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明宫妖冶,美人图

488.53我娶你(2更2)

兰芽抬眼望来:“我自然要帮你,但是你得依从着我的法子来!”

爱兰珠一顿,妙目里终于漾起光芒来:“你当真肯帮我?我瞧得出来,他就听你的话;我也听人说了,这一年来他跟着你下了江南,在东海上立了功;后来又随着你出使草原,又立了功……所以你可以给他下令的,是不是?”

兰芽却摇头:“傻姑娘,这事情再急,却也不能那么办。”

“他是什么性子,你也许比我还明白。他是宁折不弯,他是上来脾气九头牛都拉不回来的。我嫩给他下令娶你么?我是可以下令,可是那也等于要让他彻底恨了你,非要跟你决裂不可!”

爱兰珠踉跄两步,眼底的光芒又全都熄灭了。

“是啊,我自然知道他的性子。如果不是知道他的性子,我当初也许早就用强了。我就是知道我若当真用了下作的法子,就算跟了他,他却也得一辈子恨我——所以我一年又一年,等到了现在。等到了再也没办法继续等下去的时候……躏”

爱兰珠眼含热泪回头望兰芽:“算了,我不难为他,也不再难为你了。总归,这条命是我自己的,这些事只该我自己担着!大不了,我逃不过的话就一死算了!”

兰芽轻轻摇头:“死可能是这天下最容易的事,遇到难题解不开了,死可不就最无负担么?可是人的命可就是这一条,死了就再也活不过来了。你如果真的这么死了,就等不到说不定有一天他能回心转意的时候了。”

爱兰珠怔住:“你说他会回心转意?”

“我只是说也许有这个可能。”兰芽望着她:“毕竟未来的时日还有那么长,什么事情都有发生的可能,不是么?”

爱兰珠急得落下泪来:“那我现在该怎么办?!”

兰芽垂下头去,努力去看看自己的鞋尖儿。可是终究,还是看不真了,因为肚子大了,隔着肚子看过去就有些费劲了。

“爱兰珠,你听我说,你现下最为难的事,不过是个时机。只要有办法能让你逃过眼前的急迫去,未来万事就还有可图。”

“你有办法?”爱兰珠止住泪,盯住兰芽。

“我有。”兰芽平静抬头:“只是要委屈你。”

“什么办法,你说!”爱兰珠眼中透露出坚毅之色来,就像他们女真人最爱的东珠,光彩熠熠。

兰芽目光缓缓抬起:“我娶你。”.

“你说什么?”

爱兰珠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后退两步:“兰公公,你胡说八道什么呢!我爱兰珠就算再嫁不出去,也不能嫁给一个太监!”

兰芽扬眸望过去:“你以为我就那么爱娶你么?”

“这总归不过是权宜之计,暂时替你挡下嫁去草原的厄运罢了。”

“再说你心上的人,现在对你还没有那个心,谁又都不能强迫他,且你归期只剩下三日……我是太监才对你最是安全。总归让虎子心下也明白,我对你做不成什么。”

爱兰珠的脸颊腾的红了。

最初的羞恼过后,她此时也明白了兰芽的心意。虽说女真想要与巴图蒙克结盟,但是女真毕竟现在还是向大明称臣,如何就敢得罪大明朝廷了?而眼前这个小公公,虽然是个太监,却是大明朝廷眼下炙手可热、权倾天下的太监,他说要娶她,她阿玛和哥哥难道就敢直接拒绝了么?

她哄着脸咬牙问:“可是你们太监,谁能娶妻啊?”

听她这样说,兰芽便明白爱兰珠已是分清了轻重,这才悄然松一口气,垂下头去:“普通的小内侍自然没这个资格,可是宫里的大太监则另作两说。宫里皇上和娘娘们还给指婚对食呢,对此事已然是默许了。”

爱兰珠却也还是呆了呆:“可是……他将来不会因此而瞧不起我么?”

“他若因此事而瞧不起你,那就其实更是瞧不起我。”兰芽傲然仰首:“他敢!”

听兰芽这样的语气,爱兰珠方放下了心来。却随即脸又是红了。

“那你,你能保证,你对我没有……什么都不会做么?”

兰芽只得再叹息一声:“实不相瞒,我是断袖。”.

这个晚上,兰芽在西苑延宕到很晚,直到不得不走了,才离开。

这个“不得不走”说的是女真和虎子双方的动静。

虎子那边是派了双喜来瞧了几回,不过问的却是兰公子何时过去虎子那边坐坐;可是董山那边却不是这样了,他们来来回回派了几拨人到门外窗外影影绰绰地暗听了几次。

兰芽便也故意又跟爱兰珠说些笑话儿,讲了讲她小时候看过的各样新奇的秘戏图。

好在爱兰珠虽然是个姑娘家,却不是汉家的女儿,于此事上没有那么多的忌讳,便也跟着低低笑过几声。

兰芽这才起身,轻轻按了按她肩头:“你笑的好,我先走了。”

当晚董山便来了爱兰珠的房

间,一脸不豫之色:“你跟那个兰太监又是怎么回事?”

爱兰珠冷冷一哼:“什么怎么回事?不过是我与他熟络了,愿意与他说说话罢了。”

“熟络了,就能在你房间里整整腻了一个下午,到这么晚了才走?”

爱兰珠傲然仰头:“有何不可?”

董山冷哼:“别忘了,他是个太监!”

“太监怎么啦?”爱兰珠便也按着兰芽的吩咐,故意呛着董山:“我倒觉着有些太监比囫囵男人还知情知趣。”

董山气得转身就走,将门摔得山响.

兰芽走到半路,就被虎子截住了。

兰芽自不意外,摇着折扇问:“你是打算劫道么?”

虎子咬牙:“你跟爱兰珠……又是怎么回事?”

兰芽故意翻了个白眼儿:“什么怎么回事?没什么事。“

心说:不就是故意走得晚了些么,便叫你们都心下长草了。

虎子咬牙:“……你是太监,你分明该不近女色!”

兰芽眨了眨眼:“谁说的?我虽然是太监,可是我也还是喜欢漂亮的姑娘。与她们说话最悦耳,闻着她们身上的香,最是心下舒坦。”

虎子便懊恼:“那你跟司夜染,又算怎么回事?!”

虎子几乎已经默认了她与司夜染的关系,这倒也罢了,她怎么能回头还跟爱兰珠那样腻歪?

兰芽上前一步,借着月光犀犀打量他神色:“你是不能接受我喜欢姑娘,还是不能接受那个姑娘是爱兰珠,嗯?”

虎子咬牙低吼:“你怎么能喜欢姑娘?!”

如果兰伢子喜欢姑娘……那他虎子,还算什么?

兰芽只能心下悄然轻叹:这个虎子,这个虎子……倒是最难得,从始至终,都对她深信不疑的虎小子。

兰芽便盯着他:“不管怎么样,我已经喜欢上她了。想来你今天也该听说了大人入狱的事,总归我跟他之间这一番算是结下了仇。我跟他没有将来,我索性想娶了爱兰珠。”

虎子狠狠一惊:“你胡说什么?你,娶,爱兰珠?”

兰芽傲然扬眉:“正是。她情我愿。”

“兰伢子!”虎子急了,上前一把攥住兰芽的手臂。

兰芽皱眉,厌弃地盯着他那已是粗粝的大手:“虎子,你不是藏花和大人那样的男子,你更不是爱兰珠这般的姑娘,所以我叫你松手。我的话,你懂了么?”.

这个晚上,虎子醉了,跟赵玄喝到酩酊大醉。

赵玄也明白虎子的心意,可是这一年来跟着兰公子南下北上,就越发明白兰公子跟虎子无缘。

不是虎子不好,只是兰公子说得对,虎子不是司大人那样的人,便也永远都没机会征服兰公子的心。

这么久以来旁观着,赵玄都能瞧出来,兰公子始终将虎子当做兄弟看待。偶尔依赖如兄,偶尔呵护如弟。

赵玄便垂下头去:“其实你不如也收回这颗心,好好瞧瞧这世上的姑娘。她们那么美,那么可爱,说不定就也有能超得过兰公子去的。”

虎子眼前并非没有晃动过爱兰珠的影子。

只是时机终究还是早了那么一点,早到他彼时对女真只心怀防范,且年纪还不到动情的时候,于是对爱兰珠并无那种感情。

而当他开了情窦之时,却偏偏是在崇文门外,遇见了那个眼眸清亮、比女孩子还要美丽灵动的——他啊。

他醉沉了,抱着酒壶睡去,嘴里呢喃:“兰伢子,我只要你。除了你,我谁也不要。”

月影一错,月光罩在那悄悄摸进来看他的爱兰珠面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