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271血液报告出来,白若素到底被下什么药

“而坏的时间刚好与你说的你去洗手间的那个时间稳合,你不觉得这件事很巧吗?你说的那个佣人我觉得挺可疑,今晚宴会厅那么忙,她为什么会突然上到四楼?”

裴寒轩觉得自己快要化身为福尔摩斯,超级大侦探。

凭他看了无数的侦探小说以及刑侦电视剧的经验,往往第一个发现尸体的人其实就是真正的凶手。

顾安之摇了摇头,他并不是否定裴寒轩的推测,而是因为当时他也在场,“不会是她,她的惊吓一点都不像是在演戏。她发现尸体的时候,我就在场。”

“好吧,就算她不是凶手,但她一定是个关键人物。”裴寒轩始终觉得那个黎婶值得怀疑,就凭她无缘无故去四楼那间客房,就很值得怀疑。

“妈咪~~~~~”伴随着推门的动作,乐乐的声音从门口处传进了几人的耳朵。

“爸比,妈咪怎么样了,醒了吗?”乐乐一推开门最先看到的就是顾安之,于是立刻抱住他的大腿关心的问道。

顾安之觉得自己无颜见这两个孩子,特别是看到儿子那张比他还冷的脸时,他第一次觉得有点懵。

不过在看到乐乐还是一副很信任他的模样,就让他很感动,当然这也反而让他更自责。

“还没有……乐乐……”顾安之将女儿一把抱起,将头埋在他的颈窝处。

他的所有恐惧害怕惊慌,都在看到欢欢乐乐时爆发了出来,之前他一直都在ging。

“对不起,爸比没有保护好妈咪,又让她受伤了。”

乐乐用她的小手轻轻的拍着顾安之的手臂,“爸比,没关系,这件事也不能怪你。”

因为从小的经历不同,欢欢和乐乐比一般的小孩要成熟不只几倍。此时,乐乐知道顾安之需要的是一句安慰,一句没关系,所以她很温柔的安慰道。

顾慕欢则是从顾安之的身边走过,直接走到chuang边,凝视了白若素几秒后,突然转过身看向裴寒轩。

“你想做什么?”裴寒轩则本能的做了一个接招的姿势,看来上次的过肩摔给他真的造成了严重的心理阴影。

现在一看到欢欢,他就总觉得他随时都可能再给他来一次过肩摔。

真不知道这小孩是吃什么长大的,才七岁而已,力气那么大,功夫那么好,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对我妈咪下药的人是谁?”

欢欢的声音出其的冷,明明还是娃娃音,都还没有过变声期,可是他的声音却总是让人觉得毛骨悚然。

裴寒轩完全不怀疑这个时候如果他说出一个人名,欢欢下一刻就会把那人找出来碎尸万段。

“现在还不能肯定,晚上的监控在那段时间出了问题。”回答欢欢的是顾安之。

闻言,顾慕欢又沉默不语。

过了几分钟,乐乐正趴在chuang边摸着白若素的脸,帮她吹了吹头上的那个肿块。

欢欢却又突然出声道:“把监控找出来给我。”

“好。”顾安之没想到欢欢会和他想到一块,他早已吩咐了刑子默,悄悄的把警方的笔录和监控都拷贝一份带回来给他。

不是他不相信警方的能力,而是他很清楚祁成业就那么一个儿子,又是在家里死的,一定会给警方施压。

虽然他相信这件事若若只是受害者,最终也一定会真相大白,可是他无法忍受她被当成嫌疑人的这个过程。

刑子默除了是律师以外,在年轻的时候也曾经是很出色的刑jing,他希望他们自己能够在警方把若若列为嫌疑人之前就找到证据,洗清她的嫌疑。

“对,爸比,你把监控找出来给欢欢,他对电脑可熟了,不管是清除得多彻底的文件,只要曾经存在过,他都可以把它复原。”

这是唯一一样欢欢会,可她却不会的技能。

Jack爹地曾经说过,在电脑这一块欢欢就是个天才,很多非常复杂的程序,他只需要看一眼,就立刻会破解。

Jack爹地那个时候还想把他培养成世界上最厉害的黑客,不过因为妈咪反对,加上她也希望欢欢能一直和她在一起,每次出任务都能一起,所以最后这件事便不了了之。

不过,只要欢欢有空余的时间,他便会躲在书房内研究电脑,网络这些。

顾慕欢其实并不觉得有什么可惜,他是哥哥,保护妹妹和妈咪本就是他该做的事。

每次的任务都相应的都有危险,而他能在乐乐身边和她一起去完成,这让他自己还有妈咪都比较放心。

至于电脑,他就算没有经过特殊的培训,也可以达到国际级的水准。

“好,我已经吩咐人去拿了,应该很快就会有结果。”

顾安之为有这样的儿子而骄傲,欢欢远比他聪明,以后的成就也绝不是他能比拟的。

裴寒轩听到乐乐的话后,只有一个想法,赶紧找个女人生个女儿,然后让女儿去勾搭这个比国宝还稀有的顾慕欢。

想着欢欢一脸不情愿的叫他爸爸或者是岳父时,裴寒轩就觉得自己的这个想法真特么的好。

决定了,就这么办!

顾慕欢此刻当然不知道裴寒轩贼贼的望着他,打的是这个主意。否则,他一定会非常嫌弃的冒出一句,“你的女儿如果智商像你,那还是算了。”

轻轻的敲门声打断了病房内,各人的思绪。

推门而入的正是被留在别墅打探消息的刑子默,“顾少。”

“怎么样?笔录和视频拿到了吗?”顾安之期待的看着刑子默。

“不光是这些,我还拿到了法医和法治给警方的初步报告。”

因为此案的死者祁明喆是富商祁成业的儿子,他给警方施加了不小的压力,所以各部门都是加班熬夜的为破此案而奋斗着。

“报告怎么说?”与刑子默也合作了十几年,他会专门强调拿到了这两个部门的报告,这说明报告里一定有什么对若若不利的东西。

“验尸报告显示,祁明喆的后背以及胸口都有一些抄痕,他们怀疑死者在死之前与凶手有过争执,祁明喆的皮肤组织有可能会留在凶手的指甲内。”

刑子默说完之后,大家都不约而同的把视线转向病chuang上的白若素。

顾安之将白若素的手从被子下拿了出来,举了起来,透过光线似乎的确能看到指甲内有一些东西。

“而且,法证的报道也指出那把凶器上,只有一个人的指纹,那个人正是厉小姐。”

在他们之前离开的时候,每个人都留下了一组指纹,法证部的工作人员将凶器上的指纹与白若素留下的指纹进行了对比,完全的MACTH。

“有厉小姐的指纹不光是那把凶器,还有祁明喆被扯开的领带上,也有厉小姐的指纹。所以,警方现在应该会把厉小姐作为是一号嫌疑人,应该一会就会到医院。”

顾安之按了按他的太阳穴,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一定有人故意嫁祸若若。

可现在最麻烦的是他们没有证据,“如果警方确定了她为嫌疑人,他们会怎么做?”

“我想第一步应该会先把厉小姐转移到警方的指定医院,至少会先关押四十八个小时。”

刑子默之前在警局待过,他们的套路他相当熟悉,为了防止嫌疑犯逃脱,他们一定会先入关押。

“我妈咪凭什么要被他们关四十八小时。”

乐乐气得整张漂亮的小脸都皱到了一起,要是那些人真敢动她妈咪的话,她会直接扔一枚炸弹作为礼物给他们。

“放心,他们没有证据关押Jenny。”这时,权浩宇拿着白若素的血液报告进来。

顾乐晨听到权浩宇的话后,眼前一亮,立刻乖乖的问道:“叔叔,你是不是有什么新的证据?”

她看到权浩宇身上穿的医生袍就大概猜到了他是妈咪的主治医生,之前在电话里,她也听爸比说过,他们怀疑妈咪在被人用乙醚弄晕之前,还被人下过药。

“权医生,是不是血液报告出来了,她到底被下了什么药?”顾安之的想法和顾乐晨一样,在听到权浩宇的话之后,第一反应便是血液报告有问题,有足以推翻警方证据的大问题——

鑫妈在老家,家里没网,所以更新真的很不稳定,今天非常晚,抱歉!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