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明宫妖冶,美人图

483.48月明翰林夜(12)——她笑了(3更2)

公子笑了……

公子竟然笑了?!

双宝觑着公子的神色,这颗心呀,是跟着忽悠一下子提上高山之巅,又哗啦一下子钻进深海之底。

真是好奇大人都干了啥,怎么能在一张这么严肃的诏狱供状上,还能将公子给逗乐了呢?

双宝心底又是一阵唏嘘:大人终归是大人,换了别人是要死要活的过堂,大人却能借以哄自家娘子笑。就这修为,又岂是一般人能办到的躏?

兰芽又是哭又是笑了一阵,也看完了供状,这便跟卫隐说:“带我去见他。”

卫隐却做了难,连忙摇手:“大人说了,不见。崾”

“这还能由得他?”兰芽菱唇微挑,语气上已是不自觉地轻松了许多,却还故意端着官架子:“皇上钦命,此案由我做主,我要见他就见他,还轮得到他说不见?“

卫隐为难地搓手:“公子你看……”

大人给他下了命令,他敢不从么?

兰芽身子的事,现在还仅限灵济宫内知近的人知道,卫隐还不知情。只是他也大抵也能想到大人这么决定的原因:终究是大人挨了二十杀威棒,就算没有伤筋动骨,皮肉上终究也是血淋淋的,大人定然是不想叫公子看了担心。

双宝却一听就明白了,也上前拽着兰芽:“公子那就别去了。这诏狱里死的人太多,血腥气太重;就算公子胆子大,不怕这些邪祟的,可是这地上阴暗处也难免有臭虫、耗子呀……”

公子怕耗子,这事儿他也听二爷说了。

一听“耗子”,兰芽果然面上便变了变。

实则都不用卫隐和双宝啰唣这么多,大人的心她岂能不明白?只是一想到他受了皮肉伤,就在近旁,她来了却都不能去瞧他一眼……她的心,如何能顺畅。

可是也不忍叫卫隐为难,她便也就起身:“算了,不与他计较。你告诉他,算他识时务,这张状子里交待得还算清楚,倒省了本公子不少事。那本公子就暂行离去,继续去拿相干人犯,叫他一边养伤一边再好好思度思度,看还有没有什么遗漏的,都赶紧吐出来,也省得本公子要亲自给他上大刑!”

卫隐咂摸了咂摸,也明白这话里公子怕是有深意,只是他自己没能咂摸明白。便躬身施礼:“公子放心,这些话卑职定然一字不落转告司大人。”

“有劳了。”

兰芽带着双宝离去,却叫双宝先回灵济宫去。

双宝就又急了:“公子这又是要干什么去?”

兰芽瓜兮兮地一笑:“进宫溜达。”

双宝的心就又提到了嗓子眼儿:“这个节骨眼,公子又要进宫干嘛去?”

兰芽觑着双宝,就乐:“你这孩子也可怜,好歹也是净身进了宫的,是不是这么久以来却只是在灵济宫里溜达,都没机会真正进内宫去呀?”

双宝脸腾地就红了,心说公子这心情说晴天就晴天了嘿,怎么还有心情揶揄起他来了?

他便贴墙上蹭了蹭:“是就是呗。”

“不过奴婢倒宁愿只留在灵济宫里伺候大人和公子,倒不愿意进宫去伺候皇上和那些什么娘娘……他们那些人,都是居心叵测,奴婢不稀罕。”

兰芽就也靠到另外一面墙上,学着他的模样蹭了蹭。

“真可惜,你这么表忠心,以为我能带你进宫去溜达溜达……可是我也没中计呢。”

双宝哀伤地盯住兰芽,半晌才又垂下头去:“既然被公子识破了,那奴婢就先自己回去了。公子进宫自己万事当心,奴婢先告退了。”

双宝垂头丧气地往回走,兰芽含笑跟上来,轻轻拍了拍他肩头:“糖包儿,走吧,我带你去见个肉包儿。”

“昂?”双宝没明白啥意思,便被兰芽拎着脖领子给拽走了.

兰芽现下风头一时无两,双宝又是如假包退的内官,于是进宫没打麻烦。双宝进了宫,眼睛就不够使了,迭声嘀咕:“咱们灵济宫已经够繁华炫丽的了,没想到这皇上住着的内宫更大,更富丽。”

兰芽心下轻轻叹了一声。

也许就因为这天下独有的富丽,才会勾起许多人争夺龙座之心吧?可是再大再富丽又能怎么样呢,坐在龙座上的那个人却永远也踏不出门外去一步,费尽心机也只不过是自己圈禁在这世上最最富贵的金笼子里头,就像一只空长了翅膀,却永远无法飞向天空的鸟儿。

兰芽绕着宫城最外围的宫墙夹道走,带着双宝找见了小包子。两个小孩儿一见面,兰芽就拍着手笑:“瞧,这就是包子跟包子的相会。”

两个聪明剔透的少年只能面面相觑,真拿这位公子没办法。

不过双宝心下倒是更觉快慰:公子都开始调皮了,显见得大人是用了那供状上的不知什么法子叫公子重又开心起来了。

这就好,糖包儿就糖包儿吧,只要能叫公子咬一口,能吃着一嘴的甜.

糖包儿和肉包儿一见面果然投契,叫兰芽心下十分欢喜。

她便托小包子带着双宝到宫里四处去溜达溜达,尤其到昭德宫那边去溜溜。

小包子一听就明白了,双宝却一时没回过神来,忍不住低声嘀咕:“公子难不成进宫来是见贵妃的?或者,是见凉芳?”

兰芽但笑不语,只瞅着小包子。小包子便伸手一拉双宝:“走呗。好容易进宫来一趟,我不敢带去乾清宫看看皇上的寝宫;可好歹贵妃娘娘的寝宫总得带你去转上一圈。”

双宝终究也是机灵鬼儿,瞧见公子那神情,以及小包子的模样儿之后,便也大抵知道这么做公子自有用意了。

他就也放下了心,开开心心地跟着小包子手拉着手去了。

两人儿在昭德宫外头的宫墙夹道里转悠了一会儿,便叫出外办事的方静言给瞧见了。方静言瞧见小包子倒没怎么,可是一看见双宝,登时脸就白了。

他是灵济宫里出来的人,如何不明白双宝是兰公子最贴身的人,双宝这进宫来了,可不就等于兰公子又来了?

他左右思忖了半晌,还是不敢自己去见兰公子,便还是进内跟凉芳说了。

凉芳的心情与方静言相同,也是一听双宝来了,就知道兰公子到了。

凉芳便起身,跟方静言交待了两句,悄然出了后门,去见双宝.

这一番小小的周折之后,凉芳还是如期出现在了兰芽的面前。

这般见面,两人心下都已揣了万千的心事,隔了重重的迷障。

倒是凉芳先笑了:“公子别来无恙。”

兰芽睨着他:“多日不见,瞧你如今在我眼前说话,都越发有主人家的气度了。”

兰芽言外之意,这宫里不同于灵济宫,凉芳已然将这里捏得稳当了,甚至比兰芽和司夜染更有把握。

凉芳听出来了,便一笑:“大人和公子总归走南闯北替皇上办差,可是我也只能守着这昭德宫,固步在这深宫大内。我倒是羡慕公子的自由自在呢。”

兰芽点头:“所以你便跟大人从前的步调一致,千方百计想深入东厂呢。”

凉芳皱了皱眉,可是事实终究是明摆着,他也不指望能瞒住兰芽。便索性洒脱一笑:“公子说得好,司大人从前也是走的这个路数。所谓英雄所见略同。想来公子不会反对司大人当年如是手段,那今日就也不会反对我的作为。”

兰芽偏首一笑:“你果然还是与我投契的。我自然不反对,而且不但不反对,我还想助你一臂之力。”

“哦?”凉芳也是一怔:“公子为何这样做?”

兰芽抬头望他:“先别管为什么,你只说想要还是不想要。我自有我的理由,也端的看你有没有这个魄力。”

凉芳轻哼一笑:“可是我也总需要一个理由才能接受公子的帮忙。”

兰芽傲然轻哼,负手而立:“说句实话,凭你凉芳现在的斤两,还不足以扳倒仇夜雨,独握东厂。所以你若想成事,这普天之下、宫内宫外,也唯有依靠我的帮忙。”

她妙目转凉,清凌凌盯着他:“你若连这点眼力都没有,那就当我没说。”

凉芳眯起眼来。

他此时正在窘境,皇上和贵妃都不再倚重于他;而僖嫔则更是依赖不上。而那些用力结交的外臣,却又在东厂这件属于内官的事情上插不上半句嘴。所以兰公子说得不错,他若想要东厂,唯一能依赖的人,也只有她。

凉芳便轻轻挑了挑眉:“好,我要了。公子现在可以揭晓,如何来帮我?”

【稍后第三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