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重生之商业女帝皇

第79章:买翡翠山

“啪啪”打人的巴掌声,骤然响起!

所有人都看向声音的来源之处,刚刚那个说想睡萧摇一次的男人,脸上明显有着两个掌印,一边一个。

当他反应过来时,脸上已经是火辣辣的疼痛感,他捂了一下自已被打的脸颊,然后怒火中烧望向四周,大吼的问道,“谁,谁,谁打我,给我滚出来?”

萧摇此时就站在他的面前,眼神犀利,口气冷厉应道,“我不会滚,你作一个示范,滚一个我看看。”萧摇说的是正宗的眠语。萧摇这话也是间接回答被打人的问题,就是她打的。

萧摇的话一出,全部人都愣住了,谁都没有想到这个女孩会说眠语,而且是如此的正宗。

然而,任谁也想不明白,这女孩是何时走到那个男人的面前,又为何会打他两个巴掌。

那个被打的男人,听到萧摇能听懂眠语还能流利的说眠语,顿时有点小尴尬,不过,很快就对上了萧摇的眼睛,可是却被萧摇犀利的眼神给吓了一跳,心里有了一丝慌张,却又不在嘀咕着,他们说的这么小声,这女孩在这么远的位置,能听到他们的讲话,可一想又觉得不可能。

他被打的双脸,很快就浮肿了起来,即使他的脸上有慌张的表情,别人也看不出来。不过,他脸上火辣辣的疼,却让他感到自已被这个中夏国来的女孩侮辱了,所以他怒着大声质问,“你为何要打我?”

“呵呵,为何要打你,你还不明白吗?”萧摇冷笑的说道,“你都胆敢想睡我了,我为何不能打你,啊?还有你,我怎么样,也是你们能讨论的吗?”萧摇又眼神锐利的射向了另一个男人。

萧摇的话一出,刚刚讨论萧摇的两个男人,眼里的惊慌一闪而过。

其他人有好奇,也有对这两个的愤怒,毕竟,他们的总经理敏澄,刚刚才介绍这女孩是他们的救命恩人,下一刻竟然就想着睡恩人,这太不像话了,所以,就立马愤怒的眼神如刀子般的射向这两个人。

“貌登,你们怎么能这样?这可是恩人,你们也太不是东西了吧。”有工人出来指责道。

“哼,平时知道你喜欢女人,可萧小姐,也是你们敢想的啊。”

“还有你,珉鱼,大家都在感谢萧小姐,你们却对萧小姐人身攻击,你的良心哪去了?”

……

工友们你一句,我一句,多是在指责那两个叫貌登和珉鱼的。

数落的他们一个面红耳赤,一个眼里却是冒火。

那个叫貌登的大怒道,“萧小姐,请不要冤枉我。”他现在笃定,萧摇没有听见他们的谈话。

因为在一片杂声中,他们说话声音特别小,可以说是咬耳朵的音量,而他们离萧摇又那么远,除非这女人有千里耳,不然她是绝对听不见他们不见他们的谈话,至于她为何知道他们谈话的内容,他就不得而知了。

奚容在知道,这俩人在暗处侮辱萧摇时,心里一直憋着感伤,顿时像找到了一个疗伤的发泄出口,他猛的走到俩个跟着,然后二话不说,抬手给了他们一人一拳。

没有等到萧摇的回答,却等到了奚容的拳头,这两个悲催的。

“啊。”

“疯子。”

被猛然打倒在地两人,顿时躺在地上,疼的哇哇大叫起来。

奚容的动作很快,当两人都躺在地上叫疼时,所有人才反应过来。

“啊,打人了。”

……

刹时,慌乱一片,有人虽然看不过俩人在背后说恩人的坏话,但说到底,他们才是一国的,而且做工友这么多年,怎么能看着他们被俩个外国人打了一次又一次。

把貌登和珉鱼扶起来之后,有人就怒视着奚容大声责问道,“这位先生,你怎么能打人呢?”

奚容嘴角挂着痞子般的笑容,说道,“哼,竟然敢这样说我妹妹,我没没有杀了他们,就算好的了。如果在我的国家,我一定要他们尸骨无存。”奚容在说杀时,眼里的血腥之光一闪而过。

那个问奚容的人,对上奚容又阴又狠的表情时,不自主的退后了两步。这男人很可怕,他惹不起。

很多人,在听到奚容说杀及尸骨无存时,背后就感到一阵阵发凉,毛骨悚然,觉到这男人真可能说到做到。

只是少数人却不以为意,大声的说道,“哼,你这个外国佬,竟然跑到眠甸来欺负我们眠甸人来了。兄弟们,把这个外国佬赶回去。”这个前一句是对奚容说的,后一句,则是煽动着他的工友们说的。

他喊完这一句,好几个人摩拳擦掌,跃跃欲试走向奚容身边。

敏澄看到他们的如此动作,才反应到事情的严重性。

刚刚萧摇打人没有看见她的动作,然后就开始对质、指责、再打人、到现在发展到国际性的斗殴了。这一系列的事,发生的过于快,她的脑子里根本就还处空白当中。

只是,现在上升到外国人与本国人的打架事件了,就算她的脑子再空白,也能本能去阻止。

这太不像话了,先不说,奚容和萧摇是他们公司的三个月来的第一个大客户,就单凭萧摇布阵法,让他们公司所有人免于了被人质或死亡的命运,再以一己之力让那些恐怖分子撤退,才能让他们能与自已家人再相见。萧摇就是他们的大恩人,这种大恩可是像中夏国所说的做牛做马也是无以为报的。

可是,危机解除,这些人有心情开始闲言秽语,去招惹萧摇。现在,更是发展到本国人驱赶外国人,而这个外国人却是萧摇的哥哥,真是混账。

“闭嘴!”敏澄猛然对着那些挑事的人,大怒喝道,“你们是不是忘了刚刚的危险,现在大吵大闹,是不是想要把那些人再引过来?”

敏澄毕竟是他们的老板,是他们的衣食父母,所以敏澄的站出来教训他们,他们也不太敢反驳。

敏澄的媚眼扫视了一下那些对奚容怒目而视的人,继续怒喝道,“是不是危机一解除,就忘记了刚刚的险境啊?这萧小姐刚刚可是救了我们一命,这奚老板可是萧小姐的哥哥,你们就是这样感恩的么?啊?要把奚老板赶出去,也不想想你们说了什么?奚老板打你们又怎么了?如果有人这样说你们的妹妹,你们肯么?你们还不是要上前跟人拼命去!”

大伙儿被老板敏澄的训斥的不敢吭声,确实,如果有人这样说他们的妹妹,他们还不得上前跟人拼命去。这奚容维护妹妹也是情理之中。

敏澄训斥完这些属下,就走到上前,再一次对着萧摇说道,“萧小姐,我代我这些公司员式向您道歉,他们虽口无遮拦,但也是无心故,他俩都被受打了,也算是给他们的惩罚,望萧小姐和奚老板宽宏大量的让此事就此揭过吧?”

敏澄说的很诚恳,萧摇和奚容也不是得理不饶之人。然而,此事至始自终,那俩人都没有道过歉。

萧摇淡淡的说道,“敏澄小姐,你知道以前那些得罪过我的下场吗?更何况,我把从师傅那里学到的绝学,如此辛苦的给你们布阵法,躲过那些恐怖分子的眼睛,再费尽心力的跟那些人周旋,让他们回去,就为了保护你们这些跟我毫不关系之人。现在不但没有得到你们的感谢,还用一些下流的言语侮辱于我,现在更甚者气焰嚣张的把我和奚大哥,给赶出你们的眠甸。这就是你们眠甸人的报恩之法吗?现在还简简单单就要我和奚大哥宽宏大量,不用计较,就此揭过,这又是哪门子的道理?”

萧摇用的是纯正眠语,语气轻淡,却能让现场的四五十号人都能听见。

听到萧摇轻云淡烟的犀利责问,很多人脸红的低下了头。今天如果真不是这个中夏国女孩,他们还真有可能被绑架,甚至可能就此丧命于此。然而,她不但没有得到全部人的尊重,反而还垂涎人家的美貌,甚至大声嚷嚷要把人家赶回中夏国。这,这太不应该了。

敏澄一听萧摇,连称乎她的语气都变了,像是瞬间拉开了千万的距离,顿时有点事情大条了。很明显这位萧摇小姐还在生气。

敏澄再次很是诚恳的说道,“萧小姐,你看你要怎么样才能消消气呢,说出来我们一定会办到的?”

萧摇扫视了一下全场眠甸工人,有人对上她的眼睛是存在愧疚的,也有不服气的,还有感谢之人,当然还有带着憎恨的,比如被打的那俩个人。

萧摇一圈过后,就勾了勾嘴角,本以为拿下这座翡翠山可能要费尽不少心思。不过,从听到枪声之后,她就知道机会来了。只要救下敏澄公司所有的工人性命,敏澄公司就欠着她天大的人情。

可是,对人商人来说,只要能利用有价值的东西,都会被利用起来。更何况她与敏澄这些人也没有什么交情,那就只好在商言商了。

萧摇看着敏澄说道,“敏澄小姐,我要回你家公司,跟你单独谈谈。”带着命令似的语气。

敏澄不知道本是向萧摇道歉的事,怎么突然变成了萧摇要单独跟她谈呢。

敏澄点了点头道,“好!”

随后,四人就回到了敏澄公司,至于那些工人,因为受到惊吓,敏澄很大方的给他们放假一天,道歉之事就不了了之。

萧摇再离开这小山头之时,开启异能,观察了一下全面的地理形势。

到了办公室,只有萧摇和敏澄两个人,小呈秘书受到惊吓,一出来就跑回家,而奚容知道萧摇可能和敏澄要谈一些重要事情,就主动避开了。

“萧小姐,请问有什么事要跟我谈的?”敏澄开门见山的问道,只是心里有种不太妙的感觉,所以带着一点小紧张。

萧摇笑着说道,“我看上了我家那坐小山头,我要买下你家正在开采的那座小山头。”

正在喝水的敏澄听到萧摇的话,猛的被呛了一下,“咳、咳……”

顺气之后,敏澄脸色绯红,惊讶的说道,“萧小姐,今天可不是4月1日。”4月1日是国际愚人节。敏澄的意思是今天不是愚人节,这可不是开玩的事。

萧摇淡淡的正色的说道,“我没有那么时间开这种国际玩笑。”

看到萧摇正色的表情,敏澄也严肃起来了,说道,“萧小姐,那小山头虽是一坐小山,可是却是我家的公司唯一的开发资源。如果我现在真卖给你了,那我家公司的资源再从哪里寻?我家的公司最近虽不景气,但好歹还有一些老客户,万一我公司毁约了,那我公司损失可就大了。”

这是事实,之前买下的大山头开发玩了,就只能继续开采小山头,再小山头开采结束之前,再从政府那买一座大山头。

然而问题是小山头才刚开采,再大山头结束之后,很多客户结束合同协议,另找了买家,再加上她父亲气病,无心管理公司,造成她家公司资金周转不灵,别说买大山头,就这些工人的工资都还拖欠着呢。

萧摇没有直接回应敏澄的问题,态度有点强硬的说,“敏澄小姐,那些我管不着。不过,敏澄小姐可以放心,我绝不会让你们吃亏的。我用8亿买下那座小山头,再用2亿,连带着小山头百米处的那条小河,以小河为界,围绕小山头的方圆两百米范围之内,我都买下。整个圈地范围的价值共计10亿眠币。”

萧摇用异能,再有小霸千里眼透视,已经确定,这小河里的有翡翠的鹅卵石,也就只是围绕着这小山头范围内有,至于小河上游几乎没有,而下游那些有翡翠的鹅卵石大多数就是从小山头这个界大水冲下去的,不过,那些翡翠大多数价值不高,少数有中上品的玉石,萧摇打算夜游一趟即可。

敏澄被萧摇抛出来的那十亿,给惊呆了。要知道,那坐小山头,只是政府半卖半送,价格还不到5000万呢。这人一出手就是十个亿,这太豪绰了吧。

敏澄心里很是震惊,但面上不动,她认真的说道,“萧小姐,十亿是天价了。可是,我把那小山头买出去了,我还是担心我那些老客户的货源怎么办?我不能因为眼前的利益而把我父亲经营几十年信誉全部毁掉吧。”

看敏澄才接手公司,比那些管理公司几十年的老油条还油条,明明心里有所心动,却还是在这作出为难的样子,无非就是想要再把价钱提高而已。10亿,足够他们买几坐大山头,还怕缺老客户的货源吗。

不过,萧摇也不怪敏澄,商人么,利字当头,能为自已取得最大利益,又何乐不为呢。

萧摇淡笑,很是干脆的说道,“敏澄小姐,别跟我说那些有的没的,10亿已经是天价了,也足够你们买下几坐大山头,何必在我跟前说没有货源给呢。”萧摇的意思很直接,她不会再加价了。

敏澄对萧摇干脆又带着蛮横的语气,弄得有点不高兴了。她声音有点冷的说道,“萧小姐,你这是什么意思?你这是让我非卖不可喽?”

但让敏澄没有料到的是,萧摇竟然直接点头了,心中就有点怒火了。这萧摇也太霸道了吧。

萧摇直说道,“你们卖还是不卖,都得卖。敏澄小姐,我不想用手段得到那坐山头,所以我才会直接跟你开个高价,让你们可以直接再买下一个大山头。实话告诉你,那座山头,我非买下不可。”

萧摇特别把“手段”二字,咬得重了一点。

敏澄也想到了萧摇会一些不可思议的那个什么阵法,如果她如果在她公司或到她家布一个这样的阵法,那他们最后还不是不得妥协。

敏澄脸色通红,咬着嘴唇,带着点伤心的说道,“萧小姐,我还以为我们可以成为朋友的。”

“亲兄弟都要明算帐,更别说商场上的朋友。在商场上,没有永远的敌人,却只有永远利益的朋友。我们成为朋友与我买下那座大山,实在没有太大的关系。”萧摇的话说的有点重,也很是直接。她的意思,如果真是单纯朋友,也不会牵扯到买山之事上,相反,如果是利益朋友,就会牵扯到彼此之间的利益。

这话给了敏澄一个选择,是单纯朋友,还是利益朋友,就单看她自已。然而,让敏澄与萧摇只做一个单纯的朋友,显然是不可能的。

敏澄带着一丝尴尬,很是怀疑的问道,“萧小姐,你为什么如此坚决的要买下那小山头?”难不成,那小山头有什么不一样吗?后面这一句,敏澄没有问出来。

------题外话------

谢谢卿澜9990送得20钻20花

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