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270第一个到现场的佣人很可疑

“上次在公司五十周年庆的时候,我中枪的事你应该还记得吧。我怀疑幕后黑后不会罢休,应该还会派杀手来暗杀,于是便请了一个贴身保镖。而这次出席派对,也是因为觉得杀手会出现。”

他万万没想到自己诱杀手的戏码,最后演变成了真正的凶杀案。

“开场的时候,祁语芙……当我到了四楼就听到佣人的尖叫,然后就发现祁明喆已经被杀害。”

顾安之把当晚的案发经过,从他和若若到达祁宅开始,详详细细的对刑子默复述了一遍。

“在祁明喆被杀后到你们进去之前,屋内一定有第三个人出现过,当然我指的不是那个发出尸体的佣人。”

听完顾安之的复述后,一直沉默的权浩宇突然插话道。

室里三个人的视线都涮涮的集中到他的身上。

“根据顾少刚才所说,厉慕晨在派对上应该是被下了药,但那应该不是乙醚。

否则,派对人那么多人,应该会有人注意到才对,乙醚的效果非常快,一经吸入整个人都会完全昏迷。

而且据我刚刚对厉小姐的检查,她体内的乙醚含量并不低。

所以我推测,她是在祁明喆被杀之后,才被人用乙醚弄晕。

目的,也许就是想要把杀人事件嫁祸于她。”

“权医生,你在当医生之前是jing察吗?”裴寒轩打趣的问道。

“不是jing察,不过在学校时曾经修过犯罪心理学。而且我刚刚的推测是基于厉小姐身上的乙醚含量。”

意思就是说,这依旧是在他的医学范畴内。

“我觉得权医生说得以道理,这个推测对我们很有利。而且据我以往的经验,现场有第三者的可能性也很大。”

刑子默点了点头,完全赞成权浩宇的观点。

“我根本就不担心她被怀疑的事。她没做过,任何人都别想冤枉她。我现在比较担心她的身体,到底是什么份量的乙醚,居然两个小时了还没醒。”

顾安之完全相信若若,虽然七年没见,但人的本质不会变,若若不是那种会轻意杀人的人。

更何况,她的包里就有枪,何必退而求其次的用刀,而且那把刀也是关键,在一个卧室里刀是从哪里来的。

想到包里的袖珍型手枪,顾安之拿起包交给裴寒轩,“这是她的手拿包,你先帮她拿着。”

“好。”裴寒轩与顾安之相识二十几年,这点默契还是有的。

这个时候老大突然有这个举动,就说明这包里一定有什么不能让jing察知道的东西。

裴寒轩刚接过白若素的包,秦元良便带着警员过来了。

“顾少,打扰一下,我们想给厉小姐做个笔录。”

秦元良的语气相当的客气,他也完全看得出来这个厉小姐绝非顾安之的秘书这么简单,如果只是单纯的秘书,顾安之不可能会出动裴寒轩和刑子默。

不过回答他的却不是顾安之,而是权浩宇。

“厉小姐现在还没有醒,而且作为她的主治医生,我要求尽快将她送往医院治疗,她吸入了过量的乙醚,如果不及时苏醒的话,可能会有生命危险。”

闻言,顾安之看了权浩宇一眼,显然很欣赏他的这番话。

他已经知道若若没有生命危险,却故意把事态说得严重一些,而不管若若的嫌疑有多大,都没有人能剥夺她就医的权利。

“这个……”秦元良表现得有些为难。

“现在并没有任何证据指向厉小姐,就连定她为嫌疑人都为时过早,你们没有权利阻止她就医。”刑子默则从法律的角度说出自己的观点。

“如果嫂……咳……厉秘书因为没有及时送往医院,而出现危险或者留下什么后遗症,你们谁能承担这个后果。”

最后裴寒轩冷冷的威胁收尾。

全程顾安之都没有说过一句话,可是真正震慑到秦元良的却正是顾安之的眼神。

那双冷冽的黑瞳,再配上他之前的那句话……

“这个时候,你们最好谁都别惹我,我不敢保证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举动。”

顾安之这个传说中不近女色的黄金单身汉,看来是真的要脱单了。

秦元良也明白他们说的都对,就算是警察也没有权利阻止嫌疑犯就医,更何况厉慕晨还不是嫌疑犯。

“好,她可以送去医院就医。不过,顾少,希望你能留下来配合我们做个笔录。”

顾安之与刑子默对视一眼,刑子默上前在秦元良的耳边轻声说了几句。

“没问题没问题,你们现在都可以走了。”

“秦厅!”罗警员听到长官的话,完全的不可思议,怎么能就这么轻而易举的放过嫌疑人呢。

秦元良瞪了罗警员一眼,“闭嘴。”

罗警员无奈的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顾安之抱着白若素离开,裴寒轩和权浩宇都跟在身后,而刑子默则留下来善后。

等顾安之几人已经下楼后,罗警员才生气的跺了下脚。

“舅舅,你怎么能这样就放他们走呢,就算要去就医,也应该有警员跟着啊。如果厉慕晨真是凶手的话,顾安之的势力那么大,直接安排私人飞机把她送出国去怎么办,那我们不就放过一个凶残的杀人犯。”

秦元良是罗警员的亲舅舅,她的性格一向的疾恶如仇,就看不惯这种用自己的权势开脱的人。

“这位警员,请你注意你的措词。厉小姐现在只是协助调查,连嫌疑犯都不是,你再这么说小心我告你诽谤。”

“刑律,她是小孩子,就别跟她一般见识。卉卉,有顾少为她当担保人,放心,她不会跑。”

秦元良连忙一脸堆起笑,从罗卉卉的手上拿过笔录本,“刑律,那就麻烦你,过来做一份详细的笔录。”

刚刚刑子默在他耳边说的是,“顾少已经把整个事件告诉了我,有什么想问的直接问我就可以,我留下来做笔录。

现在顾少的未婚妻昏迷不醒,还望秦厅让他先行离开,不然以顾少现在的这个状态,恐怕你们也问不出什么所以然。

再说,你何必为了一个误会,得罪了顾少,这是不是很不值得呢。

而且,我们已经有证据证明厉小姐不是凶手,而是另一名受害者。”

重点是未婚妻这三个字,既然已经知道这个秘书的真实身份。即使她有再重大的嫌疑,只要证据还不充分,还有那么一丝的可能凶手不是她,他就不能轻举枉动——

在裴寒轩的一路狂飙之下,顾安之一行人只用了一个小时便到了第一医院,而医院方面也已经做好了接收病人的准备。

白若素被放在医院的移动病chuang上,推进了VIP病房。

在权浩宇为她抽血做更进一步的检查时,顾安之抽空给欢欢乐乐打了个电话。

他没有欺瞒他们,老实的说了在派对上发生的事。

因为他知道欢欢乐乐和一般的小朋友不太一样,他们有足够的心理承受能力,反而对他们来说,如果欺瞒不说,则是对他们的一种不信任以及伤害。

挂上电话后,权浩宇也已经抽完血,送到化验部去做血液检查。

从血液中能知道她之前被下的是什么药,以及乙醚的浓度是多少等等。然后可以配相应的解药,她就很快能醒过来。

不过,也可能她醒过来后,自己也不知道之前发生了什么事,所以对整个案情其实也不会有太大的帮助。

“若若,对不起!”

明明说好这一次会好好保护她,结果没想到她受到了伤害。他真的没脸见乐乐,没脸见若若了。

“老大,你就别自责了,发生这种事谁都不想,重要的是查清楚到底之前发生了什么事。我刚刚去案发现场的时候,有听到里面两个警员的谈话,说是监控录像全都在同一时间,突然坏掉。”

顾安之正握着白若素的手自责着,听到裴寒轩的话后,突然回过头看着他,示意他继续说。

“而坏的时间刚好与你说的你去洗手间的那个时间稳合,你不觉得这件事很巧吗?你说的那个佣人我觉得挺可疑,今晚宴会厅那么忙,她为什么会突然上到四楼?”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