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三七零:姗姗来迟的凰老三

心中略有彷徨不安的苏苓,在权龙离开之后,便一直一个人坐在东宫大殿内想着二十年前的往事。

她总觉得,如果权龙口中的女子就是娘亲的话,那么他们之间的误会可能真的不是一点半点!

一个男人,能够为了女子的一句话,就将整个凤家族人全部转移到自己的封地去,而且这一保护就是两年的时间!

如果说他真的是个冷心冷情的人,那大可以将凤家全部铲除以绝后患!而若是这样,也许后来封地的那些无辜百姓就不会受到牵连,从而又被权龙亲手斩杀!

虽然听起来是个很遥远的故事,但是仔细想想,当年天下大乱,权龙怎么会在战火纷飞的时候回到封地?而那个名唤凤筠的女子,又为何那般巧合的在权龙斩杀凤家族人时出现在封地之中?!

这一切,若说完全是巧合,苏苓觉得根本不可能!

到底是造化弄人,还是有人暗中搞鬼,恐怕都没那么简单!

太多太多的无法解开的谜团在苏苓的脑海中得不到一个完整的答案,而这也让她心里有些失落!

凤筠,到底是不是娘亲凤茹筠?!

她都知道娘亲就是凤家后人的事实,但权龙却对当年娘亲以花楼女子下嫁丞相府的事情深信不疑!

难道说他真的认为娘亲会因为*就和别人通歼的女子?!

再说,她一直都觉得娘亲和丞相老爹之间,似乎总是一层隔阂。因为若真的是夫妻,相敬如宾固然是好,可这五年的时间,娘亲却从没说过要回到齐楚苏家的念头!

事情太乱,也彻底打破了苏苓心里的那份平静!

在月满东宫之际,楚易悄无声息的出现在大殿的一侧,而他站在原地看着苏苓陷入沉默,且对他的出现毫无察觉时,不禁轻轻出口呼唤了一声:“教主!”

闻声,苏苓眉宇轻抬,暗自吐息一瞬,看向楚易,有些惊讶,“什么事?”

对于楚易或者是玉肃之,他们能够随意出入皇宫的行径,苏苓表示一点都不惊讶!

毕竟她身为教主,早就知道这些人的本事和能耐,就算这皇宫把守再严密,就连她现在的功夫,都能悄无声息的进来,更何况是她这些武艺超群的手下!

楚易定定的观察着苏苓的表情,嘴上却说道:“教主,少门主让我来通知教主,她这几天打算住在暗桩茶寮!”

“哦?她自己去的?”听到这里,苏苓心头不禁又浮起无力感。

她这个女儿,打从离开珍珠岛后,就像是一匹脱缰的野马,撒丫子在外面乱跑!

不过好在她还知道支使楚易来跟她报备一声,索性苏苓也没多想!

毕竟,她从没说过,其实整个权青国的京城,凤门和凰门的暗桩多大十几个!

几乎整条京城的商业街,立面有一半以上的店铺,都所属于她的凤凰楼!

而当今天下,可能知道凤门和凰门的人少之又少,但是凤凰楼却早五年之间如拔地而起的枭雄。

放眼整个大陆,和凤凰楼有商业关系的商铺,已经数以万计,甚至是更多!

在苏苓的心里,虽然当初她被迫承接下凤门凰门的教主之位,但不管怎样,那都不是她自己的!

而在珍珠岛的这几年,她将一切的经历都用在如何开辟一条更踏实的道路来保护自己和五月以及娘亲!

所以,凤凰楼的出现,在当今天下已经算是传奇,而且正因为传奇,所以如今并没有知道,凤凰楼真正的主人之谁!

因为强大,所以神秘!

“行,我知道了!”

苏苓波澜不惊的回了楚易一句,而后她缓缓起身,捶了捶有些酸痛的腰肢,举目四望着空旷的殿宇,她一个人竟然在这里做了两个时辰了!

现在外面天都黑了,想来权佑擎应该也不会回来了!

也正好,难得安静。

苏苓这边正感叹于自己内心的不平静,而旁侧的楚易却不停的抿嘴后再放开!

他心里纠结的是,到底要不要将尘王出现在权青国京城的事告诉给教主!

但,他一方面出于衷心的想法,觉得自己应该说!

可是!!!

另一方面,他耳边还不停回荡着少门主对他的威胁,若是他将尘王的事情告诉给教主的话,会不会真的被少门主丢进海里喂鲨鱼?!

说还不说?这是个问题!

“你咋还不走?”当苏苓在大殿内转了一圈,正打算回自己的厢房再去整理思路时,余光一闪,就看见楚易一脸纠结的表情站在原地,不禁询问了一句。

闻此,楚易心头一紧,脑海中呈现出两个画面,一个是教主苏苓在听见他如实相告后的阴沉脸色,一个是被五月倒提着他的腿直接丢进海里喂鲨鱼的场景!

左思右想,后者胜!

“属下告退!”

随着话落,楚易便如同一阵风一样,飚出了东宫大殿!

相比较而言,他更害怕少门主!

楚易离去之际,许是非常着急,而他如风般离去后,徒留一阵冽风垂在苏苓的脸颊上,让她腮边的发丝不停的飘荡!

“抽什么疯?”苏苓暗暗瞪了一眼消失在夜幕中的楚易,旋即便径自转身走向一侧的回廊中。

她现在需要利用有限的时间,好好梳理一下娘亲和权龙之间的关系!

同样也还有她对权龙那股子莫名其妙的熟悉感!

*

时光荏苒,如流水般在指缝中悄悄溜走,不留一点痕迹。

阔别了这么多年,这个夜晚是凰老三再一次感觉到那股子心跳复苏的激动感。

天知道,当他收到凰烟儿的那封密函时,看到上面的每一个字迹,对他来说却都如同最美丽的梦境般那么不真实!

他找了五年,念了五年,等了五年的人,竟然被凰烟儿亲眼所见,天下间恐怕没什么消息还能比这个更令他兴奋的!

当然,对于凰烟儿密函中所说的事情,他虽然心里有些别扭,但却选择性的忽略了!

这一次,苏苓再次的出现,已然让他能够很平静的去思考两人之间出现过的最大问题!

那,就是信任!

当年,他因为看到萧子宁和苏苓之间的拥抱,而醋意大发!

当年,他又何尝不是刻意隐瞒了自己对谷兰的怀疑情绪?!

说到底,他们之间缺少的从来不是*的爱意,而是令彼此互相坦诚的信任!

诚然,凰老三的性格虽然在五年的时间愈发冷漠无情,但他仍就知道,凰烟儿对苏苓似是带着一股天生的敌意!

所以,她的密函一方面给凰老三带来了激动的信念,另一方面也让他明白,这次他不会再轻易的错过解释误会的机会!

更何况,就算苏苓真的选择和权佑擎在一起,那他也要亲耳听到她的回答,才算是死心!

否则,这一次,他和苏苓之间的一切,容不得外人评说一句!

暗夜中的京城,缓缓从城门处传来马蹄声。

夜以继日的赶路,虽然让凰老三的俊彦呈现出淡淡的土色,但凛然的身姿依旧无损他的魅力和强大的气场!

在已经略显空旷的街头,马蹄声格外清晰。

彼时,坐落在京城主干道两旁的酒楼和茶馆,依旧宾客满座的人来人往!

而当凰老三的骏马被他勒紧缰绳停在一个名唤品茗香的茶寮门口,不待小二出来迎客,站在门口穿着素衣的女子,一见到凰老三,立马碎步上前,卑躬屈膝道:“奴婢墨香参见尘王!”

“嗯!”凰老三凛冽狂狷的做派仅仅对着墨香应了一声,而后在墨香平伸手臂时,便由她领着凰老三,踏入了品茗香的茶寮之中!

而在高朋满座的大厅内,凰老三目不斜视的随着墨香缓步走上阁楼的台阶,而在他和墨香的身影刚刚消失在楼梯拐角时,在大厅最不起眼的地方,一个小小的身影就从桌子上抬起来,小胖手摸着自己纷嫩的脸蛋,对着身边的女子问道:“娆姨,就他?”

闻声,一身男子装扮的碧娆,眼底泛出不屑,淡淡的点头,道:“嗯,就他!”

************************

这是一更,二更稍候!今天有加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