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穿越之冲喜继妃

第一百二十四章 弱智原因,二次穿越

轩辕玄霄也同样看着上官雪妍,他现在很忐忑不安,妍儿真的什么都记起来了吗,自己有太多的话想问她,可是又不知道该从哪里问。即使自己问她,她会告诉自己吗?自己最想知道的是她当年为什么离开,那件要紧的事办完了吗?可是话到嘴边他却不知道自己怎么说,怎么问。他自问顶天立地但是面对妍儿时他是胆怯的,就怕这是自己的一场梦,醒来一场空,今天的事他好像梦到过很多次,但是醒来依旧是他一个人。

“走,我们去屋顶看星星。”上官雪妍突然从座位上站起来,拉着轩辕玄霄开门出去。

上官雪妍出去的时候没忘记乘他不注意的时候,从空间里拿出一些酒在自己手里。二人从院子里提气纵身上了屋顶,还在上次的地方坐下。上官雪妍倒出两杯酒,递给他一杯,抬头看着夜空,今晚的星空好像格外的灿烂。

“玄哥哥,你没什么要问我吗?是我失了两年之约,让你到处找寻我,还让墨儿受到了那么多的苦。你说我是不是很不负责,当时的他才出生三天?”上官雪妍依靠在轩辕玄霄的肩上说,她也没想到等她再次回来的时候,事情完全不是自己预料的样子,不但晚回来了一段时间,自己竟然还失忆了,什么都不记得了,让他们彼此错过了那么多年。

“妍儿,那些都过去了,重要的是你回来了,我们一家人有很长的时间可以在一起。我想墨儿不会怪你的,这些年你对他的好,他全知道。要说没尽到做父母责任的应该是我才对,是我让他在自己眼底下受了罪,这些年还好有你照顾他。”轩辕玄霄伸出胳膊搂着上官雪妍,轻声说。他不在乎那些已经过去的事,他在乎的是他们的以后。妍儿你可知道有你们母子在身边,哪怕是一瞬的时光,对我来说那也是永远。

“这些年,苦了你们了,我以后不会再离开了。”上官雪妍坚定的说,现在也没有什么事可以让她离开了。

“妍儿,你当年为什么离开?”轩辕玄霄最后还是问了这个他最在意的问题。

“你也知道我以前行为言语若幼子,云隐也说我是天生体弱,父亲说我发育不全。可是他们说的不对,他们一直都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只是觉得我的痴傻是天生的。我只所以天生弱智,那是因为我魂魄不全造成的。就在我生墨儿的那一天,脑子里突然响起宸的话,是它告诉我的,并且它还说自己可以修复我的魂魄让我和一个正常人一样,但是我必许跟它走。起初我也犹豫过,可是它说我要不修复缺失的魂魄,我最多活到二十岁,我权衡再三还是决定跟它走,我想让自己活得久一些,想陪着你和孩子。”上官雪妍叹着气说,她的确是因为魂魄不全离开的。可是不是天生的魂魄不全,那是在穿越时,宸操作失误导致的。自己当年穿成胎儿,由于丢失了部分魂魄,和宸也失去了联系,也不记得自己曾经的过往,就那样傻傻呼呼的过了十几年。直到生墨儿难产,强烈的求生*让宸感应到了,才会彼此联系上,宸用法力暂时召回自自己的魂魄,让我平安的生下墨儿。可是经过这次强行召回,那丢失的魂魄也受到重创,也影响到自己的生命,宸说唯一的办法就是回到现代找齐魂魄再次穿越。可是它不保证下一次还能穿越到这里,即使穿越到这西越,也不知道会在哪个时间点,可是自己当时想赌一次,要不然自己也就只能继续傻傻呼呼的过完自己剩余的那几年,那不是自己要的生活。自己也曾想过自己有可能回不来,到那时候怎么办?可是那只是万一的情况,自己不信自己就那么倒霉,就赶上了那个万一。所以就决定赌一下,从山谷送他们父子离开之后,就找个隐蔽的地方,藏自己的肉身准备回到现代修复魂魄。自己回到现代也修复好了魂魄,于是宸就帮助自己再一次穿越,于是才有了自己醒来就在玄王府的里,还是玄王爷的冲喜王妃。那时的自己忘记了自己曾在西越生活过,就是一个全新的人,只是记得自己是从现代穿越来的,关于西越对自己来说就是一个在历史上不曾存在的朝代,从不知道也不曾想过这西越和自己还有如此的渊源。这是事情的真相可是自己不能告诉他,自己回到现代也只是很短的时间,可是没想到在这西越已经过了两年的时间,所以他们错过了。

自己这次只所以能恢复记忆,全是有赖于这次的进阶。那进阶带了的疼痛,刺激了自己的灵魂,燃烧了自己的魂魄。于是那些不知道躲在那里的记忆也跑了出来,那时候自己才相信自己真的是那个弱智上官雪妍。原来自己真的是他口中的妍儿,墨儿的生母。也许是听他们说过,当记忆涌来的时候自己并不排斥,自己也接受了那些记忆把那弱智的自己和现在的自己合二为一,也觉得现在的自己才完整的。自己没想到自己会经过第二次穿越,好在第二次还是穿来这里,只是时间错了点,要是穿到其他地方去,那自己是不是就永远记不起他们父子了。

“那你当时为什么不和我说,这么危险的时候,让我陪在你身边也好。”轩辕玄霄他没想到上官雪妍是因为他们才会没有解释什么的就离开了,她是为了他们一家人可以更好的在一起,才会冒那个险。

“毕竟这事有点不可思议,我也不知道能不能成功,所以就不想你也担心我,就只能什么也不说。”上官雪妍紧紧的依靠着他,她赌赢了所以她现在有个完整的家,还有云隐和父母。

那是一对疼爱儿女的好父母,即使从小的自己就弱智,什么都比别人家的孩子学的慢,可是他们依旧的疼爱自己,从没嫌弃过自己。记忆里的父亲是慈爱的,整日一身药草香,有时间就会抱着自己在院子里认识草药,不在乎外人的嘲笑。母亲永远都是温柔,总是在自己吃饭时给自己擦着嘴角的饭渍,晚上哄着自己入睡。以前的他们也不知道为了自己操了多少心,在加上后来自己的失踪,他们一定很着急,也不知道他们现在怎么了,自己也该回去看看他们了。自己不但要回去看父母,还有一些人自己也要回去报仇。自己是命大是活了下来,那牡丹和芍药为了自己恐怕是凶多吉少了吧。上官雪妍的身上突然迸发出强烈的杀意,四周凛冽咋响。

“妍儿,你怎么了?”轩辕玄霄感觉到她突然间变化问,刚才不是还好好的吗?

“我不是失足跌下那山谷的,我是被人推下去的,我的婢女也不知道是不是还活着。我想回医谷一趟,看看我的父母,还有那人。看她是不是过得心安理得,看她看到我会有什么反应。”上官雪妍没看轩辕玄霄只是低声说。

“好,我和墨儿陪你一起回去,我也该去拜见岳父岳母了。我们也算成亲多年了,这是第一陪你回娘家。这么说起来,我好像还有点紧张。”轩辕玄霄笑意满满的说。

“好,不过要先解决了这里的事才行。你认为就那轩辕玄逸可以有这么大的能力吗?”上官雪妍很开心他能怎么说,说明他在乎自己,可是回去也不在乎这一时半会的时间,她十年的时间都耽误了。

“这个我和耀儿早就想到了,那凌太后是有点能力,可是她毕竟身处后宫,做事还是有顾虑的,也不会有这么大的能力。我们曾近怀疑是凌家在后面捣鬼,可是后来发现凌家也没可能。所以我们就觉得还是背后还有人,才会把轩辕玄逸发配去守皇陵,让人严加看管,等这幕后的人再次出现。没想到他们这次弄这么大的阵仗,想挑起武林和朝堂的争斗,要不是妍儿那一剑之威,我现在恐怕都要当了轩辕玄逸阴谋下的替死鬼了。”轩辕玄霄搂着她说。在轩辕玄逸造反的时候就知道有人在后面帮他,可是后面那人掩藏的太深,他们找不到一丝线索,所以才会留着轩辕轩逸,要不然就凭他不是皇室血脉这一条,就足够他死一万次。

“那幕后之人也许就在禹城,要不然轩辕玄逸不会在这里落脚,而且死的那几大门派的掌门人都是禹城人。他们在禹城的根基很深,一般人也不敢杀他们。”上官雪妍听完他的说,也说出自己的猜测。

“你言之有理,并且那人还不是一般人,要养那么多人,就需要很多的钱财,这也不是一般人可以拿的出来的。”轩辕玄霄觉得上官雪妍的想法和他的不谋而合。

“现在有轩辕玄逸在我们手里我们不着急,只要等着那人来就是了。”上官雪妍劝他说,她就怕他着急了。

“知道了。”

“喝酒,你尝尝这酒怎么样?”上官雪妍问他酒的味道如何,这个不是普通的酒,这是宸最爱的灵酒,自己也算是偷着拿出来的,要是让它知道了,又该念叨自己败家了。

“好酒,闻着就香,还没喝就醉了。”轩辕玄霄把酒杯放在自己鼻子下面闻闻说。他是第一次闻到这么香醇的酒,闻后觉得通体舒畅了很多。

“灵酒,我偷得宸的,不能让它知道了。”上官雪妍笑着说,然后小口的抿着杯中的酒。

“那我们偷着喝。”轩辕玄霄也笑着说。

“玄,我一直想不明白一件事,你那时为什么答应冲喜?”上官雪妍一直不明白他是怎么想的,他不是在等自己吗,那他怎么又回愿意冲喜,之后又假死。

“我起初也是不同意的,可是当我看见画像的时候,以为那就是你,所以就答应了。但是在行礼的那天才知道不是你,因为那时候你不认识我。可是我也想把婚礼完成,就算是我们的婚礼。同是我也决定假死,一是打算出去找你,二是想按理留下的药方找齐解毒的药材等你回来。”轩辕玄霄轻声解释,他看到画像真的以为是她回来了,所以婚事的事都是他亲力亲为的,就是想他们一个没有缺憾的婚礼。可是等他见到人的时候才知道,她不是自己的妍儿,但是自己觉得接受不了,觉得是自己对不起妍儿。也无法面对一个像妍儿却不是妍儿的人,于是才决定假死离开。那时的自己是懦弱的,没担当的,可是自己没有别的办法。

“我说呢,怎么礼仪一点不少,让我这个王妃做的稳稳当当的的没人敢挑刺。”上官雪妍笑着说,自己也算是占了自己的光了,让自己安稳的过了几年。

“妍儿,你要觉得不满意,我们回去补一场婚礼如何?”轩辕玄霄觉得上次的婚礼太简单了,她现在是圣王妃,那婚礼也该很盛大才是,至少也要请其他王朝的人来观礼,那样才配的上她的身份。

“为什么要补办,那样太麻烦了,我讨厌麻烦。”上官雪妍摇着头说,她不想自己想猴子一样让被人观看,现在就很好。反正西越的人都知道自己是他娶回去的王妃,哪怕是冲喜的,也是正儿八经娶回去的。也不算委屈了自己,这身份让别人也不能说什么。

“就听你的,你是我轩辕玄霄永远的妻子,也是唯一的妻子。”轩辕玄霄像是发誓一样说。

夜晚的星空星星高挂,照亮夜行的路。屋顶的两人说着彼此那些年的过往,他们是彼此错过了,可是他们可以彼此诉说。夜很晚了可是久别的人,有说不完的知心话。

“你们这是……?”第二天一早,云隐看着从同一间卧室走出来的两人,吃惊的指着他们说不出话来。

他们一路走来,上官雪妍由于不确定自己是不是那个他们口中的人,所以和轩辕玄霄都是分开睡,今天看到他们从一间卧室出来,云隐就很奇怪。

“小疯子。”先出来的上官雪妍看着张大嘴的云隐叫道。

“大姐,这一大早,你怎么又叫我的小名呀?我不是说了嘛,不要叫我小疯子。等等,大姐你叫我小疯子,你是不是想起来了?”这次云隐这次是真的吃惊的愣着了,那三个字他有多久没听到了。他叫上官雪枫,但是大姐只是喜欢叫他小疯子,无论自己怎么闹,她依旧故我的叫自己小疯子,自从大姐失踪以后,就再也没人这么叫过自己了。

“雪枫,等这里的事办完,我们就回医谷去见爹娘,我想他们了。”上官雪妍没回答他的话,只是看着他说。

“大姐,我可算找到你了,我终于可以回家了,爹娘看见大姐一定很开心。”云隐突然上前抱着上官雪妍,呜咽着说,是大姐,是大姐,真是大姐。是记起原来一切的大姐,太好了。

“好,我们回家,还有你姐夫和墨儿,带他们回去给爹娘看看。”上官雪妍轻声说,这是自己的弟弟,小时候总是跟在自己身后的弟弟,自己失踪时,他也只比墨儿现在大一点,再见面他已经二十多岁了,自己到底错过了多少时间。也不知道父母怎么样了,他们就自己和雪枫两个孩子,可是孩子却都不在眼前,他们会不会孤单,会不会伤心。这是他们做儿女的错,自己也只能在以后的时间里尽量去弥补。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