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三六八:她是朕,这辈子最爱的女人

“权帝,不知你口中的‘筠儿’是何人?”

听见苏苓直截了当的开口,权龙反而有一丝停顿。目光再次游离般定在她的脸颊上,一瞬不瞬的仔细打量着她每一寸的容颜。

半饷过后,权龙才幽幽叹息一声,随即有些不舍的从苏苓的脸颊移开,缓缓看着东宫大殿外朗日下的仲夏美景,弧线锋利的唇角微扯,低沉的说道:“她,是朕这辈子……的一个故人!”

也许,权龙真正想说的并不是故人这么简单的一个称谓,但是他在停顿了一瞬才脱口而出的话,显然是在内心里有过斟酌和挣扎的。

当然,苏苓此时虽然面无异色,但她仍旧在观察着权龙的神色中,发现了一些端倪!

她似乎清楚的看到,在权龙提及到此人的时候,他眼眸之中闪现过对过往的痴缠。

若只是故人这么简单,何以他会带着这等怀念的神色,却又不肯明白的表露心声。

“看样子,权帝的那位故人,似乎和我很像?”苏苓不期然的说出这番话,果然就见权龙的呼吸一窒,继而猝然转眸看着苏苓,举动中略有失态!

似是察觉到自己的动作有些过火,所以权龙微微收敛了脸颊上的怔忪,唇角微抿,似是而非的笑道,“只是略有相似罢了,故人已逝,朕只是触景生情而已!”

苏苓眼看着权龙似乎在强行收敛起自己所透露出的真情实意,这也让她不由得蹙眉,很多事情其实在苏苓推测的过程中,她便能够揣度一二,但若是权龙真的就此打住的话,那她这番努力可能又要付诸东流!

“权帝,既然故人已逝,但看你的样子,这位故人和你之间应该关系匪浅,对否?”苏苓低着头轻轻摩挲着自己的指尖,既然权龙不肯说,那她只能小心谨慎的挖个坑,让他自己跳了!

不是她纠结过去,而是因为权龙的表现,让她心里忽然串联起许多的可能性!

闻声,权龙眉宇间一闪而过某种情绪,旋即唇角微哂,打量着苏苓轻笑道:“丫头,你到底想说什么?”

见权龙忽然间似是释然般的模样,苏苓也不想自己太过小人之心,所以几乎没有半点停顿,她便看着权龙,直接问道:其实我想问的事,那位故人,在权帝的心里,是否从未离去过?”

“丫头,你知道些什么?”当权龙渐渐眯起眸子,端看着苏苓平波不惊的凤眸暗自揣测时,苏苓心里便产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而她也随即出声,“权帝,你的那位故人,是否姓凤?”

‘叮咚’一声,权龙原本放在桌上的手臂,因为苏苓的话,而乍然不小心将手边的茶杯给打翻了,一杯清茶顺着檀木桌暗色的纹理氤氲开来,而他的神色却再不是之前那般强壮镇定!

“你……你说什么?凤?你怎会知道她姓凤?”权龙激动的神色完全不能自已般的看着苏苓,甚至于一代帝王在苏苓的面前,竟开始轻轻战栗,就连他不由得扣紧桌案边缘的指尖都开始微微发白。

苏苓观察到权龙所有的表现,下一刻心底忽然间有些迟疑,她不知道娘亲和权龙到底有没有关系,而且她也不能断定,眼前的这个威严帝王,他和自己的关系是否和自己所想象的那般一样!

况且,苏苓更有些后怕,若是她真的说出了娘亲的行踪,万一这并不是她想要的,又当如何?!

“丫头,告诉朕,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朕!”在权龙难以抑制的激动神色中,他看着苏苓的脸颊,愈发觉得熟悉,甚至几乎和他脑海中的那张脸蛋近乎重叠。

也正是因为这样的原因,所以激动的权龙完全抛却了自持的冷静后,他甚至不由自主的抓紧了苏苓放在桌上的掌心!

虽然动作十分不合时宜,但正因为心里有所期翼,所以才会过分激烈!

见此,苏苓便知道,有些事可能真的开始朝着她所无法掌控的方向前进了!

但既然事已至此,她觉得有必要给过往添上一笔浓墨重彩!因为五年的时间,她每天都和娘亲生活在一起,而且也清楚得看到过,虽然平静的生活让娘亲的眉宇少了轻愁,可是她似乎依旧在压抑着自己的心事,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而且,她一直觉得,相爷苏宝生对娘亲来说,或许只是曾经溺水时的一叶扁舟,毕竟这么多年来,她从未听娘亲提及过苏宝生,一次都没!

权龙激动难耐的看着苏苓,心里难免开始浮想联翩,人生行到今日这种地步,他唯一的遗憾,就是在当年失去了她!

如今,仿佛老天在给他一个可以弥补的机会,尤其是看着苏苓和她几乎重叠的容貌,这让权龙根本无法平静。

良久,当苏苓心里不停的说服自己,又联想着凤茹筠这些年的生活,之后她便将自己的手从权龙的掌心中拉回来,沉着镇定的看着他,问道:“权帝,你想知道的,我可以告诉你,但我需要你说出这个人和你之间,到底发生过什么!我也可以承认,我娘就姓凤!”

眼看着权龙在听见苏苓的话后,猛然倒吸一口冷气,而他眼神内惆然泛出的轻嘲,也令苏苓不由得蹙紧眉头。

东宫大殿内,气氛诡异的沉默着。

权龙显然陷入思考的神色,不停的浮现出悔恨,怀念,自责,甚至是悲戚。

而他种种的情绪浮现,在苏苓看来,却都只是一个开始!

不知过了多久,直到苏苓开始怀疑,权龙到底有没有在认真考虑她所说的话时,但听他幽幽开口,而第一句话,就让苏苓为之惊诧:

“她,叫凤筠!是朕这辈子,最爱的女人!”

凤筠?!却不是凤茹筠!

苏苓心里惊讶过后,虽然不免有些失望,但看着权龙仍旧沉浸在回忆中的神色,并未开口打断,而是听着他继续说道:“她是前朝外姓王凤家的大小姐,而当年朕只是一个诸侯封地的小小诸侯王!

在前朝面临诸侯讨伐之前,朕便和她倾心相许!但是后来,各地诸侯联盟,讨伐前朝昏君之际,凤家不可避免的被推上风口浪尖!

那时候,朕心里空有一腔抱负,誓要推翻前朝昏庸无能的统治,所以在揭竿而起之后,大战在即,朕身为西方诸侯统领,但是心里难免会有骄傲,所以当年在她祈求朕,放了她凤家一条生路之时,朕便义正言辞的回绝了她!

其实,当年并不是朕不帮她,而是因为当初事情所迫,所以朕想着找个机会悄悄安顿好凤家的人,所以朕正面回绝,但背后却早已经将她凤家的同门都转移到朕的封地中!而后来,朕提前将战死沙场的兵士,全部伪装成凤家之人,而由朕率先出兵,将凤家彻底击破!

做这些,朕只是不想外界知道,朕会因为一个女人,而背叛所有的同盟军!

毕竟,当年凤家在前朝来说,地位举足轻重,而一个凤家的势力几乎可以倾覆整个皇朝!但是为了他,朕还是留下了这等后患!”

听着权龙细细的回忆过往,苏苓心里的感觉愈发沉重,她觉得权龙所说的话,应该只是一部分而已,而且在他这样的阐述中,说不上为何,她直接就将那个他最深爱的女人,联想到自己娘亲凤茹筠的身上!

诚然,正如苏苓所想,在她将听到的一切都牢记在心后,方问出一句“然后呢?”,就见权龙的脸色上讥诮的神态更加明显,果然接下来的时间,苏苓所听到的故事,那是相当的狗血!

权龙看着苏苓略有凝重的表情,展眉叹息一声,说道:“然后?然后自然就是朕这样的做法,的确是后患无穷!当年凤家乃是前朝最大的外姓王家族,而朕在明知道他们心思诡谲的情况下,依旧将他们送进封地以保安全。

但,朕也想不到,在大战两年后,朕还来不及将这个事实告诉她,结果凤家竟在两年时间中,将朕的封地彻底架空,甚至在十天之内,将封地屠城!丫头,你能想到朕当年赶回封地的时候,亲眼看见自己的子民血流成河的心情吗?

而若非是当年朕因为她的一句话,而产生了一念之慈,也不会发生着一切,甚至也许后来她也就不会死在朕的面前!”

************

这是一更,二更稍候!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