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三六九:无辜躺枪的玉肃之

“她死了?”

苏苓不免惊诧的看着权龙,而他这样一说,苏苓却觉得更加怪异!

总觉得有些什么地方不对劲,可看着权龙满怀怀念的眸子,却又觉得他并没有欺骗自己的道理!

权龙的眉目之间,瞬间染上了沉痛的哀伤,目光有些迷离的看着前方,微微点头,“朕亲眼看着她下葬的!

当年,如果不是朕看见凤家人屠了城,也许朕就不会意气用事,当场将凤家人全部斩杀!而那次所导致的结果,就是她恰好也在来封地的路上,然后亲眼看着朕将她的族人斩尽杀绝,从那之后,她便郁郁寡欢,甚至在那段日子里,她竟*的背着朕跟别人苟且……”

也许是回忆到最不堪的一幕,所以权龙的脸颊有些抽搐的难看着,而听到这一切的苏苓却愈发的感觉那个女子也许真的不是娘亲!

在她的印象里,且不说娘亲从不是那种朝三暮四的人,更何况当年的凤家族人那么人,说不定娘亲也只是另一个逃出生天的悲惨女子罢了!

但,不管苏苓此时的心里是何等想法,权龙在接下来的话里,让苏苓更加彷徨。

“说起来,当年和她苟且的那个男人,也姓苏!而你和她的长相真的很像,如果她还活着,说不定你就是他们的孩子呢!”

权龙说着就将目光流连在苏苓的脸颊上,或许是事过境迁之后,他也不再是曾经冲动的诸侯王,所以在权龙的神色中,苏苓能够看到的只剩下淡淡的哀愁和复杂。

但权龙所说的那个姓苏的男子,苏苓在一瞬间就想到了相爷苏宝生的身上!

会是这样吗?可是她明明记得,她并不是苏宝生的孩子才对!

“你真的相信那个女人,会因为*就和别人苟且?”苏苓忍不住想为这个女人平反,不管到底是不是凤茹筠,她都觉得,如果在当年那个女人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在得知权龙踏平了家族之后,还能够和他在一起的话,那该是何等的情深意重!

也正因为权龙并没有告诉她当年死在苏家的那些人并非是真正的族人,所以被蒙在鼓里的女子依旧愿意和他在一起,单凭这一点,从苏苓的角度来看,她就不相信她会*到和别人苟且的地步!

毕竟,其实在那个女人的心里,苏家族人早就应该在两年前都已经死在了割据战役中,而之所以她后面会郁郁寡欢,说不定只是被当时的情况惊吓到从而导致的!

闻此,权龙不免讪笑,而伴随着他摇头的动作,随即开腔,“丫头,当年的事,是朕亲眼所见,你认为自己心爱的女人和别的男人同榻而眠,翌日两人身无一物的场面,真的仅仅是睡觉那么简单吗?”

权龙这番自嘲的话,似乎还带着当年那种沉痛的心情,而听见他所说的这一切,苏苓心头便有些憋闷,暗暗想了想之后,她才开口,“我娘的确姓凤!但她的名字,叫凤茹筠!”

“凤茹筠?”权龙暗暗念叨着,而后再次抬眸看着苏苓时,眸子内精光划过,“原来,你真的就是他的女儿!”

“你知道?”苏苓惊讶的反问一句,权龙则微微一笑,“当年,和她苟且的男人,正是如今齐楚国的左相苏宝生!而你口中的凤茹筠,应该就是当年他在凤筠去世后,又娶的一名花楼女子,想必他也是在怀念筠儿的吧!”

时间一点点过去,在苏苓和权龙这般对话中,殿外的天色已经渐渐近黄昏。而氤氲着淡淡黄色光幕的窗棂边,苏苓的视线久久定格,半饷都不能回神!

不对劲,很不对劲!

很显然,权龙应该对老爹的情况是有所了解的,可是从他的一举一动中,她能够看得出他对过去残存的隐晦心情。

而过了这么多年,他在历尽这么多后宫女子后,仍旧能说出最爱的女子是当初的凤筠,这一点足以说明他是个长情的男人!

但是,若放在五年前,也许苏苓会觉得他说的话没有半点漏洞,可如今她清楚的知道娘亲的身世就是凤家后人,这样一来,凤茹筠乃是花楼女子的谎言,便不攻自破!

可是,身为帝王的权龙,如果当年真的在乎凤筠,会连这点事实都不去调查,就直接误会了一切嘛?

以至于在经年之后,想起来还是会心里残留遗憾!

“权帝,你有没有想过,这其中说不定会有误会!?”当苏苓噙满隐晦不明的视线慢慢看向身侧的权龙时,她还是无可避免的询问了一句。

而相对而言,或许对当初所有的一切都深信不疑的权龙,听见苏苓的询问,却言不由衷的摇头,说道:“一切都是朕亲眼所见,还需要什么调查!因为后来,在朕发现他们两个在一起后,她亲口对朕说,她喜欢的是苏宝生,而也许当初的朕,空有一身武艺,却是不及苏宝生的才气!所以她的选择,朕决定尊重!”

“可事到如今,权帝可曾后悔过?”苏苓看着权龙略显沉闷的表情,甚至连他眉宇间划过的愁绪都让她觉得那么熟悉!

他这种不乏怀念却又强行压抑自己的神态,和娘亲日复一日的寡欢,是何等的相似!

几乎有那么一瞬间的冲动,苏苓想要开口告诉他关于凤茹筠的过往,可是在她还无法确定权龙真正的心意前,她又不能太过草率的将娘亲暴露于人前!

“哎!”权龙幽幽叹息着,而后便缓缓起身,看着苏苓暗含打量的目光,低声说道:“丫头,朕说的这些,都是往事而已!朕知道苏宝生对筠儿的心意,所以想必你和她长得这么相似,说不定就是你娘和她很像罢了!

既然你是他的女儿,说起来也算是朕故交的孩子,在权青国的这段日子,你若有什么需要,大可以跟朕说,至于其他的,都随风而去吧!”

话落,权龙略显萧索的身影,便缓缓走出了东宫的大殿。而苏苓望着他沧桑的身影,忽然间心头一阵刺痛!

没由来的,却很强烈!

“玉寒!”

当苏苓只孤身坐在原位,旋即在听见一丝异动时,便低声呼唤。

而眨眼间,玉寒也就是玉肃之便飘然从悬梁上滑落!

“教主!”此时,苏苓一心都被权龙和凤筠的过往所牵动着,以至于在逐渐昏暗的殿内,她都没有看到玉肃之略显凝重的神色。

“教主,我……”玉肃之看着苏苓,口吻似是有些急切,而此时此刻的苏苓根本顾不得玉肃之到底要说什么,总之在他开口的刹那,苏苓便快速的说道:“你现在立刻去调查一下二十年前关于凤筠的所有事情!

必要的时候,你可以将我娘的故事,一并调查出来!”

“教主,可是……”玉肃之愈发凝重的神色,再次想要开口,结果内心里彷徨无措的苏苓登时眸染厉色,拧眉瞪着他,道:“毛的可是,你赶紧的!我只给你两天时间,你要是调查不出来,就去珍珠岛看门吧!”

是人都能看出来此时苏苓的急躁和烦闷,而玉肃之虽然觉得自己有点中枪的节奏,可是转念一想,他觉得还是不要给教主添堵了!

他若是现在告诉他,尘王已经进入权青国地界的话,那教主的心情肯定更糟糕!

想想,还是算了!

不如他自己直接安排人手,在半路堵截更好!

闷闷的应承了苏苓的吩咐后,玉肃之一脸坚毅的闪身离去,反正不能让尘王那个犊子再接近教主就对了!

嗯,就这么办!

此时的玉肃之何曾想到,他一心想要为苏苓杜绝后顾之忧的举动,结果在他还没开始行动之际,就被某个小包子导致他‘胎死腹中’!

开玩笑嘛!尘王一路赶来,那可是她的亲爹,如果真的被玉肃之给阻拦了亲爹的脚步,那她还怎么试探?!

更何况,如今她的身份可是凤凰楼的少门主,玉肃之知道的消息,五月自然也能够在第一时间掌握!

是以,当苏苓还在为自己娘亲和权龙的过去烦躁不堪时,却根本想不到,她家的五月丫头,已经开始算计起她未来的幸福生活了!

***********************************

这是二更,今天更新完毕!明天有加更!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