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春闺玉堂

093 人情

幼清生薛潋的气,看着二子笑嘻嘻的腆着脸送来的包子,板着脸道:“告诉你们三少爷,就说我吃不起他的东西。”说完,昂着头进了房里。

“方……”二子嘟哝了两句,见幼清已经进房里,他就不敢再喊,但是要真把包子拿回去,三少爷肯定要踹他两脚,二子眼睛骨碌碌一转,见着院子里的人各自都在忙活,没人注意他,就鬼鬼祟祟的把包子挂在窗台的搭扣上,然后踮着脚尖捏着鼻子滋溜的跑出了门。

方表小姐连三少爷都训斥,更何况他呢,方表小姐正在气头上,这会儿他还是不要撞上去的好。

心里想着,他不停步的跑回了外院。

幼清被绿珠拉着出来看挂在窗台上的包子哭笑不得,道:“拿进来吧,丢了也费银子。”

绿珠就笑嘻嘻的把包子取下来,让全婆子拿去厨房热一热,回来就好奇的问幼清:“……三少爷和您说什么了,您生这么大的气。”

幼清就把赵子舟的事情告诉了绿珠和采芩,两个小丫头听的目瞪口呆,互相瞪眼,采芩怒着道:“三少爷也真是,他这么能帮着外人做这种事,要是传出去您的名声还要不要了。”又道,“难怪那天奴婢觉得奇怪,赵夫人知道几位小姐过去,家里的小厮都遣走了,留着仆妇和丫头伺候,怎么就这么大意,让几个外男闯进来和你们碰上。原来赵公子是有意如此,蓄谋着要进来……”

希望她拒绝后,赵子舟不会再胡闹,赵家和薛家关系亲近,若是赵子舟吵着让赵夫人真的来提亲,到时候就尴尬了,更何况赵芫还打着薛霭的主意,到时候赵夫人一怒之下,只怕连赵芫也连累了。

得告诉薛潋,想办法打消赵子舟的心思,他年纪小一时冲动,看见个长的不错的女子就想入非非,等年纪大些就知道这会儿不过是胡闹了。

“那赵小姐明天还来吗。”绿珠满脸的好奇,“赵公子不会告诉她吧。”如果赵小姐知道,也能劝劝赵公子,让他不要再做这种事了。

按她们约的时间,赵芫明天是要来的,幼清道:“等她明天来了再说。”

可第二天赵芫却没有来,幼清只当她家里有事拖住了,没有在意,但一连两天赵芫都没有过来,幼清就有些担心,怕她被赵夫人察觉后禁足了,就让绿珠悄悄给赵芫送信。

第三天赵芫就来了,给方氏和薛老太太请过安,又在薛思琪房里坐了一会儿后,赵芫一进青岚苑就和幼清道:“我这几天倒霉死了。”

“怎么了。”幼清把茶给她,赵芫喝了一口,就道,“还不是我哥,也不知道得罪了什么人,在家门口的巷子里被人打了,身上没有伤,就那张脸……”她用手比划了一下自己的脸,“一个脸肿成两个大,他回去我娘都没认出来。”幼清正喝着茶,差点被呛住,闻言惊讶的道:“怎么会被人打,哪天的事?”

“就十九那天。”赵芫垂头丧气的道,“说出去给我买包子,回来就被人打了。”

幼清心里咯噔一声,十九那天不就是赵子舟托薛潋送东西来的那天吗?薛潋也给他买包子了,难道薛潋从她这里走了以后就去找赵子舟了,然后两个人发生了争执?

不对,赵子舟人高马大的,薛潋应该不是他的对手,更何况,就算是两个人打架,薛潋也不该一点事都没有,她昨儿见到薛潋,他还活蹦乱跳的跟没事儿似的。

那是什么人打的,怎么会这么巧?!

“他这几天都不敢出门,问他是谁打的,他也不知道。”赵芫托着下巴,百无聊赖的拨弄着摆在桌子上的果盘,“不过我也觉得奇怪,我哥虽没有功夫,可手脚也灵活的很,什么人这么厉害,连面都没有露,就能把我哥打成这样。”

不知道为什么,幼清就想到了周芳,随即她又摇摇头,那天她把宋弈泼了一脸的水,这半个月周芳都没有再出现,不但如此就连封神医都没有来找她,大家都不来往了,周芳没有理由为了她去打赵子舟。

“没有内伤就好。”幼清有些心虚,“脸上的不会留疤吧。”

赵芫摇摇头,回道:“应该不会。”话落摆着手道,“不说我哥的糟心事了,我娘还说给他找媳妇,可他还像个没长大的孩子,谁能看得上他。”

幼清砸砸嘴,努力想了想前世赵子舟和谁成了亲,可惜她前世对这些都不大关心,想了许久也没有结果。

“你大表哥近日还好吧,有没有和你说起我?”赵芫眼眸明亮,期待的看着幼清,幼清遗憾的摇摇头,解释道,“我也有好几日没见着他了。”

赵芫叹了口气,躺在炕头上,忽然想起什么来,望着幼清,就道:“你不是没有说亲事吗,要不然你做我嫂嫂好了!”

幼清一愣,还不等她说话,赵芫又躺了下去:“算了,你长的这么漂亮,人又聪明,我哥陪不上你,就跟鲜花插在牛粪上似的。”又道,“就当我没说。”

“有你这么说自己哥哥的嘛。”幼清松了口气,噗嗤一声笑了起来,“你今天想吃什么,我叮嘱厨房给你做。”

赵芫意兴阑珊的摆摆手,道:“随便吃点就好了,我也不是专门到你这里来贪嘴的。”话落,坐了起来,望着幼清道,“马上要进秋了,你教我做女红好不好,我这几天在家里让常妈妈教我一些,我好笨,怎么也学不会,你再教教我,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幼清疑惑,问道:“你不是最喜欢那些的吗,怎么又想学了。”

“薛季行喜欢这样的女孩子嘛。”赵芫轻轻笑了起来,“我原想给他做个扇套,可是夏天快过去了,后来又想给他做个护膝,可常妈妈说等我的护膝做好了,只怕冬天也完了,所以我想来想去不如做个荷包吧,不分四季都可以戴在身上。”

幼清掩面而笑,点头道:“好啊。”说完在炕尾翻了个针线篓子出来摆在炕几上,翻了一个半成的荷包出来,“你先拿这个练练手好了。”

赵芫就真的认认真真的坐在炕上,穿针引线的,可不过一会儿工夫,她手指上就被扎出七八个血眼子,幼清看的直皱眉:“算了,要不然你先做双袜子,袜子大些针脚也能粗些。”

“没事。”赵芫把手指放嘴里嗦嗦,笑弯了眉眼,“我还是做荷包吧,多做几个练的熟练点。”

幼清无奈,只得由她去了,两个人做着针线在房里盘恒了一整天,算着薛霭下衙的时间,幼清陪着赵芫去给方氏请安,方氏笑着道:“要不然我和你母亲说说,让你搬来和幼清住几天,你在幼清也开朗一些,你也高兴。”

赵芫眼睛一亮,随即黯淡下去,笑着道:“我要不在家我娘也没有人说话。伯母,我天天来,您是不是嫌我烦了。”

“不会,不会。”方氏笑着道,“我巴不得你就住在这里才好。”说着,又笑看了幼清一眼,正说着话,薛霭来了,赵芫腾的一下站起来,幼清也起了身。

薛霭自撩了帘子进来,看着赵芫也在他微微一愣。

赵芫和幼清各自行了礼。

“你父亲回来了吗,这两天忙不忙,听说翰林院要修《景隆明录》?你是不是要帮着摘抄编纂?”方氏笑望着薛霭,薛霭点了点头,道,“下个月开卷,现在已经在找史录和编号,不算忙。”说完,他有些尴尬,咳嗽了一声,道,“那我先回书房。”

因为赵芫也在,薛霭不好久待,方氏就点头道:“晚点过来吃饭。”就让陆妈妈送薛霭出去。

赵芫眼巴巴的看了眼薛霭的背影,暗暗叹了口气,幼清就朝她打了个眼色,赵芫又释然了,薛霭本来对她就是这样的,她还期望什么呢,难不成要他当着薛太太的面问候她几句,或者聊几句家常?

赵芫又笑眯眯的陪着方氏聊了几句,便起身告辞:“……我也回去了,改日再来看您。”

“让幼清送你。”方氏笑着,又提了两盒备好的点心,“让你留下来用晚膳你也不肯,这点心刚刚做的,带着路上吃。”

赵芫高兴的收下来,亲自提在手里:“那我就不客气了。”说完朝方氏行了礼,挽着幼清出来智袖院。

“我明天不能来了,要陪我娘去庙里上香,她说我哥运道不好,求个护身符回来。”赵芫说着,又道,“对了,我一直忘记问,薛季行哪一天休沐?”

幼清皱了皱眉,道:“好像是月底还是月头。”她也不知道,“等我问问姑母吧。”

赵芫笑着点头,踩在脚蹬上朝幼清摆着手:“你回去吧,我自己出去就好了。”

幼清颔首,目送赵芫进了马车,一直待她行出侧门,她才收回目光,就看到薛霭从一侧走了过来,视线在侧门那边一转,幼清笑着道:“大表哥,我还以为你在书房呢,是去用晚膳吗。”

“嗯。”薛霭应了一声,就递了个东西给她,幼清一愣才发现他手里拿着个东西,她笑着大方接过来,问道,“是什么?”是一个用宝蓝色绣金线的的包套着的,沉甸甸的,比她的手大一些。

薛霭似乎也被她的笑容感染似的,眼角染上了几分轻快,竟然打趣的道:“你打开来看看不就知道了。”说完朝院内走,幼清也跟着他转身走了几步,当着薛霭的面抽开套在外头的绣袋,就看见里头一个珐琅盒子,幼清一愣……

和赵子舟那天拿来的一样。

“这……”幼清捧着珐琅盒子,不解的看着薛霭。

薛霭就笑着道:“是舶来品,近日京城似乎很时兴,你看看,我倒是不懂。”

盒子是红黄蓝三个颜色,顶上有个按扣机关,她轻轻一按盖子就弹开了,露出里头大红色平整的膏脂,她笑着道:“是唇脂,谢谢大表哥。”她收起来又用袋子套上。

薛霭见她喜欢,就满意的微微一笑,两人并肩往里头走……

垂花门外,赵芫提着裙子愣愣的站在那里,额头上因为跑路而出的汗,滴答滴答的落在衣襟上,她目光直直的盯着那渐行渐远的一对男女,男的清隽高大,女的娇小妩媚……

薛季行看方幼清的眼神,专注而认真,那种眼神和她不会看错,压抑着却又欲喷薄而出的情意。

她怎么从来没有想到,方幼清那么漂亮,那么优秀,又和薛霭住在一个屋檐下。

赵芫捂着唇,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了,恨不得一头撞死在石墙上才好,她怎么这么傻,怎么就没有往这方面想呢,还让方幼清帮她……说不定方幼清也喜欢薛霭呢,说不定他们早就情投意合了呢。

若是被人她还有机会,可是方幼清,她是一点机会都没有,他们整天在一起,她便是每天都来也抵不过人家表兄妹的情意,更何况,薛霭还不喜欢她!

赵芫像是被人浇了一盆冷水似的,失魂落魄的转身,木然的一步两步的往外走。

她不该回来的,不该回来问方幼清七月七要不要去看灯会,她如果就这么走了,什么都不知道该多好。

赵芫加快了步子,逃也似的出了薛府。

幼清自然不知道赵芫回来过,她笑着道:“二姐和三妹也有吧?是七月七的礼物吗?”

“是!”薛霭弱声道,“她们的已经让人送去了,你房里有人便留了下来。”

幼清哦了一声,笑着道:“要不,你再买一盒吧?”可以送个赵芫。

薛霭就深看了眼幼清,沉默了一刻,摇头道:“说是限量的,不大好买。”

幼清就哦了一声,没有再说话,两人又在智袖院门口分开。

第二天一早,幼清还没起身,绿珠就蹬蹬的跑进了内室,惊讶的道:“小姐,赵小姐来了……”

“啊?”幼清醒了过来,看了看时间,才卯时正,天也才亮,她爬了起来抓了衣服套在身上,不安的道,“她没说是什么事吧?”

绿珠边服侍她穿衣裳,边道:“没有说什么事,不过奴婢瞧着她脸色好像不大好,这会儿还在暖阁里头发呆呢,给她倒茶她也没喝。”指了指眼底,“青黑的,约莫是一夜未睡。”

幼清就更加惊愕了,飞快的梳洗了一番去了暖阁,就看到赵芫还穿着昨天穿的裙子,木呆呆的坐在炕上,看着自己手指。

“赵芫。”幼清在她身边坐了下来,担心的道,“你怎么了?一大早来,是出了什么事吗?”

赵芫抬气头来,眼睛有些红,没什么光彩,她嘶哑着声音道:“我有话想问你,你能不能让你的婢女出去避一下。”

赵芫来了许多次,从来没有避着采芩和绿珠说话的,幼清皱眉点了点头让绿珠出去,她轻声道:“你要问什么?”

“我问了,你一定要实话告诉我。”赵芫拉着幼清的手,很认真的看着她,幼清点了点头,赵芫抿着唇沉默了一刻,像是鼓作了勇气,道,“幼清,你是不是也喜欢薛季行,你们是不是……”

幼清一愣,诧异的望着赵芫:“你来,就是为了问这件事?”

赵芫点点头,又垂了头:“我昨天走了之后又回来了,就看到你和薛季行站在垂花门里说话,他送你东西,温柔而仔细看着你,你笑面如花,我就那么看着,忽然就觉得自己好傻,你和他都那么优秀,又一直住在一起,我为什么就没有想到你们会……”她的话没说完,幼清就打断了她的话,道,“你想多了,我和表哥之间什么都没有。”

“真的?”赵芫不相信的看着幼清,幼清点头道,“真的,我也不是大度的人,若我对他有情,又怎么会帮你,你别胡思乱想了。”

赵芫愣了一愣,又确认道:“你没有骗我?”

幼清再次认真的摇摇头,一字一句道:“没有,什么都没有,若真有什么我姑母又怎么会给他相看媳妇呢。”

赵芫长长的松了口气,她知道幼清不会骗她,喜欢一个人是没有办法像幼清这样坦然的,她喜欢薛季行所以她很清楚……可是不对啊,昨天她看到薛季行看幼清的眼神,分明就含着爱意。

对了!赵芫一愣,忽然明白过来……

难怪无论她怎么纠缠,薛季行都无动于衷,难怪每次她和幼清一起出现,薛季行的视线都会落在幼清身上,她以前没有在意,现在终于明白过来。

幼清不喜欢薛季行,可是薛季行对幼清有情。

所以才会对所有女子都视而不见。

赵芫的脸色一会儿白一会儿黑,幼清在一边沉默的看着,赵芫很敏感,昨天不过一眼就想到了这么多,现在这么一想,大约知道的不知道的都能猜得到了。

她会不会放弃,还是会嫉恨她?就和周文茵那样,容不得半点沙子,从此以后和她形同陌路了呢。

幼清叹了口气,有些失望,又觉得在情理之中。

她松开赵芫的手,在一边坐了下来,默默的端着茶喝着,等着赵芫或大哭或大笑,或和周文茵一样拿尖锐的言语来挽回自己丢掉的自尊。

可赵芫又不是周文茵,幼清垂着眼帘,等着被她讥笑一顿,然后老死不相往来。

“我就说嘛!”赵芫一拍桌子,忽然笑了起来,“早知道昨天我就该问清楚的,害的我一夜没睡。”说完,脱了鞋子就朝炕上拱,“我困死了,就在你这里睡了,半个时辰后你喊我起来,我还要回家陪我娘去法华寺。”说完就阖上了眼睛。

幼清转过头,骇怪的看着倒在炕上,发髻歪在一边,裙子皱巴巴的,模样很狼狈却又透着股慵懒明艳的赵芫……她这是什么意思,不要讥讽她几句吗?就这么完事了吗,还一脸释然的躺下去睡觉。

她是没有想到,还是想到了却故意不去想?

幼清想喊赵芫,可她打了个哈欠,就翻了身抱着大迎枕睡着了。

嘟着嘴,嘴角还残留着释怀的笑意,单纯又安静。

幼清叹了口气:“还是等她睡醒了再说吧。”

赵芫一觉睡到中午,她猛地翻身坐起来,一眼就看到坐在炕喂做着针线的幼清,惊慌的道:“哎呀,现在什么时间了,你怎么不喊我,我娘肯定非要把我撕了不可。”

幼清放了针线,哭笑不得的道:“你睡的那么沉,根本就喊不醒。”

“唉。”赵芫一边下炕一边整理着衣裳,“我赶紧回去!”幼清就笑着道,“我已经派人去和赵夫人说过了,她回了话,让你睡着好了,她自己去了!”

赵芫眼睛一亮:“你可真周到。”她嘻嘻笑着,又踢了鞋子爬回炕上,“那我再睡会儿。”翻了身,又觉得自己饿了,就红着脸望着幼清道,“我……我好些有些饿了,你这儿有没有吃的。”

幼清点点头,喊绿珠将给赵芫温着的饭菜端进来,赵芫一骨碌爬起来盘腿坐在炕上,端着碗吃了起来,她吃的很快,但吃相非但不粗鲁而且很优雅,幼清就给她倒了杯水,赵芫吃了半碗饭,喝了茶水漱口,才舒服的叹了口气。

“我昨晚就没吃。”他笑着道,“现在就特别饿,你别笑我。”

幼清摇摇头,问道:“那你现在这是没事了?想通了?相信我了?”

“嗯,当然相信!”赵芫边喝茶边点着头,又放了茶盅擦了擦嘴道,“我相信你不会骗我,更何况我长了眼睛长了心,知道怎么分辨人的。”又道,“我昨晚是钻牛角尖里去了,今天听你一解释我就想通了,就像我说的,你们都很优秀,又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生点情愫太正常了,就像我一见薛季行就喜欢他一样,允许我喜欢,还不准别人喜欢啊。”

幼清愕然,那你还一夜不睡?

赵芫又笑嘻嘻的道:“我难受是因为我觉得咱们是好姐妹,我怎么也不能和你抢人吧,更何况,我很可能抢不过你。”顿了顿,她笑着牵了幼清的手,“不过,你说你不喜欢他,那我就不用担心了,反正我有自信,只要他不成亲,我就一定会穷追不舍。”说完给自己打气似的瞪着眼睛。

幼清暗暗松了口气,又忍不住轻轻笑了起来,捏了捏赵芫的脸:“你刚才在那苦思冥想的,就想到了这个?”

“不止。”赵芫道,“昨儿去看的很清楚,薛季行肯定对你有情的。”

幼清心里一怔,赵芫果然感觉到了。

“不过这个不碍事的。”她觉得头上歪着的发髻有些碍事,索性拽散了头发,一头青丝披泄而下,赵芫冲着幼清一笑,笑容里竟还有几分妩媚,与第一次见到她时英气勃勃的样子截然不同,这样更像一个女子。

“谁没个年少轻狂孟浪的时候,更何况,薛季行发乎情止乎礼,偷偷喜欢一个人,这个我可管不了!”她说完,又凑到幼清面前来,笑着道,“只要你不喜欢他,我就有信心让他喜欢我,就是个冰块,只要给我机会,我也能给他捂化了!”

这样的言论,令幼清耳目一新,震惊不已,她心里感动不已,拉着赵芫的手,问道:“你真的这么想的?”

“我骗你作甚。”赵芫大大咧咧的道,“他喜欢你,他自己决定不了也控制不了,这个我深有体会,至于你,就更加无奈了,恐怕还很尴尬吧,像他那样肯定不会明说,那你就更不好说什么,是兄妹可又隔着什么,反正是不自在了,我能理解你的。”

幼清点着头,眼角微湿!

“不过,你还是要帮我的。”赵芫笑嘻嘻的道,“我虽然说的信誓旦旦的,可是心里一点底都没有,没脸没皮的贴着他都没用。”

幼清不知道什么说什么好,只得笑着道:“我不是一直在帮你吗,你还想怎么样。”

赵芫就摸了摸幼清的头:“好,就等我做你嫂子好了。”

“没羞没臊。”幼清笑了起来。

下午赵芫又赖着睡了个午觉,才舒舒服服起床回了家,幼清问她:“你今天不等大表哥了?”

“算了,我这个样子太狼狈了,改天再来。”赵芫说完,就欢欢喜喜的回去了。

幼清一直等到她出了门,才和采芩转了回来,采芩低声道:“赵小姐没有误会您吧?”

“没有。”幼清很高兴,“她说只要我不和她抢,她就有信心让大表哥喜欢她。”

采芩也高兴的笑了起来,期待的道:“要是赵小姐真的成了大奶奶就好了,那以后也不怕有人在她面前嚼舌根子,让您和大少爷尴尬。”

“是啊。”幼清叹着道,“不过这事我们也决定不了,就看大表哥的意思了。”

采芩应了一声,忧心忡忡的道:“赵小姐那么好,大少爷一定会看到她的。”

两个人说着话,就回了青岚苑,刚一进院门,就看到两个熟悉的身影站在院子,幼清愣了愣,就看到封子寒转身过来朝着她笑眯眯的道:“小丫头,半个月不见,想我了没有。”

“你来做什么。”幼清也不看他,转身就朝暖阁里走,封子寒颠颠的跟在后头,“我最近很忙,没有空来看你,这不得空就来了吗,你还在生我的气?气性可真长,再说,你不是泼了九歌一脸的水吗,也算出了气了吧,要知道,他长这么大还没有人对他这样呢,你是头一个。”

“那我还要荣幸?”幼清撇了眼封子寒,他毕竟长辈,她也不好一直持宠而娇的拿着乔,所以便顺着台阶下来了,看了眼站在门口的周芳,心里一动,她问道,“赵子舟是不是你打的?”

周芳脸色一变,立刻垂了眼帘。

“我让他打的。”封子寒昂着头道,“我和你说了,往后再有这样的狂蜂浪蝶,你就不用管了,交给她就好了,你不让她在你身边伺候,那就让她暗中保护你,这样总可以了吧。”

幼清冷冷的看着周芳,问道:“这么说,你在监视我?”她如果不监视自己,这么可能知道赵子舟送她东西,不过半个多时辰而已,就是谣言也不会传的这么快。

周芳还是不说话,反正爷都暗示过了,她只要执行命令就行了,方小姐不同意,那她以后就再隐蔽点。

“我,我让她……”封子寒话还没说完,幼清就打断了她的话,“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是我不需要,麻烦你让她以后不要再来了。”哪有这样的,不经过她同意,就以保护她的名义,派人监视她,难怪路大勇前脚刚走,宋弈就知道了这件事,合着她整日里不论做什么事,都在周芳的一双眼睛里。

以后她在自己家里还要不要睡觉,要不要说话,要不要如厕?!

她也知道,封子寒和宋弈不同,是真的怕她再有一次像徐鄂那次那样,被气的犯了病,他是好心好意,可是他却不明白,他的好心好意被那个道貌岸然的小人利用了,打着保护她的名义,在监视她的一举一动。

卑鄙的人。

封子寒怔了怔,嘟了嘴不高兴。

幼清叹了口气:“您的心意我真的领了,我以后少出门,就不会遇到这样的事情了,如果真的难以避免,我又无能为力,一定会去告诉你的,让你帮我好不好。”

“不行,九歌说……”封子寒说着一怔,打住了话,改了口道,“周芳以后只负责保护你,至于监视的事情,她若再做,就随你处置。”封子寒话一落,就朝周芳打了个眼色,周芳会意顿时上前,在幼清面前跪了下来,“小姐,奴婢对天起誓,以后绝不会监视你,将你的事情告诉旁人,若有违此誓,天打雷劈!”

封子寒扯了扯她的袖子。

幼清语噎。

看着封子寒,就想到了赵芫,她何德何能让别人为她考虑,为她着想,还那么信任她。

不过萍水相逢,封子寒虽然疯疯癫癫,喜欢她也只是因为她长的好看,但是不管起初是什么原因,他对自己的爱护却是真挚的,幼清叹了口气,看看封子寒,又看了看周芳……

周芳补充了一句:“小姐,您就收下奴婢吧。”

封子寒朝她挤眼睛。

她气的是宋弈,和封子寒没有关系,至于周芳,不如暂时留下好了,以后只要她在,她就注意些,一些事避着她就好了……要是她今天不同意,恐怕这件事会一直这么没完没了的扯下去。

“那你就在院子里帮忙。”幼清皱眉道,“我房里你不准进来,还有,那对月牙我暂时给你保管着,在府里用不上她,反而危险!”

周芳看看封子寒,立刻笑了起来,毫不争辩的道:“好,随便小姐怎么安排。”

“这样就好了嘛。”封子寒也松了口气,“以后有周芳在你身边我就放心了,不会有人再敢打你的主意。”

幼清忍不住腹诽,顶他的话:“哪有人打我的主意,还有,你们这么把人家打了一顿也过份了吧,他虽胡闹可也没有伤天害理的,往后不可以再这样了。”又问封子寒,“徐鄂呢,没有死吧。”

封子寒嘿嘿笑了起来,道:“没死,在家躺着的呢。”

幼清一脸的无奈,只得喊玉雪进来,指着周芳吩咐道:“这位姐姐会暂时在外面院子服侍,你先带她去陆妈妈那里,让她看看,再请周妈妈教几日的规矩,等她学好了以后就跟着你,你带着她。”

玉雪看了眼周芳,认出她是那天来的女贼,有些害怕的点点头。

“我不会伤害你的,你放心吧。”周芳笑着道,“我叫周芳,今年十九,你没有我大,以后就喊我姐姐好了。”

在府里头,喊姐姐还是妹妹都是按资历来的,玉雪瞟了眼周芳,又看看她布了细茧的双手,没敢说。

周芳跟着玉雪出了门,封子寒就端茶舒服的喝着,幼清问道:“您刚刚说您忙着,是有人生病了还是您去外地了?”她也套封子寒的话。

“严夫人病了。”封子寒不高兴的道,“九歌非要我去看病,一个要死不活的人,白费了十五天,还不如早点死了的好。”

幼清一愣,宋弈让封子寒给严安的夫人治病?这是为什么?难道宋弈和严安之间有什么?!

一定是这样,若不然他也不会几次三番的威胁她,不让她接着查卢恩充。

“那治好了吗?”幼清淡淡的道。

封子寒露出一副你怀疑我医术的不悦表情:“就是死了我也有办法让她再喘几口气,更何况,一个痨病,再续个半年一栽的,举手之劳罢了。”

严安膝下有三个儿子,大儿子在十几岁时就夭折了,其余两个儿子都在京城,小儿子顽劣刚成了亲,但严二公子却是个绝顶聪明之人,传言他三岁能言,十岁能诗,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乃是严安的左膀右臂,名副其实的军师。

如果严夫人去世,没有长子,那么严二公子就必须要扶灵会乡,那严安身边可就没有出谋划策的人了。

对于严安来说,可是不小的打击。

宋弈可真是用心良苦。

“上次我装病,是打算让你和九歌讲和的。”封子寒一本正经的道,“没想到你们没几句话就成了那样。”说完凑过来,笑道,“不过,九歌竟然没生气,我倒是惊奇的很。”

幼清没说话,若是事情再重来一次,她依旧会毫不犹豫的泼他一脸的水。

封子寒坐了一刻,看了看时间,道:“我回去了,周芳要是不听话,你就告诉我,我帮你收拾她。”说完,高高兴兴的出了门,幼清跟着他出来,问道,“你们都是怎么进来的?”

“爬墙啊。”封子寒一脸理所应当的样子,“走正门被人看到了多不好。”

幼清无奈,爬墙被人看到了才不好。

封子寒高兴的爬墙出了薛府,兴冲冲的回了医馆,等晚上算着宋弈下衙的时间,他便过去找宋弈,邀功似的道:“你看,我一出门小丫头就把周芳留下来了。”

“哦?”宋弈望着封子寒,“她怎么说的。”

封子寒就原原本本的把幼清的话告诉宋弈,宋弈听着微微挑眉,道:“她没问你我为何要你去救严夫人?”

“这个倒是没有。”封子寒想了想,“大概是觉得没必要问吧。”

那是没必要问,分明就是已经认定他和严安有联系!

“爷!”江泰推门进来,也不避讳封子寒,禀道:“湖广暴雨不停,泗州的堤坝水位又涨了两寸,凤阳巡抚连夜快马加鞭送奏折入京,您看,要不要把截下来?”

宋弈没有多加思索,回道:“无路可走,只有泄洪。你派人盯着,皇陵在那边,只看他们如何应对。”又道,“透个信给钱宁,告诉他,他的老朋友性命垂危,让他想办法吧。”钱宁有个同年入宫的好友,名叫周允,原也在西苑当差,三年前触怒了龙颜,被罚去凤阳守皇陵,如今皇陵水患,周允也命悬一线,宋弈便顺势卖个人情给钱宁。

江泰应是而去,等晚上回来他回道:“钱公公说多谢您提醒,此恩他记着了。”又道,“还问属下,您既然能提醒他,不知是不是已经有了应对之策,只要能救周允一命,将来您有求之处,他定当不遗余力。”

“真是老狐狸。”宋弈淡淡一笑,支着面颊道,“那你就去告诉他,我要什么他很清楚,若能做到,我便保周允一命!”

江泰咕哝了一句转身出去,宋弈眉梢一挑问道:“你说什么?”

“没有,没有。”江泰话落,转眼就不见了人,直到半夜才蹑手蹑脚的进来,站在宋弈桌案前将钱宁的回话告诉宋弈,“钱公公说,此事事关重大,他恐怕也难收集您要的东西,不过却可以一试,竭力而为。”

这话说的倒是像人话,宋弈微微颔首,吩咐江泰:“你传令下去,让他们扒了皇陵的堤坝,不要被人发现,至于周允,你知道怎么做?”

江泰点点头:“顺流而下,直至洪泽湖,再惊动官府将人打捞上来。”这样一来,周允不但没有罪,还可以上本赞扬他奋不顾身守护皇陵,生死不顾,其对圣上对先祖的忠心天地可鉴……

“去吧。”宋弈摆摆手,在椅背上靠着,“留口气就好了。”

江泰腹诽,只要人没死,那和钱公公的交易就成立了,反正只要人不被圣上一怒之下治罪就成,至于他事后死了,就不关他们的事情了。

“等等。”江泰正要走,忽然宋弈喊住他,宋弈道,“派两个人去跟着路大勇,不必惊动,跟着就好。”以免他受了伤,那小丫头又要把账算在他身上了。

江泰暗暗惊诧,主子着是做什么,难不成要保护路大勇?

他就想着方小姐泼的那杯茶,恭恭敬敬的退了出去。

------题外话------

又是一个好周末…祝大家愉快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