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明宫妖冶,美人图

482.47月明翰林夜(11)—无不言(3更1)

方静言和薛行远开始各怀心腹事,凉芳也从不是坐以待毙的人,他也自然暗中另寻途径,以期突破眼前的困局。

因引荐继晓之罪,皇上和贵妃便将传奉官的事都从他手里收了回去,又交给司礼监的太监去办。贵妃又叫紧闭宫门,不准昭德宫人出去惹是生非——这话凉芳也明白,贵妃就是说给他听呢。

吉祥的身子这两个月正是到了最要紧的时候,倘若有个三长两短,昭德宫第一个难辞其咎,到时候怕又是得惹下大乱子。

有皇上和贵妃这同时伸过来的两把软刀子,凉芳纵然有万丈心气儿,此时也都只能窝着,不敢舒张崾。

可是他又哪里是当真能窝得住的人,他所有的力气便都朝着东厂去使了。

西厂纵然重开,可是显然皇上却没想过再给司夜染从前的威风。秦家昭雪一案重提,便是明摆着要打压司夜染呢。他思忖着西厂就算重开,却也只是一番自找苦吃,于是东厂反倒是坐收渔利的。

仇夜雨这个草包,他也看不惯许久了。从前仇夜雨仗着他干老儿公孙寒,才能一步一步爬到今天的位置。而皇上终究没将东厂给了司夜染,反倒扶正了仇夜雨,凉芳私下里忖着,这当中自然有皇上想要制衡司夜染的意思。毕竟东厂是出于司礼监,东厂提督同时也是司礼监排位第二的秉笔太监来担任,倘若司夜染拿到了东厂,他同时就也等于掌控了司礼监,那至少宫内朝堂便再无人能制衡他了。

而仇夜雨这些年也没什么真正的长进,也就是说对司夜染的制衡不够,于是凉芳打定了主意,暂时抛开司夜染,专心对付仇夜雨躏。

此时西厂主要忙着昭雪案,这京内京外的追缉侦查之事便都落在东厂身上。

本来这是东厂的一个好机会,正可趁机多建功勋,让皇上对他们更加信任。可是仇夜雨却连犯几个大错。

其一,从年初开始,京中就隐约有人传言,说景泰帝的太子流落民间,号称景泰帝不是病死,乃是被先帝和当今皇上联手毒死。说景泰的太子没有死,而是被内官悄悄护送出宫,如今重整旗号,想要夺回帝位;

其二,又有人窃窃传扬,说当今天子手中并无传国玉玺,乃不是上天所授,早晚会给天下百姓带来大祸;

其三,宫里闹鬼。说每到风雨雷电交加的夜晚,宫墙之上总会现出惨死的宫女模样。而那穿着又于普通宫女有异。有上了年岁的老宫女能认出来,说是当年永乐年间被成祖朱棣活剐死的那些李朝的贡女……

一时之间宫内宫外沸沸扬扬,人人都不安心。

西厂有事,皇帝只能将此一系列事交给仇夜雨去查。仇夜雨接到差事,当廷就与皇帝一声冷笑,说“皇上,这不过又是有心人在装神弄鬼罢了!”

经过当初那“妖狐夜出”一案,仇夜雨被折腾惨了,经一事长一智,他现在如何能还不明白是有人故布下疑局,或者是想得到他想达到的目的,或者是想坑害了他的对手?

便如司夜染,他不就是从“妖狐夜出”一案之后才叫他仇夜雨失了皇上的信任,从而给他司夜染建了西厂么?

皇帝自然听得出仇夜雨是意有所指。皇帝便笑了,瞅着张敏说:“伴伴瞧,小四这孩子也是跟小时候一样机灵呢。”

这话说得……老张敏都不由得替仇夜雨冒了一头的冷汗。

小时候什么样儿,长大了若还是什么样儿,那就不叫机灵,而叫没有长进了!

再说小四这孩子可不就是小时候机灵太过,皇上才不放心派他到岳如期身边儿去,担心他那机灵被岳如期给发现了,才叫小六去的么?

这世上,尤其是在朝堂,在皇上眼前儿,“机灵”可真不是好事儿。

皇帝将差事吩咐下去,也懒得与仇夜雨继续多说什么,就又让老张敏给送出去。张敏这一路走出去,费尽了心思,尽量将话说得明白。

“小四啊,你在皇上面前能说得容易,什么故布疑局啊,皇上英明,自然听得懂;可是不瞒你说,咱家跟在皇上身边儿的年头也不少了,按说也跟着皇上得了不少长进,可是就这么奇怪,你的话咱家却怎么都听不懂呢。”

“小四啊,皇上派你这个差事,说白了不是要你向皇上交待的。因为皇上心里都明白。皇上叫你去办,实则是叫你给朝堂,给京师百姓,给天下人一个交待的。你不能指望那万万人都跟皇上一样英明,都能对你那话一听就懂。所以你得去办,一件一件办得水落石出了,掰开了捋顺了,那普通的百姓见了证据才能明白过来。”

张敏这话说得语重心长,甚至都可说是掰碎了喂进仇夜雨嘴里去。可是仇夜雨竟然还没品出味儿来,一径地皱眉:“可是伴伴,那景泰太子和闹鬼的事,一听就是无稽之谈,我又能到哪里去捉来风,捕来影?还有那传国玉玺之事,我总不能自己杀到草原去,替咱们皇上抢回那传国玉玺不是?所以这差事,还能怎么办呢?”

老张敏无奈地挺直了腰,站定了:“小四啊,咱家老了,走不动了。

只能送你到此处。前头的路,你自己走好。”

仇夜雨便也只能施礼之后,便走了。

张敏望着仇夜雨的背影,只能叹息。他年岁大了,知道自己时日无多,于是很是希望自己能最后帮一帮宫里这些眼巴前儿的孩子们。好歹,他总归是亲眼看着他们长大的,从小豆子似的进内书堂念书,到一个一个地走上了如今的位子,一点点地长大。

他张敏这辈子没有子孙缘,便很是将他们都当成自己的孩子一样,但凡能提点一句两句的,他都尽量提点。

尤其是他自己当做干儿子的徒弟郑肯跟着李梦龙吃了挂烙之后……他无力救郑肯,于是便觉着更加孤单,就也更希望眼巴前儿这些孩子都能好好的。

只是,终究各自修为不同罢了。

他摇头叹口气,转身走回去。

人老了,这段走了几十年的路,都觉着忽然就变长了,走不动了.

锦衣卫北镇抚司大牢。

从前西厂初立,因西厂没有自己的监狱,皇上便将锦衣卫北镇抚司大牢划归西厂治辖。更为了让锦衣卫北镇抚司大牢专归西厂管辖,行事不用经过锦衣卫都指挥,而特地另设了北镇抚司印一枚,由兰芽推荐,卫隐升为锦衣卫北镇抚司掌印镇抚。

后来西厂关停,北镇抚司便又被划回了锦衣卫指挥使司,卫隐手中的印信虽然没被收回,不过却也没有了用武之地。那些曾经因为西厂而凌驾于锦衣卫原本官长之上的北镇抚司锦衣卫们,也过了几个月风光扫地,又重新被东厂和原来的同袍们笑话的委屈日子。

如今西厂重开,旧例重来,锦衣卫北镇抚司再度划归西厂,不用听锦衣卫指挥使司的辖制,那些曾经受了些委屈的北镇抚司的锦衣卫们重又挺直了腰杆,心下跟西厂的关系,便更休戚与共了。

此事卫隐都看在眼里,也都悄悄地禀告了兰芽。

至少从北镇抚司这一块来说,西厂的关停重开,对于灵济宫反倒是好事一桩。

于是今儿兰芽没叫将司夜染押赴西厂大堂,而是叫直接押解到北镇抚司大牢来了。从卫隐到下头的每一个锦衣卫,甚至牢头狱卒,对司夜染反倒是格外的礼待,没叫司夜染吃任何苦头。

循例北镇抚司掌印镇抚要先过一堂,卫隐便勉为其难地问了。没想到司夜染对答如流,半点都未曾叫卫隐为难。

等兰芽到了的时候,卫隐的那一堂已经过完了,将司夜染签字画押之后的供状拿来给兰芽瞧。

虽然知道这锦衣卫北镇抚司上下都已经是归心了的自己人,可是看见那供状,看见供状上鲜红的指印,兰芽还是忍不住抽了抽鼻子。

因为历来这诏狱里拿出来的供状背后,都意味着大刑、惨叫和鲜血。

卫隐明白公子的感受,便低声劝慰:“公子放心,没动大刑。大人凡事配合,只是为了遮人眼目,动了二十杀威棒罢了。都是虚打的,只破了些皮肉,却不会伤筋动骨。”

这就是古来刑狱的规矩,更是锦衣卫收拾官员所例行的手段。不管你是谁,进来先二十杀威棒,将你的威风都杀灭了,才好乖乖交待,别摆你从前的官架子。

兰芽抽了抽鼻子:“卫隐,一切有劳你从中周全。”

“这是卑职应该做的。”卫隐忙抱拳。

兰芽坐下细看供状,看着看着,便在泪眼之间,隐约浮起微笑来。

【今天加更,后头还有两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