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空间之丑颜农女

第007章 瞒着

中秋这天发生小小的意外,宇文紫幽鼓足勇气来辅国将军府表白,离开之时,在门口看到那个一直存留在心底的人。到底是女子,面皮薄一些,宇文紫幽觉得面颊滚烫,拉着裙角飞奔出去,完全没有听到身后奶李氏的挽留声。

“我看这个闺女不错。”

京都各家夫人时常带着自家女儿来辅国将军府做客,其实也就是变相的相亲。虽然那些小姐们环肥燕瘦,各有千秋,可奶李氏总觉得差了一些什么,仿佛一块美玉,经过人工雕琢,美则美矣,少了天然气息,而人也一样,那些官家小姐们从小接受礼仪培养,千篇一律,如木头人。

“恩。”

刘氏点点头,当年白可心到自家去做客,她就不是很喜欢,主要原因,白可心身上总有一些清冷,生人勿近的气息,而不巧的是和莫子归同类人,二人若都是这个模样,只能过相敬如宾的日子,和她脑海中的和美相距甚远。

再有一点,白可心的身份太高,刘氏也会担心成亲后婆媳相处问题,自家就是庄户人家出身,面对世家大族,太后亲侄女,总觉得没有什么底气。

莫子归站在门口,见宇文紫幽红着脸颊跑开,脑海中突然浮现多年之前的一幕场景,那个时候他正在从京都到北地的路上,在一条幽静的小路,遇见个美貌的姑娘,找他借银子。

本来可以不必理会,可她突然想到自己的妹妹青璃,或许这个年纪的大秦姑娘离家有不得已的苦衷,他没有多想,抛出一锭银子,飘然离开。

“子归,衙门事务繁忙?听说皇上想让你去北地任职,可有此事?”

众人算算时间,猜测宇文紫幽在门前一定遇见了莫子归,所以默契地没有提起,若是逼得太狠,容易起反作用,这个时候,莫如湖反倒不那么着急,他率先打开话匣子。

“恩。”

莫子归点点头,坐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低着头似乎在思考着什么,稍微显得心不在焉。

偏厅的气氛融洽,淳于老将军,文氏,莫如湖和刘氏他们都是过来人,见到这般,觉得亲事有门,至少刚才那个大胆的姑娘成功入了他的眼,或许有一天可以走到心底。

青璃突然佩服宇文紫幽的果断,这种事需要靠运气,宇文紫幽一定是想了很久才决定上门表白心迹。

众人聚集在辅国将军府,定是少不了男子们的话题,因为要讨论一些朝政之事,四叔莫如海,淳于谙和莫子归三人移步到书房,三人离开之后,偏厅内的气氛顿时放松不少。

京都的中秋和北地习俗不尽相同,等天黑之时,各家女子拜月之后聚集在京都的护城河放河灯,许下一个美好的愿望,夜晚也是街道上最喧闹之时。

往年做月饼,都是做成小块,众人选择自己喜欢的口味,今年不同,辅国将军府上做成一个圆饼的形状,家里人用刀切开分食,更有团圆的气氛。

“水晶,过来到外婆这里。”

刘氏笑眯眯的,心情格外好,她对着水晶做了一个抱抱的动作,从袖兜里取出一个荷包,里面有几条精致的小银鱼,在银鱼的旁边点缀着几个铃铛,套在水晶的小胳膊上,只要摆动手臂,就会发出清脆的响声。

“谢谢外婆,水晶很喜欢。”

水晶懂事地道谢,又看了麒麟,刘氏用手点着她的头,宠溺的笑道,“你这个小人精,和你娘小时候一样,放心吧,你哥哥和弟弟都有呢。”

“水晶,你喜欢不喜欢刚才那个姨姨?”

青璃眼珠一转,计上心来。大哥的亲事是全家人最着急的,一直放在心上又无可奈何,她不希望大哥等到一把年纪的时候仍旧孤单一个人,况且刚才她看得分明,至少大哥不讨厌宇文紫幽,有发展的可能性。

“那个漂亮的姨姨?水晶喜欢,但是更喜欢娘。”

水晶依偎在刘氏怀里,乖巧地吃苹果,如小松鼠一般,虽然小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仍旧萌的可爱。她的头发被梳起来几根小辫子,额头前的刘海遮挡住眉毛,露出一双黑亮的灵珠。

“现在娘有一件烦恼事呢。”

青璃瘪瘪嘴,故作一副哀怨状,她皱眉道,“你大舅舅一直不肯成亲,外公外婆很忧心,你能不能帮帮我们?”

“娘,那我和妹妹怎么做?”

麒麟抢先一步,他拉着水晶的手,兄妹俩一脸认真地看着青璃。莫青蔷最先一步反应过来,对着青璃做了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能这么无耻地当着众人的面哄骗自家小娃,也只有小妹能做到,不过不失为一个好办法,万一大哥听了呢。

“麒麟和水晶真乖!”

刘氏点点头,冲着青璃使了一个眼色,青璃点点头,压低声音小声道,“就告诉你们大舅舅,你们想要一个大舅娘,不然以后都不理他了,别的小娃都有舅娘的,就你们没有,会被嘲笑。”

“咳咳。”

莫青蔷没忍住,一口水喷了出去。麒麟和水晶都是十月出生,还有一个多月才到三岁,对这么小的娃说这些,他们真的能听明白吗?

出乎意料,麒麟和水晶似乎懂了。麒麟的绷着小脸,纠结着眉头,眼底浮现一抹暗金色,他疑惑地道,“娘,可是没有人嘲笑我们没有舅娘啊。”

“是啊,娘,东临哥哥说没有人敢欺负水晶,因为他会打跑他们的。”

水晶点点头,一副不理解的模样。青璃用帕子擦擦额角的汗,她要怎么说,教自己的小包子撒谎吗?万一以后改不过来可怎么办。

“没有人嘲笑你们,可有人嘲笑娘啊,所以麒麟和水晶会帮娘的吧。”

青璃随口胡诌,立刻接到对面二姐青蔷鄙视的眼神。叶微小娃大一些,懂的多,她拉着水晶道,“我知道,总有姨姨来找娘,想做大舅舅的娘子呢。”

“你这个小娃,知道的倒是多。”

四婶陈氏很高兴,把叶微抱在怀里,在她的面颊连续亲了好几下。

月上中天,天上一轮皎洁的明月,空气里杂糅着桂花的香味。

在京都一条主街道上,人来人往,很多女子出门,手里或是提着小篮子拜月,或是拎着一盏灯,三五成群,簇拥在一起,到处都是清脆的欢笑声。

莫子归带着麒麟和水晶在护城河边上,他手里拿着两盏兔子灯,记得小时候家里穷,买不起灯笼,他就用纸糊上一个,里面装上一小节残蜡烛,外面用娘刘氏的绣线穿过去,找一根树枝做手柄,小妹青璃很喜欢,每次都拿着灯笼跑到村里炫耀。

“大舅舅,你没有娘子真的会被嘲笑吗?”

水晶歪着小脑袋,她和麒麟商量了一下,决定问个清楚明白。祖父曾经说过,偏听偏信是不对的,也不能听一面之词,虽然这对他们来说有点深奥难懂,可大舅舅对他们这么好,每次有好东西都会想到二人,所以该关心一下。

“嘲笑,谁说的?”

莫子归清冷的面容上有片刻的扭曲,很快消失不见,他笑得云淡风轻,“为什么要被嘲笑呢?大舅舅很厉害的。”

“是吗,可是娘说你没有娘子,我们会被嘲笑,外婆说她也会。”

麒麟和水晶收到莫子归送的兔子灯,整颗心扑在上面,毫不犹豫地出卖自家娘亲。

此刻,青璃正和淳于谙临街赏月,她在巷口买了几样小吃,用油纸包着,拉着淳于谙做起梁上君子,也不知道在谁家的屋顶上,夫妻一起看月亮。

“大哥不成亲,爹娘着急,夫君,我这主意不错吧!”

青璃用小竹签扎起一块炸得金黄的豆腐,上面还有一层辣椒酱和葱花,看着很有食欲,她咬了一口,口齿不清地道,“是吧?”

“你确定吗?”

淳于谙一脸黑线,无奈拍拍自家娘子的后背,都是三个小娃的娘,做事情还是那么幼稚,龙凤胎两个就是个机灵鬼没错,就是因为太聪明,才不会那么听话,没准早就把她出卖个彻底。

青璃还在为自己的小计谋沾沾自喜,那边,莫子归已经得知前因后果,两个包子记性好,鹦鹉学舌把当时的场景说一遍,连众人的表情,细微的小动作都没放过。

“或许是该成亲了。”

莫子归抖了抖衣袖,古井无波的眸底深处含着一丝落寞,如今小妹找到自己的归宿,身边有淳于谙,再也不需要他,也不是跟在他屁股后面跑的小女娃了。

隔壁街道上,宇文紫幽的藏在暗影里,大周占领大秦,她来到大周京都这段日子,是她最快乐的时光。因为可以站在某个阴暗的街角,默默地注视,这样就很满足了。

莫子归总是一身白衣,独来独往,特别是在起风的夜里,他衣袂飘飘,缥缈若仙人一般,宇文紫幽觉得自己配不上他,可还是希望能离他更近一些。

中秋之后,天气渐渐地转凉,收获的季节,这个时节,京都的应季水果十分丰富,青璃喜欢吃脆甜的大枣,每日都要吃上一碟子。

没几天,耶律楚阳的圣旨下达,将北地的泗水城,溧水城和沛水城三座城池设立为一个大郡,莫子归被任命为郡守,相当于二品大员,是北地最大的地方官。

圣旨一下,莫如湖和刘氏松了一口气,这次回到北地的人比较多,爷奶年纪大了,有落叶归根的心思,四叔四婶挽留不得,只能帮着准备行李,青璃这边出车马,马车设置了减震的装置,马匹膘肥体壮,都是空间中饲养,可以跑远途,也能在路上节约一些时间。

京都虽然好,却不及自己的家,二伯和二伯娘放心不下在北地的莫青黛,小子添也有几岁了,长得俊,很懂事,正好这次带回莫家认祖归宗,正式记在莫如河的名下。

青璃是在一个细雨朦胧的清晨送别了家人,因为大哥莫子归还要有一部分事务需要处理,约莫要晚走一个月,那个时候到北地进了腊月,天寒地冻,家里人怕爷莫福来和奶奶李氏不适应,提前出发。

家人走后,辅国将军府空置好几间屋子,四婶陈氏突然很不习惯,她很多年没回到北地,心中也想念那个依山傍水,冬日里白雪皑皑宁静的小村落,听说皇上也有意派出一名将领到北地驻守,她和夫君莫如海商议之后,莫如海决定主动请缨。

农历八月底,天气凉爽,早晨和夜晚,在府上有朦胧的雾气。护国将军府下人房的前面栽种很多果树,闲来无事,不当值的下人们组队,带着家中的小娃一起摘果子,不出府也能享受乐趣。

府上下人采摘新鲜的柿子,几乎人人有份,青璃教会厨娘做柿子饼,甜滋滋的有嚼劲,龙凤胎很喜欢吃,水晶还把自己的柿子饼送给来府上找他的东临。

太子东临课业繁忙,每隔几天才能抽出来几个时辰的时间,上门从不空手,有的时候给水晶带皇宫之中的宝贝,南边小国进贡的珠宝珍玩,有时候带来从宫外淘换到的小玩意,皇后娘娘阮冉冉笑称,娃娃亲定的太早,东临快把皇宫中的宝贝都搬到护国将军府去了。

“少夫人,太子殿下又来了,在前院书房,陪着小少爷和小小姐学画呢。”

麦芽端着一盘厨房新做的糕饼走进门,放在小几上,又给青璃的茶杯里续满水,“每次太子殿下一来,咱们府上的家丁侍卫就无比紧张。”

太子身份尊贵,总往护国将军府跑,府上的侍卫们紧张,生怕有一点差错。青璃觉得没有必要劳师动众,东临身边有护卫和暗卫,同样麒麟水晶身边也有,在护国将军府内防守严密,非常安全。

“恩,随意一些就好。”

前几次东临来护国将军府,先要去拜见长辈,从淳于老将军和文氏那边回来,还要到青璃这里,这么一耽搁,一两个时辰过去了,又到了回宫的时候,根本没和小水晶说上几句话。

淳于家和耶律家定亲,也没有必要那么严格的遵守礼数,将来水晶嫁给东临,就是一家人,后来进宫和皇后娘娘阮冉冉一商量,两个人都觉得这些礼仪没有必要,反倒是显得有些疏远,最高兴的是东临,现在来护国将军府和自家后院一样,丫鬟婆子也比以前放松一些,对这个有礼貌的小太子很有好感。

“少夫人,听说皇上有意派少将军去沐阳处理军务,您是不是要随行?”

于嬷嬷听到了小道消息,一脸为难,作为少夫人身边的最得力的婆子,是要跟随的,可护国将军府后院很多小事小情都要她做决定,万一和少夫人出远门,回来之后她怕被人夺权。

“消息到是灵通,应该就是几天之后吧。”

青璃昨天晚上才得到淳于谙的确切消息,夫妻二人商议一下,默默准备出行的车马等,没有告知府上下人。这次去南边时间不长,在腊月里肯定能回来了,满打满算也就四个月。

一路上两个人游山玩水,赶路几天再休息几天,麒麟和水晶两个小的还不到三岁,夫妻两个人商议过后决定不带两个小的,让他们留在将军府,陪着元雨小包子一起玩。

“那您带着小少爷和小小姐吗?”

麦芽皱眉,府上三个包子就是淳于老将军和文氏的心头肉,一天看不到就想的不行,恐怕不会同意,况且车马劳顿,赶路也不方便。

“不带。”

龙凤胎还有一个来月正好满三周岁,公公淳于老将军和婆婆文氏早就打算宴请宾客,而且太子东临也会前来,当然这些都是借口,主要原因是,小娃太聪明,黏着淳于谙,夫妻二人不敢有过分亲密的动作。

下晌淳于谙从衙门归来,夫妻二人确定了一下离开的行程,五天之后,九月初三离开。再此之前,二人要严密的封锁消息,防止传到龙凤胎的耳朵里,这两个小娃若是知道了不会哭闹,定会想方设法的跟上。

这次到沐阳也要二十来天的路程,算是远途,一路上在官道,只有驿站可以住宿,那边人多杂乱,青璃打算就宿在马车上,越往南天气越暖和,夜晚也不难熬。

马车外在朴素,内里奢华宽敞,在车门旁边是一个小型的盥洗室,设置一个大木桶,可以在其中沐浴,还有加热的火炉,沿途补给水源,其实这也就是做做样子,青璃身上有空间,吃食,领泉水,瓜果蔬菜等等,应有尽有,这简直是出门旅行的逆天神器。

马车下面的车凳用木板折叠,夜晚时分变成一张舒适的大床,铺上厚厚的床垫,下方的几个小格子分别放上枕头,被褥,纱帐以及远行要准备的衣衫鞋袜,为了节约空间,马车头顶处也有一圈柜子,可以放一些随身携带的行李。

如果有时间,青璃想和淳于谙一起去死亡谷看看,等到腊月在回京都过年,虽然她已经是三个小包子的娘亲,可护国将军府人丁不算兴旺,现在小元雨已经两岁了,文氏虽然没有主动提起,言语里暗示她可以再生小包子,为护国将军府开枝散叶。

“夫君,北地稳定之后,让二弟三弟回京都吧。”

前两年青璃出银子建造城北大军的纪念馆,原想着一年时间怎么也要完成了,可北地天冷停工了几个月,拖拖拉拉一直到前段时间才彻底竣工,那边作为一个参观的地方,其中一个房间设有全景画,全是用画笔打造,几百个画师携手,用了两年的时间创作。

淳于越,淳于恭两兄弟一直在北地驻守,顺便监督纪念馆的建造,如今也有两年多过去,今年中秋,家人没有团聚,她察觉婆婆文氏还是多少有些落寞。

“二弟三弟等几年也要娶亲了,娘上次还让我在花会上多多注意未成亲的姑娘家。”

**过去,青璃微微喘息,她双颊如胭脂一般的粉红,眸子涌动着春水,昏黄的烛火之下,显得更加诱人。

淳于谙平定了一下情绪,自家娘子每次在床弟之间反应声色,身子却无比火热,让他不知不觉只想要更多更多,曾经自制力无比强大的他,在自家娘子面前,溃不成军。

“好。”

嗓音低沉沙哑,淳于谙的脸颊上滴落着汗水,象征刚才夫妻**的激烈,青璃勉强爬下床,取过一条干爽的棉布巾,一会儿还要换床单可丝被,不然下面一片狼藉,根本无法入眠。

“有你觉得不错的姑娘,就帮着先定下来吧。”

都说长嫂如母,双胞胎兄弟的亲事,青璃一直放在心上,并且暗中观察。现在相看的女子一般就在十二三岁左右,礼仪教养良好,重点是品行,若是个内里藏奸的,入了将军府的门上跳下窜,府中永无宁日。

青璃倒是不怕有人作乱,问题是这种人就是一条臭鱼,即使不能搅起风浪,看着也恶心不是,所以这方面,定是要主动问询,考察一番,门当户对不是关键,若是双胞胎兄弟有心仪之人,也不是不能考虑。

“前几天在御花园的花会,还有几家夫人向我打听二弟,三弟的亲事。”

青璃当时推脱说这一切要婆婆文氏做主,她以婆婆马首是瞻,得到很多夫人的称赞,众人觉得她身居高位,一品夫人,未来太子妃的娘亲,为人谦虚谨慎,也不张狂。

“首先要过你那关。”

淳于谙思考片刻,决定还是交给自家娘子做主。将军府人丁少,目前不考虑分家,日后二弟三弟成亲也要在一起生活,同一个屋檐下,必然会有摩擦,他希望找个青璃觉得顺眼的,这样会好过不少,这是其一,其二也是相信她的眼光。

“我会和娘商议。”

作为当家主母,青璃也不喜欢独揽大权,双胞胎亲事还要交给公婆做主,这样以后万一有什么事,她也不会落太多的埋怨。

刚才淳于谙冲击得过于猛烈,青璃脚像踩棉花一样,这魔头不喜欢丫鬟婆子伺候,只能夫妻二人一同换床单和丝被,青璃心底默默地流泪,她发誓,明日一定不由着这魔头变化姿势胡闹,不然一晚上不停折腾,想睡个好觉太难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