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268你们最好谁都别惹我

顾安之刚走到四楼的长廊,便听到了一声声嘶力竭的尖叫,然后便看到一个穿着佣人装的女人,从楼梯顺过去第五个门冲了出来,一边跑还在一边喊,“死人了,死人了。”

女人很明显是受到了惊吓,一看到顾安之,立刻拉住他的手,嘴里一直重复着“死人了死人了”这三个字。

顾安之把自己的袖子从女人的手中拽开,快步走到这个佣人刚刚走出的房间门口,可到了门口他却不敢往里走。

这时,祁语芙和伊莎也已经上来。

祁语芙看到坐在地上的女人,不知道在小声的嘀咕着什么,皱了皱眉问道:“黎婶,你怎么在这里?”

“小,小姐,死人了……那……那……那个房间,少,少爷……”

被叫做黎婶的女人还没有说完,祁语菱和伊莎便都奔到顾安之站在门口的那个房间。

祁语菱推开顾安之,跑了进去,伊莎也跟着走了进去,在看到眼前的场景后,立刻拿出手机报警。

顾安之这时才终于做好心理建设,有勇气走进这间凶案现场。

刚刚在听到黎婶说死人了时,他的第一反应是,若若出事了!

他无法接受若若再次离开他的这个事情,更无法接受若若是因他而出事。

他的脑海中一直重复的浮现出,七年前,他回国找若若时,却被告知她已经葬身火海,连他们的孩子一并都已经永远的离开了他。

而他连她最后一面都没有看到,连尸体都没有,他看到的只是一堆骨灰。

原本,他以为那个伤已经随着时间痊愈。

原来并没有,只是被掩盖了而已。

他真的很怕走进房间,看到的是若若躺在血泊里的情景,顾安之左手用力的拽着自己胸口处的衣服,走的每一步都像是走到刀尖上,那么难!

终于,他还是走了进去,不得不面对,不管是什么样的情况,他都要面对。

走进屋子,他看到的是背上插着一刀把的祁明喆的背影。

“哥,哥~~~”祁语芙上前把趴在白若素身上的祁明喆拉了下来。

祁明喆一被推开,就见白若素衣衫不整的躺在chuang上,胸口的起伏证明了她还活着,这让顾安之稍稍松了口气。

可是,白若素礼服上半身的白色已经完全被血染红,领口处被扯得很开,可以看到包裹在xiong衣下的柔软。

下半身特殊设计的片裙已经被撕开丢到了chuang边,里面的多层裤装也被撕坏,露出了淡紫色的小内内。

看上去完全就是襁爆的现场,顾安之不敢想象这十几分钟内,若若是遭到了什么样的暴行对待。

顾安之立马脱下外套,盖在白若素的身上,轻轻的唤了她几声,“若若,若若……”

这个时候伊莎和祁语芙都已经完全失了主张,并没有注意到顾安之在喊谁的名字。

顾安之唤了几声后,若若却丝毫没有反应。

他一把抱起昏迷中的白若素,就要离开。

只要他的若若没事,谁死了与他有何关系。

特别是在看到若若身上的伤痕后,他恨不得对祁明喆鞭尸解恨。

可是他刚抱起白若素,房间内就又赶来了几号人物,其中一个正是S市的公安厅的厅长秦元良。

他与祁成业有几十年的老交情,学生时代时两人便是朋友,祁语芙的成人礼他以世伯的身份出席,没想到原本只是来参加一个派对,却听到这里发生了凶杀案。

而且死者还是他的世侄,秦元良立刻命令封锁现场,所有的宾客以及祁家的佣人全都必须留在这幢别墅。

秦元良让祁家的安保人员帮忙守住了出口,再给厅里打电话,让距离这最近的jing局立刻派相关人员过来。

祁成业只有祁明喆和祁语芙这一男一女,他万万没想到女儿的成人礼派对,却成了终结儿子生命的地狱。

“明喆,你醒醒啊,你醒来看我一眼,你怎么能让爸爸白发人送黑发人呢。”

祁成业的情绪非常激动,完全不能接受儿子已经死去的事实。

“老祁,节哀顺变,你别移动他,现在最重要的是找出凶手,让明喆不会死得不明不白。”

虽然是自己看着长大的世侄,秦元良也很伤心,不过几十年来他已经办过太多的凶杀案件,很多的事都已经看得很淡。

安慰了祁成业之后,秦元良挡在了顾安之的前方,“顾少,你要去哪里?不好意思,在jing察来之前,谁都不能离开这幢别墅。”

顾安之精致帅气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冷冷的声音从他口中说出:“这个时候,你们最好谁都别惹我,我不敢保证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举动。”

秦元良看了一眼被顾安之抱在怀里的女人,再瞥向祁明喆的尸体,明喆的领带已经被扯开,外套里面的衬衣扣子也被扯掉了几颗……

两人此时的穿着很明显的告诉大家,祁明喆在死之前正在做什么。

只是……顾安之不是不近女色的吗?那他怀里的这个女人,到底是谁?

她与这件凶杀案又有什么关系?

“顾少,我知道你现在很生气,可是你是最早到案发现场的一批人,一会我们需要向你讯问笔录。

而这位小姐……你们先到隔壁的客房去休息好吗?我们会尽快查出真相,到时候你们就自由了。”

秦元良没敢当着顾安之的面,说他怀里的女人是犯罪嫌疑最大的嫌疑犯。

因为从这表面的证据来看,很有可能是这个女人在受到侵犯的时候,随便摸到一把刀,杀了祁明喆。

顾安之没有回应他,抱着白若素离开这个房间,不过最终他也没有强行的离开别墅,而是在靠楼梯口的第一间空的客房住下。

进屋之后,顾安之小心翼翼的将白若素放到chuang上,然后站起身给老四打电话。

“老四,你现在立刻找一个医生到祁成业的别墅来,还有你和刑律师也一起来,速度一点。”

挂断电话后,顾安之回到白若素的身边,轻轻的抚摸着她睡得很沉的脸庞。

当然,这种沉非常的不正常,没有人可以在身边的人被杀之后还睡得如此的沉静。

这只能说明若若被下的药,份量很重,也可以说明她从被下药时就已经昏迷,到现在也没有醒过,她不可能是杀人凶手。

顾安之这么分析着,可别的人却不这么想。

伊莎和祁语芙都一口咬定,顾安之的秘书厉慕晨就是杀死祁明喆的凶手。

jing察的效率很高,不到一刻钟,祁宅所在的周际区重案组负责这起案子的三名jing员就已经赶到了案发现场。

“请问祁小姐,请你说说你发现尸体的经过。”

警员刚一到就开始给在场的人,分批的做笔录。

秦元良经过祁成业的同意,将顶楼作为临时的办公室,别墅里所有在场的人都必须到顶楼接受问话。

“最先发现我哥哥尸体的人不是我,是黎婶,她是我们家的佣人。”

祁语芙此刻的情绪已经舒缓了许多,也慢慢接受了哥哥已经去世的事实。

“好,我们会另外找黎婶录笔录,你就说说你知道的。据我了解,当时派对还正进行着,祁明喆为什么会出现在四楼的客户,你知道吗?”

当罗警员问到这话时,祁语芙低下头眼眸垂下,瞟了一眼正在她旁边作笔录的伊莎。

然后声音略大的回答道:“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只是在这之前,哥哥有对我说过,顾少就是顾安之的秘书好像对他有意思,而厉慕晨也正好是哥哥会喜欢的型,所以我猜……也许他们……”

她真的没想到祁明喆会死,还把事情闹得这么大,对白若素下药这件事当然不能说出来。

一想到顾安之刚刚那副想杀人的表情,祁语芙现在还心有余悸,反正哥哥也死了,死无对证,只要伊莎不说,就没人知道下药的真相。

就算到时候jing察查清楚,白若素是被下了药才会到四楼的客房,然后才到那个送饮料给她的服务生,服务生也只会说出是祁明喆让他去给白若素送的饮料——

宝贝儿们,我们又来玩猜凶手的游戏好不,你们猜会是谁呢?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