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267厉慕晨,我不会放过你

“怎么样,没受伤吧?”在看向白若素时,那声音温柔得有些不真实,而他的手也全程一直搂在白若素的腰间,保护意味十足。

顾安之的温柔,让白若素一度陷了进去。几秒后手用力的掐了一下自己的腿,心里暗暗的警示道。顾安之这只是在演戏,她认真的话就会像伊莎公主这样,输得一塌糊涂。

“我没事。”白若素高傲的扬起下鄂,嘴角也扯出一记冷冷的笑容,看着伊莎因嫉妒而丑陋的脸道:“就她们那点小伎俩,伤不到我。”

“没事就好,走,我们进去吧。”

“好。”

顾安之自然而然流露出来的温柔,让伊莎完全红了眼,她从未见过顾安之的这一面,当然除了白若素外,其他女人都很难见到他的这一面。

望着两人离开的背影,伊莎咬牙切齿的嘀咕着,“厉慕晨,我不会放过你。”

“你怎么知道我在阳台?”回到宴会厅之后,两人分别拿了一杯酒和果汁,站在不是很明显的暗光处闲聊道。

顾安之摇晃了一下手中的酒杯,“猜的。”

见他并没有认真回答,白若素也没有再追问,只有顺着他的话说道:“BOSS,那你猜一下今晚杀手到底会不会出现?”

“会。如果真有这个杀手的话,他一定会选择今晚下手。不过……”

顾安之表现得特别轻松,完全不像是一个在怕被暗杀的人,这让白若素还有那么一点点的惊讶。

难道BOSS是太相信她的实力?相信她一定可以毫发无伤的保护好他吗?

哎,这让她还挺有压力的。

“不过什么?”

“我现在不太确定他是否会进入宴会暗杀,还是选择远距离的标准。上一次他就是在大厦的对面楼潜伏着。”

当然,这一次祁家的别墅是一幢独幢洋房,对面并没有房子,很空旷。

杀手要想在宴会厅外伏击的话,就只能选择别墅后面的那座山,他也派了一些人在山上埋伏。

总之,今晚只要杀手出现,不管他是进入宴会厅,还是远距离伏击,他都一定会让他现出原形,然后找到幕后的那只黑手。

“那我们尽量不要出现在窗边,或者光线比较强的地方,尽量低调一点。”

白若素闻言开始有点紧张,不过更多的却是一种从未有过的兴奋,学了五年终于可以实践操作一次。

如果她这次能顺利完成任务的话,哼哼,她很想瞧瞧小黑知道后的表情会怎么样,看他还敢不敢鄙视她,轻视她。

“如果要低调的话,今天就没必要出席。”

白若素觉得顾安之此话也有道理啦,“好吧!BOSS,你尽管高调,我一定会在你身边好好保护你……咦,你要去哪儿?”

看到顾安之放下酒杯,打算走,白若素立刻跟上去。

“洗手间,如果你要跟着来的话,我也不介意。”

“啊,哈哈,那我还是不去了。”

洗手间位于两楼宴会厅的左侧,洗手间的窗是朝室内看着,面山的位置是整整的一面墙,杀手不可能从那个位置射击。

这是在来祁宅之前,他们就已经研究过祁家别墅的内部建筑图。因此,白若素并没有跟着去的意思。

“你待在这里哪里都别去,等着我。”

顾安之离开之后,白若素无聊的喝完一杯果汁,然后又在服务生那拿了一杯端在手上。

看着宴会厅里三三两两站在一起的人们,觉得自己好像和他们不是处在同一个空间一样,有一种格格不入的感觉。

手上的果汁在无意识中,便被她喝去了一大半。

…………

顾安之从洗手间出来,回到宴会厅却再次失去了白若素的踪影,而这一次他不再像刚刚那么淡定。

刚才他是知道若若去了哪里,可现在他却完全没有一点线索。

而且以他对现在的若若的了解,他已经说过让她在这里等他哪里都不能去,她就一定会在这里等着。

所以,她离开只有一个可能。

不是自愿!

看了一眼在宴会厅正与朋友交谈的伊莎和祁语芙,顾安之装作若无其事的走了过去。

若若才回S市不到半个月,不可能会与谁结仇,而与她有过过节,最有可能把若若带走的人当然还是伊莎和别墅的主人祁语芙。

在走到伊莎他们那边的途中,又有一些合作过的公司代表向顾安之打招呼,他都以微微点头以示礼貌回礼。

扫视了整个宴会厅之后,顾安之发现刚刚与若若跳舞的祁明喆不在宴会厅。

心中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是他太自信了吗?自信到以为不会有人敢动他身边的女人。

正当他打算自己亲自去找人时,伊莎和祁语芙这对好姐妹又再次朝他走了过来。

“顾,对不起,刚刚是我们的错,不该对你身边的人不礼貌。”

伊莎一走到顾安之的身边,就示弱道歉。

祁语芙也在旁边帮腔道:“顾少,你就大人有大量,原谅我们小女生的无知行为。为了区区一个秘书,伤了彼此间的和气就不值得了。”

“区区一个秘书?!看来祁小姐还是不太了解顾某,只要是我身边的人,即使是一个秘书,也不会任由人欺负。更何况……”

顾安之并没有把话说完,而是用他那双冷冽的眸子怔怔的盯着祁语芙问道:“你哥哥呢?”

他刚刚离开去洗手间只有不到十分钟的时间,若若一定还在这幢别墅里,不可能被带到别处,时间不够。

这个帮她们忙把若若带走的人,除了祁明喆不会有第二个人。

而伊莎和祁语芙应该不会,只是想把若若带去藏起来这么简单。

男人……无意识被带走……

顾安之似乎想到了什么,稍带冷意的眸子掠向祁语芙,看得她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

“你们最好祈祷祁明喆没有成功,否则你们会知道真正的顾安之可以有多狠!”

丢下这句话后,顾安之立刻转身离开宴会厅,朝楼上的卧室走去。

祁家的这幢别墅一共有五层,一楼是书房、饭厅以及娱乐室,二楼是一个超大的宴会厅,三楼是祁家人的卧室,四楼是客房,五楼是临时的办公室以及视像厅。

对于祁家的结构布局,顾安之非常清楚,他猜现在若若不是在三楼就是在四楼,而可能性更大的应该是四楼的客户。

因为是客房,可以洗清他们的嫌疑。

在他们这个大圈子,对于这种在派对上看对眼,然后便发生关系的情况大家都已经习以为常,所以每个宴会厅的楼上一般都有供客人休息的客房。

他猜若若一定在不知情的时候被他们下了药,然后现在完全没有反抗的意识,才会这么轻松的被祁明喆带走。

在客房发生的事,宴会厅这么多的客人,谁知道到底真凶是谁!

只要把监控视频删掉,便会神不知鬼不觉。

顾安之非常懊恼自己的疏忽,他就不该把若若一个人丢在宴会厅,要是若若真的出了什么事,他该怎么办。

他太过自负,以为凭自己的名字在S市想要保护一个女人,轻而易举。

他让白若素挽着他的臂弯出席,就是一种宣示,而他没计算到,有些人比他更自负,以为只是动他身边一个小秘书,动了又能怎样!

顾安之想到接下来若若可能会发生的事,他的步伐变得越来越快,连电梯都懒得等,直接走楼梯飞快的来到四楼。

而在他离开之后,祁语芙也立刻叫来家里的安保人员,立刻把今晚所有的监控视频清除,毁灭证据。

她看了看时间,哥哥这会应该已经快完成任务,离开了那个房间。

只要顾安之没有证据,就不敢把他们怎么样。

当事人全程都是无意识的状态,也根本不可能出来作证。

毕竟她是祁家的掌上明珠,而伊莎更是C国的公主,她们不承认的话,谁敢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把莫须有的罪名往她们头上扣。

“走,我们也跟着去看看。”

祁语芙拉着伊莎也往四楼的客房走去。

顾安之刚走到四楼的长廊便听到了一声声嘶力竭的尖叫,然后便看到一个穿着佣人装的女人从第五个门冲了出来,一边跑还在一边喊,“死人了,死人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