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重生之商业女帝皇

第81章:萧摇回来了!(求订阅,求票)

萧摇扫荡完眠甸蔓德勒市所有有翡翠的原石,再买下一座翡翠山之后,可以说是满载而归。

往后,可以不用再为小霸需要的高品质玉石而发愁,就因那座翡翠山里的高品质玉可是不少,更是往后几年的时间,同样不用为琉玉阁的货源着急了,那座翡翠山足够提供好几年的货源。

萧摇回到香江,就听了香江市所谓的一个大新闻,就是香江南江区香山及香山底下那块空地被人买下了,买下它的人就是香江市房地产大鳄张演生的儿子——张明亮。

这事,很让房地产界之人津津乐道,有人忧心忡忡,担心不已,有人却是幸灾乐祸,等着看好戏的样子……

为啥?

因为在房地产界的人谁不知道,谁买那块地,谁就会出事儿。所以,很多人都在巴望着张演生家出的事,特别是以往张氏集团的那些对手们。

要说张明亮买这南山香山的地块也是费尽了好些功夫。

首先,就是他父亲张演生及爷爷那儿有极大的阻拦。因为那地儿太邪门,他才不想他的大儿子(孙子)刚刚成熟(对于张家人来说,张明亮就是刚刚成熟的年轻人),又出什么事儿。所以一说大儿子要买那地,就赶忙劝阻,怎么也不想张明亮冒这个险。

张明亮好说歹说,最后不得已,就抛出萧摇这个牌子,说是萧摇保证那块没事了,他才会有这个心思要买下那地的。

听是萧摇说的,张爷爷就犯起了嘀咕。他听童文华说过,他这个孙女懂玄学易理之术,更是三翻两次让童家人避开了重大灾难。别说大的,说是半年前,南石桥那些车辆爆炸事件,当初童俊杉就在那桥上,然后有了萧摇那孩子的提醒,童俊杉总算避过了一次大灾难,否则就是不死也是重伤啊,往后,童家人的几次灾难都因那孩子的提醒而平安无事。

童家人不会眶人,更别说是童文华亲口说的。

所以,张明亮的父亲及爷爷,对萧摇的话,还是相信的。不过,父子俩还是狐疑的看着儿子(大孙子),就怕他为了要买下那块地而编下的谎言。

张明亮对上父爷俩的眼神,极力证明是萧摇亲口所言,就差要拉着萧摇亲自过来证明了。最后,终于让他们相信点头了。

再次,就是政府了。

家里人那一关过了,可政府那一关也不是很好过。

其实那块地政府也是老找想卖出去,然而,好些打过那些主意的房地产商,下场都不是很好。为了不让悲剧再发生,政府决定封地——不卖。

因此,张明亮上下关系都疏通了,然而政府始终都不开口。要知道,张明亮可不是普通的房地产商,他是房地产界大鳄张演生的大儿子,万一因张明亮买那地而影响张演生及他的公司出事,那香江市房地产界都要开始动乱了,到那时,政府谁都讨不了好。所以,就算为了大局考虑,除非一些贪官开了口,正直的人都始终不愿松口。

最后,张明亮没辙了,就想起萧摇貌似与一把手市长简爱国比较熟悉。所以,就给自在国外的萧摇打了个电话,汇报了一下情况。

第二天,他就接到简爱国秘书的电话,说简市长让他去办公室。此时的他,不得不惊叹,萧摇的人脉关系。他求爷爷告奶奶走关系半个多月时间,都没人搭理,而萧摇一个电话,就搞定了。

为啥知道是萧摇一个电话就让简市长松口了呢。他除了就昨天给萧摇打了一个电话,再之前,其他电话他可是打了无数次,都是推托之说。以排除法,就只剩下萧摇这个奇人了。

确实是萧摇给简爱国去了电话的。萧摇也没有对简爱国隐瞒,她要进军房产界,任张明亮为她公司的法人代表,现在她看上了香江南区及香山那块地,委托张明亮来买下。至于,那块地出现的邪门问题,她也直接告诉简爱国,她在四个月以前就解决了,现在一点问题都没有了。当然了,萧摇肯定不会把萧平安与小岁暴露出来。

简爱国挂了电话之后,就沉默不语。他想起半年前,萧摇为他家解决那些灾难之后说的,再不违返规则的情况下,希望他通融的事儿吧。这确实没有违背他的政治原则问题。

只是他们平常人不明事情真相,所以把一惯思维,固定了某个点而已。现在,萧摇把这个点给动了,那他们又何拘于之前的一切之说呢。说不定,那是发展的突破。

第二天,简爱国力排众议,终于把那块五十万多平的地转买给了张明亮。

协议合同签完之后,简爱国拍了拍张明亮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道,“好好干,别辜负了她对你的期望。”

这个她,只有他俩知道是谁。

萧摇知道,简爱国力排众议把地卖给了张明亮时,他承受了很大的压力。因为,如果张明亮或张明亮一家及他父亲的公司,一旦出什么事的话,那所有的责任都得简爱国承担,甚至可能丢掉他市长之位。

当然了,萧摇肯定不会让张明亮一家出什么意外,也绝不允许任何人借机生事给简爱国一个失误机会。

萧摇回到学校之时,已经是开学有一个半月时间了。

学校里的同学,对萧摇不来学校,已经习惯了,反而她来学校,大家当成了稀罕之事了。

只是,这一次,所有人无一不是巴望着萧摇早点回到学校。

往常萧摇来学校,看见大家就是成群结队,有说有笑的进学校的。不管以前是讨厌她萧摇还是现在跟她关系有所缓和的时间内,大家都会在第一时间发现她的,以前是厌恶,后来是巴结。

可现在,萧摇发现,这些人不旦没有注意到她,还几乎每一个同学都低着头,神色很是凝重。

难道,她不在的一个多月时间,又出什么事了吗?

“唉,要是萧摇在就好了,一定会把他们打得落花流水的。”萧摇耳尖的听到远处有几个同学似乎在讨论她。

“那可不一定,你没有看到,就是连上官飞上场不到半个小时,就被他们一脚踢断了三根肋骨吗,更别说丁浩和张明明他们受伤更重。几个大男人上场都受伤严重,更别说萧摇一个女孩子,怎么去对上那些熊高马壮的外国人?”另一个人忧心忡忡的说道。

“可是上官飞除了在军队里从小训练过的武术之外,他和张明明丁浩一样,都是让萧摇给教过武功的。他们是败了,那也是他们只学到了萧摇一两个招式而已,可也不能说明萧摇打不过他们啊。”说完,这个抬起头来,望校门口望去。

一会,他的眼睛就发亮了起来了,几乎激动的大喊道,“萧摇!”

其他几个同学,看着他,有点无奈的说道,“吴建树,虽说萧摇有可能打败他们,可是萧摇现在又不在,你激动个啥劲啊。”

那个吴建树同学看着越走越近的萧摇,“不是,是,萧摇回来了。”说完,不等其他同学的反应,就快跑到萧摇的跟前。

听着有人喊萧摇,几乎所有凝重着脸低着头走路的同学,都一致的抬起头张望起来。

很快大家都一致发现了,正在跨着台阶而来的萧摇。

所有人几乎是看到救星般的一致往萧摇这个方向而来。

“太好了,萧摇回来了。”

“萧摇回来了,我们的其他的同学不用再被他们打成重伤了。”这话说的很有歧义,好像萧摇回来就是替那些同学挨揍似的。

“萧摇一定能把那些人给一个深刻的教训。”

“萧摇一定能为上官飞,张明明受重伤之人报仇的。”

……

萧摇从未觉得自已就是救世主,然而听着这些激动的话,这些人仿佛就把萧摇当作了救世主。萧摇没有停下脚步,然后,抬脚在最后一个台阶之后站定,转身,以一重高高在上的女王姿态,望着那些抬价之下的同学。

萧摇在一进校门,就听见上官飞、张明明、丁浩等一些人被人打伤,心情就不太好。

前三个人都可以说是她的徒弟兼朋友,以上官飞的武力值最高。

自从答应要教上官飞几招之后,只要有时间,萧摇就会随上官飞,去他家的练武场地,教他几招适合他的搏击之术。经过了好几个月的反复练习,别说一般的士兵,就是那些经过严格训练的特种兵,萧摇相信,也没有几个人能打得过上官飞。

而现在,她却听到连上官飞都被人踢断了三根肋骨。

至于,张明明和丁浩俩人,自从能蹲马步两个小时之后,萧摇只要在学校,就会在每天下午,都会在体育馆教他们两个武术招式,反复练习,再让他们互相对打。

他们虽然都比不上上官飞,可对付一般人绰绰有余。

可现在,她同样听到,张明明和丁浩俩人受伤更严重。

萧摇脸上无表情,冷声的问着第一个发现萧摇的吴建树同学,“你来告诉我,上官飞,张明明及丁浩他们是被谁所伤?”

------题外话------

亲们,月初,本文很需要评价票,有评价票的亲们,请选投五星或经典必读(系统设置是三星及值得一看),谢谢!

谢谢以下亲们:

kong1978一月票,

静静静静似画1月票,

水中花花5花,

汪弄弄10评价票。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