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272罗卉卉是铁了心要把白若素抓回警局

“权医生,是不是血液报告出来了,她到底被下了什么药?”顾安之的想法和顾乐晨一样,在听到权浩宇的话之后,第一反应便是血液报告有问题,有足以推翻警方证据的大问题。

权浩宇把血液报告打开,指着上面的一组数据对顾安之解释道:“Jenny体内被发现有一种叫迷歼水的东西,它的作用估计一听名字就知道是什么用。

服用这种药物之后,人会出现幻觉,会觉得特别High。所以死者身上有Jenny手指的抓痕,以及衣物和领带上有她的指纹,都是由于药物的影响。”

权浩宇顿了一下又继续分析道:“当然,警方也可以以此为理由,说厉小姐在药物的控制下杀了祁明喆。

可她血液里的另一个成份,就是乙醚的浓度,足以让人昏睡十二个小时以上,而且吸入后就立刻昏迷。

在案发的现场也没有提到找到了含有乙醚的手帕或毛巾等,这说明厉小姐不可能是自己吸入的乙醚,当时屋内一定有第三者存在。”

权浩宇一边用自己的医学知识融入这个案子,向大家简单分析各种可能性,一边拿着配好的解药给白若素注射。

这种解药可以将她身体里的乙醚分解,注射后,白若素在十分钟之内应该会醒来。

“不过就算是证明了屋内有第三者的存在,警方依然还是可以将厉小姐列为嫌疑对象,毕竟现在谁也不知道这个第三者到底是谁。

这一点只是能保证最终她会无罪释放,却不能完全洗清她的嫌疑,还是要找到更确切的证据才行。

另外,顾少,在离开别墅之前,我发现祁家已经找了多家媒体曝光此事,我估计祁成业是怕警方碍于ARS国际的势力,在这个案件上放水,所以才想利用媒体的舆论效应向警方施压。”

刑子默完全明白祁成业的这种心理,他的儿子在家里被杀害,如果不找出凶手,他就太对不起自己的儿子。

所以,他已经做好了得罪顾安之的心理准备,他誓要把杀害他儿子的凶手送进牢房。

在他们正在讨论着案情进展的时候,白若素缓缓的睁开了眼睛,眉头因为头依然晕沉而紧锁着,眼珠子在眼眶中转悠了好几圈。

这里……有点熟悉,又觉得有些陌生。

这不是顾安之昨天才住过的病房吗?她怎么会躺在这里。

“我……怎么……会在这里?”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被下药的原因,白若素此时的声音非常的沙哑。

“妈咪,你醒了?爸比,妈咪醒了。”

顾乐晨这完全是因为太开心,于是本能的就叫了顾安之爸比。

这让刑子默和权浩宇都微微一愣,虽然权浩宇已经知道厉慕晨就是当年的白若素,可是听到一个小孩叫她妈咪,叫顾安之爸比,他的心里居然有种怪怪的感觉。

而刑子默则更是惊讶,虽然在祁家别墅,他就已经知道顾少和这个厉秘书的关系匪浅,却没想到他们居然已经有两个这么大的小孩。

“Jenny,你现在觉得怎么样,有哪里不舒服吗?”顾安之走到病chuang边上,关切的问道。

这一声Jenny也提醒了乐乐,刚刚她太开心说露了嘴,不知道妈咪有没有注意到呢。

“我,我怎么会在这里?”其实白若素是听到女儿叫爸比的,不过她此刻的头特别痛,而且刚醒的五分钟内,她基本上是没什么智商可言,于是也没有在意这句称呼有什么问题。

顾安之很自责的看着她说:“你还记得昏迷之前发生的事吗?在祁家的别墅……当时我去了洗手间,就你一个人在宴会厅里……”

顾安之把她昏迷之前的事大致的说了一遍,想要勾起她的记忆。

“对,本来我们一起出席派对,然后……然后你去了洗手间后,我就喝了一杯果汁……喝完之后服务生又送了一杯过来,后来……后来……后来的事我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

她的记忆点只在喝完第二杯果汁,然后就像睡了一觉,醒来就在医院了。

可是,她明明喝的果汁,又不是喝醉了,怎么也会失忆?!

白若素拧紧眉头,看着大家都一脸严肃的表情,让她觉得有点不太对劲。为什么裴寒轩也在,还有一个她不认识的男人也在……

“是不是,是不是我没有印象的这一段时间内发生了什么事?”白若素问得相当的小心翼翼,因为她的直觉告诉她,不是什么好事。

顾安之回头看了其他人一眼,正打算解释,门却被推开。

“厉慕晨,我们是jing察,现在怀疑你与Z国籍男子祁明喆的死有关,不是非要你说,不过你此刻所说的话将会被记录在案,作为以后的呈堂证供。厉小姐,既然你已经醒了,就请跟我们走一趟吧。”

罗卉卉带着两名警员径直走进来,越过顾安之走到白若素的病chuang前,亮出自己的警员证。

顾慕欢放下电脑,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刚刚他一直在重组被破坏的监控数据,因为他也清楚只有找到真正的凶手,才能为妈咪洗清嫌疑。

可是这些人在他还没有完全重组好数据就来了,而且他刚刚还看到那个带头的女人居然朝她妈咪讥讽的笑了一下。

欢欢一步步的走到罗卉卉的身边,正打算出手时,手被一双熟悉温柔的小手握住。

回头正好看到乐乐皱着眉,朝他摇了摇头。

虽然在A国佣兵是合法存在的组织,不过也没有任何一个佣兵想要公开自己的身份,如果此刻欢欢公然出手的话,会给组织带来麻烦,也会给爸比妈咪带来麻烦,一点帮助都没有。

欢欢乐乐就是这样的一个组合,大多数时候冲动的是乐乐,拽住她的人是欢欢。

可也有那么几个时候,脾气不好的欢欢容易发怒,这个时候出来阻止他让他消气的人,便是乐乐。

两个小家伙的互动也被顾安之看在眼里。

顾安之对于有这样的两个孩子,感到无比的骄傲与自豪。

而他又怎能让孩子们出面,自己的女人当然应该自己来保护,儿子以后专心保护他自己的女人就行。

顾安之走到罗卉卉的前面,挡在她与白若素之间,眼神冷冷的扫向她,说道。

“说清楚是协助调查还是逮捕,如果是协助调查的话,Jenny才刚醒有什么问题在这问就行。如果是逮捕的话,就请拿出确切的证据,还有逮捕令。”

顾安之虽然不像刑子默那么懂法律,但关键的一些程序还是懂的。

“死者身上衣物领带,以及凶器上都有厉慕晨的指纹,这证据还不够?死者的背部胸口都有抓痕,只要剪一点厉慕晨的指甲出去化验,自然就知道凶手是不是她。”

罗卉卉其实并没有得到上级的同意,她听过祁语芙的口供后,又综合了各种证据,在心里完全的把厉慕晨当成了凶手。

所以,在还没有得到逮捕令,便到医院来抓人。

“权医生,麻烦你把给Jenny做的血液分析报告,再给这位罗警官说一次。”

顾安之说着直接在病chuang上坐下,轻轻拍了拍白若素的手,示意她放心,有他在没事。

白若素其实觉得很懵,她什么都不记得,刚刚问他们的时候,还没人告诉她到底发生了什么,jing察就到了。

听他们的对话,她大致上知道了,宴会上有人死了,而她很明显的成为了犯罪嫌疑人。

看了一眼站在罗卉卉身后,面无表情的欢欢以及相当愤怒的乐乐,心里一紧。

这个画面不该让他们看到的。

听完权浩宇的说明之后,罗卉卉依然坚信凶手就是白若素,这些不过是顾安之为了给他的*开脱而特意制造的证据而已。

“我怎么知道你说的话是不是可信,就算是要做血液检查也应该由法医来做。

厉小姐,我劝你还是现在就乖乖的跟我们走,否则一会儿记者都到场,对谁都不好。”

罗卉卉今天是铁了心的要把白若素抓回警局,她可不管你有什么背景——

求留言求订阅,什么什么都求,看在鑫妈几个月都没见儿子,回家还不能好好陪他玩,惦记着每天更新,留言支持下吧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