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明宫妖冶,美人图

494.1临盆

兰芽到达抚顺关。

一路北来,风景又与草原相异。兰芽除了欣赏景色,便是在欣赏虎子面上的神情。

重归故土,虎子刚出京的时候,面上还隐约可见悲愤之色;可是越是靠近了辽东,他面上的神色反倒越发沉静下来。

兰芽心下便悄然松了一口气。

脸上带着悲愤之色的虎子,是只记着私仇的虎子,那么此番带兵回到辽东,便会一心报仇,也许会嗜杀,那她便不敢对他期望大用;而后来踏入辽东境内则渐渐平静下来的虎子,才是这片土地之上养育出来的汉子,纵然心有私仇,但是却能被心中对这片土地的热爱将私仇压下躏。

这样的虎子才是袁家的后代,才是将来能镇守辽东的将军。

一路北上,尤其到了抚顺关左近,眼前所见倒有近三分之一都是女真人了。他们的衣裳千奇百怪,有的纵然都是女真人也有所不同;便是头上的剃发,露出的青湛湛的头皮位置也有区分崾。

兰芽便忍不住从马车里探出头来问虎子。

虎子简单介绍:“现在的女真分三大部族。建州女真不过是其中之一,另外两大部族是海西女真、野人女真。”

“其中野人女真与建州女真是世仇。董山的祖父、叔父等都是被野人女真所杀。当年建州不得不南逃到李朝境内去过活,正是被野人女真所追杀所致。”

兰芽便一眯眼:“野人女真实力竟然有这么强大么?照此说来,野人女真岂不是三大部族之首?”

“非也。”虎子耸肩摇头:“与之相反,野人女真反倒可能是其中势力最弱的,因为其部族内部联系松散,若大兵来袭,他们寡不敌众。只是他们因久居山林狩猎,或在水上渔猎,拥有对地势条件的绝对控制力,所以凭建州女真的兵力去攻打,占不到便宜。”

兰芽妙眸轻转:“反之,若是朝廷大军兵临的话,只要消耗掉他们对于地势条件的控制,那他们实则不堪重击?”

虎子便点头:“可以这样说。”

兰芽便开心一笑:“那便好了。若到时候当真僵持起来,野人女真倒成了咱们牵制建州的一个法宝!”

这样的事情,如果不是虎子这样生长于辽东,极其了解女真内情的人,那大明官方是不可能知道的。所以兰芽也觉着,镇守辽东之人必定要是熟悉辽东风土民情的,绝不可是朝廷脑袋一热随便派来的人。

在陈钺和马文升之间,尽管陈钺的声名没有马文升好,但是陈钺身为辽东巡抚,对本地更加了解……于是兰芽的心便更倾向了陈钺一些.

兰芽下马第一件事便是易服,由虎子陪着一同去看抚顺关马市。

马市,顾名思义是女真用良马与大明交换生活必需品。大明与女真各取所需。

马市的规模吓了兰芽一跳,之间场中交易的女真人不下数千。他们手里的东西以马匹为主,此外还有山货、药材、水产的珍珠、鱼皮等。

兰芽按着虎子教给的办法,便也分辨得出,这几千女真人是各个部族的都有。从事马匹交易的主要是建州女真,他们的人最多,仗着人多势众便也占据了互市里最中心、最大的地盘。

海西女真则居于次位。对于建州女真的霸道,面上颇有些愤愤。

虎子便凑到耳边低声解释:“抚顺关马市主要是建州三卫上疏朝廷特开,于是建州女真自诩是马市的开辟者,海西和野人都是托了他们的福才得以在此处交易,所以最好的位置自然是应该留给建州女真自己的。”

兰芽抿嘴一笑:“哼,又是一桩心结,还是咱们可资利用的。”

虎子偏头望她:“看样子,你心下已是有了主意。”

兰芽却摇头:“我倒希望这些条缕都是用不上的,也就是说建州卫不会做出反叛朝廷的蠢事来。”

兰芽放眼望这泱泱数千人的大互市,幽幽道:“你瞧这无论是咱们大明百姓,还是各部女真人,都在一起热热闹闹地做买卖,可该有多好呢。倘若一旦打起来,这马市场便必定关了,这热热闹闹的抚顺关怕也会坚壁清野,像个坟圈子似的,可有什么意思。”

兰芽说完,吩咐虎子:“你先去见辽东巡抚马钺,叫他晓谕女真各部,就说本公子来了,想见他们,喝杯酒。烦劳各位山上的、江里的、寨子里的老少爷们儿都统统到抚顺关来一趟。本公子,请他们喝酒。”

虎子蹙眉:“那建州三卫……”

“自然也要请。女真各部的首领,务必一个都不能落下。”

兰芽想了想:“我听爱兰珠说过,建州卫的都督是她阿玛,她二哥董山是建州左卫的都指挥通知,建州右卫却又是她同母异父的叔叔凡察……那便这样:倘若董山和他阿玛真的不识时务,不肯来的话,那便务必将凡察请来。只要有一个人能代表建州女真,那咱们就赢了。”

虎子点头:“好,我去安排。”

兰芽又想了想,一伸手扯住虎子:

“叫派去建州卫报信的人格外加上这么一句:不论建州卫是哪位都督莅临,都请务必带上爱兰珠格格同往。”

“甚或,倘若三位都督都没有功夫的话,也无妨。就说只叫爱兰珠格格一个儿去,兰公公也可欢迎。”

虎子一听爱兰珠,就一蹙眉:“你当真对爱兰珠……?!”

兰芽悄然叹息,抬眸一笑:“虎子,照我吩咐的去办。”

虎子也只能一顿足,转身去安排人办事了.

京师,皇宫。

内安乐堂。

掌房官四铃带着湖漪等典籍,都紧张得一头一脸的汗。

吉祥又出现了临盆前兆,疼得在榻上翻滚,几个人都摁不住。

湖漪担心地跟四铃商量:“不如请太医来看看吧?”

四铃虽然年岁大些,见识也广些,但是毕竟还从没有过生育的经验。人在她手上,若出了半点事情,她自然更是难辞其咎。

可是尽管如此,她却也不敢轻下命令,叫人去请太医来。

这个吉祥,就被皇上一言不发地送进内安乐堂来。她也并不敢确定皇上是个什么态度,于是怎么敢叫太医来?若太医来了,这肚子的秘密怎么还守得住?

从前好歹凡事都有西厂的司大人照应着,司大人自己也精通医术,若吉祥不舒服了,她只需叫人去请司大人来就行。可是此时,司大人身陷锦衣卫大牢,那兰公子也出京去了,这叫她一时刻怎么办?

她只能一抹头上的汗:“不能请太医。咱们几个好歹都是女人,左不过拼这一场就是!”

吉祥却疼得仿佛要昏死过去,几番用头撞墙:“去叫司夜染来!去呀……我要见司夜染!”

吉祥也是明白,这个时候倘若当真临盆了,即便是身边有女官和太医都不妥帖,任谁都能趁着她最虚弱的时候,动手将她和孩子给害了。唯有他在,才能叫她安心。

虽然近来他们的关系越来越僵,再也回不到从前;虽然她也害过他,而他也报复过她……可是在这最最要紧的关头,她唯一能依赖,唯一能信任的人,依旧还是他。

她不要命了一般地撞墙,额头都撞破了。四铃也怕出事,无奈便出来找大包子商量。

吉祥自从出现临盆症状以来,大包子便恨不能天天都守在廊下,生怕吉祥会出事。即便这是宫里,可是女人们临盆却还跟鬼门关上走一遭没什么分别。更何况吉祥这个胎怀的便是憋屈,怀胎的日子里又经内书库大火等几件事的折腾,大包子便生怕吉祥临盆会遭遇困难。

于是便连司夜染出事下狱的事,都没敢告诉吉祥。

可是吉祥毕竟是吉祥,这些日子没见司夜染来,她便预感到司夜染出事了。那天捉住大包子,不给大包子躲闪的机会,质问他司夜染为什么不来……结果问急了,便动了气,吉祥便开始出现了第一次的疼痛症状。

大包子心下愧疚,心想若是吉祥这回跟孩子出了三长两短,他一条命都不够赎两条命的,于是听了四铃的话,便不顾一切奔进乾清宫去。

他豁出去这条命不要了,也得求皇上,叫吉祥见司夜染一面吧!

----------------------

【稍后第三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