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275现在警察难道都没经过智商测试?

罗卉卉的脸开始变得相当的有意思,短短的十几分钟的视频内容,她的脸一会青一会紫还一会白。她不敢相信,眼前的白若素真的是冤枉的,自己真的抓错了人?

整个录口供期间都相当严肃的刑子默此刻面露微笑,心里却是对在医院见过一面的男孩深深的佩服。

特别是在视频结束的最后,那一段直接鄙视jing方的字,直接点出了jing方的无能。

“黎婶在口供中说她是被祁明喆打电话通知,让她送杯牛奶到四楼五号房间,所以她才会上去。可是案发现场有人发现了牛奶吗?这么大的漏洞没人去查,却偏偏把明明受害者的厉慕晨当成是凶手。现在的jing察难道都没经过智商测试吗?”

最后一句话就是拐着弯骂jing察笨嘛!

当罗卉卉看到这段话时,真是,完全有冲上去把显示屏砸了的冲动。

不过她也恨祁语芙故意误导了自己,所以才会一直觉得白若素不是个好人,一定是*不成,最后才痛下杀手。

在视频中已经有很多的线索可以让他们去追踪,而白若素现在虽然不能说完全清洗嫌疑,但如果就以这点有分歧的证据就扣留的话,会在日后落为话柄。

“医生证明,再加上这段视频,都显示在现场极有可能有第三者出现。

我的当事人只是受害者,我想现在应该没有什么需要问的了吧,视频上已经非常清楚的交待了整个事件。

如果没什么事,我们可以走了吗?我的当事人被下药后身体很虚弱,现在极需安静的休息。”

刑子默淡淡的对罗卉卉说道。

“最后再小小的提个建议,如果我没有退出警队,这个案子由我来查的话,我现在不光会调查黎婶,还会重点在四楼外的那面墙上去取证。”

案件现在其实已经很明朗化,监控中进入房间的人只有白若素祁明喆以及黎婶,假设黎婶也不是凶手的话,那凶手又是怎么进入房间怎么离开。

之前因为窗户是从里面反锁,所以大家都猜测不会有第三人,可现在黎婶有了嫌疑,也有可能是她进去后才把窗户从内反锁。

所以,如果真有第三人是真正凶手的话,他只能从窗户外离开。

只要有人从那里经过了,不可能一点痕迹都不留下。

罗卉卉虽然觉得很丢脸,但心里对白若素已经有了新的看法,就从刚才视频还未传来之前,她也一直很配合的回答问题,并没有像刑律师讲的那样,全程行使缄默权。

现在视频也的确是能证明她是被下了药,而这也是她与祁明喆的第一次见面,应该也不存在什么感情纠葛私人恩怨。

最重要的还是,视频在这,他们没办法不放人。

虽然还是可以继续扣留她调查,但这样无疑就是公然的得罪了顾安之。

如果之前她得罪顾安之是为了公义的话,现在还这样一意孤行,那就是纯粹为赌一口气。

现在白若素的嫌疑因为黎婶的出现,已经降低了许多。

而且她也认为刑子默最后的建议非常对,她不是一个知错不改,还死咬着不放的人。

于是,罗卉卉在说了让白若素近期不要出国,如果jing方有新的证据,随时会请她来协助调查后,就让她和刑子默离开了口供室。

“BOSS。”白若素一出来就看到等在外面的顾安之。

今晚的这个突发事件,让她对顾安之真正的有了一些除却雇佣关系以外的认以及好感。

像顾安之这种身家不知道多少亿,富可敌国的大BOSS,居然会对一个下属这么关心,不管是在病房还是在jing局,他都一直守着她。

光是这一点应该没几个BOSS能做到吧。

“没事了。”顾安之看到白若素出来后,很自然的朝她微微笑了一下,和平时在公司里的严肃冷酷表情一点都不同。

“恩。”白若素也回了他一记微笑。

顾安之的手扬起,原本是想要揽她的肩,却又忽然觉得自己此刻这个动作有点太符合他们现阶段的关系。

于是只能硬生生的收回,淡淡的说了一句,“走吧,欢欢乐乐还在家里等着你。”

“好。”

“刑律师,今天真的非常感谢你。如果刚才不是你在场,我一定会很紧张,然后胡乱的回答问题,到时候可能会说一些对自己不利的事。”

基本上在口供房白若素是属于那种特别配合的嫌疑犯,问什么答什么。不过当问及一些涉及她或她与顾安之的*时,刑子默会及时的打断他们的问话。

“厉小姐不用客气,这都是我的职责所在。”

刑子默心里想着,如果每个ARS国际的员工有事都找他的话,那他还不忙死啊。

幸好顾少不是那种真的和善性的老板,并不是个个员工都会照顾得如此周到。

如果对于厉小姐的儿女为什么会叫顾少爸比这件事,他到现在也没想明白,不过这位厉小姐应该是未来的顾太太,这一点他相信自己不会看走眼。

“刑律师,今晚麻烦你了,我先送你回家吧。”

顾安之对待自己重视的人还是非常友好的,比如刑律师,他们认识已经相当长的日子。

虽然平时联系并不多,但刑律师帮他的公事私事,都解决了不少的法律问题。

“不用了,我自己打车回去就行。你送厉小姐回家就行,现在很晚了,而且这几个小时她身心都累了,早点回家休息吧。”

说完刑子默便在路边招了一辆出租车,走了。

顾安之与白若素站在警局的门口,对视了一眼,不知为何,气氛有点微妙。

白若素看着顾安之的眼神不再只是在看BOSS,多了一分打量,也多了一分猜测。

BOSS真的只是因为她是他的保镖,就对她这么好吗?

想起晚上在别墅,伊莎说她很嚣张,让BOSS炒了她时。BOSS居然回她,是他惯的,又怎样!

那句话在她从医院醒来后,到现在走出警局,已经在她脑中反复出现了好多次。

“我去把车开过来,你在这等着吧。”

“哦,好。”

顾安之走了几步,回头望了她一眼,终究是什么都没说——

祁明喆的案件真相大白的分割线——

周三,白若素休息了一天之后,精神奕奕的走进了ARS国际的办公大楼。

原本以为自己是最早的一个,才七点半就已经到了办公室,可没想到除了顾大BOSS和首席秘书周琳琳还没到之外,另外的秘书三人组都早早的已经在自己的办公桌前开始忙碌的工作。

“小欧小陈小嘉,大家早。”

和同事打完招呼后,白若素便起身去了趟茶水间,给自己泡了一杯红茶,然后这才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

刚坐下鼠标都还没碰到一下,秘书三人组便直接把她围住。

“小晨,前天晚上顾少去祁家的晚宴,是你陪顾少出席的吧。当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祁氏集团的大公子祁明喆被杀,你在现场应该很清楚吧,快,说给我们听听。”

最快人快语的小欧完全沉不住气,最先拽着白若素的手臂好奇的问道。

“咦,这件事情……”白若素也不知道从何说起,最重要的是前天晚上顾安之送她回家,告诉她特批她一天假期好好休息之后,昨天一整天他也没有出现,连晚饭都没有像往常那样去她家蹭饭。

所以,她现在也完全不确定顾安之的真实想法是什么,她当然也就不想把当晚发生的事,一一说明。

胡嘉却完全不给白若素打马虎眼的机会,在她还未回答时,她就抢先说道。

“我有一个朋友昨天也出席的宴会,听她说陪同顾少出席的那个女人被警方认定是头号嫌疑犯,他们说的是你吧?你和祁公子之前就认识吗?你俩有感情纠葛?”

胡嘉的这句话其实特别没有礼貌,而且她说这话时的表情更是含着满满的鄙视意味。

“如果她真的是嫌疑犯的话,现在就不是站在你面前被你盘问,而是应该在警局接受调查不是吗?”一个声音冷冷的从门口的方向传来,代替了白若素回答胡嘉的咄咄逼问。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