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三七三:他,似乎过的并不好

苓……”

这一声带着缱绻心碎的低喃传入苏苓和权佑擎耳中之际,两人同时闻声侧目,而在看到来人一袭略带疲惫的身影站在东宫围墙之下时,苏苓指尖上捏着的美人酥,不受控制的就掉在了桌上。

酥软的糕点在滑落的刹那,犹如某个旁观之人的心一样,瞬间细碎一片!

该来的还是来了!

权佑擎的眸光几乎是一瞬间就看向了身侧的苏苓,甚至眼底挂满伤痛的看着那块从她指尖掉落的美人酥!

细碎的看不出原来的模样,一块一块,就像是他此刻的心一样,再怎么拼凑也回不到原来的样子!

他其实一直都知道,苏苓心里还有凰老三!

正因如此,他才过于强求的想要让自己在她的心里有一席之地!

他果然还是强求了!

当凰老三真真切切的出现在苏苓面前时,所有过往的画面都如同倒带一样,在苏苓的脑海中盘旋不停。

明月当空,但周围的一切仿佛都化为虚无。

苏苓的双眸内,毫无杂质的看着凰老三,哪怕过去五年,可再次相见,凰老三还是能在她平静的心湖中,激起层层的涟漪。

她不否认,其实凰老三一直在她的心里!

“凰老三,你当这是你家?擅自闯入,你信不信本宫把你当刺客抓起来!”当权佑擎强行压抑住自己内心中如撕裂般疼痛的波动时,才开口看着凰老三,以淡淡戏谑的口吻说着。

而当下只有他自己知道,这一幕给他带来的难过有多么强烈。

他当然看得出,苏苓在面对他时候,那份从容不迫,在和凰老三对视之际,全部化为难耐的隐忍。

他输了!

还没开始,他就已经输的一败涂地!

面对权佑擎暗含冷光的凝视,凰老三却浑然不觉。

此时此刻,他的冷眸里,除了一片令人心碎的沉痛,剩下的就全是苏苓那一抹让他魂牵梦萦的身影。

他自是看到了苏苓和权佑擎在凉亭内对视的一幕,其实他也看到了权佑擎拉着她的手,静静走在月光下的场面。

可,这些都不是重要的!

他既然能在阔别五年后再次找到苏苓,他想他不会再轻言放弃!

两个人之中,总要有人率先低头,曾经他低头的姿态总是带着天生的骄傲,可如今他面对苏苓,宁愿磨碎他一身的傲骨,也要将她再次夺回来!

不管,她现在的身边,到底出现了谁!

可,他希望能够陪她走完一生的人,还是自己!

“苓……”凰老三低柔缱绻的再次呼唤苏苓的名字,而下一刻,他步履虽沉稳却仍然带着显而易见的慌乱,一步步小心翼翼的走向苏苓,可却在看到她骤然将眼眸移开后,步伐猝然顿在原地。

他看出来了,她也许还是不想见他的!

苏苓强行让自己镇定下来,而后将自己的视线极为困难的从凰老三身上收回。当她的余光看到桌上被她掉落的美人酥时,不由得自嘲一笑,凭空道:“真是浪费了!”

权佑擎闻声侧目,不得不说,苏苓这样的举动,在一定程度上还是让他心里有了少许的安慰。

她这样的表现,是不是说明她对凰老三已经没有期许了?!

其实,在爱情里面,不仅是女人爱幻想,就连身在其中的权佑擎,也难免呈现出这样自欺欺人的想法!

虽说爱到深处无怨尤,可当今天下,又有几个人能够什么都不求的甘心陪伴?!

即便是对苏苓这般用心的权佑擎,在他的内心深处,还不是期翼着能够和她双宿双飞!

面对苏苓陡然移开的视线,凰老三的心口剧烈的疼痛了一瞬。

仿佛那个让他不敢轻易回想的雨夜,再次出现在眼前!

她的冷漠,她的无视,以及她此时身边有旁人陪伴的场面,几乎碾碎了凰老三一颗逐渐复苏的心房。

可,他却没有半点转身离去的勇气!

因为,他怕这次若再是转身,也许就是一世!

他承受不起那样撕心裂肺的疼,也不远在轻尝蚀骨灼心的痛!

“浪费不要紧,你要是爱吃,本宫再给你做!”权佑擎说着便随手将桌上的碎屑挥落,而后看着苏苓时,眼眸内一片赤诚。

而他这样的口吻,也让苏苓不由得轻笑一瞬,“看来,你手上那些伤口,就是这盘美人酥的杰作!”

闻声,权佑擎抬起指尖,有些自嘲的看了看,而后说道:“这都是小事,一回生二回熟!”

在苏苓和权佑擎这样旁若无人的闲聊中,凰老三被无视的彻底!

而这种场面,若是放在从前,他一定会直接上前掳人就走,可现在他最缺少的,就是那份过于自信的狂妄!

这,仅仅体现在苏苓身上!

再次相遇,他想他也会做尽小心翼翼的事!

其实,在苏苓和权佑擎对话之际,她的余光从未离开过凰老三!

她清楚的察觉到,他一个人站在不远处的宫墙下,有些落寞的身影被月光投射在地上,拉的很长很长!

而她就在方才的一眼之间,也看到了他面上的土色以及他挂满疲惫的眉宇!

许久不见,他怎么会以这样的姿态呈现在自己的面前,虽然这几年她的势力倾覆整片大陆,可她却强行让自己忽略掉有关凰老三的一切消息!

只是,在她离开不久后,远方就传来谷兰被带回楼越国的事,而这些在她听闻之后,唇角仅仅是讥讽淡笑!

因为那时候,她便已经知道自己怀了五月的事实,而从那之后,她不想,不念,任凭自己在珍珠岛上,将一切的经历都放在扩张凤凰楼生意的事情上!

而短暂又漫长的五年过去,她以为凰老三依旧会是英挺俊逸,可如今看来,他似乎过的并不好!

当苏苓按捺下心中的波动后,眼眸有些迷离的看着瓷盘中的美人酥,随即微微吐息一瞬,端着盘子,起身后说道:“谢啦!这美人酥我端走了,很晚了,你也早些睡!”

话落,苏苓便径自端着美人酥走向了东宫的大殿,而哪怕途中她和凰老三错身而过,哪怕他的眼眸始终追随着自己的身影,可苏苓依旧噙满镇定,缓缓消失在两个男人的视线之中。

在苏苓的身影走入大殿的一刹那,凰老三的目光还没来得及收回,眼前蓦地红影一闪,还没看清楚,紧接着一个重重的拳头就砸在了他染了黄土的俊彦上。

同时,还伴随着一阵怒意爆棚的低喝,“凰老三,你还有脸回来找她?”

权佑擎的拳头砸在凰老三脸颊上的时候,他似是泄愤般再次飞起一脚!

而心下有所察觉的凰老三,在听见衣袂划破空中的簌簌声后,便迅捷的旋身躲开。再次回身站定,在月光下,便能清晰的看到他唇角边红红的印子。

“有没有脸,你说的不算!”凰老三的声音冰冷如霜,仿佛在炎炎仲夏之夜,他的口中依旧能够吐出冰凌般的冷凉。

闻声,权佑擎的眼眸微闪,随即鼻翼翁动,挂满不屑的俊彦嗤笑道:“本宫若是能说了算,你今日就没有活着站在这里的机会!

凰老三,当年你因为谷兰而和本宫断交!既然谷兰回来了,你怎么不去好好疼爱你的谷兰妹子?你是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被利用,所以才心中有恨的将她送回楼越国吗?那当初本宫给你的提醒,你却当成耳边风,如果本宫当年不是为了让你看清楚她的真面目,你会在后来和本宫决裂到生死不相往来嘛?

说到底,在你心里还是有谷兰位置的!不然,五年前你在谷兰出现的时候,你都对苏苓做了什么?!

你知不知道,你和谷兰在一起的那天晚上,苏苓就站在幽谷阁外面,她亲眼看见亲耳听着你们两个耳鬓厮磨,你想没想过这对她来说,是什么打击?

你,简直是畜生!”

权佑擎愤然的语气和他难以自持的怒意,让他恨不得当下就刮了凰老三!当年他虽然没有介入到他们两个人的感情之中,但是那天晚上苏苓的表现,即便是在五年后的今天,一旦想起来的话,还是会令他心如刀绞般难受!

苏苓,本就值得更好的!他痛恨凰老三,若是不能给苏苓唯一,又为什么要招惹她?!

****

这是一更,二更稍候!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