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重生之商业女帝皇

第76章:珠联璧合1

呃,

什么?

在等着他们?

开什么国际大玩笑!

萧摇不慌不忙,而且是那种完全轻松的姿态,对那个头说话,让所有人都惊愣了,包括在阵法里的人。

阵法里的人,除了奚容三个对萧摇脸上有着十分明显担忧的表情,其他人仍是十分害怕的一动都不敢动。

恐怖分子在呆愣偏刻之后,一下子就大笑起来了。

“哈哈……”

为头的人,带着面罩之下的脑门青筋隐隐在跳动,他没有大笑,只是脸上的表情,也看出了他对萧摇的话很是不屑。

他现在是十分肯定这人脑子有毛病了。

他笑着问道,“小妹妹,看来你的智力有问题吧?这么漂亮的一个姑娘,你家里人竟然也放心让你出来,还来到”他说到这还特地望了被大山重重包围的小山凹,“这无人烟的山里头,也不怕你找不到回家的路啊。”

“头儿,这女人真是个脑子有毛病的人啊。不然,她怎么不害怕,还大言不惭的说在等着我们呢。,小妹妹,你告诉我们,你家在哪里,我们一会送你回家怎么样?”有一个人如狼的眼光盯着萧摇,好像恨不得现在就要把萧摇剥光。

听着那些调戏的良家妇女的话话,萧摇的表情仍是淡然纯真,真如一个不谙事世,智力有问题的小孩似的。

奚容脸上十分严肃,表情十分的凝重,万分的担心萧摇。可是,他现在又不能冒然出现,不然,就真可能会给萧摇拖后腿。

为头听着属下的话,突然感觉到不太对劲了。

等着我们,对,就是“等”,不对劲。

如果一个人有毛病的话,就算听到枪声不跑,也不可能对一伙不认识,凶神恶煞之人,说“等”。

能这样说“等”,有两种情况。

一是那就说明有人对她十分憎恨,对她这样说,是为了要害她,故意让她暴露在他们的面前,然后借他们的手,以达到害她的目的,这种情况的发生,也就是以她智力低下的前提之下。

二是,她背后有人,设计了一个陷阱。以她为诱饵,然后把他们这些人引入在一个包围圈,再把他们全部捉住。

只是这种计策有一个前提就是中夏*队的人已经与眠甸政府军队已经联手。在他们来到这里时,就下了埋伏,就等着他们入套。

可是也不对,在十分钟之前,他们还听到山里头一大批人尖锐的惊叫声。而他们的兄弟们完全把这从山头及出口给包围住了,那么,他们既没有听到直升飞机的声响,也没有听到大部队的声音,那么,刚刚尖叫的人,到底去哪了?

难道这里哪里有藏身的山洞不成?

“小四,用望远镜观察一下周围是否有什么山洞,或者周围是否被人包围?”为头的那人严肃的下着命令。

然后又转过头来,用着比较平和的语气问道,“小妹妹,你刚刚说,你你是在等对大哥哥们,那能否告诉我,是谁让你等的?”

他这完全是试探,他必须确定这真是智力问题,还是军方设计的。

萧摇继续笑着,很是天真的说道,“大哥哥,没有让人我等,是我自已要等的哦。”

这语气,这笑容,完全是一个无害的孩子。

然而,为头的那个人,听到萧摇的回答,猛然拿起枪对着萧摇,严肃凌厉的问道,“说,你是不是军队的人,之前那些人,都在哪?”

他现在已经完全肯定,眼前这个美丽无害的女孩子,就是军方派过来的。那么,很有可能他们已经被军方的部队给包围了。

为头之人,猛然严肃及警惕,他的一众属下,也都提起枪,对着萧摇。

“头儿,除了那些匆忙之间丢下的工具,鞋子衣帽等物,其他的连一个人影也没有发现。”那个叫小四的人汇报道。

听到属下的汇报,萧摇透过异能,看见为头的人严肃的皱起的眉头,都以夹死一只苍蝇了。

“小四儿,很不对劲,你再观察一下,看我们有没有可能被包围了?”为头的命令道。“大家提高警惕及戒备!”

“是。”

听到头儿这样说,大家此时都提高了警惕,拿着枪,眼神万分戒备的望向四周。

“说,他们在哪?”为头的人,神情警惕严肃的再问着萧摇。

“头儿,我们把她抓作当成人质,我就不信,他们能眼睁睁的看着她被我们抓住成为人质。”有人建议道。

“不,头儿,我看她现在嘴挺硬的,我们先撬开她的嘴为好。”又一人建议道。所谓的撬开嘴,就是要给人以酷刑,威逼开口。

“对,头儿,一个人女人,最宝贵的就是贞操,等我们夺了她的贞操,再把她当我们性奴,看她开不开口。”又有一个人盯着萧摇美丽的脸,发出色狼的眼光。

“再不开口,小八,你不是学到了新的折磨人的方法,到时试试,看看她能嘴硬到几时,只是可惜了一个美人儿。”为了活命,就算再喜欢美色,也是可以抛弃的。

……

“闭嘴!”为头的人严厉的喝道,“你们也用脑子想想,既然军方胆敢让她一个女孩子面对我们,你以为他们会没有防护措施吗?啊!”

在军队或恐分子当中,所谓防护措施,就是身上携带炸弹之类的爆炸物,被敌方抓住时,引爆炸弹,以达到和敌人同归于尽的目的。

“那头儿,我们怎么办?”有一人也是严肃里带着一丝恐慌的问道。“要不,我们现在就直接把她给毙了?”

“不行。”头儿摇了摇头,“四儿,有发现吗?”

“没有。”叫四儿的人摇了摇头,“什么都没有发现。”

头儿真不确定,军方的人到底在葫芦里卖什么药。

“头儿,别犹豫了,直接杀了她或把她直接抓为人质。”

……

为头的人低头沉思着,现在军方行动不明,他们也不敢冒然离开这个地方,万一这里山里没有埋伏,而埋伏恰恰在外面,那他们无疑是真正的陷入重围之中。

“行了,你们商量好没有,到底怎么样处置我啊?”萧摇看似有点不耐烦的说道。

这话一出来,就惊掉了一众人的下巴,所有都在呆愣着看着萧摇,好像看怪物像一样的看着她。

特别是那些争论不休的恐怖分子,而那头儿在深思当中也被萧摇“英勇就义”的行为给惊呆了一下。

这年头,还有这样的傻子,上赶着找死的。

不过,这样更确定了军方有什么阴谋诡计在里面。他们可不能轻易上当。

在阵里头那些人,在确认外面的人确实看不见他们,听见他们说话之后,就没有这么害怕惊恐了。反而放开了胆子,陆陆续续的在看着外面的热闹了。虽然他们到现在还不知道,外面的人为什么看不见他们。

“这女孩是不是被吓傻了啊,竟然是这样的寻死啊。”阵里有人奇怪的说道。确实,萧摇这一举动和主动寻死无二异了。

“我看也是。”有人应和着道,“可是,这女孩是谁啊?她是怎么出现在这里的?”

刚才他们都是慌乱不已,就是说在这里面排好队,也是本能的遵从被救的本能而已,哪能有那个心神去注意发现谁是谁啊,更加不知道,他们此时就是在一个阵法里。所以,现在看到外面无所畏惧的看着萧摇,都感到奇怪了。

“不知道。她是不是有病啊,跟那些带着面罩拿枪的人这样说话。”又有人对萧摇的举动不解也有轻视的意味。“恐怕那些人可能就是现在电视上所说的恐怖分子,不对,她会不会连累我们,把那些人带到我们这里?”

人都是自私的,当确定自已没有危险之后,唯一能想到的是,不要被人连累。他们说的是眠甸语,奚容也只是勉强能听懂一些,但萧摇在这一个多月的时间,也是能听能说了。

奚容听到阵里有人说萧摇有病,心里头就是了怒火,大喝道,“闭嘴!有你们这样的说救命恩人的吗?”

萧摇在外面跟那些人单打独斗是为了谁啊,这些人竟然敢在里头轻视不屑,甚至诋毁萧摇的恩情,真是个白眼狼。被凶的人不服气了,一看是一个不认识的男人,顿时怒火生起,大声说道,“你又是谁啊?我说那个女孩关你什么事啊?多管闲事的家伙。”

“闭嘴!”这声闭嘴是敏澄喊的,她看着那个训斥道,“奚老板说的没错。有你们这样说恩人的吗?你说奚老板是谁?那我告诉你,外面你说找死的女孩,是奚老板的妹妹,你说他这是该管闲事吗?”

然后又转头对着奚容,说道,“对不起,奚老板,属下一些人不知情,请您别见怪。”

他们现在万万得罪不起这个奚容及萧摇。一看那个萧摇,随后做了一些动作,就能把他们所有的人都如隐身了一样,让他们的安全有了保障。如果这里有人真不知轻重的得罪人,让他们撒手就不管他们了,他们到时找谁哭去啊。

可是奚容根本就没有听见敏澄的话,眼睛惊恐的盯着外面的一举一动,突然目眦尽裂的大喊道,“不要啊!”然后,就陡然的冲了出去。

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原来是这样的,在萧摇那话一落下之后,就惊炸了为头恐怖分子的心神。

此时,他百分百确定这女孩后面,肯定有后手。不然,面临着他们的威胁,面临着万分危险的处境,竟然还能有如此平静又张狂的姿态面对着他们。

对,就是张狂。

可恶,他们怎么也不会想到冷昶睿与眠甸军方联手的动作这么快,竟然会在他们抓人质之前给他们设下陷阱。

只是,为何他们要以一个如此美丽的女孩子作为诱饵呢?难道,是为了让他们放下防懈?放松警惕及戒备?

是了,他们这些长期奔波逃亡之人,哪有时间去发泄一下自已的*,所以碰上女人就会想要的冲动,更何况是一个如此美丽的女人。

冲动是魔鬼完是形容男人的,因此,就有可能对周遭的一切都放松下来,那么,就会让敌方以最小的代价,把他们全部逮捕甚至灭亡。

想到这,为头的恐怖分子,冷不丁的打了一个机灵,身上也是陡然发凉。

他们差点就要入套了。

头儿拿着枪指着萧摇,语气比之前更为凌厉的说道,“说,你说出你后面的人到底在哪里,我就放你一条生路如何?”

萧摇毫无畏惧,冷笑着说道,“呵呵,放我一条生路?你们以为我傻吗?刚刚你们可是要把我当成你们的性。奴,让你们发泄,就是活着,也是生不如死。既然这样,我为何要告诉你们,那些人到底在哪里?”

“你……”为头的看着萧摇无畏的态度,真是气打不一处来。然后,大声的说道,“好,好,既然你敬酒不吃吃罚酒,那我成全你。”

说完,就对着萧摇要开枪。

而,奚容看到的就是这一幕,所以他不顾萧摇的提醒,冲出了萧摇所画的那个圈,就是为了挡在萧摇的面前,替她挡枪。

然而,让所有人除了萧摇都想不到是,为头恐怖分子虽然开了枪,然而却开了一个空枪,似乎里面没有子弹。

这让恐怖分子及恐怖头子很是惊诧,然而让他们更加震惊的是,在这小山垇旷地上,竟然平空出现了一个男人。

只是还没等他们想明白,他是怎么出现的,他很快又消失了,取而代之是另一个男人,是他们所有人都认识的一个十分英俊高大的男人,这男人害他们从西疆一直逃亡到这千里之外的冲腾之地,然后,再被迫逃到这阿冲山。

没错,这男人就是他们敌方军队的头,中夏国最高最年轻将领冷昶睿。

对的,出现的就是冷昶睿。

在奚容冲出阵法之外,欲为萧摇档枪,但是此时冷昶睿用着上乘轻功,飞快的飞向目的的,在快到达时,就用着飞快的脚步走向萧摇所说的位置。只是当他要到达时,看见那个奚容要在师妹前面抱住萧摇时,什么也不顾了,带着醋劲,直接把奚容一拽,就拽回了阵法里。

师妹在这时阵了一个阵法,他当然一眼就能看出来了。阵法里还有不少人呢。

“冷昶睿!”那些人看见冷昶睿出现,个个都是咬牙切齿的喊着,眼里的愤怒显而易见,手上的动作也没有闲着,个个把枪对向萧摇和冷昶睿两个人,万分的警惕及戒备,也没有再去想头儿的枪为何没有想。

“师兄!”萧摇笑着温柔的喊着冷昶睿,对他的出现一点都不意外。

“嗯,师妹,你没事吧。”冷昶睿把师妹全身上下检查了一下,确认师妹毫发无伤,却根本就无视周围对着处包围圈的恐怖分子。

至于阵法里的人能看到外面,在冷昶睿出现的那一刻,萧摇就让小霸把阵法的人的感官全部封住,也就是他们根本就看不见外面的一切,也哪不到外面的一切。

因为以冷昶睿的身份,根本就不能出现在这眠甸地方,否则就会给中夏国和眠甸之间的国际关系,带来麻烦,最主要的是给冷昶睿带来麻烦。

所以除了萧摇和奚容,及二十二个恐怖分子知道,冷昶睿出现之外,其他人就不会知道了。

听到他们的称呼,二十多个恐怖分子都惊讶万分。他们怎么也想不到,这个看似天真无邪、平静淡然的女人,竟然会是冷昶睿的师妹。

现在他们后悔万分,如果早知道他们的关系,更嘛要威胁的方式要这个女人说出军方的藏身之处,直接把她押为人质,直接威胁冷昶睿多好。

“冷昶睿,”为头恐怖分子,咬着牙龈,恨恨的说道,“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闯,现在主动落到了我们的手里,我一定会把你杀了,为我们牺牲的兄弟们报仇。”

冷昶睿现在处在他们的包围圈里头,就算他们真被冷昶睿的军队包围或者被眠方的军队包围,有了冷昶睿的陪葬,他们死了也值得了。

“对,为牺牲的兄弟们报仇!”其他人跟着恨恨的说道,说着一致把枪对准了冷昶睿。

眼里露出来的凶光,恨不得扒了冷昶睿的皮,抽了他的筋,再喝光他的血。这人破坏了他们的行动,还派人不知杀了他们多少兄弟,现在更逼着他们躲在深山老林里。

此仇不报,就是死了,也不会安心!

“哼,”冷昶睿似乎根本就不关心自已危险处境似的,只是对他冷厉的说道,“你们这些残害百姓的畜牲,也配说报仇!”

“王八蛋!”这些恐怖分子被冷昶睿不屑恶劣的语气给激怒了。不管不顾就要开起了枪。

然而,让他们惊恐万分的是,他们所有人的枪,都没有响!

------题外话------

明天更新时间为17点到18点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