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74 愉快的清晨

“想要解封估计没那么容易,毕竟烙下的封印是我全盛时期亲自封住的,想要解开,也必需实力得恢复到全盛时期才行。”他缓声说着,又道:“最多天亮我就得回去,沐泽的神识也是很强大的,若是我强留着只怕到时伤到神识,不过你放心,只要我得到上世传承,实力恢复全盛时期,到那时也就是灵魂溶合之际,不过今天我要告诉你另外一件事情。”

“嗯?什么事?”她听了,问了一声。

“现在所处的这个大陆只是普通的修仙大陆,只要你的实力达到飞仙巅峰即可前往飞仙界,但在此之前,你最好去以南最偏的一处山脉,寻找一个叫飘渺仙门的修仙门派,我得到的传承不多,其中就有这个飘渺仙门的事情,曾经,在这个仙门中出了一个叫唐心的女子,她本是金莲圣女之身,她也是一步步从灵力最弱的修仙之地走到飞仙界的,不管如何,你一定要去这个仙门,我觉得你也许会在那里有巨大的突破,而且,估计也只有那里会有记载通往飞仙之地的路了。”

“飘渺仙门?”她怔了怔,道:“这个仙门似乎不曾听说过?难道是隐门?”随着年代的转变,有一些古老的修仙门派渐渐的隐于山林之间,不再出现在世人眼前,同样的,他们收徒也极少,但那样的门派里面的人却一个个都是以一敌百甚至敌千的真正能人。

“这我也不太清楚,得你去找找才知道了。”他伸手环着她,贪婪的闻着她身上淡淡的清香,虽已服下解酒丸,不过身上还沾了一丝的酒香气息,闻起来,令人心醉。

听着他的话,枕着他手臂的顾七忽的笑了起来,抬眸看向他,语气中隐隐的带着一丝的邪恶与期待:“泽,你说明天要是醒过来,发现我们两人这样躺在床上,另外的一个你会有什么反应?”

“他是动了心了,若不是动了心,乱了心神,又岂会让我轻易出现?只不过他的道心坚固,想要他接受你估计你还得加把火。”说到这,他也低笑出声:“阿七,霸王硬上弓这种事情,以后还是我来吧!”

“我什么时候霸王硬上弓了?”她耳根一红,嗔了他一眼。她那是醉酒,根本就不知道好吧!

“呵呵……”他低笑着,在她额头落在一吻,道:“今晚我陪你说话吧!下回出现也不知到什么时候了,我有很多话想要跟你说。”

“嗯。”她的手环着他的腰收紧,虽然知道他就在身边,只是仍有些不习惯。

这一夜,两人还真就盖着被子躺在床上纯聊天,一直到天色将亮,他才沉沉睡去,看到他睡去后,顾七眸光一动,唇角勾起一抹邪邪的笑容,伸手将他身上的衣服给脱掉,连带自己的也一并脱去,最后才抱着他闭着眼睛睡去。

清晨,早早起床的碧儿已经守在院中,她坐在桌边,一手托着下巴,灵动的目光带着一丝兴奋的盯着那紧闭着的房门,似乎在想着,它几时打开来?

昨夜她送了少爷回院落后不久便悄悄回来了,只不过听着房里的动静,她没敢上去打扰,自顾的回到房中休息,虽是休息,但这一夜却是竖着耳朵听着有没开门的声音,谁知足足听了一夜的墙角,只听见两人也不知在说什么说整整一夜,最后还是她顶不住的睡了过去。

这不,天一亮,她早早便起来这里候着,她倒要看看等会公子是不是会从小姐的房里出来?嘿嘿,她怎么想着那画场那样美好呢?是不是感情增进了呢?

而在房中,此时床上仍是一片的宁静温馨,男人伸着手臂给女人当枕头,被子下的手则环着女子的细滑的腰肢,而女子则倚在男子怀里,两具身体相贴,肌肤相亲,女子的手也搂着男人的腰,不一样的是,被子下女子的腿还架在男人的双腿上,腿叠着腿,亲密无间。

这是两具赤果果的身体,这也注定是一个不一样的清晨……

熟睡着的沐泽意识渐渐的清醒过来,只是,眼睛还没睁开,就感觉似乎有些不太对劲,鼻息间闻着的是女子淡淡的体香,手上触碰到的细滑如丝绸一般,竟是令人爱不释手的再度留连一番,手指微动,掌心也轻轻摩擦着,似乎想摸清这手掌下触碰到的是什么?

可下一刻,随着一声轻喃传来,他却是浑身一僵,如同被雷劈中一般,僵硬着身体不敢动弹,原本正想睁开的眼睛也在听到那一声轻喃后而紧闭着不敢睁开,就怕看到什么不该看到的东西。

然而,僵硬着的身体却在感觉到那架在他腿间微微一动的长腿时连呼吸都屏住了,只感觉脑门一热,气血往上一冲,耳根泛红之际,就连温雅俊逸的容颜涨得通红。

她、她、她没穿衣服!

而他、他、他竟也一样!

这、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他怎么就跟她睡一张床上来了?还以着如此诡异,如此令人不知所措的姿态亲密相拥?这、这、这……

脑海顿时一片空白,失去了思考能力。

他只记得,只记得最后的画面是醉酒的她拉着他就倒在床上去了,而且还、还吻了他,紧接着后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却是一点也想不起来。

可眼下的这种情况,告诉他他其实跟她什么也没做,就是连他自己也觉得不太相信。

不动心,一切则如过眼云烟,就是赤身果体的绝美女子在他面前晃也无法撼动他的坚固的道心,可动了心,她的一嗔一笑,她的一举一动,她的轻轻一撩,都能扰乱他平静的心房,都能让他心头狂跳,有如小鹿乱撞,怦然心动的感觉,竟是来得那样突然,来得这样清晰,让他想要否认都无从否认。

早就醒来的顾七感觉到从他醒来后身体硬处于僵硬状态,甚至连动也不敢动一下,连呼吸都给屏住了,让她忍不住的悄悄睁开眼睛,看到的是他连眼睛也不敢睁开,耳根泛红,就连一张温雅俊逸的容颜也因不知所措而涨得通红。

见此,她强忍住想笑的冲动,似乎没料到他醒来后的反应会这么有趣。

唉!他显得太纯情,而她似乎太邪恶了点,这样纯情的他往后注定会被她吃得死死的,想想,心下隐隐透着兴奋。

他不睁眼,他不说话,他不动。顾七也装着熟睡着,继续合上了眼睛,只是如同小猫一样仿佛无意识般的在他光滑的胸膛蹭了蹭,邪恶的因子一在心中跃动,坏念头就在脑海中升起。

架在他腿间的腿正轻轻一动,微微往上蹭了一下,只是碰到他的大腿边缘,就已经被他的双腿紧紧夹住不得动弹,因靠近着他的胸膛,此时,她甚至能清晰的听见他的心房处传来怦怦怦强而有力的心跳心,一声比一声跳得快,一丝比一声跳得响。

被她乱动的腿吓得睁开眼睛的沐泽涨红了脸看着她,果然,怀中之人正是顾七无疑,那露在被子外细滑圆润的雪肩泛着如玉一般的光泽,看得他心头一跳,感觉到自己的手正环在她的腰间,他不由轻轻的抬起手,再慢慢的抽回。

“嗯……”似无意识的一声轻吟,原本倚在他身边的顾七也微微往外转了转身,却似乎在碰到什么后而猛然睁开睡意惺松的眼睛,一脸怔愕的看着就躺在她身边的沐泽。

“你、你、你怎么在这?”一脸怔愕的问出这话后,她不禁在心下鄙视自己。

正准备起身穿衣的沐泽似乎也没料到顾七会突然睁开眼睛,这一眼直接撞入他的眸光中,让他整个人更是心头一乱:“你、我、你昨晚喝醉了。”

好半响,他才说出这么一句话来,却是别开了眼,不敢去看她,就怕看到她责怪的目光。

“阿七,你、你放心,我会负责的。”

顾七以为自己听错了,顿时错愕的问出声:“什么?”

“我说,我会负责的,阿七,我娶你吧!”他抬眸看着她,目光中首次在感情的目光中出现了坚定的神色。

这一回倒换了顾七傻眼了,其实她也就是想激他一激,打破一下两人之间那种相处如宾的感觉,却没想到他一开口就是这话,顿时,她脸上的笑意不由多了一分的古怪之色。

“娶我?你就因为这也个而想对我负责?”早在八百年前她就将他给强上了,难道那时她就得负那责任嫁他不成?如果不是后来两人之间的相处确实产生了感情,她又岂会轻易与他谈婚论嫁?

沐泽沉默着,一时间,他也说不好是因为这件事想要对她负责,还是因为心动想要娶她。

见他脸上露出迷茫之色,她便笑了笑,道:“泽,我们先起来吧!这样盖着被子光着身子讨论这个问题似乎不太好。”她的本意就是打破两人的相处方式,她眼下要做的就是让他爱上她,而不是成亲。

被她这一提醒,原本已经就着负责这严肃问题而顾不上其他的沐泽脸色再度涨红,一时间反应过来,这才起身从空间中取出一套衣服准备穿上,却在见她目不转睛的盯着他瞧时,一时尴尬不已。

------题外话------

纯情的沐泽对上邪恶的顾七,啧啧,未来可想而知……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