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穿越之冲喜继妃

第一百二十一章 玄霄受困,雪妍恢复记忆

“圣王爷到。”刚到侠德园的门口,齐浩就站在门边高宣。

轩辕玄霄再次来到侠德园,不过和上次不同的是,这次是以圣王爷的身份来的,两个不同的身份代表了不同的势力和地位。轩辕玄霄之所以以圣王爷的身份而来,也是为了提醒他们自己不单单是一个商人那么简单。

“草民等见过圣王爷。”那些等着轩辕玄霄来,好说清楚事情的人,怎么也没想到他们看到轩辕玄霄的时候是要先行礼的。尤其那些有人死在冥楼手里的人,他们就等着轩辕玄霄道歉甚至给他们的同门和家人偿命的。虽说都不愿,可是那毕竟是圣王爷,他们在不甘也没用。

“都起来吧,柯盟主不知道你让人通知本王而来,所谓何事?”轩辕玄霄径直到会客厅的主位坐了下来,然后开口问。这就是他现在这个身份的好处,可以不和他们客气。

“回圣王爷,鄙人等对于江湖上传闻圣王爷,您就是那对江湖上几大门派犯下血案的冥尊一事想求个明白。不知道圣王爷您可否直言相告。”柯觉天抱拳行礼,先是看看身后的众人然后看着轩辕玄霄问。

“你们是在问这事呀,要是本王说不是你们信吗?”轩辕玄霄看着那些人反问柯觉天,他从他们其中一些人的眼中看到了仇恨,那是想把自己生吞活剥的神情。恐怕他们已经认为那些事就是自己做的,那自己说的话他们会听吗。

“只要您说,我们就……。”

“柯盟主你看看他们,像是会信的样子吗?既然你们都不信那本王还有什么好说的,既然这样,本王也无话可说。只要你们找到证据可以说明些血案是本王做的,本王什么都不说,随你们处置。可好要是谁想在本王头上扣莫须有的罪名,本王也一定不会轻饶他。好了,现在没本王什么事了,本王就先回去,本王会在中华楼等你们的证据。”轩辕玄霄没让柯觉天把话说完就打断了他,他先在只想回去等妍儿出来,没时间和他们耗费。他现在的话说的很明确,那些血案不是他做的,他们要是怀疑是他做的,就拿出证据,一切看证据说话。

轩辕玄霄说的话他们一时之间也不知道怎么反驳,毕竟现在也只是有一些传言,没有依据,这些传言也不知道他从哪里穿来的,流言就是前几天突然就有的,传的活灵活现的。也一直没见圣王爷出来阻止,那些相信流言的人自然就认为那圣王爷是心虚了。在加上流言现在越来越多早就引起了那几大门派的仇恨,所以他们才会站在这里。可是圣王爷说的证据他们还真拿不出来。

轩辕玄霄看着那些不说话的人,他早就知道会是这个样子。他们也都是被流言蛊惑了,被仇恨驱使,已经分不清什么是真什么是假了。现在谁是冥尊对他们来说已经不那么重要了,他们要的只是为自己的亲人报仇。而现在处在流言里的自己就是他们最好的发泄对象。轩辕玄霄知道这就是幕后之人煽动的作用,他们现在没有理智可言。

“圣王爷这么着急离开,难道是心虚了,你还回答柯盟主的话呢?”人群中突然传来一声,可是那声音的主人掩饰的很少,轩辕云霄一时没找到他在哪里。

“心虚?本王有什么可心虚的?本王在说一次,那些血案不是本王做的。信不信由你么,只要你们有证据证明那些血案是本王做的,本王什么都不说任你们处罚。”轩辕玄霄只是强调那些血案不是他做的,可是却没有说那冥尊是不是他。

“那是不是说只要有证据,那圣王爷就会承认你的罪行,然后随我们处置,并且保证你那皇帝弟弟不会找我们的麻烦?”又是那个声音。

“你出来,不要躲在人后面了,难不成见不得人。你又是有证据当众让大家验看。”轩辕这次锁定了那个说话的人,他就躲在人群之中,把头埋得很低。

那人发现自己暴露了,也就不再躲避了,从人群之中走了出来,他要是在躲藏下去就是告诉大家他别有居心了。

“我既然敢说,那当然就是有证据,不过要是我拿出证据之后圣王爷要是不认怎么办?”那人站在众人之前和轩辕玄霄对视。

“本王,一言九鼎。”轩辕玄霄出声掷地有声。

“好,那就请圣王爷和诸位稍等片刻。”

“那本王拭目而待。”轩辕玄霄又坐回原来的位置,他知道自己现在不能走了,也不知道妍儿闭关出来没有。

此时的中华楼后院,轩辕云墨他们依旧在焦急的等着上官雪妍出来。云隐看着那紧闭的房门,想着离开的玄,他心中总是感到不安,可是又说不出那份不安来自哪里,可是他又不能在墨儿的身边表露出来。

轩辕也正在抱着宸,问他一下奇怪的问题,宸也是选择的回答他,那些不是他们可以知道的,它是一律不肯说。

“宸,你说是不是真有神仙存在,那宸你是什么,是神仙吗?”轩辕云墨抱着宸蹲在地上,轩辕少泉他们围着他身边,都在等着宸的答案。

“我不是仙,我是……不好。”宸正准备说神仙其实神和仙的的统称,而神的地位要高于仙,可是它突然感觉到那女人的不对劲。还没来的急说什么,突然从轩辕云墨的怀里消失了。

“宸……舅舅不要拉着我,是不是娘亲出事了,我要进去看看。”轩辕发现正在说话的宸不见了,并且消失在娘亲的房门口,于是站起身跑到门边要进去,可是他不知道自己被什么该阻拦着进不去。

“墨儿,我们进不去的,听舅舅的,有宸在你娘亲一定不会有事的。”云隐也担心的看着那房门,又有何尝不想进去看看,可是那也要可以进去才行。看着那一次一次被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弹开的外甥,他也只能紧紧抱着他。

“女人你怎么了?”宸进到空间的时候,刚好看见上官雪妍吐了一口血躺在地上,于是担心的问。

“不知道,我无论怎么样都冲不破最后的壁障,看来是要失败了。对了,墨儿怎么样了,他还好吧,轩辕玄霄呢?”上官雪妍苍白着脸说,她前面一直在吸收灵力一直都很顺利,可是没想到在最后关头自己一分神,就差点要了自己的命。自己好像是感应到墨儿要出事才会导致自己分神的。

“他们都没事,在外面等你。”宸瞒着这轩辕玄霄不在的事实,它想着女人有可能就是因为他们父子才会伤了自己。

“那就好。”上官雪妍擦掉自己嘴角的血,盘坐好。

“我祝你一臂之力,你在试一下。”

“好。”

宸漂浮在盘膝而坐的上官雪妍身后,让自己的灵力输送在她身上,这比她现在吸收要快的多。为了不让外界打扰到他们,宸隔绝了空间和外界的联系。

“舅舅,娘亲……。”轩辕云墨现在无助的像个正的孩子,他不知道现在自己应该做什么,父王不在,娘亲也不知道是不是有危险。他担心娘亲也担心父王,可是他又不能做什么。

“墨儿,没事的,有舅舅在呢。”云隐抱着他安慰,他们什么都不能做,只能干着急。

“谁,出来?”本来抱着轩辕云墨的云隐突然说道。

“取你们性命的人。”二十几个黑衣人从屋顶上跳到院子中,其中一人说。

“是吗,那就看我们谁的命硬了。”云隐知道他们这些人来着不善,也没打算和他们废话,他们现在要夺得先机才行,要不然很可能就危险了。

“除了那个小男孩,其他的一个不留。”那说话的人再次开口,不过是指着轩辕云墨说的。

“随墨,保护好你家少爷。”云隐没想到他们的目标竟然会是墨儿,现在大姐和玄都不在自己是一定要保护好墨儿,要不然怎么和他们交代。

“知道,云少爷。”随墨抽出自己腰间的鞭子,拿在手里,警惕的看着来人。

“上。”

一时之间这里就是刀光剑影的,轩辕云墨没有了玉箫雪柳剑,手中只是一把普通的剑,那是早上他们练功是用的,现在就放在架子上。可是这剑比他那把宝剑就逊色多了,用起来也不是很称手,所以他现在被两个人围攻堪堪只能自保。

“大少爷?您怎么样?”小峰看着自己少爷被对方划了一剑,立刻问怎么样。

“没事的。”轩辕少泉捂着自己的伤口说,他是第一次伤成这样,他现在感觉伤口很疼。

“大哥,小心?”

“少爷?”

“墨儿?”

几个声音同时响起,轩辕少泉由于受伤动起手来,就慢了一点。其中一人就冲着他的致命点去。刚好被轩辕云墨看见,他就打算上前营救,可是那人却突然丢到轩辕少泉翻身朝着轩辕云墨刺来,这一变故谁也没料到。云隐他们想上前营救也来不及了。

轩辕云墨看着那到自己眼前的剑,他也没打算等死,反手伸出自己手中的剑就去阻挡,可是也许是由于他一着急,灌注的内力过多,两剑剑相碰,轩辕云墨的剑锋断裂跌落。

“没剑了吧。”偷袭轩辕云墨的那人看见轩辕云墨的断剑,开口。

“那又怎么样,想抓小爷,下辈子吧。”轩辕云墨拿着那断裂的剑,当匕首近身攻击他,娘亲交给了自己各种兵器的使用,这匕首是适合近身战用的,自己当时练习时,娘亲就是自己的陪练。这近身战也算是自己的强项。

轩辕云墨的近身战那是刁钻灵活,让人招架不住,那人很快身上就添了好几个伤口。

“你们去帮他抓住那个小的就可以了,其他人我们料理,要快点,主子哪里等着了。”

“是。”于是轩辕云墨的身边有对了连个人。

轩辕云墨也越打越吃力,渐渐招式上就有了破绽,对方瞅准他的破绽就想击晕他。

“少主?”青龙他们到的时候,就看见轩辕云墨陷入危险的一幕,于是想也不想就加入了战斗。

“你们是何人,为何要多管闲事。”那些先到的黑衣人,看着突然出现的的问,要不是他们那孩子他们已经抓住了。

“管闲?,大爷我可从不会做如此蠢的事,你们要抓的那孩子是我们的主子,身为属下的保护主子这不是天经地义的吗?”青龙还是一身妖娆的红衣,得空捋着自己额前的头发,漫不经心的说。

“少主,他不是圣王爷的儿子吗,难道圣王爷真是冥楼的冥尊?”那人吃惊的问,这些难道会是冥楼的高手不成,要是那样他们的任务今天就完不成了。

“你说不错了,他是圣王爷的儿子不假,可是他同样也是我们华夏宗的少主,你们敢动就注定了有来无回吧。杀,一个不留。”青龙先是笑着说,说到后面杀气弥漫。

“华夏宗?那你是青龙护法?”那人突然想起江湖传言,华夏宗青龙护法每次出现总会一身红衣。

“正是大爷,不过你知道的太多了。”那人只是听见青龙说的话,却没有什么反应,因为他已经死了。

“少主,这是怎么回事,怎么没见宗主?”解决了那些杀手青龙问轩辕云墨,没看到上官雪妍他们觉得很奇怪,按宗主对少主的疼爱程度,不会把少主至于危险之中的。

“青龙哥哥,娘亲在房间内闭关练功,已经好几天了。”轩辕云墨红着眼睛说,他刚刚要不是青龙哥哥他们赶来,他就很危险了。

“闭关,明白了。那圣王爷呢在哪里?”青龙到处看看,没看见轩辕玄霄,心中一惊于是立刻问。

“父王被柯盟主请去商议什么大事去了。”

“紫风带着杀阁一半的人,留在这里保护好少主,我们四人带另一半人去侠德园,希望还来的及。”青龙突然说,他们就是收到消息说有人想置圣王爷于死地才来的,没想到还是晚,希望来的及才好。现在宗主在闭关那是一定不能打扰的,只有他们去了。

“青龙哥哥,是不是父王出了什么事?请青龙哥哥一定我帮我救父亲回来,墨儿才有爹爹几个月,墨儿不想再做没有爹爹的孩子。”敏感的轩辕云墨感觉到了什么,于是着急的问。

“少主,没事的,我保证给你把父亲带回来。”青龙看着眼含泪花的轩辕云墨很心疼,这要是让宗主看见了,不心疼死了。他们一定会尽力带回那圣王爷,就算为了少主。

“恩,谢谢诸位哥哥了姐姐了。”轩辕云墨对着青龙和朱雀他们抱拳。

“我们走。”青龙说完就得找朱雀他们离开。

而侠德园这这边的轩辕玄霄的处境是不怎么好,他和自己人,是被那些武林人士包围了,看着他们身上的血迹,就知道他们已经经历过一次厮杀。轩辕玄霄身边的侍卫也全受了伤,其中还死了两个。

“圣王爷,你还是受死吧,这是你欠大家的,不要在抵抗了。你们就那几个难道要和整个武林为敌不成,再说你们也逃不出去的。”有人看着他们主仆几人说劝说。

“欠大家的,本王怎么不知道,本王问心无愧,那些血案不是本王做的。今天是本王高看了你们,才会受困再次,不过此事本王记下了。什么武林的正义之人,全是一群没脑子的蠢货,被人愚弄的而不自知。”轩辕玄霄带着讽刺的意味看着那些人,自己真没想到他们会这么久容易轻信了那所谓的证据。

轩辕玄霄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就坐在那里等着那人说的证据,他没想到自己等来的一个熟人,就是那个薛巧儿。薛巧儿说早就认识自己,是自己告诉他自己就是冥尊的,她现在的样子就是因为知道了不该知道的,被自己追杀,才会弄成这样子的。明明漏洞百出的话,可笑的是,那些人竟然相信了。还不容自己分辨什么,就有人攻击他,事情也就演变成了现在的样子。

“费什么话,大家一起上去杀了他,杀人偿命,他是圣王爷怎么样,不都说天子犯法于民同罪吗?他杀了怎么多人,就是皇帝也不能包庇他,他总要给百姓一个交代才是。”

“就是,杀了他为我们的亲人报仇。”

“杀人偿命。”

……

“尊主,我们要不要分坛的人找来做帮手?”天看着那些义愤填膺的问轩辕玄霄。

“不用,要是那样就暴露了我冥尊的身份,那样会更加的激怒他们。”

“是。”

轩辕玄霄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如果曝光了自己的身份,不就是等于承认那些事就是自己做的,那自己就更说不清楚了。眼下的情况是对他很不利,可是还不到最糟的地步,事情总会有转机的。

“你们还在想什么难道等着罗知府派兵来呀,到那是时候不但杀不了他,我们也都跑不了。”不知道是谁说了一句,就这一句话,又激起了他们的对轩辕玄霄的杀意,围杀再一次展开。

在场的的众人谁也没发现有人躲在角落,面带解恨的神情看着场中于众人厮杀的轩辕玄霄。

“小心他手中的剑。”有人发现轩辕玄霄的剑的威力很大,于是提醒其他人。

轩辕玄霄握紧手中的玉箫雪柳剑,他没想到他会真的使用了这把剑,现在他庆幸自己拿着这把剑,要不然他也称不了这么久。

“管他什么神兵利器,今天都要留在这里。”

好的兵器谁都想要,现在看见轩辕玄霄手中的剑,有人就起了贪念,想把它据为己有。

“王爷,下心。”

“来者何人?”

“怎么是你们?”

不同的声音在轩辕玄霄耳边响起,他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竟然中毒了,本来还好好的,他突然发现自己的内力好像正在慢慢流逝,一慌神他就受伤了。就在他以为自己要死在这里的时候,他竟然被人扶着了,抬头一看竟然是青龙他们。

“我们得到消息,有人要对付圣王爷,于是就去和宗主禀报。可是到了中华楼才知道宗主在闭关,我只能带人前来,希望还不晚。”青龙喂了轩辕玄霄一粒药丸,和他解释他们出现在这里的原因。

“妍儿,还没出关吗?你们来的及时,我还活着。”

“此事好像和你们华夏宗没有干系,希望青龙护法不要趟这趟浑水。”柯觉天站出来对着青龙他们说。

“其他人的事,我们华夏宗不会搭理,也没那闲情逸致去管闲事。可是今天这圣王爷,我们华夏宗管定了,只要我们有一个人在,就要保证圣王爷必须活着。”青龙把轩辕玄霄交给其他人,他站起来看着柯觉天和他身后的人说。他说话的时候语气不容置疑,好像是在告诉那些人,他说的是真的。

“那你们华夏宗是打算和我们整个武林为敌了。那是不是说你们华夏宗是站在朝廷那边的。”

“不,我们华夏宗从来不会和谁为敌,我们一直也不屑去管你们什么武林和朝堂的事。可是今天这事情我们有不得不管的理由。”

“那就是和什么大家为敌,既然这样你们也不要离开了。”

“好大的口气,第一次有人想留下我们四个的,就你们这群蠢蛋。”朱雀摸着自己的鞭子说。

“这圣王爷我们保定了。不过还有一事,我想问明白。你们在场之人是谁下的命令去杀圣世子的?”

“有人去刺杀墨儿,那他怎么样?”轩辕玄霄震惊的问。

“墨儿没事。”

“好、好,很好。本王一再的忍让,不想把事情弄大,真没想到你们竟然想去刺杀本王的王儿,那本王还有什么可说的。既然事情到这个地步,本王也不瞒着了,本王就是冥楼的冥尊,本王承认就是了。可是那些血案不是本王做的,本王来此就是为了查清事情的原委。可是你们都是没脑子的人,分不清真假。出来,轩辕玄逸,我知道你就在里。你看着这群傻子被你愚弄,看着我现在如此的狼狈,你是不是很有成就感。有胆子就出来,不要让本王看不起你。”轩辕玄霄这是被有人去刺杀轩辕云墨给刺激到了,他一心不想把事情弄大了,自己怀疑的那人怎么说也是顶着轩辕皇族的名义,那只能算是他们皇族内部的事,这也是他们轩辕氏的不能说的秘密,他原本想从这里离开之后,他就要找出那人,私下里解决。可是现在他要让这些人知道自己是多么的愚蠢,还有他要为自己洗脱罪名。

“我的好大哥,你还是如此的精明,如此的能隐忍。你没想到自己也有今天吧,只是没想到你真是的是冥楼的冥尊,我这也是误打误撞吧。是呀,看见你现在的狼狈样子,我很开心,谁让你们兄弟害的我这么惨。我就要你们比我更凄惨,让你被他们杀死,让西越动荡,让轩辕玄耀从那个高位上跌下来。”一个华服男子走出来大笑着说,他走出来之后,就在脸上抹了一些,露出来他原来的面目。此人就是那应该守皇陵的轩辕玄逸。

“你以为你能成功吗?”

“要不是他们突然出现我就应经成功了,我派了人去抓你的儿子,有他在手,你还不乖乖就范。”轩辕轩逸指着青龙他们几个人,不甘心的说。

“是你派人去中华楼的,好。玄武下格杀令,让他知道我们华夏宗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招惹的。”

“你是疯了吧,即使要对付我,你为什么要杀这么多人,难道就是为了嫁祸给我?”轩辕玄霄不解得问,听他那话的意思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身份,那就是他起先只是想挑起江湖争斗。也许就是知道自己来了这里,他才改变了原来的计划。

“我精明的大哥你不是想到了吗,还要问我。”

他们几人的话,那些武林人士全都听见了。他们听到圣王爷自己承认就是冥尊的时候,他们都想上前去杀了他。可是下面发生了什么,那突然出现的人才是罪魁祸首。真的像圣王爷说的他们都是一群蠢蛋,被人给利用了,说是报仇,连自己的仇人都找错了。

“我爹是你杀的。”

“他才是凶手呀,找他报仇呀。”

……

“报仇,好呀,看看这些是什么?”轩辕轩逸的身后突然出现很多黑衣人,他们亮出自己手里的东西。

“你把我儿子怎么了?”

“我夫人呢?”

“你竟然敢动我的妻儿,找死。”

“你真卑鄙。”

原来他们手里拿的都是在场之人家眷的饰物,轩辕轩逸这是那他们的家人要挟他们。

“你们现在只要帮我杀了他,我就放了你们的家人,这个交易不错吧,想不想你们的家人活着那就看你们自己的了。”轩辕轩逸指着轩辕玄霄戏谑的看着他们,他要看看这些武林人士怎么选择。今天无论是那一方死亡,受益的只会是他。

“圣王爷对不起了,可是我就只有一个儿子。”

有一人开口,其他人也找这各自的理由。

轩辕玄霄看着他们带着悲伤的笑,自己难道就只能死在这里。这些武林人士还有轩辕玄逸身后的黑衣人,自己是双全难敌四手。

“青龙,你们走吧,帮我保护好他们母子,多谢。”

“我们不可能走,我们现在留下不是为了你,是为了我们的少主。”

“你们还不动手,我看看这是谁家的的东西,你说让他的主人怎么死才好。”轩辕玄逸拿着一块玉佩看看。

“动手吧,为了我们的妻儿。”看见轩辕玄逸手掌中的玉佩,有人上前一步。

其他人也和他一样,很快他们就把轩辕玄霄和青龙他们围着中间。

“轩辕玄霄,我今天就让你死无葬身之地。这里可全都是杀你的人,我看谁来救你,受死吧你!”轩辕轩逸咬牙彻齿的对轩辕玄霄说。

“你这话说的太早了。”远处传来上官雪妍的声音,声音落下她人也出现在众人眼前。

“妍儿……?”

“霄哥哥,你怎么样。先把这药吃下去。”上官雪妍看见脸色苍白的轩辕玄霄就知道他这是中了毒,于是着急的先喂他解药。

“妍儿,你喊我什么?妍儿你恢复记忆了?”轩辕玄霄激动的问,那是妍儿曾称呼自己的,他已经好久没听到了。

“恩。”上官雪妍没想到她一时担忧他,竟然喊出如此亲密的称呼,那几个字也是她脱口而出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