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三七四:不平凡的一夜

凰老三冷眸染上锋利的暗芒,一瞬不瞬的睇着权佑擎,薄唇边的疼痛虽犹不及心里的绞痛,可面对权佑擎字字珠玑的话,他却说不出一句!

诚然,在凰老三心里,仔细的回想,其实他也是认同的!

可如今,千帆过尽,他明白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也知道自己心里想的是什么,所以他和苏苓的关系,就由不得别人评说半句!

如此,在凰老三越来越冷凉的视线中,他目不斜视的看着权佑擎,锐利的眸子如鹰隼般愈发寒凉,下一刻在权佑擎再次要对着他出手攻击时,便听到凰老三开腔,“本王和她的事,你没资格置喙!”

“放你娘的屁!”权佑擎戛然顿在原地的步伐,怒瞪着凰老三,如一头被激怒的猛兽般,钢牙紧咬,冷冷的讽刺道:“本宫没资格置喙?那你就有资格伤害她?

凰老三,本宫真是想不到,你竟然这么不是人!你知不知道……”

“够了!”当权佑擎似是还在喋喋不休的想要提及往事之际,但听凰老三骤然怒喝,而后他染了脏污的衣袂伴随着他跨步前行的姿态,在身侧摇曳不停,在他站到权佑擎身前一步之遥的位置停下身姿后,他的语气如天年不化的冰山般,更加沁骨:“权佑擎,别跟本王提过去!

既然都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一再提及又有何意义?更何况,本王和她之间的一切,容不得别人来道听途说!不要以为你现在和她在一起,本王就会知难而退,没,可,能!”

权佑擎几乎是一瞬怔愣后,在眨眼间的光景里,再次狠戾的甩了凰老三一拳头。甚至力道之大生生让凰老三后退的三步才稳住身形。

而被权佑擎再次袭上脸颊,凰老三的眼底已经渐渐散出杀意,拢了拢散落在俊彦两侧的发丝,凰老三眯着眸子,呼吸都仿佛带出冰碴般,正要有所行动,却见权佑擎满眼失望的看着他,说道:“凰老三,本宫真是瞎了眼,当初会和你这种没心没肺的男人做朋友!

你以为,你能来权青国东宫,本宫当真不知道?时隔多年,本宫万万没想到,你到今日竟然还能这样看待苏苓!你可有想过,你和她之间最大的错误并不是不该开始,而是你不该在伤了她之后,还自以为是想要将她夺回来!

你真的想过她到底想要的是什么吗?你真的了解在苏苓心里她却最缺少的是什么吗?你什么都不知道!但,这也没什么,谁让你是齐楚国高高在上的尘王,你习惯了我行我素,你习惯了骄傲自负,可既然这样,你何不找一个小鸟依人的女子,每天放在王府里,和你举案齐眉?

你要的当真苏苓吗?还是你只是放不下过去曾经被她抛弃的不甘?”

权佑擎的话如重磅炸弹一样,每一字每一句都炸响在凰老三的耳边。

被另一个男人如此明白的说出问题所在,凰老三可谓是颜面无存。

但不能否认,权佑擎的话,的确让他心里微微惊悸了一瞬,而后他眼底的锋芒逐渐褪去,甚至目光不停的游离在权佑擎的脸颊上,薄唇也越抿越紧!

“看什么?是觉得本宫说的不对?”权佑擎此时极尽讥诮的看着凰老三,他是从来都没想过,事到如今凰老三竟然还是不相信苏苓!

他也不想想,如果苏苓真的和他在一起的话,他又怎么会给他和苏苓见面的机会!

正因为连日来的接触,他看透了苏苓眼底偶时浮现的轻愁,而不消多问他也能够知道,她淡淡的愁思来自哪里!

可惜,凰老三还是白费了他的用心!

他权佑擎虽然不是正人君子,但也同样不是道貌岸然的小人!

他能做的,他希望做的,是一场公平的竞争!而不是如同凰老三一样,强行将苏苓绑在身边的霸道!

月夜中的两个男人,彼此对望,一时间竟相对无言!

也许是在思量着对方的话,也许是在琢磨着这一场角逐中,究竟谁能抱得美人归!

总之,这是不平凡的一夜!

而彼时的另一边,在苏苓端着美人酥匆忙回到属于自己的厢房中后,关上门扉的霎那,她便伫立在原地,久久没有动弹分毫。

凰老三的出现,在她的意料之外!

她想不到他会在那样的情况下出现,同样也有些不解,如果凰老三抵达权青国的话,那么如此重要的事,凤门或者凰门是不可能得不到消息的。

而且,今天她还见过玉肃之和楚易,结果他们却对此只字不提?!

说他们全然无知,那是不可能的!

凤门和凰门的信息网到底达到什么样通透的境地,她是最有发言权的!

如此看来,那就是他们故意不让自己知道的!

而能够吩咐玉肃之或者是楚易的人,在权青国里,除了五月她不做第二人选!

这丫头,古灵精怪又善于恶作剧,估计肯定是她搞的鬼!

难怪今晚上都不敢回来东宫睡觉!

心思缜密的苏苓,很快就将一切都串联起来,而对于五月的做法,她只能无奈的摇头!

这几年来,虽然她对凰老三绝口不提,可是她挡不住娘亲凤茹筠不时的提醒五月关于她亲爹的故事!

所以这丫头会对凰老三心有好奇,也是在所难免!

可是,就在刚才月色下,她看见凰老三的一刹那,说不上心里是什么感觉,总之有些酸涩,有些慌乱,而更多的却是当初发生过的一幕一幕!

她离开的那个雨夜,凰老三也许不会知道,她曾经在王府墙外,等过他!

可是在她越来越失望的等待中,等来的只有王府门前随风摇曳的红灯!

而她也不可避免的就会想到,那个时间,说不定凰老三仍然身在幽谷阁,和谷兰缠绵悱恻!

她是个女人,眼看着自己的男人和其他女子那般融洽的相处,她还能怎么做?!

而凰老三也永远不会知道,在她决定跟着玉伯回到珍珠岛时,在第一天踏上甲板开始,她便陷入了晕厥!

接连两日的夜雨侵袭,让她本就不算健朗的身子更加娇弱,甚至她连着五日高烧不退,险些连孩子都保不住!

这一切的一切,她从来没有说出来过,但是却无法当做什么都没发生!

五年时间,她用来沉淀自己,也足以让她在这段平静的日子里,看清楚她和凰老三之间,到底错在哪!

他们之间不是不爱,只是爱的不够深,不够坦诚!

站在漆黑不见五指的房间,周遭安谧的像宛若空谷。

她不知道在她离开后,凰老三和权佑擎之间又会发生什么,可是这一晚,她再也难以保持那份平静不受干扰的平和。

凰胤尘,原来再次看见他,她才知道自己内心对他竟还会产生波动和涟漪。

可惜,一切都过去了!

这时候,被凰老三的出现扰乱了所有心神的苏苓,并不知道在翌日清晨的阳光刚刚洒向大地的时候,她的宝贝女儿,就送给她一个足以震惊天下的大礼!

就连凰老三也想不到,在他接下来的追妻之路上,最大的屏障并不是苏苓爱不爱他,而是他的女儿时刻给他制造的各种‘惊喜’,或者说是惊吓!

*

翌日

当苏苓彻夜未眠的在厢房枯坐,可到了东方鱼白之后,她还是没能理清楚凌乱的思绪!

黯然失神般,正要从椅子上起身,结果厢房旁侧的后窗边,传来了一声呼唤,惊醒了她的神智。

“娘亲!”

闻声,苏苓便眯着眸子看去,一眼之间,就见到五月的小手正撑在窗棂上,而剩下的半个身子,都挂在窗外,纷嫩的小脸对着她巧笑嫣然。

见此,苏苓凤眸内就闪现出危险的冷光,旋身走向窗棂时,菱唇也似笑非笑,“回来了?”

彼时,仿佛没看到苏苓暗生怒意的脸颊,五月依旧笑得很欢快,再次扬了扬自己的小手,道:“娘亲,过来玩啊!”

苏苓:“……”

她现在有心情玩嘛?!

然而,就在苏苓心里暗自腹诽,而后毫无防备的走向五月之际,结果还没近身,她就感觉自己女儿的小身板腾空就向她跳了过来!

出于保护,苏苓双手平伸,作势要将五月接住,结果就在这一霎那,她家的宝贝闺女,直接点了她胸前的两个穴道,将苏苓点在了原地!

*****

这是二更,今天更新完毕!明天有加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