊她就是贪狼星降之人,更释让所有人蠢蠢欲动,然而九转阵盘的维系的阵法没有人可以冲破,已经过了这么长时间都没有人打开,现在就算再怎么想冲进来战也是无济于事。

王紫看了看那个预测天命的阵法,觉得可笑之极,世上本无魔,人心造之。

王紫唇齿动了动,几声低语出口,九转阵盘的紫光落在那阵法至上,那阵法很快化作白光消散,还守在阵法旁的长孙家几位长老顿时退后,他们惊讶于王紫布阵和破阵的能力,在她面前,好像每个看似不起眼的能力都能放大到让他们难以接受的地步!

阵法被摧毁,异象在快速的消散,还原了本来晴朗的天,只是现在已经入夜,可在整片天空都放晴的时候,今晚竟难得的月明星稀,本应是良辰美景,月下的世外域却并不太平。

拿黑压压的几乎要落在人头顶的黑云消散的时候,不可否认的,所有人都松了口气,异象的消失让他们精神上放松了很多,王紫紧接着收回了九转阵盘,忠言祭坛周围的阵法顿时消失,所有人一拥而上,将王紫几人围了个水泄不通。

放眼望去,清冷的月下密密麻麻围的都是人,都是、杀她的人!

祭坛的人多了很多倍,应该是家族内的人都陆续赶过来了,还有长天派的人,长天派的几个副掌门也到了,数不清的人,王紫却丝毫不为所动,在收回了九转阵盘后就静静的站着,似乎在等着什么,并没有要动手的打算。

“王紫乃贪狼星降之人,祸星临世,殃及六界,三十年前让她逃脱,几日我世外域当替天行道,诛伐贪狼,还我太平!”

宇文光耀的灵力包裹着声音传了很远很远,传进了十数万人的而中。

“替天行道,诛伐贪狼,还我太平!”

“替天行道,诛伐贪狼,还我太平!”

“替天行道,诛伐贪狼,还我太平!”

随着宇文光耀的带头,祭坛内外传来声势浩荡的喊声,来的人似乎比王紫想象中的还要多很多,这喊声,听一个一个个血气方刚,似乎实现踟蹰大志就在今晚一战,而他们扬名立万的投名状就是王紫!

多么振奋人心的喊声啊,就算有多少畏惧,在这样‘众志成城’的呐喊之下也变的热血沸腾了。

王紫却莫名的笑了笑,虽然是那笑很冷,但已然不影响在那张精致的脸上绽放时夺目的光彩,在那双妖异的红眸和魔气之下也变得耐人寻味起来。

“小丫头,你在想什么?”

饕餮笑问,被王紫笑的愣了愣神,当真是蛊惑人心,他必须得承认,他抵抗不了王紫的蛊惑,他一直注意着王紫,主要还是想确定她没事,因为王紫的状态一直很不稳定,这么问更多的是想借机分散一下王紫的注意力,别让她一直沉浸在愤怒里。

“没想什么,替天行道、这不好笑吗?”王紫摇了摇头,笑的只是这句话而已。

“他们杀人的时候,习惯用天道之名,这样就会杀的心安理得,确实好笑。”饕餮很配合的说道,更重要的是看到王紫比他想象中的更冷静,他宽慰,他放心。

“王紫,我来会会你!”

宇文光耀飞身来攻,作为世外域二十八个家族的领头人,宇文光耀必须作出勇敢无畏的样子,宇文光耀很谨慎,他知道王紫的厉害,尤其是那把斩天剑,所以在攻击的时候,他已经想好了万全的退路。

可在宇文光耀人刚刚动了的时候,西南方向传来地震一般的摇晃,让夏家所在的山体都在剧烈的摇晃,宇文光耀身形一转不得不回去,凝神观察,眼睛下意识的看向西南方向。

“不好!是煅魂水!”

长孙星纬失声大喊,神识中还没有观察出什么,在看到西南方向的时候,一股强烈的不妙感觉袭上心头,几乎立刻让他想到了煅魂水!

而事实证明,长孙星纬的猜测绝对没有错,因为西南方向的五行灵力混乱的厉害,好像一瞬间五行完全错位了!

“你做了什么?王紫你做了什么?!”

长孙星纬失态的喊道,心中不愿意承认,王紫或许真的有那个能力让世外域……从云端跌落。

“我可以让煅魂水安静,也可以让它狂暴,是你们选择的。”

王紫好心的解释,早在打开阵法的时候她就放机械兽去了,现在这时候,机械兽看来已经按照她的吩咐做了。

“王紫,你真的一条退路都不要了……”

长孙星纬摇着头说道,确实,王紫之前说过,能帮助世外域填补煅魂水的漏洞,而现在,显然王紫不会那么做了,一念佛,一念魔,到底是他们错,还是王紫错?此时长孙星纬忽然有种要是当初答应王紫的要求该多好的想法?

宇文华撤回对王胤天对掌门追杀令,夏家把夏筱莲和夏温竹还给王紫,也许就不会牵动王紫想要毁灭一切的想法。

不!不对!长孙星纬强制自己不能那么想,如果是因为畏惧而对王紫妥协,那后果可能更加糟糕!这六界、本就容不得贪狼!

“彼此、彼此。”

王紫缓缓的说道,她不要退路,世外域的人照样也没给自己留后路,就看谁更胜一筹了!

“快看那是什么?”

“发生什么事情了?那不是我们的结界吗?”

“那、那是什么?为什么我好像看到了有人在那?”

“……”

而此时,人群中传来一波一波的喧哗,方才还热血沸腾的人群顿时骚乱起来,众人顺着情况不对的地方看去,却见远远的天空哪,一大片猜测的结界出现,那果真是世外域的结界!

世外域的结界平日里隐藏在空气中,跟没有似的,但是却是绝对存在的,此时却忽然突兀的出现了!而且透明的结界表看色彩越来越艳丽,艳丽的不正常!

“轰……”

“轰……”

“轰……”

几声连续的破碎声,那是结界破碎的声音,但是带给所有人听觉的冲击却是巨大的!

世外域的结界破了!世外域的屏障破了!

这是所有人现在脑海中不停回放的两句话,可是分明是显而易见的事情,所有人却是那么不愿意相信!世外域为什么是世外域,就是因为这个屏障,在仙界划出了这么一片特殊的地方,这里是属于仙界顶峰的人生存的地方,是供天下人仰望的地方,世外域的屏障是门槛,是高的人修行几千几万年可能也跨不过的门槛!

可是如今世外域的结界破了!这门槛没了!世外域、还是世外域吗?

对于二十八个家族和长天派的人来说,世外域的结界就是他们的房子,如今他们认为的永远遮风挡雨的房子被拆了!他们还能淡定吗?

“诛!贪!狼!诛!贪!狼!”

“……”

“诛!贪!狼!”

“诛!贪!狼!”

不只是谁先愤恨的喊,然后又是一声赛过一声的宣誓,更比方才群情激昂。

“伐!仙!界!”

“伐!仙!界!”

“伐!仙!界!”

可在后来,更甚世外域之人几倍的吼声从天而降,杀气铺天盖地的笼罩下来,一瞬间压过了下方的数不清的人群,所有人惊讶的抬头,却见天际突现奇兵!百万魔界大军压境,黑压压的挡住了整片天空!

四溢的魔气让所有人心声警惕,包括一众家主和宇文华,所有人都震惊的说不出话!

一个粉色的身影划过天际,落在了王紫身前,在那人落下时,才发现并非他一人,还有两人,一人白衣,一人黑衣。

身着粉色丝绸长衫的男子轻摇着身体落下,风骚入骨,乍一看去还以为是个女人,再细看时,那骨骼却真真切切是男子,步履交错间白皙的长腿若隐若现,胸前的衣襟也不敬业的摆动着,好像时刻都有敞开的危险,这风骚的男子,定然就是南阙了。

那身穿白衣布衫的男子,不同于南阙,衣服穿的一丝不苟,不见一丝褶皱,长发也听话的盘在身后,像个彬彬有礼的白面书生。

而那黑衣男子,若是不仔细看还真注意不到他,存在感很低,一直低着头,却是一头利落的短发,身形瘦高,却不像成年男子的身体,更像是个少年。

“南阙扣见王上!”

“东乾扣见王上!”

“西诀扣见王上!”

三人在王紫面前并排下跪,终于带兵入仙界,这是所有魔界之人多年来的夙愿!魔界可以跟其他界面和平共处,唯独跟仙界不可能,谁会跟一个一心想着杀他的人和平共处?仙界就是这个人,在仙界所有人的眼里,魔界之人人人当诛。

“起来。”王紫道。

“是!”

三人同时应道,站起身来,此时才去看王紫,在看到王紫的红眸和魔气时,三人都笑了,笑得很真,就连西诀也小幅度的牵起了嘴角,这是他们第一次如此清晰的感觉到,眼前的人就是他们的王,就是魔界的王!

“王上,北皇率兵听从调遣,我三人再此照应王上。”

南阙狭长的狐狸眼扫过王紫身边的男人,这阵势,真是一点位子都不给留,不过南阙脸皮厚着,就站在最前边,话说这么久没见,可是很想念王上的,不过南阙知道王紫现在没心情陪他闹,也没扯远。

“嗯。”王紫点头,看到了在魔界大军最前方身骑魔龙马威风凛凛的北皇。

“如你们所见,我不仅是魔,还是、魔王。”

王紫在迎着宇文光耀说道,宇文光耀大惊失色,忽然想起来他问过王紫是不是魔,王紫现在才告诉他,她是魔王!虽然已经听到了南阙、东乾、西诀的名字,这分明是魔王四大亲卫的名字,而他们口中的王上、是王紫!可听到王紫亲口说出来,还是有种晴天霹雳的感觉。

怎么会这样!她明明才不到二十岁,虽然他还不清楚这缺失了的十年是怎么回事,但是绝对不可能大过三十岁,可她是如何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坐上魔王的宝座的?

贪狼之祸已经开始显现了吗?魔界大军逼境,这是多少年不曾有过的事情了!就算是当年闹的沸沸扬扬的时候,魔界也没有真的打过来,可如今,这场战事来的如此突然!世外域人员有限,仙界反应不及,如何应对魔界整装待战的百万雄师?

“再告诉你们一件事情,我的父亲,是上一任魔王。”

王紫又道,王紫说的平淡,她为的不是别的,正是为了让世外域所有人听好了,他的父亲曾是魔界至高无上的魔王!把他的父亲污蔑成魔界的奸细,多么荒谬的事情啊。

如果她的父亲真想要仙界,拿回魔王的宝座率兵攻打便是,用不着一直妥协,可笑他们真把他父亲的忍让当作好欺负了。

果然,这个消息让所有人都震惊不已!王胤天是魔王?他在世外域几百年,他们竟然没又揣测到分毫!

可现在王紫已经不会管别人怎么想了,他们惊讶都是他们的事情了,王紫握紧了手中的斩天剑,猛的直指苍穹!

“王紫!你想要什么?你真的要战吗?”

魔界大军看到王紫斩天剑,手中的兵器齐刷刷的亮出!冷兵器集体发出的声音,听上去让人毛骨悚然,可就在王紫下达命令的时候,宇文华忽然喊道。

“我想要的,你们已经拒绝了,或者,你们告诉我,我母亲的魂魄在哪里?”

王紫冷声说道,斩天剑没有放下。

“……你母亲当年……”宇文华一顿,其他人也是一愣,就连一直没有出声的夏心远也是一愣,宇文华正要说话,却不知自己已经没有机会了。

“战!”

王紫清冷的声音划过天际,传进了每一个魔界战士的耳中,宇文华啊宇文华,到了这个时候还想跟她躲猫猫,想拖延时间搬救兵吗?就在他那一犹豫,王紫就明白,这最后一个机会,也不存在了!

“战!”

百万魔界大军齐声高喝,北皇当先,天将之兵涌向下方的人群,魔界和仙界的战争,对于每一个魔界之人,都是燃烧血液的沸腾!尤其是对世外域,虽死亦不惧!

------题外话------

养文的妞儿们要不要马上追起来~说好的手拉手一起愉快的追文呢别留下我一个人啊啊!

话说妞儿们有没有发现我换封面了?有没有发现这章发了之后,紫极两百万了!

神马都不说让我对月伤怀一会儿~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