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四十五章 贪狼再现,仙界将亡!

听了夏温竹的话,王紫脚步一顿,停在了台阶上,下面的修士手执法器蠢蠢欲动,王紫眼神却是看向祭坛上面,应该就是夏温竹所说的入口处,那里的阵法刚刚成型,天际红云翻滚,金光缠绕,正是要请天命之时!

“劈开这个祭坛,是不是就可以了?”

李战沉默片刻,看了看王紫,右手在空中一握,银光缠绕的轩辕剑豁然出现,一直注视着他们动静的宇文华眸光一闪,手中忽然出现一把缠绕着金光的……伞?

“这祭坛不是一般材料做成的,能不能劈开……”

夏温竹看见了宇文华的动静,眉头皱起,但是不忘回答李战的问题,看得出李战手中的剑不一般,但是乍看之下也并没有往轩辕剑上去想。

“劈开祭坛会不会伤到母亲?”

王紫手按在李战握剑的手上,又问夏温竹,虽然不知道母亲现在是什么情况,但她也要做到万无一失。

“不会,祭坛里面还有冰麒阵,劈开祭坛颇不了冰麒阵也救不出姑姑。”

夏温竹快速说道,他知道现在把他知道的一切告诉王紫才是对王紫最大的帮助,虽然这个事实真相真的很残酷。

“……我来,我要亲自救母亲出来。”

王紫顿了顿,冰麒阵啊,母亲是犯了多大的罪才被如此对待的?被关在暗无天日的祭坛下也就罢了,这个世外域的人奉为神址的地方,在她看来却肮脏不耻,冰麒阵是六阶阵法,足以困住二十几个天神期的修士,最重要的是,冰麒阵……是冰属性的阵法,是凝阵,能让空间停滞的阵法,母亲、为什么会被关在冰麒阵中?

王紫心里无端的又冷了几分……

“小公主,我们给你护法,一起请母亲出来,不能红毯十里锦瑟千丈,也要血祭百尺仇尸万顷。”

九幽默了默,看着李战听了王紫的话退下,他们都很清楚,救夏筱莲出来的事情,王紫定是要亲力亲为的,他们栏不得。

“只是母亲若是他日知道了,不要嫌我们杀戮太中才好。”

慕千厷笑了笑,笑的轻松也危险,世外域的这些人触及到小紫紫的底线了,而小紫紫的底线就是他们的底线!

“……好。”

王紫眼神在几个男子身上掠过,其实她知道,无论她做什么,他们都会支持,用最大力量去支持……

王紫紧了紧手,口中轻唤斩天剑,斩天剑应声而现,金色和黑色交织在一起,既魅惑人心又慈悲大义,众人都绷紧了神经,李战和王紫都先后亮剑,这绝对不是好的信号!众人心中还有畏惧,却也知道一战在所难免,只是王紫和众掌门谈了那么久,仍然没有成效。

“王紫,你最好想清楚,不要乱来!”

宇文华扬声喊道,有些警告的意味,手中金色的伞拿在身前,说话的语气也严肃起来,他是在长天派见识过王紫的势力的,别说王紫,光有她身后的那些男子就已经很难对付了,她若一意孤行,今日当真是有一个三十年前了。

“他手里的伞是云界伞,伞面是防御圣品,最起码迄今为止还没遇到过敌手。”

夏温竹解释道,心想宇文华拿出云界伞的目的恐怕是为了防李战和王紫手中的剑。

“不过尔尔,小紫,那伞撑不住你一剑劈下去。”

青璃仔细看了看,确实是好东西,但是别忘了璃王鼎才是这世上的防御之最,在璃王鼎面前,云界伞什么的,那就不够了,王紫的斩天剑他都挡不住,云界伞又算老几?

王紫看了看宇文华,忽然飞身而起,手中的斩天剑高高举起,金色和黑色的光泽暴涨,在天际交缠,众人看着,那黑色莫名的蛊惑人心,金色却让人矛盾的想放下法器,而那细长的金黑两色长剑,又夺目的让人逸不开眼睛!

不久前那贪婪的眼神再次出现在众人的眼中,虽是与魔气惑人脱不开干系,但是心中无魔怎能生魔?这本就是他们的贪而已,他们应该庆幸他们遇到的是已经被王紫收服的斩天剑,若是见到只有魔气的斩天剑,早在他们不知道的时候,自己已经成为斩天剑下的亡魂了!

宇文华到了这个时候竟然还劝她想一想?不觉得好笑吗?他以为他还有什么资本能跟王紫谈判的吗?是他们一起放弃了最后和谈的可能!

李战飞身攻向宇文华,虽然云界伞挡不住斩天剑,但是他也不能让与文化给王紫添堵,而此时,一直站在不远处休息的宇文晔忽然飞身而起,手中拿着一条跟他的身体极为不配的九节鞭,却见那九节鞭长约有十几米,挥舞起来能在宇文晔身边围成一个密不透风的圈子,然而宇文晔使出来却想是丝毫不费力一样,一点都不像方才病殃殃的样子。

“宇文晔?”宇文华不确定的叫了一声,却见宇文晔径直迎向了李战!

“我对付他!”

黑子飞身而起,冲李战喊道,黑子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但他知道这里的所有人都对小七抱有敌意,他们让小七生气了,要打架当然要算他一个,他已经很久没有打过架了,而且对手是宇文晔的话,他知道改如何对付一个强大的魂魄!

黑子在半空中幻化出本体,他还是习惯于用本体战斗,人类的身体会限制他的灵活性。

李战会意,错身飞过,再攻宇文华,轩辕剑与云界伞擦过,一阵火光再伞面上滑过,宇文华微微惊讶,这么简单相撞看起来像是势均力敌,可他知道,云界伞不敌李战手中的轩辕剑!

“你是何人?”

宇文华与李战交手时寻着空隙问道,王紫手下有青龙,上次梼杌出现在此定然也与这个不无关系,交手几招之后不难看出李战的灵力也非出自人类修士之手,宇文华绝对有理由相信,李战恐怕也是个重量级的灵兽!

然而李战轩辕剑身形回转,轩辕剑紧追不舍,每一次落下都会在云界伞上留下不小的痕迹,四溅的火星犹如漫天的火雨,李战眉心的红线仿佛动了起来,让那凛凛身躯更添几分无所畏惧的战意!

宇文华手指在伞柄轻点,伞面上的横骨忽然咔嚓咔嚓的变化了起来,不一会儿光滑的伞面上很快遍布金光烁烁的倒刺,说是倒刺,不如说是匕首,随着二人的打斗,宇文华防时开伞,攻时合伞,那云界伞就像是他衣服一样运用自如,李战竟也一时半会寻不到空隙奈何与他。

“不用说我也能猜到,梼杌能现身这里,青龙还不至于有那么大的吸引力,若不是当年的人都冒头了,也不会让他顺着味道过来。”

宇文华自顾自的又说,他确实知道的不少。

“仙界不会陪你们再玩一次大混战,上古神兽不思保护六界秩序,竟频造杀孽,助纣为虐……”

宇文华又道,语气带着些声讨,李战鹰眸迎上宇文华,宇文华当真猜到了,那么他这么处处与王紫划清界线的原因也是因为如此喽?想让仙界避免战火?

李战依然没有说话,只是坚定的举起轩辕剑,再度落下!看着云界伞的伞面上削落了满地的倒刺,渐渐裂开的缝隙,李战眼里的金光若隐若现,仙界可以不参与战火,若是他们今日不做这么绝,他日避免战乱定是在王紫面前一句话的事情。

但是现在不可能了,他根本没有找对重点,王紫要的是王胤天的自由,夏筱莲的安全,可他们亲手把这些毁了,将来仙界会不会卷入战火已经无所谓了,他们能逃得过仙界支柱的崩塌再说吧!

宇文华抽身后退,没时间对着云界伞愣神,云界伞一旦出现裂缝,就相当于作废了,宇文华双手掐觉,青色的能量快速的手中聚集。

“你是白虎!”

宇文华声音厚重而沉稳,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劈开云界伞,在加上他反复观察过李战手中的剑,与传说中的上古十大神剑轩辕剑无异!轩辕剑早在很久很久以前就被第七代白虎收服,一直到白虎消失轩辕剑也跟着消失,现在轩辕剑出现,那李战定然是白虎了!

宇文华面色沉重了些,王紫当真带了了些麻烦,三千万年前的浩劫莫非还要在经历一次不成?青龙未死,白虎也活着,那几个月前在修炼之时感觉到朱雀的一闪而逝定然也不是错觉了!当年宿雨已然落败,莫非真要再杀回去不可?

宇文华这边惊讶还没有退去,却见万丈剑芒自晴空劈下,分明是几十米外,却好像擦着他的皮肤经过一样!那种直往人灵魂和骨血里钻的威压是怎么都忽略不了的,黑色的剑芒战意熊熊,金色的剑芒慈悲浩浩,却相携一处直指苍穹!

宇文华手中的能量顿时丢出,却在出手的刹那改变了轨迹,迎向那金色和黑色的剑芒,自己胸前一痛,这种疼痛的感觉已经多少年没有过来,宇文华低头看时,却见自己身前的护身铠甲裂了很大一处缝隙,鲜血正从那缝隙里汹涌的淌出来,宇文华面色不变,手掌在伤口处拂过,青光闪现,顿时不见了那狰狞的伤口。

宇文华疾速向下掠去,李战却是更快,闪身拦住,看得出宇文华的着急,但是王紫那边已经开始了,说好了为王紫开路的,他怎能放他过去!

而此时,王紫的斩天剑横空劈下,二十八个家主和各家长老飞身落在高台之上,不管是自身能量,还是防御法器,眼花缭乱的叠加起来,此时阵法也在关键时刻,他们必须护法,可就走开这么一会儿,为什么王紫会忽然这么极端的攻击?

众人想不通,现在也没那个时间去想了,只因众人本以为万无一失的防御在斩天剑下却是不堪一击!当那金色和黑色剑芒划过所有的攻击,落在祭坛上的时候,众人都又片刻的愣神!

快!如此之快!斩天剑的剑芒已经在祭坛上豁开了一条深深的口子,可众人设下的防御才后知后觉的破碎!怎会有如此快的剑?如此锋利的剑?

“她在干什么?”

长孙星纬大喊,顾不得其他,见王紫飞身而起,又是一剑酝酿当中,长孙星纬当着想不通了,在之前的观察中,王紫分明是不愿一战的,为何注意改变的如此快?

“我早就说过了,她只是想拖延时间,她一开始的目的就是破坏祭天!”

史宏博很恨的喊道,但看着斩天剑的眼神却带着求而不得的恨,手中也在结着防御,可恨他们现在走不开,即便祭坛几万高阶修士在这里,竟然也被去去十几个男子堵的一个援手都进不来!而他们就只能守着这个阵法等着王紫的剑劈下来!

王紫的眼神很冷,冷的根本看不到祭坛上的任何人娃,一剑没能劈开祭坛,王紫再起一剑,斩天剑似乎能感受到王紫的压抑,剑芒暴涨!直映的货运翻滚的天际也是罩满了金色和黑色的光泽。

王紫举剑劈下,一瞬间剑鸣之声直震的打斗中的所有都停顿了瞬间,待反应过来是那柄一场炫目的剑造成的影响力之后,所有的人都惊了!这该是什么样等级的剑才能只凭借剑鸣之声就让人气血沸腾?

“斩……天……剑?!”

宇文华不敢置信的呢喃出口,看着天际的黑色和金色,想到前段时间的异象,怪不得在看到斩天剑的时候总觉得哪里不对,原来它就是斩天剑!宇文华淡然的脸上第一次出现极为人性化的表情,如此大惊失色的样子,才让他看起来还像是一个拥有七情六欲的人,而不是一具皮肉。

宇文华此时心中绝对是巨浪翻涌,王紫到底做了什么?她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会以这么小的年纪去颠覆数千万年的事情,为什么斩天剑的主人会是她?他想过很多人,无一不是站在六界巅峰的人,可唯独没有想过她!

这一剑宇文华已经知道挡不住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它顺着方才豁开的裂缝再度劈下,钻进了祭坛深处。

“她的目的不是阵法!”

宇文光耀后知后觉的大喊,而有一人比宇文光耀的反应更快,已经瞬间闪身跳进了灰尘还没有散去的裂缝,正是夏心远!

“继续护法!”

宇文光耀冲身后的人喊道,也飞身跳了进去!

王紫提着剑从空中落下,整个祭坛从中分开,虽隔着两百多米的距离,王紫还能感觉到从祭坛里渗透出的冷意,冰寒刺骨,王紫脚步顿了顿,灰尘和化作雾气的水蒸气挡住了视线,王紫心跳有些不规则,说不出是什么心情,她只知道,母亲、在那里面。

王紫看到了跳进去的夏心远和跟进去的几人,却并没有担心,她来了,他们还想对母亲做什么吗?别妄想了!

“九转阵盘,去!”

王紫口中轻喝,只在话音刚落,九转阵盘应声飞出,瞬间冲入高空,小小的阵盘快速恢复它本来的打小,无数的同心圆在顷刻间飞速运转起来,带着同样纹络的紫色光阵包围了整个中央祭坛,众人还没从这声势浩大的阵盘中回过神来,就见那紫色的光阵忽然变做了犀利的刀锋,寸寸成阵,见中央祭坛跟外界隔绝开来,而不幸深处光阵边缘的人就在瞬间被切成两段!

“这是什么东西?”

“那是什么阵盘?”

“这又是什么阵法?我们还怎么冲进去?”

众人惊恐的喊道,可喊来喊去也只有那么几句话,仿佛惊讶已经夺取了他们的语言,他们从未见过这样的阵法,毫无痕迹,就这么凭空出现了!而且怎么攻都不带动一下的!

他们惊讶于王紫和她身边那些男子的实力,本以为人海战术,踩也能踩死他们了,可事实上他们已经死了不知道多少人,可对方一个人都没有伤到!这……还是人吗?

九幽几人再次落在王紫身边,陪着王紫一起走进常常的缝隙,越接近祭坛中心,寒气越重,而此时,在九转阵盘紫光的照射下,裂缝的灰尘和雾气快速的消散,现出了中心冰蓝色的阵法,还有徘徊在阵外的夏心远几人。

“你到底想干什么?”

见到王紫几人走近,夏心远猛的上前,怒气好像一触即发,王紫看着夏心远,他为什么怒?因为她搅乱了祭天,还是因为她劈开了夏家的祭坛,祭坛可是一个家族最神圣的地方。

“夏心远,我不杀你,我也轻易不会杀夏家的人,你让开。”

王紫开口,她终究是担心母亲醒来怪罪于她。

“夏温竹!你也要背叛夏家吗?你让她停下来!”

夏心远看着王紫的眼睛,在紫光的照耀下更加神秘,但是却有着让人胆寒的压力,夏心远不知为何在里面看到了失望,似乎这样的眼神他不是第一次看到了,可是失望?王紫对他有何失望一说?

夏心远只想阻止王紫,他劝不通就让夏温竹去做,夏温竹对夏筱莲的感情最深,他一定不会让任何人带走夏筱莲的,可是他自以为很聪明的一招却没有奏效。

“家主严重了,我没有背叛的心,是夏家不要我了,不要姑姑了。”

夏温竹湖水一般的双眸也好像结了冰,夏家,千年以来,何时堂堂正正的与二十七个家族争过?分明千年之前,夏家才是世外域说一不二的家族!那时宇文家、史家算什么?可如今呢,夏家,没有了家族的灵魂,留着这个罪恶的祭坛还有什么用?

“夏温竹,你……”

夏心远心中一惊,夏温竹为何如此坚定?这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可在夏心远还想说什么的时候,祭坛外的天空之上却是黑云翻涌,如暴风雨要来似的,而且来的毫无征兆,像是一个无底的黑洞几卷而来,就要吞噬这片大地一样。

异象!又是异象!

人群一片哄吵,为何最近异象如此频繁?而且这一次邪恶之极,有种末日降临的恐惧!天地间也充满了簌簌阴风,这在世外域是从来没有出现过的情形!方才还是黄昏,现在却是黑暗一片,黑暗来的极快,此时中央祭坛不灭的紫光竟然成了所有人眼中突兀升起的灯塔,让人他们还在自己的土地上,并没有被那片黑暗吞噬。

“天命、天命……”

此时上方的祭坛忠言传出一人颤抖而恐惧的声音,长孙星纬再也管不了其他,身形拔起飞了出去,声音从外面传出:“快说天命如何?!”

宇文光耀也飞身上去,其他人也顾不了这里了,此次天命定是大劫,还要安抚外面的修士,很快,就只剩下夏心远还站在原地。

“你不去看看天命如何吗?这可是你们世外域的大事。”

王紫已经停在夏心远的面前,不甚在意的问道,眼神始终盯着那冰蓝色的阵法,这里寒气很重,她已无心他人。

“你是谁?……夏温竹你告诉我她是谁!”

夏心远却紧紧的盯着王紫的脸看,忽然有些激动的问道,可是王紫始终没有给他一个眼神,夏心远转向夏温竹,急急的问道,手抓着夏温竹白色袖口,这副是太的样子哪里还有一代家主该有的风度。

“家主,这跟你、没关系了。”

夏温竹拽回自己的衣服,缓缓的、坚定的说道,他不知道夏心远为何如此激动,或许也测到些什么了吧,但是晚了,夏家终究会让王紫再次失望,王紫跟夏家,确实没有关系了。

“你告诉我、她是谁?”

夏心远却也执着的问,他仔细的去看王紫,那双眼睛,他确实见过,那里面的失望,也曾在另一双眼睛里看到过,那是……王胤天。

夏心远忽然踉跄的退后几步,怪不得史二娘会把王紫认成王胤天,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可是、可是她不是已经死了吗?就死在这个祭坛……

她回来了,代表着天狼星降并未破解,她还是回来了……

夏心远看着王紫,精神说说的夏家主却一瞬间苍老了二十岁,老的像一个垂暮的老人,眼神里不知道藏了什么东西。

夏温竹皱眉,夏心远为何如此?为何此时的夏心远给他一种很矛盾的气息,他说不上来,但是他肯定这不是平时的夏心远……

径直从夏心远身边走过,九幽几人跟上,只是青龙在路过夏心远身边时有些若有所思。

“小紫……”

夏温竹来不及管夏心远了,因为此时他更担心王紫,而就在他出声两秒钟之后,王紫的脚步一顿,马上又走了起来,夏温竹紧握着拳上前,他看到这样的情况都心颤不已,何况是王紫。

几个男子都很担心现在的王紫,气息变的那么飘渺,好像根本抓不住一样,连跟他们之间不曾间断过的纽带似乎也被王紫单方面的切断了,她的世界里,此时不要任何人!

而此时在众人的面前,像是一个童话般的水晶球,里面满是冰蓝色的冰霜,浮动着冰蓝色的雾气,这个童话般的小世界被困在冰麒阵中,而这个小世界的中心,是一个精美的冰棺,那冰馆没有棺盖,水平着看过去并不能看清里面躺着的人,只能隐约看到一个淡粉色的身影。

王紫的手指动了动,在高空之中的阵盘忽然转了起来,一束紫光笼罩了冰麒阵!王紫口中快速的呢喃着什么,九转阵盘随着王紫的口诀忽快忽慢的转,冰麒阵现出,一闪一闪的白光在地面上闪动,不久后,白光大盛,阵法已破!

“别跟着我。”

王紫踏入了那个纤尘不染的冰雪世界,斩天剑插在了身后的土地里,似乎乖乖的等着王紫的召唤,王紫脚步轻轻的,根本没有踩落在地上,虚虚的踩在空中,临走时留下一句话,止住了所有人的步伐。

王紫一点点的接近那个冰棺,她觉得她的心也要跟这冰雪世界冻在一起了,她都不知道怎么走过去的,当手轻轻的放在冰棺上的时候,雾气蒸腾起来,王紫紧紧的抓着冰棺,感觉不到冷,慢慢的接近,当眼帘里出现那抹清晰的粉色时,王紫的漆黑入墨的瞳孔顿时覆盖了一层晶莹,落在脸颊上时顿时结成了细小的冰晶。

冰棺里是一个女子,美丽、端庄,即便睡着,嘴角仍然带着温柔的弧度,王紫的双手紧紧的抓着冰棺,视线有些模糊,才后知后觉的抹去眼泪,似乎太不在意,那并经划过脸颊时,瞬间多了几道血痕。

王紫的手颤抖着伸向冰棺中的女子,手几度徘徊,却终究没有落下,她似乎、怕惊醒这个看起来只是睡着的人。

“小紫,你要记得母亲和父亲最爱你了,你父亲是这个世界上最英俊的男子,是母亲生命中的奇迹,呵呵,现在是我们母子的奇迹……”

“小紫,母亲不能陪你长大,父亲……或许都不能迎接你出生,但是我们一定是这个世界上最爱你的人……”

“如果能让我们一家三口生活在一起,母亲这次什么都不要了,可是没这个机会了……”

脑海中不停的回放着母亲的温柔低语,疼爱的,无奈的,期待的,似乎就清晰的响在耳边,她终于如此清楚的看到了母亲,不是当初无数次神识里朦胧的画面,不是无数次睡梦中的幻想,真实的母亲,比想象中还要美丽。

可是、可是她为何不醒?

“母、母亲……我是小紫啊,我回来了,三十年,你是不是等了急了,但也不至于睡这么久啊。”

王紫开口,声音很轻,生怕惊了女子,可是眼泪却啪嗒啪嗒的往下掉,听的本就着急的几个男子更是揪心不已。

“母亲,我是来接你的啊,接你去找父亲,你不是最想见到父亲了吗?”

王紫眼睛盯着女子,想看到她一丝一毫的动静,可是没有,可是没有!

王紫的手终究是落在了女子的手上,一瞬间传来的冰冷让王紫皱眉,母亲的手好凉,王紫颤抖着手放在了女子的手腕上,那里的静静的,没有一丝跳动……

王紫的手抖了抖,在众人看不见的地方,王紫的手上缠绕着黑气,墨眸中瞬间风云变幻,诡异的红色快速的蔓延,王紫的红眸集中在女子的眉心,这一看之下,王紫整个人背后顿时升腾起暗黑色的魔气,搅动着空间内的冰霜顿时化为乌有。

“小紫!”

“小公主……”

“小主人!”

“小丫头!”

几声担忧之极的声音喊出,几人闪身而至,再也顾及不得王紫方才说了什么,王紫现在失控的样子让他们简直害怕!

“母亲的魂魄呢?你们该死,你们都该死!”

王紫低声轻语,始终记得面前躺着的人是她的母亲,她不能太大声的,而王紫身后的黑气愈发浓郁,夏心远这时似乎才回过神来,却又被看到的一连串信息打击的不轻,尤其是那句、母亲。

而此时,魔界的百万雄狮闻风而动,魔陨石反应异常,这是魔王的情绪!魔祭司和四大亲位几乎立刻整顿魔军踏上早已大同的仙界入口。

庆幸的是王紫还知道身边站着的人是自己人,可听到王紫的话,卫子谦眉心的绿色一动,也看向冰棺中的女子,狠狠的皱眉,抬起头时对其他人摇了摇头,夏筱莲的魂魄不在身体内,这只是一具被冰封的身体……

“母亲,我们换个地方,你继续睡……”

王紫手中覆盖着一层冰霜,缓缓的封上了冰棺,身体在冰棺上趴了半晌才起身,双手一动,收走了冰棺!

而再回头时,王紫看着愈发暗沉的天,外面乱成一团的祭坛,任由眼中的红色蔓延,周身的黑气暴涨。

“天命言,贪狼再现,仙界将亡!”

而此时,一声惊惧而绝望的喊声四散飞出,同样传进了祭坛底部。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