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三七七:他的女人,容不得别人来抢

“哎哟,太子殿下光临寒舍,真是让人蓬荜生辉啊!”

在凰老三和权佑擎同时出现在苏府门口时,原本正在迎来送往的楚易,骤然间就以欣喜若狂的姿态,提着衣袂走向了权佑擎。

而他改装过后的脸颊上,虽然画满了皱纹,但是眼底一片火热的激动神采,任谁也无法忽略!

自然,和楚易有过几面之缘的权佑擎,细细的看着眼前这名有些诡异的老者,直觉很熟悉,但一时间想不起更多,也只能淡淡点头,正要将手中的请帖递过去时,楚易便热情的招呼道:“太子殿下,快快请进!”

见此,权佑擎心下惊诧,但一想到身边的凰老三被这苏家老爷如此忽略,不由得心里有些痛快!

虽然,他现在对苏府门前人满为患的情形也相当不解,但是他所收到的请帖上,可是明明白白写着,苏苓将会在这里举行招亲大会!

开什么玩笑,他一心一意的想要将苏苓拢在身边,蓦然传出来一个招亲大会,他怎么可能不来参加!

而凰老三的请帖,和他的大同小异!

只不过,在此时苏府门外所受到的对待,却是天差地别!

这,让权佑擎心里感觉到少许的安慰!

待他随着楚易的招呼缓缓走进苏府大门后,还来不及迈步入内,他便噙着戏谑的神态回眸瞥了一眼凰老三!

而他眸子内所传达的意思,大概就是:不要羡慕本宫,谁让本宫是太子!

对此,凰老三目光更加幽冷沉凉!有些事,好像不受控制了!

正当凰老三盯着权佑擎渐行渐远的身影心里暗忖之际,不知何时他的腿边就出现了一个纷嫩的小包子。

“大叔!你找谁!”

这,是五月第一次和自己的亲爹凰胤尘说话!

而她仰着粉雕玉琢的小脸,近距离的打量着凰老三时,心里也在不停的给他打分!

衣着还算矜贵,体魄可谓健硕,长相实属男人,唯一的缺点,在五月看来,就是她这个亲爹的脸是不是有什么隐疾?!

她都盯着他看了半天,结果他那张脸上没有半点的表情显露!面瘫吗?!

“找你娘!”

其实不管凰老三的俊彦上有多么沉稳淡定,但是在他第一眼看到五月的时候,就知道她是谁的孩子!

虽然,凰烟儿说过,权佑擎和苏苓有了孩子,但是他凰胤尘时隔五年,若再分不清事实真相的话,那也真是白活了!

闻声,五月心里有点失落的看着凰老三,直觉上她并未在他的眼底或者表情中看到任何喜出望外。

反而是他依旧那般稳重冷漠的样子,让五月感觉有些委屈!

这可是她亲爹啊!可是竟然看见她都没有什么表示的嘛?!

“你也是我娘的追求者吗?那你先交一百两银子给我,然后去那边排队!”五月心下在一瞬间就评定玩凰老三后,下一刻语气就开始不算和善的对着他开腔。

果然,她亲爹还需要成长!那就她来促进一下吧!

带凰老三顺着五月手指的方向看去,转眸之际眼底便浮现震怒的暗芒。但,他却依旧静默不语,只是随手从袖口中拿出一张银票,交给五月后,便径自走向了门前排队的队伍最后放!

他如此默默接受一切的态度,让五月也暗中给他点了个赞!

不多时,五月站在一旁打量了凰老三半天,发觉他竟然真的有耐性在队伍最后等着。而且,她原本就安排了几个人,在途中强行插队,可她亲爹竟然什么反应都没有!

她爹,会不会是有什么缺陷?!

她怎么记得有人说她亲爹的脾气不太好!?

如此心有怀疑的五月,小眼神带着疑惑不解,乱瞄了一阵,而余光恰好看到手心里的银票,垂眸一看,顿时让她笑逐颜开!

亲娘!她爹这么有钱吗?她不过就是故意刁难让他给钱再去排队而已,结果她爹随手就给他甩了一千两银票?!

有句话怎么说?她爹是壕啊?!土土的豪啊!

虽然五月从小就锦衣玉食,但对于凰老三出手就给她一千两银票的事,还是有些激动!

这人,是她的爹爹呢!

听说还是个手握重兵的王爷!

虽然她不止一次在暗中悄悄观察她爹的一举一动,但是出于亲情,她还是觉得他爹爹和娘亲很配!

正当五月歪着头看着如同鹤立鸡群般的凰老三站在队伍最后方时,而后在她一个眼神示意后,眨眼间就从街道的另一边,跑来了三个男人!

这三人看起来年岁都不大,而且俊彦较好,且从衣着打扮来看,也能发觉定是大户人家!

而偏偏,今日凰老三依旧身着一身漆黑色无任何花纹的锦袍,挺拔的身影立在人群后方,虽透露出生人勿近的冷漠,但这三个男人却似是不怕死的跻身到队伍中,同时还有一人对着他呼呵了一句,“来来来,让一下诶!”

这,已经是第四拨人,强行插队在凰老三的身前了!

猝然间,眼看着再次被插队,而凰老三的眉心已经渐渐显露出戾气,而那三个如公子哥般的男子,却仍旧不怕死的打量着凰老三,甚至还开口奚落道:“这位兄台,你没事吧你!

今儿这么大好的日子,你穿一身黑,你当这是灵堂还是咋地?再说了,听闻这位苏家小姐貌美如花,你都多大岁数了,老牛吃嫩草,你不臊得慌?!”

这一席话,顿时让前面所有排队等候的人,瞬间回眸,每个人看着凰老三的视线里,似乎都噙满了轻蔑!

然而,凰老三虽不言不语,但是在他周身开始渐渐散出冷意,而且连眸子也愈发深邃锐利时,看热闹的人不由得都感觉到一阵脊背发凉!

这人,好像不太好惹!

“哟呵,你还瞪我?”不怕死的人大有人在,说话奚落凰老三的人,在看见他这般眯着眸子冷光锋芒乍现的表情里,登时将手中的玉扇收拢,而后就拿着玉扇指着凰老三,语气极尽的挖苦!

好吧,哪怕凰老三如今对苏苓心有愧疚,但是能够奚落他的人,普天之下也只有苏苓有这等荣幸!

外人这样做,完全是找死!他沉默,却不代表他善欺!

所以,在拿着玉扇之人刚刚要出手推开凰老三胸膛时,不成想从他身体内陡然爆发的真气,不仅将他手中的玉扇都震碎,就连他还张着嘴没说出口的话,也随着他的举动被弹出好远好远!

见此,始终隐藏在人群里的五月,差点拍手叫好!

那几个不怕死的玩意,她让他们假装插队就好,怎么废话那么多!

这要是把她爹给惹怒了,她肯定洒他们一身痒痒粉!

但,此时五月是这样腹诽的,可惜前方的某老三,已经彻底被激怒!

眼前这些排队的男人,都是觊觎他女人的对嘛?!

凰老三锋利的薄唇浮现轻嘲,狂狷,冷冽的俊彦如雕塑般让人望尘莫及。而他终于开了口:“玉树!”

“属下在!”

“临风!”

“属下在!”

“墨影!”

“属下在!”

“醉清!”

“属下在!”

在凰老三染上冷意的眉宇间,他薄唇吐出凉气,一字一顿的唤出四名贴身的暗卫!

每一次的开口,都伴随着令行禁止的属下闪身而出!

而他一袭墨色锦袍虽没有半点花纹旋绕,却偏偏他渐渐散体而出的凛然气质,以及他傲然独立的姿态,就宛若暗神降临,且周身萦绕着睥睨的气息。

这样气势突变的凰胤尘,在短时间内就让整个苏府门外呈现出一片凝滞的状态。

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停驻在他的身上,这人出现之时,仿佛并未引起外界的注意,可此时他陡然散发的气势,却让人根本无法忽略。

不仅仅是因为他极致冷漠却俊美至极的容颜,更因为他那双噙满厉色的冷眸流转间,就如同令人置身天寒地冻的腊月天中,凛冽如寒霜沁骨!

这人,到底什么来历!

“肃清所有!”

当凰胤尘的眸子一寸寸缓缓掀开,望着府邸门前众多呆滞在原地的男人,一声令下,四大暗卫齐发,眨眼间苏府门外就再没有络绎不绝的热闹景象!

他的女人,容不得别人来抢!

他放低的姿态,也只会让一人独享!

***********

这是三更,今天更新完毕!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