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274警局的电脑被黑

“欢欢,你太厉害了,这么快就复原了视频。从宴会现场的视频来看,就是这两个女人,是她们想要害妈咪。

心肠实在是太恶毒了,居然敢这么欺负妈咪,不报复回去,她们就不知道自己惹到了谁!”

乐乐的小脸上出现了与她甜美形象相当不符的冷冽,“欢欢,有没有办法快速的查到这两个女人的背景,以及她们都有些什么丑闻?当然,没有丑闻的话,我们也可以给她制造一点。”

“好。”欢欢的眼中闪出一抹黯洁的神情。

“我现在先把这段视频发给爸比,你慢慢找她们的丑闻。”乐乐非常愉快的决定分工合作。

不过,这一次欢欢却有不同的意见,“不用直接发给爸比,我觉得用这种方式告诉警方更刺激。”

乐乐不可思议的看着欢欢,他居然用了刺激这个词,一向淡定的欢欢居然也会不淡定,看来这次他们抓走妈咪,已经惹怒了他。

只有在生气时,欢欢才会不像平时那样淡定自若,惜字如金。

“对了,欢欢我刚刚已经和晴晴妈咪确定过,那个今晚死了的祁明喆是被人卖凶杀死的,根本就和妈咪无关。”

“杀手的身份知道吗?最重要是雇佣者是谁?”欢欢又恢复了他冷静的本性。

乐乐皱了皱眉,这件事似乎有一点麻烦,即使他们能找到杀手的资料,也不可能把他给警方,这是对同行的职业道德。

要找出钱买凶杀人的人也不难,可是得动用寒鹰的网络,那就不可能瞒得了Jack爹地。

如果让Jack爹地知道他们把妈咪给骗回了S市,一定会很生气,到时候妈咪还没和爹地和好就会被Jack爹地给带回A国。

突然,乐乐又开心的笑了起来,他们不能查并不代表弑盟也不能查呀。

“欢欢,要找出真正想杀祁明喆的人,好像也不是很难。你先按你的方法,把视频发给警方,我去给爸比打电话。”

欢欢瞅了兴高采烈的乐乐一眼,收回视线,手指飞快的在键盘上敲打着,那哒哒哒的声音,听起来非常的悦耳。

与此同时白若素正在询问室里录口供,刑子默全程陪着,顾安之则坐在外面的大厅里等待消息。

因为他不是律师不能陪同白若素一起作笔录。

当他第N次看手表上的时间时,愉快的手机铃声响起,这个铃声是乐乐上次见面的时候设置的,是属于他们一家人的专属铃声。

顾安之急忙接起,“乐乐,有事?”

这个时间乐乐会打电话来一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事,事实证明父女俩还是非常有默契的,对彼此虽然相处不久,却已经有了很深的了解。

“爸比,你可以让裴老四去调查一个人吗?”

“谁?”顾安之第一次听到从乐乐口中叫老四裴老四时,有过惊讶,也纠正过让他们要叫叔叔。

可是乐乐告诉他,因为第一次老四就说他们是野种,所以叫裴老四已经很轻了,还想让他们叫叔叔,笑话,怎么可能。

之后,顾安之也就不再纠正他们。

“祁宅的黎婶。”

“为什么是她?”之前裴寒轩也怀疑过这个人,当时他就反驳了,“黎婶的惊慌一点都不像是假装,当时我也在场。”

“我没有说她是假装慌张啊,我也没说祁明喆是她杀的。”乐乐还故意卖了个关子。

顾安之皱眉,刚想又问那为什么要查她时,乐乐的声音再次从手机那头传来。

“不过我肯定抓着妈咪的手,把妈咪的指纹印在那把凶刀上的人是她。”

开始分析案件时,顾乐晨的表情变得异常的严肃,“刚刚我用我们的渠道查到这次的凶手是专业杀手,专业杀手不会这么无聊还会做嫁祸他人的事,而我看过欢欢重组出来的视频,案发的房间除了黎婶进去过之外没有任何人进去过。

还有一个细节部分,在她开门进去时,表面上看起来很淡定,手却在微微发抖。

这说明她在进房间之前就已经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事。

而后她的惊慌恐惧都是因为她并不是这个事件的主谋,但主谋一定是她很亲的人,她才会真实的流露出惊恐,但她的惊恐并不是因为看到了尸体,而是怕自己最重要的那个人会被发现。”

顾乐晨很冷静又很详细的把自己的分析过程讲给顾安之听。

顾安之有一秒的恍神,觉得自己并不是在和一个七岁的小朋友通电话。这逻辑这思维,哪有一点像个小孩子。

有这样的一双儿女,压力山大呀!

他的女人原本应该由他来救,可他一遇到若若出事就会不太淡定,脑子有时候就会短路。

反正他的女人也是他们的妈咪,儿女救妈咪好像也是天经地义。算了,如果真是要和他们去计较,他会因儿女太聪明太天才而活活气死。

乐乐的分析很有道理,“好,我现在就让老四去调查黎婶家里还有什么人,以及那些人与祁明喆私下有什么关系。”

杀人不过就分情杀,仇杀以及金钱瓜葛这么三种,现在有了目标人物,要查起来就容易多了。

“好的,爸比。这会欢欢应该已经把视频发给了警方,妈咪很快就可以出来了。”

“乐乐,谢谢你们,还有对不起,是爸比没有保护好妈咪。”

“爸比你好啰嗦,都说了不要自责,又不是你的错。就算错也是那两个女人的错,要不是她们对妈咪下药,妈咪怎么会卷入这么一场风波中。

放心,敢欺负我们的妈咪,她们就得受到妈咪受到的伤害的十倍以上惩罚。”

小乐乐的脸上冒出了与她年纪和外表都非常不符的冷酷表情。

在乐乐和顾安之通话的同一时间,jing局的电脑全部被黑,不管按任何键都没有反应,几秒后所有电脑便开始自动播放一则视频。

键盘鼠标全部失效,就算硬行的拔掉电源,重启电脑后依然还是继续在播放着视频。

视频的内容正是当晚在祁家,原本以为已经被破坏掉的监控录像。

从视频中可以很清楚的看到祁语芙先在祁明喆耳边说了些什么,然后祁明喆便招来服务生,虽然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不过看祁明喆指了指白若素的方向。

服务生也看向白若素那边点了点头,后来服务生便消失在宴会厅的视频内。

不过从厨房的监控中可以看到他是专门去现榨了一杯果汁,应该是准备端出去给白若素喝的,可能这就是祁明喆给他下的指令吧。

接着在服务生从厨房经过走廊时,走廊的监控显示,当时有个女人背对着镜头,掉了什么东西。

服务生便本能的蹲下去捡,在这时监控准确的拍到女人朝服务生酒盘的酒杯里放了一粒药丸。

然后接着就是服务生又出现在宴会厅的监控录像下,把现榨的果汁端到白若素的面前,她拿起后等了一会便一饮而尽。

没过多久明显看得出白若素的状态有些不太对,她开始随着音乐扭动着自己的身子,这和之前的形象有很大的反差。

接着就是祁明喆到她身边,扶着她离开,在走廊的监控中能看到白若素一路上都在拉拽着祁明喆的领带和衣服,身子更是一个劲的往他身上蹭。

倒是祁明喆有些奇怪,一直想要保持着安全距离一样,在视频中也完全没有想要趁机揩油的想法。

最后就是黎婶进去房间,大概一分钟后顾安之出现在四楼的走廊,同一时间,黎婶尖叫着跑了出来。

整个视频虽然经过了剪辑,但从监控录像的时间来看,却只是还原了整个事件,而没有一丝一毫的虚假成份。

看完视频,稍微有点刑侦头脑的人都会对这个黎婶有所怀疑,为什么她会在屋里待了一分钟才出来,那一分钟她都做了什么?

而在口供室的刑子默白若素,以及录口供的罗卉卉和另一位警官,也同样通过监控室的监控录像看到了整个视频内容。

罗卉卉的脸开始变得相当的有意思,短短的十几分钟的视频内容,她的脸一会青一会紫还一会白。她不敢相信,眼前的白若素真的是冤枉的,自己真的抓错了人?——

关于最近破案的剧情有点多,不过这都是为了促进若若和顾少的感情,所以马上就会回到他们的感情线,请宝贝儿们不要着急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