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四十四章 残酷真相

众人面面相觑,想来此时每个人心中的想法也是大体一致的,几百年前的事情今天短短一个时辰之内被颠覆,王胤天并不是导致以往几次大混乱的人,而最危险的是一个他们根本不了解的异族!

夏心远一直盯着王紫,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宇文晔也在看王紫,如今王紫将所有的事情摊开了说,让异族的阴谋也被众人所知,可究其根本,仙界支柱是大事,还不能让所有人都知道,王紫这么做,定然会让世外域的所有家族开始警惕和防范,但也说不准会打乱对方的步伐,若是他们狗急跳墙也加快脚步,他们之间这场角逐、胜负就难料了。

况且,王紫也是在铤而走险,他隐约能猜到王紫的身份,她这样做对她自己一点好处都没有,要知道、即便所有的事情都明朗了,也不能影响世外域所有家族对贪狼星降的恐惧和抵触……

“宇文掌门,既然你知道长天派的事情非王胤天所为,是不是可以撤回对王胤天的掌门追杀令了?”

王紫转身问宇文华,不管别人好奇的是什么,她终究要先解决她关心的事情。

“掌门追杀令一旦发出就没有收回的可能。”

宇文华看了看王紫,预期仍然淡淡,但说出的话竟是如此!他没有说什么证据不足,也没有说什么不相信之类,就给了这么直接的答案,让王紫有种有理也讲不同的感觉!

王紫眯了眯眼睛,九幽几人也侧目,王紫做这么多为的就是澄清世外域加诸在王胤天身上的罪名,可宇文华竟这么直接的否定了王紫的努力!怎能不让他们怒!

“你明知道,王胤天与所有的事情都没有关系,却不肯收回掌门追杀令……”

王紫看着宇文华说道,面上没有多余的表情,但是却有着迫人的气势,王紫心里其实很怒,这里最清楚事实真相的人除了宇文晔应该就是宇文华了,假仙界支柱埋在长天派,纵使是假的,也跟长天派的运势有着密切的关联。

三百年前对方没有成功,三十年前才摧毁了仙界支柱,宇文华作为长天派掌门不可能不知道,可在明知这些是阴谋的情况下,宇文华仍然不肯撤销对王胤天的掌门追杀令,王紫不知道宇文华心里是怎么想的,但是她明白,她做到了能做到,宇文华却不会松口。

“既然如此……”

王紫近乎呢喃着说道,一瞬间她的脑海里闪过很多思绪,世外域面临的绝对不是简单的敌人,能够把目标从一开始就选在仙界,能够潜伏一千多年,对方绝对不是乌合之众,目标是仙界支柱,甚至是六界支柱,六界之内的人会想不开自掘坟墓吗?可除了六界之内,还会有哪里的存在着这样可怕的对手?

她想不到,但是并不认为没有,宇宙之大无奇不有,长天派不肯配合她,二十八个家族也不可能对她友善,既然如此,她何必再操这些闲心,她有心善了,别人却不给机会。

“长孙家主,你不妨让自家长老算算,世外域命数还有几何?”

王紫转身往回走,看着等在原地的几个男子,这次,她不会回头了,在走过长孙星纬身边的时候,王紫轻飘飘的留下一句话,让长孙星纬一愣。

“你……”长孙星纬开口,却没有说下去,谈了一个多时辰,这场谈判终究是陷入僵局了,王紫显然没有达到她想要的结果。

“王紫,此事事关重大,我等还需商榷,你……”

宇文光耀开口,其实他很奇怪为什么宇文晔是这个态度,掌门追杀令虽然发出后没有收回来的先例,但那是在正觉确凿的情况下啊,可当年的事情来龙去脉王紫已经说清楚了,宇文晔为何态度还是如此坚决?

“还商榷什么?商榷如何困杀我吗?你们还有没有比炼魂窟更高级的地方,不要拿那种哄小孩的玩具来浪费我的时间了好吗?你们的吉时快到了,不赶紧去给长孙家长老护法吗?请天命可是大事,几十年一次,错过了这一次,你们不知道还有没有命再请了呢。”

王紫打断了宇文光耀的话,这样虚与委蛇的拖延,她已经听够了,她真实太天真了,天真的以为只要有证据就能平反,却忽略了,世外域的人永远认为自己是高高在上的,做什么决定全凭心情啊,不高兴了一个掌门追杀令,通告六界谁是必死之人,哪里管什么对错,他们是不是觉得他们不会犯错?

那便拭目以待吧,到了那一天,就是他们一个个跪着求她原谅,也不可能了呢。

“王紫,你……”

宇文光耀语塞,心想难道跟王紫一战不可避免了吗?虽然他行不通为什么王紫看起来有恃无恐,但是从这短短一个时辰的相处中,他确信王紫是个深谋远虑的人,无论是谋略还是心智,都是不能让人小觑的,能将几百年前的事情翻出来说的如此透彻,绝不是莽撞之人,若是要战,他们胜算如何?

已经死了一千多高阶修士,他还不知道王紫有没有什么别的安排,如此直接开打,当真妥当吗?

宇文华不着痕迹的看了看其他人,史宏博不用说,恐怕早就想打了,其他人多数也不会放王紫离开的……

“夏温竹,你可知道母亲在哪里?”王紫则在神识中问夏温竹。

“……知道,但是你要把姑姑带走,恐怕不容易。”

夏温竹一愣,湖水一般的双眸闪过波澜,闭了闭眼睛,这才说道,王紫还是问了,这一直是他刻意回避的问题,虽然今天猜到王紫一定回带走姑姑的,但是姑姑的情况……

“什么意思?母亲被关押起来了吗?或者发生什么事情了?”王紫的神经顿时紧绷,忍不住侧头看着夏温竹。

“小紫,我可以告诉你,但是你必须冷静,姑姑最希望的是你好好的,今天这祭坛的搞阶修士无数,你若是真要带走姑姑,自己恐怕……”

夏温竹伸手抓住王紫的手,本来是想安慰王紫,想传递给王紫支持,可是在握上的时候,反而是他的手一片冰凉,是他在从王紫那里汲取温暖,夏温竹心中忽然苦涩,这残酷的事实,终究是要让王紫承受的。

“夏温竹你听着,今天不管有多难,我都会带母亲走的,你只要告诉我,母亲在哪里就可以了。”

王紫心里咯噔一下,紧了紧夏温竹的手,她知道事情的真相一定比她想象的残酷很多很多倍,王紫心疼,心疼母亲到底深处一个什么样的境地,可越是这个时候,王紫就越是冷静,冷静的可怕。

“姑姑,就在这个祭坛下。”

夏温竹看着王紫的眼睛,那漩涡一样的墨眸深不见底,带着安抚人心的力量,夏温竹更加心疼,他渐渐的冷静,但是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仍然艰涩不已。

“你、你不是在跟我开玩笑?”

王紫眉心动了动,这片篮球场似的高台,母亲怎么可能在这片祭坛下?夏温竹之前不是说过,母亲还好好的待在夏家吗?王紫缓缓的后退着,她的脑海中闪过很多想法,想着是不是夏家将母亲囚禁在此?神志想着母亲是不是已经埋骨于此?

王紫的心很乱,但也很静,她能看到各大家主正在向祭坛中心靠拢,吉时快到,他们定时要候着长孙家的长老施法的,也能看到宇文华的防范,这个时候各大家主顾不上她,宇文华定然要看着她的。

她能看到宇文晔铁青着脸退在一边,没有态度,宇文晔终究是世外域的人,他自始至终都没有想过帮她,她还能看到呈包围之势围上来的密密麻麻的修士,还是要战啊。

王紫的后退的步伐踩在了台阶上,一点点的向下,她走的很稳,但她看到夏温竹担心的看着她,追着他亦步亦趋的走,那双湖水一般的明眸泛着焦急,犹如在平静的湖面上落了小雨。

九幽闪身过来,一言不发的走在她身边,其他人也都跟上来,王紫到哪里,他们必然也到哪里的,但是几人面上的表情都不太好,都是担心的看着她。

担心什么呢?她能有什么事?事情还能坏到哪里去呢?不是说她的运气都很好的吗,为什么她不觉得?

“我没事。”

王紫开口,清晰的字眼,似乎想以此来证明她真的很好。

“小丫头,你的样子根本不像没事。”

饕餮心中叹了口气,皱着眉头说道,这样失魂落魄的样子,哪里没事了?

“小公主,会没事的。”

九幽低沉的声音想起,灌进王紫的心里,王紫有些茫然的看了看几人,她真的没事,他们到底在紧张些什么?

“这个祭坛下面有入口吗?怎么打开?”

李战鹰眸泛着金色,他们都清楚,王紫从上一世到现在,最挂心的就是她的母亲,甚至可以说,王紫活着就是为了回来找到夏筱莲,可是现在夏温竹却告诉她夏筱莲这三十年其实过的一点都不好,王紫心中的坚持就这样被碾碎了,李战可以想象王紫心里的疼,那几乎能摧毁王紫。

“有入口,但是我们也打不开,这个祭坛整体是八卦构造,要在阴阳两处锁眼插入钥匙,祭坛从中分开。”

夏温竹眼睛没有从王紫身上移开,在神识中快速的解释,他说不清楚姑姑的情况,因为连他都只远远的见过一次……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