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重生之商业女帝皇

第78章:冷昶睿竟然调戏萧摇

到了最后的最后

这二十二个,奔波逃亡一个多月,被冷昶睿追捕一个多月的恐怖分子,竟然都自已走出了阿冲山,走回到了中夏国的在盘,至于那个为头的恐怖分子,被他的属下抬着走回到了中夏国。

至此,这批挠民伤害无辜百姓的恐怖分入终是入了法网,等待他们的是,冰冷的重犯监狱,一辈子没有了自由,也见不到阳光。

……

“听话的药?”有人重复着萧摇这句轻淡之话,对他们来说却是毛骨悚然之说。“怎么会有这样的药?”

世上还有这样的药,怎么想也是不可能吧?不然,这个世界就乱套了不是,像他们的头,很不满当今的掌权人,如有这样的药,直接给他喂下去,以后不是让他做什么就做什么,何苦做那么多反抗之举,策划暴动之事。

“怎么,不相信啊?”萧摇很轻淡的问着,“一会你就知道了,10、9、……1,向前走。”

1过后,萧摇就对着那个不相信此药的人,下着命令。

那人很快就遵循了,本不能动的双腿,此时却是不受控制,听着号令之后,利落的行动起来了。

其他人都是傻眼的看着,他们也试图离开,但双腿还是和之前一样,被黏住了。

“停!”萧摇再次命令,冷声的问道,“叫什么名字?家在哪里?”

“我叫阿依那,家在西疆仁区。”一问一答,很正常的模式。外人根本就看不出他是被人控制了。

“好。你为什么要参加恐怖组织?”萧摇继续冷声的问道。

“为了女人!我喜欢女人,可是我又没钱,有人告诉我加入他们的组织,我要什么样的女人都可以,而且都是免费提供的。”那个一板一眼的回答。

“哦,那么那些女人从何处而来?”萧摇再次冷声的问道。

“掠夺!我们每到一个地方,都会先找漂亮女人,然后把她们囚禁在我们的地盘,供我们泄。欲!”很正常的回答。

“可恶!”萧摇脸上明显有了怒色,然后继续问道,“那你们转移地方时,那些女人又怎么安排?”

“有的杀了,有的直接带走!”

“真是畜牲!”萧摇怒喝道,上前就给了那个一个大巴掌。

“啪”,很快那人就嘴角流血。

随着萧摇和那个被控制的恐怖分子一问一答,所有的恐怖分子是惊惧万分。

他们很明显的发现,那个阿依那,看起来一切正常,可实际上呢,他却是被人控制了,问的每个问题,无论多么保密之事,都暴露无疑。以他们所做那些伤天害理之事,就是用十条命也不够来杀啊。

萧摇没有再问下去了,这是军方的职责,也是师兄的职责,她不会越俎代庖的问下去。

萧摇脸上的怒容很快又消失不见,她继续冷笑的看着这些吃药的恐怖分子,冷声的说道,“你们这些畜牲,就等着受到最严重的惩罚吧!”

说完,萧摇就打了一个响指,那些人的表情立刻恢复正常,只是像个假人似的,站在那里不动。

“师兄,这些人都被我傀儡丸给控制住了,无论你要问什么,他们都会回答。”萧摇说道。

“嗯。”冷昶睿应道,抱着师妹肩膀,“辛苦师妹了。”如果不是师妹,又不知道何时才能抓到这般人。

不过,想到几次他们差点被抓,可最终又逃脱了。本来以他能力及武功,这些人根本就逃脱不了的,只是似乎每一次的行动前,他都被一些事情给绊住了,直到他们追到了冲腾边界,

他的内部当中,没有内鬼才怪!

“师兄,我怀疑你那有内鬼,”萧摇说道,“所以,你要预防他们杀人灭口。”两人真是想到一块去了。

师兄的能力,她毫不怀疑,然而很多事是防不胜防,人心难防,再聪明的人也有可失误的时候。师兄虽有一身高深莫测的武功,然而,很多事却不是武功就能解决的,再一个武功又不能轻易的暴露出来,更何况当今不是武功天下,而是新武器天下。谁的武器最先进,谁就是当家老大。

“嗯,师妹放心,”冷昶睿应道,深思一下,内贼是谁,他心中已经有答案了。只是,内贼是一个还是多个,他还需要确认一下。“师妹,我们这么久没见了。”

话说完,就吻上了萧摇的红唇。

很快俩人旁若无人般的,陷入了热吻之中的,在场的唯一清醒人奚容,看得面红耳赤的,他不想看的,然而又按奈不住自已的好奇心,继续看。

“奚老板,你在看什么,看的面红耳赤的?”敏澄好奇的问道。

奚容抬头看向敏澄时,就愣了一下,脸色已经没有那些苍白的敏澄,发现她真如萧摇所说的,很漂亮。

觉察到自已失态了,奚容又不受控制的看向外面,又一个不小心的看到那对还在相吻的两人。在阵法里人,排除奚容萧摇没让小岁封住感官,其他人在里面,除了阳光,他们看不见外头任何的东西,所以当然不知外面有一对相爱的恋人正在热吻呢。

他带着点小害羞的回答,“没,没看什么。”说完,又低下了头。心里却不住的在抓狂,摇儿妹妹,这里可是有一大批来看着你们呢。

当然了,除了阵法的里人之外,还有一大批恐怖分子在看着呢。

奚容根本就不知道,那些恐怖分子,现在没有命令是不会乱看的。

或许是听到了奚容的心声,萧摇和冷昶睿两人的动作,果然停了下来。两个都有点面红耳赤,而萧摇却还带着一丝娇喘。

冷昶睿看着师妹娇羞模样,嘴角自然勾起了一定的弧度。练了这么多次,总算不会一个深吻就晕过了。

“师兄,你笑什么?”萧摇在深呼吸几次后,一抬头,就看到了师兄,嘴角的笑容,心里顿时有点扑扑跳,“难道我脸上有什么东西不成?”说完,两只手摸了摸自已的脸。

冷昶睿看着师妹可爱的动作,笑的弧度更大了,握住她的两只手,温柔的说道,“嗯,是有东西。”

“什么,有什么东西?”萧摇急着的问道,想要挣开师兄握住的两只手,再往自已脸上摸去。

如果脸上真有什么东西,那她在师兄面前丢人不是丢大发了吗。萧摇真是欲哭无泪的感觉。

冷昶睿看着师妹小孩子似的动作好笑的说道,“你脸上有两朵很漂亮的花儿。”说完,两只宽厚的手,还捏了捏萧摇红如红苹果的脸颊儿。

萧摇此时反应过来了,师兄这是在调、戏、她。

她那个冷酷无比,霸气无比的师兄,竟然在调戏她。

这把萧摇给炸的里嫩外焦。她从没发现,师兄也会端着一本正经的姿态,却做出痞子的动作。

她的师兄来这里没有多久,竟然也学会了调戏她了。这太让萧摇消化不来啊。

冷昶睿看着师妹傻愣,神游开外的样子,心情更好了。

两个陷入情网,智商都成了幼龄儿童了。奚容心里嘀咕道。

“师兄,你什么时候变得有人情味了?”萧摇再着一点娇羞的问道。

“呃,这还是有人情味?”冷昶睿有点木讷了,不过还是把实话实说道,“从再次遇到你开始,我就变得有人情味了。”

这话之间的暗语,只有俩人穿越过时空的人能懂。

师兄就算在天山长大,他冰冷的性格驱使着他沉默不语,不会笑,更不会哭。即使面对着师傅也是如此,只是对着她也是偶尔说个话,但也很少笑。

在萧摇的记忆中,他们相伴十多年,她看见过师兄的笑容,用一只手都能数出来。

现在到了这里,她已经不止看过师兄一只手的笑容了,而且很多次了。现在还学会了玩笑,调侃了。这说明师兄,对过去之事已经放开,他已经学生这个世界情侣之间的一些情趣了。

她该对师兄的变化感到高兴的,可更多的是对师兄的心疼。

师兄本是一个大陆权力至高无上的帝王,来到这个世界却只是四处为执行任务奔波的将领,与之前养尊处优的生活天差地别。

这一切都是为了她。

“师兄,”萧摇柔情似的唤着道,“你一定要好好的!”

萧摇不知道为什么要说这样一句话,但她就是不由自主的说了出来。或许,就是后世有一句网络流行语:你若安好,我便晴天。

“嗯,会的。”冷昶睿把萧摇抱在怀里,轻声的说道,“为了你,我也不会让自已出任何事!”

最后冷昶睿抱着萧摇,亲了一下她的额头,俩人就依依不舍的分开了。

如果林助理在这里,一定会无语望天的。为何如此沉默冷酷的老大,每当碰上萧摇时,都会变得分外有表情,同时又变得磨机,每次与萧小姐分开时,都会又抱又亲又不舍的。

这些人已经被萧摇喂下了傀儡药,但无论是说话及动作看起来就跟平时一样,但不一样的是,没有人知道,他们的背后,已经被人控制。

他们该说的会说,不该说的就是打死他们也知道说,就比如冷昶睿出现过在眠甸的阿冲山的山坳里,只要他们出了眠甸边界,他们就会忘却这里出现过的一切。只记得他们躲进阿冲山后,又突然回来了的过程,至于为何回来,无疑是良心作祟。

至于后面如何,这是师兄的任务了。

当然这些人中了傀儡药,可不是任何人都是有问必答。能问问题的人,只能是冷昶睿或冷昶睿指定的人。

因为傀儡药在药性发作时,在一定的时间内,生成傀儡虫,这种虫子需要催动。能催动它们的就只有萧摇和冷昶睿俩人用内力催动,而被控制住的人当然也就只能听命于萧摇和冷昶睿了。

冷昶睿必须赶在他们回到中夏国边界前,悄无声息的回到他的部队里,还不能让任何人发现。

直到冷昶睿离开,这二十二个恐怖分子,都已经往目的的走了之后,萧摇就让奚容先出来。

“奚大哥,我没有封住你的感官,是因为我相信你是一个光明磊落之人,”萧摇很是严肃的直接的说道,“这一次师兄出现在这之事,我希望你保密,否则,我只能采取特殊手段,让你忘记那一幕!”

萧摇的表情很是严肃及凌厉,奚容也不是傻瓜,当然知道冷昶睿出现在这的严重性。

可是听到萧摇说到能忘记那一幕时,奚容的表情呆了呆,很是惊讶。萧摇的本事到底有多大啊。就在以为自已很了解萧摇时,她又出现了另一面。

他严肃的保证道,“摇儿,你放心,我刚刚什么也没看见。摇儿如果实在不放心的话,要不,你就把我那段记忆消除吧。我不怪你的。”

那一幕除了冷昶睿的出现,还有诡异的二十二把冲锋枪同时不响,不用怀疑,这肯定是萧摇的杰作。而让他更诡异的是,萧摇给人喂一个药丸,就能控制一个人。如果让有心人知道,还不得疯了。

想到这,奚容又有点担心的说道,“摇儿,刚刚那人能控制人的药,千万别让外人知道,否则被有心人发现的话,你的性命就会随时受到威胁。”他当然不在外人之列,他现在可是萧摇的义哥。

萧摇着玩笑,笑了笑道,“呵呵,奚大哥,尽管放心。这药除了你和师兄,还真没有人知道。所以除了你是这个‘外人’之外,我和师兄可不会往外说的哦。”

虽然知道萧摇是在开玩笑,但奚容的表情还是疆了疆,不太自然,心里头甚至有点伤心,为着‘外人’二字伤心。

萧摇看到了不太自然的奚容,就很快敛起笑容,正色的对奚容说道,“好了,奚大哥,刚刚我是跟你开玩笑的。我正是因为信任你,才让你看到这发生的一切。否则,我干脆直接像那些人一样,直接让你看不见,听不到,这多好啊,是不是?”

奚容点了点头,心里却在嘀咕着,我宁愿和那些人一样,把我封在阵里头,也好过被你当成外人啊。

“好了,不说了,我得把阵法撤掉了。”萧摇说道。

然后萧摇在自己画的线角上,拿走布阵法时,放的几块石头。

阵法一撤掉,里面的人有部份的人,看到了周围的景色,感到不安全,又开始惊恐尖叫起来,以为是那些恐怖分子发现了他们。

萧摇听着那些刺耳的尖叫声,微皱了一下眉头。

“闭嘴!安静!”奚容猛然大喝道。

或许是奚容的大喝声起了作用,也或许他们发现了那些带着面罩的恐怖分子不见了。

那些人尖叫过后,真的就安静了下来。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根本就不知道怎么回事。那些来势汹汹的恐怖分子怎么就不见了?

“萧小姐,真是谢谢你了。”敏澄很是真诚的感谢。她很是聪明的没有问,刚才发生什么事了。“今天如果不是你,我们这所有的工人,都有可能有性命之忧。”

对于一部分工人来说,敏澄的感谢有点莫名其妙,因为他们根本就不知道眼前这位漂亮的女孩到底做了什么,让他们公司的总经理弯腰不停的感谢。

敏澄对上一些人的疑惑,用着眠甸语解释道,“这位萧小姐,用着他们中夏国的传承文华精髓,用着一个古老的隐藏阵法,把大家都安置在阵法里,让外面的人看不见我们,让保障了我们的安全,大家应该真诚的感谢这位萧小姐。”

敏澄这么一解释,很多人了然的点了点头,然后在大部分的人,对着萧摇弯了弯腰,不会是中夏国语言,只能用眠语说着感谢的话。

可是,有人疑惑的问道,“萧小姐,那些恐怖分子哪去了?”

敏澄用着中夏国语言翻译了一遍,萧摇简单的答道,“刚刚我对他们极力劝说,他们良心发现之后,主动回到离开了这个地方。”具体的,萧摇再也没有作多解释。

敏澄又一次作为翻译师,把萧摇的话翻译给他们听。

“啪啪”,萧摇获得众人感谢的掌声。

不过,少数工人却如狼似虎的眼光盯着长相十分出众的萧摇,嘴角还隐约看到流出的口水,其中一人带着隐秽的眠语对着另一个说道,“这么漂亮的女孩,一个人对上这么我的恐怖分子,只用语言劝说,我才不信。”他这话的意思,是萧摇用了身体劝说。

那一个人也是带着下流隐秽,用眠语说道,“这么漂亮的女人,让我睡一次,我也甘愿了。”

只是他的话一落下,“啪啪”声,骤然响起!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