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嫡女归来之盛宠太子妃

第七十二回 中风

顾蕴被杏林和卷碧刘妈妈等人簇拥着到得嘉荫堂时,还在院子里,已能听见彭太夫人凄厉的尖叫声:“顾蕴那个小妖怪小贱人怎么还不来,祁氏你真的有打发人过去请她吗?我告诉你,你今日休想包庇她,否则我哪怕就是死,也绝不会放过你!”

又哭着骂顾冲:“别人不是我生的,不在乎我的死活也就罢了,你却是我怀胎十月辛辛苦苦生下来,又一把屎一把尿拉扯大的,你竟也不在乎我的死活,我可真是生了个孝顺儿子!早知道当初我就该将你摁在了血盆子里的,今日也就不会被你的宝贝女儿这般作践了,我以后还有什么脸面出门见人,她这分明就是在逼我去死啊……”

随即是顾冲明显带了几分哀求还有几分不耐的声音:“娘,我几时不在乎您的死活了,这不是事情根本就与蕴姐儿无关吗,您要我怎么惩罚她?就算是衙门里给人定罪,也还讲究个人证物证呢!再说大哥不是已经答应您,明儿一早便去请潭拓寺的高僧来家里做法事了吗,您还要我怎么样,求您别闹了成吗?”

换来彭太夫人越发的哭闹不休:“都到这个地步了,我被都害成这样了,你竟还要包庇那小贱人,你眼里还有我这个娘吗?我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个儿子,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你既不在乎我的死活,我这就死给你看……”

然后便是齐嬷嬷的惊呼声:“太夫人,您没事儿罢?您千万冷静点啊……二爷,您这会儿就算顺着太夫人又何妨……”

顾蕴讽刺的勾了勾唇角,也不让守在门口的小丫头通报,便让卷碧等人留在外面,自己径自走进了屋里去。

就见屋里只有顾准祁夫人并顾冲在,并不见周望桂,更不见顾菁姐妹几个,后者们想是根本不知情,周望桂则是知情了怕也不肯来,别说她如今月份大了,她这一胎又来之不易,她决不允许出现任何闪失,便是她没有身孕,以她与彭太夫人的积怨,她肯来不肯来也得两说。

而彭太夫人则正满脸泪痕气喘吁吁的靠在齐嬷嬷的肩膀上,光光的脑袋与印了字的额头已被一块头巾严严实实包了起来,但顾蕴却不难猜到头巾下究竟是怎样一番景象,不由暗暗冷笑,彭太夫人不是爱出门,不是爱乱说吗,如今看她还要怎么出门,又与谁乱说去!

彭太夫人一眼就看见顾蕴进来了,仇人相见分外眼红,立时自齐嬷嬷身上坐了起来,双眼几欲喷火般看向顾蕴尖叫道:“你这个小贱人,小怪物,没人伦没心肝的混帐东西,连自己的亲祖母你都能下这样的狠手,你就不怕死后下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超生吗!”

顾蕴冷笑一声,正要说话,坐在一旁钗环俱无,头发也只随便挽了个纂儿,显是急匆匆赶来的祁夫人已先撑着腰站了起来,冷然道:“太夫人还请慎言,二叔方才已经说了,您就算要给蕴姐儿定罪,也得先拿出人证物证来,否则如何服众?蕴姐儿虽不是我生的,也是我看着长这么大的,在我心里,就与菁姐儿姐妹几个一样,都是我的女儿,我绝不允许任何人当着我的面,如此侮辱我的女儿!”

这话恰如火上浇油,让彭太夫人越发的怒不可遏起来,一张本就潮红的脸也红得越发不正常了,尖叫道:“我骂我自己的亲孙女儿,与你何干?你别以为你是侯爷夫人,又是宗妇,我便奈何不得你了,惹急了我,我就上金銮殿告御状去,我倒要看看,皇上会不会发落你这个不孝的贱妇,老天爷又会不会劈一道雷下来,劈死你这个眼里没有长辈的混帐东西!”

“你!”气得祁夫人胸口一起一伏的,正待再说,顾准已安抚性的拍了拍她的手,示意她别动气,又扶着她复又坐下了。

然后他方看向彭太夫人淡淡的道:“原来太夫人还知道蕴姐儿是您的亲孙女儿,听您方才那般刻毒的诅咒她,我还以为她是您不共戴天的仇人呢!好了,都别再说这些无谓的话了,您说是蕴姐儿害你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我们总不能只听您一面之词,蕴姐儿既已来了,我们也得听听她是怎么说的才是。”

顿了顿,看向顾蕴,道:“蕴姐儿,太夫人一个多时辰以前,被值夜的丫鬟发现倒在地上,双腿断了头发被人剃了不说,额头上还被人拿红色的不知名东西给印了两个字‘毒妇’,我和你大伯母,还有你父亲闻讯赶来后,太夫人一开始一直都嚷嚷着‘有鬼’,还对你父亲说什么‘平氏回来找她了’,及至太医来瞧过,说她的双腿是被人为弄断的,她便改了口,说都是你害的她,要你父亲和我严惩你。我们自然不信这话,但太夫人也坚持要严惩你,所以我才让你大伯母打发丫鬟即刻去请了你过来,当面与太夫人对质,你怎么说?”

顾蕴闻言,拿冰冷的眼神定定看了彭太夫人半晌,直看得她如傍晚回家时那般后背发凉后,才凉凉开了口:“彭太夫人一开始为什么要说‘有鬼’,为什么又要说是我母亲回来找你了,莫不是你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心里亏心,所以才会疑心生暗鬼,将自己吓成了这么个凄惨样儿?毕竟平生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嘛,您说是罢?”

彭太夫人闻言,就越发疑心顾蕴其实一早就知道她与益阳长公主密谈的事了,本来她是真的相信是平氏回来找她了的,只是很快的,她便自欺欺人的否定了这个事实,平氏都死那么多年,只怕早已转世为人了,哪里还会记得自己前世有个女儿?

反倒是顾蕴那个小怪物,手下能人辈出,又疑似早已知道了她算计她之事,装神弄鬼来吓唬吓唬她,再趁机伤害她一番,让她以为自己是撞鬼了,只得吃下这个哑巴亏,还不是轻而易举之事?

对付活人,总比对付鬼怪来得容易得多。

所以在听得太医说自己的双腿是被人为弄断的后,彭太夫人立刻将账都算到了顾蕴头上,哪怕真是撞鬼了呢,一样与那小怪物脱不了干系,何况她的推测还极有可能是真的,她自然要借此机会狠狠教训顾蕴一番,纵不能让她死,也得让她狠狠脱一层皮才是!

原来事后彭太夫人认真一细想,立刻便发现疑点众多了,先前那个白影明显比平氏高出不少,而且声音也粗哑得紧,根本就不是平氏反而更像是个男人,更重要的是,她以为对方是在凌迟她其实却是在剃她的头发时,有一瞬间,她分明感觉到对方挨着自己的皮肤是温热的,鬼怎么可能有温度?除非对方根本就不是鬼,而是在装神弄鬼吓自己!

有了这一层认知,彭太夫人怎么可能不恨顾蕴至死,又怎么可能心平气和的与她说话?

她不待顾蕴的话音落下,已近乎歇斯底里的尖叫起来:“你这个没人伦没心肝的怪物,没有人性禽兽不如的混帐东西,别说我没做对不起你的事,就算我真做了,我好歹也是你的祖母你的长辈,你怎么就下得了这个手?我真恨不能将你的心掏出来看一看,看究竟黑到了什么程度!我告诉你,你既要我死,你也别想活,我哪怕拼着这条老命不要,也一定要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我没人伦没心肝,没有人性禽兽不如?”顾蕴寡淡一笑,凉凉道:“彭太夫人您自己难道就有人伦有心肝有人性,比禽兽好得了多少?您做的那些事,才真是桩桩件件都禽兽不如呢,人常说‘虎毒不食子’,您比老虎还毒!难道就许你祸害人,不许人回敬您不成,这世上哪有这么便宜的事儿?连皇上还不能事事都称心如意呢,您算什么东西?何况种什么因得什么果,难道您以为老天真会放过您这样的恶人吗,只不过是时候未到而已!”

顿了顿,又道:“我只说一遍,您落得如今的下场,都是老天爷在惩罚您,与我并无半分干系,您若是要再往我身上泼脏水,那就报官!让衙门来查证此事,让衙门来找人证物证定我的罪,否则,您若是再敢信口雌黄,我才真是要不客气了!”

彭太夫人怎么可能让衙门来查证此事,那她被剃光的头发和额头的字岂非也要被衙门的人瞧见,继而传遍整个盛京城,她后半辈子才真是别想踏出房门一步去见人了?

最可恨的还是那两个字,也不知道那害她的人是怎么弄上去的,她先前拿湿帕子死命擦了不知道多少遍,也没能让其淡去一丝一毫,一眼望去,仍血红血红的印在她的额头上,让人看得不寒而栗,也让她心里一阵阵的发毛,若是人为的,应该能慢慢淡去才是,难道……真是平氏?也不知道那两个字究竟要到什么时候才能消失不见,实在可恨!

她怨毒的看着顾蕴冷笑道:“让衙门来查证此事,谁不知道你有平家做靠山,平家如今又正得意,衙门就跟平家开的一般?你休想将此事糊弄过去!至于证据,你手下养着那么一大群鸡鸣狗盗之辈,就是最好的证据,还要什么证据!”

说着看向顾准:“事实确凿,侯爷还要包庇她到什么时候,难道非要酿到她明儿杀父弑君,侯爷才肯秉公办理吗?”

顾准闻言,皱眉道:“就凭蕴姐儿手下养了几个护卫便要给她定罪,太夫人不觉得不足以服众吗?举个例子,街上发生了命案,难道恰好经过的人都是凶手不成,便是衙门,也要一一的排查这些人,最后找到凶手,待其认罪画押后,方能最终定罪。如今太夫人与蕴姐儿各执一词,我也判断不了你们到底谁对谁错,最好的办法便是如蕴姐儿说的,让衙门来查证此事,如此便能让人人都口服心服了!”

不待彭太夫人答话,已扬声叫道:“来人,去拿了我的名帖,即刻安排人送去顺天府,说太夫人在家里莫名被人伤了,让顺天府的人过来一趟!”

话音未落,彭太夫人已气急败坏的尖叫道:“等等!”

因为动作幅度太大,不小心扯到了已上好夹板的膝盖,当即痛得她眼前一阵金星乱迸,人也因此越发的火大:“这是很光彩的事吗,侯爷等不及要闹到盛京城人尽皆知,侯爷难道不知道什么叫做‘家丑不可外扬’吗,老侯爷昔日就是这样教你的?你不怕丢人,我还怕丢人呢,养出这样一个禽兽不如,败坏门风的混帐东西来,我明儿去到地下,都没脸去见老侯爷和顾家的列祖列宗!”

说着哭了起来:“老侯爷,您才走了几年呢,我便被作践成这个样子了,作践我的偏偏还不是别人,而是自家的子孙,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早知如此,我当初就该随了您一块儿去的……您睁开眼睛看看啊,我真的活不下去了,您不如显显灵,这就将我一块儿带了去罢……”

顾准任她哭闹撒泼了一通,待她实在没有新的说辞,也实在嚎不出眼泪,只能在齐嬷嬷的解劝下顺势“渐渐”止住了哭声后,才淡声道:“这的确不是什么光彩事,可再不光彩,也好过咱们自家人彼此猜忌,在自己家里都斗得跟乌眼鸡似的,恨不能你吃了我我吃了你,哪个兴旺之家从兴到衰,不是始于内斗的?我既从父亲手中接过了祖宗代代传承下来的家业,便不能让它衰败甚至是毁灭于我之手,所以家丑外扬就外扬罢,只要能查明事情的真相,让太夫人满意,让所有人口服心服,让一家人以后好好儿的过日子,我可以不在乎这些虚名!”

祁夫人则在一旁扯唇冷笑,名声这东西之于如今的侯爷来说,不过就是锦山添花的玩意儿而已,好一些差一些又有什么要紧?反正谁都知道她老彭氏只是侯爷的继母,这继母与继子之间,真能相处得与亲生母子一样的,全天下又有几对?

倒是平氏的死,昔年盛京城内本就不是没有一丝半点风声,蕴姐儿对老彭氏和彭家的抵触又但凡有眼睛的人都瞧得出,最重要的是,老彭氏嚷嚷‘有鬼’和‘是平氏回来找她了’时,好些丫头婆子也都听见了的。

她倒要看看,事情闹开了以后,舆论到底是对老彭氏有利,还是对他们和蕴姐儿有利!

彭太夫人却是快要气死过去了,就算她的头发还在,额头上也没有被人印上那两个可恶的字,她也不可能让衙门上门查证此事啊,届时拔出萝卜带出泥,纵然真能让顾蕴不死也脱层皮,她自己难道就能独善其身不成?

何况顾准明显在站在顾蕴一边的,他又位高权重,甚至不用与顺天府的人明说,只要稍稍透露出一点袒护顾蕴的意思来,到头来她便极有可能狐狸没打着,反惹一身骚,她除非是傻子,才肯让衙门的人介入此事呢!

齐嬷嬷旁观者清,到底又比彭太夫人更冷静一些。

当然,她也对彭太夫人是撞鬼了将信将疑,反而更倾向于是顾蕴派了人装神弄鬼吓唬彭太夫人,可顾蕴既敢这么做,那就定然有全身而退的把握,太夫人再闹下去,除了奈何不得她以外,只会让自己越来越生气,越来越难堪,这又是何必呢?

念头闪过,齐嬷嬷犹豫再三,到底还是开口轻声解劝起彭太夫人道:“太夫人,侯爷说得对,多少兴旺之家由盛到衰都是始于内斗的,您是这个家的老封君老祖宗,索性您就大人不记小人过,不追究这事儿了罢,再追究下去,除了闹得大家心里都不痛快,白让人看笑话儿以外,也于事无补不是吗?就像四小姐方才说的,老天爷是绝不会放过任何恶人的,只不过是时间早晚的问题而已,我们只管走着瞧便是,等时候到了,那害你之人自然会遭到报应!何况,一时的得失算什么,只有笑到最后的人,才是笑得最好的人!”

最后一句话,齐嬷嬷说得极快极轻,就只彭太夫人听见了。

她立时便想到了她和益阳长公主密谋之事,如今她被伤成这样,她的儿子她了解,纵然嘴上说着得有人证物证才能定顾蕴的罪,心里却定是早已疑上甚至恨上顾蕴了,所以顾冲绝不可能再坏她的事。

至于顾蕴,哼,她就算知道了又如何,还不是只能玩这些见不得人的伎俩,她有本事也这样谋害益阳长公主甚至是皇上皇后娘娘去啊,等过几日赐婚圣旨下来了,她倒要看看,她还怎么得意得起来!

这般一想,彭太夫人心里总算好受了些,看向顾准冷声道:“侯爷既然都这么说了,我若再不依不饶的追究此事下去,岂非就是显阳侯府的罪人了?何况狗咬了我一口,难道我也要扑上去咬狗一口不成,罢罢罢,此事就到此为止,我不追究了。闹了这么大晚上,我也累了,除了冲儿,其他人都退下罢,我要休息了,既然我侥幸捡回了这条命来,那我就要好好儿活下去,至少也要活到亲眼看见那害我之人得到报应之后,才能死得瞑目!”

顾准与祁夫人见彭太夫人总算不再胡搅蛮缠了,都暗自松了一口气,所谓的让衙门介入此事,不到万不得已之时,他们其实也不想任事情真发展到这一步。

显阳侯府终究是顾准的显阳侯府,将来还会是顾韬的,自家连后宅之事都处理不好只能由衙门介入之事一出,何况还攸关百事孝为先的孝,除非顾准不想再往上升,或是不想顾韬将来出仕了,否则这件事将来便随时会成为对方攻击他们的筏子,想洗脱这件事带来的恶劣影响,没有个三五十年的,只怕根本不可能。

尤其是祁夫人,更是庆幸不已,老彭氏做的孽,凭什么要让她的丈夫和儿子来尝啊?

如此既让老彭氏吃了大亏,又让她哑巴吃黄连,只能自咽苦果,真是再好不过了!

顾蕴却约莫猜到了彭太夫人何以会这般快便妥协,固然有眼看再争执下去,她也争不赢,反而只能将自己气得半死的因素在内,更多的,只怕还是想着她成为太子妃已是板上钉钉,那她以后还能有什么好日子过,如此她就算再多的恶气,也一次出净了,所以才会顺着齐嬷嬷的话下了台阶,说自己愿意不再追究此事的。

顾蕴就勾唇冷笑起来,且让她再得意几日,再自以为是几日罢,所谓希望越大失望越大,爬得越高摔得越痛,她真是等不及要看她从高空摔下来,摔得血肉模糊乃至一命呜呼的惨状了!

等出了嘉荫堂,祁夫人方低声嗔起扶着她的顾蕴来:“你这孩子,你与她一般见识做什么,虽说癞蛤蟆不咬人也恶心人,你直接当她不存在也就是了,偏要脏了自己的手,传了出去,于你的名声一点好处都没有,你这又是何必呢?”

顾准在一旁闻言,虽没有说话,看神情也是颇认同祁夫人的话。

顾蕴不由暗暗自省起来,莫不是自己素日行事作风的确太张扬太狂嚣了些,尤其是在对待彭太夫人一系的人上,所以才会彭太夫人一出点什么事儿,别人便下意识算到了她头上,甚至连大伯父与大伯母也不例外?

可不好意思,她完全不想收敛。

她上辈子隐忍妥协得已经够多够久了,这辈子谁也休想让她再隐忍再妥协!

不过大伯父大伯母不是其他人,她还是不能让他们误会了她,因说道:“不管大伯父与大伯母相不相信,此番之事真不是我做的,不信你们可以去查我手下的人,纸终究包不住火,只要做过,就一定会留下蛛丝马迹,只要铁了心要查,就一定能查个清楚明白。”

事情的确不是她做的,虽然与她脱不了干系,可千真万确不是她做的,不是吗?

祁夫人见顾蕴一脸的肃色不像是在说假话,这才知道自己的确误会她了,可不是蕴姐儿做的,又会是谁做的呢?难道还真是已故的二弟妹显灵了不成?

祁夫人因不无幸灾乐祸的道:“我就说这事儿怎么可能是人为的,那琼芳就睡在她的外间,她又是尖叫又是哭喊的,琼芳睡得再死,也该被吵醒了才是,还有她额头上那两个字,若是人为,怎么可能红得像血一般吓人,怎么擦也擦不去?我活了这么大,就从听说过这样的事,可见真是先头的二弟妹显灵了……”

话没说完,已被顾准沉声打断:“你胡说八道什么呢,连太夫人自己都说不追究此事了,你不想着如何封下人们的口,省得传了出去惹的笑话,还带头在这里嚼舌根,成何体统!”

顾准身为练武之人,又已进不惑之年,经过见过的事多,一眼就能瞧出彭太夫人的断腿是怎么回事儿,也约莫能猜到她额上那两个字怕是以什么特殊的材质印上去的,自然知道所谓的闹鬼之说乃无稽之谈。

但谁让他心里无条件的向着顾蕴呢,便事情真是顾蕴做的呢,他也不会替彭太夫人做这个主,当然不是顾蕴做的,那就更好了。

他遂看向顾蕴道:“你既说不是你做的,大伯父自然相信你,有什么可查的,只是你大伯母方才说得对,你直接当某些人不存在也就是了,不管她做了什么,都不必与她一般见识,省得脏了自己的手坏了自己的名声。她若实在过分了,你就告诉我和你大伯母,我们自会替你做主,记住了吗?”

顾蕴被说得心里暖洋洋的,若大伯父是彭太夫人亲生的,他反倒更好约束管制她,偏大伯父又不是后者生的,依然能说出这样一番话来,让她再次产生了父亲般的感觉,若大伯父才是她的父亲该多好?

两拨人在前面的路口分了手,彼时已是四更天,顾准上朝的时间快到了,祁夫人大着肚子熬了一夜,也累得不行了,顾蕴便没有让顾准送自己回去,而是瞧着他们被簇拥着离开了,自己才带着卷碧与刘妈妈回了饮绿轩。

如嬷嬷等人正忧心忡忡的等在厅里。

杏林来请顾蕴时,她们早歇下了,卷碧是因为心里有事,根本没睡着,所以才会一听见动静便赶来了顾蕴的上房,等如嬷嬷等人随后赶来时,顾蕴已经带着卷碧和刘妈妈往嘉荫堂去了,她们只知道彭太夫人出了事,定要顾准与顾冲严惩顾蕴,却并不知道彭太夫人到底出了什么事,又是不是顾蕴做的,怎能不着急?

偏顾蕴临行前还留了话,不许她们去嘉荫堂,她们也不敢贸然去打探消息,不过短短一个多时辰,却觉得比一年都要难熬似的。

如今好容易见顾蕴回来了,如嬷嬷第一个就扑了上去:“小姐,您没事儿罢?”说话间,已上上下下将顾蕴打量了个遍,见顾蕴毫发无伤,方松了一口长气。

其他人虽不至于像如嬷嬷这么夸张,也是一脸的如释重负。

顾蕴就忍不住笑了起来,道:“我又不是去闯龙潭虎穴的,你们一个个儿的至于这样吗?”

如嬷嬷撇嘴道:“虽不是龙潭虎穴,也差不离了,好在小姐毫发无伤的回来了,不然我们非得去嘉荫堂拼命不可!”

顾蕴笑道:“我不是带了刘妈妈吗,就算刘妈妈也保护不了我,不还有大伯父大伯母呢,他们岂能眼睁睁看着我吃亏……”话没说完,已忍不住打起哈欠来。

如嬷嬷见状,虽有满肚子的话想问,一时也顾不得了,忙道:“折腾了大半夜,小姐一定累了,我先服侍小姐歇会儿去,有什么话待小姐睡醒了再说也不吃。”

顾蕴已是忍不住又打了个哈欠,含糊道:“没事儿,你们问卷碧和刘妈妈也是一样。好了,我真要去睡了。”

如嬷嬷闻言,忙服侍她进了卧室。

这一次,顾蕴躺下便睡着了,一直到将近午时才饥肠辘辘的醒了过来。

梳洗更衣一番后,她正问该班的锦瑟:“打发个人去小厨房瞧瞧今儿有什么好吃的,我肚子好饿,都快能吞下一整头牛了!”

卷碧喜气洋洋的跑了进来,等不及行礼,已先气喘吁吁的道:“小姐,嘉荫堂那边出事儿了,听说是太夫人早饭后见了一个别府的婆子,也不知那婆子说了什么,太夫人当即便气得昏死过去了。齐嬷嬷急得了不得,忙忙打发了人去让大夫人请太医,太医来施过针后,太夫人倒是醒过来了,却口不能言,手不能动,太医说,这是中风之兆,若不好生将养着,只怕余生都不能说话也不能动了,如今嘉荫堂已是乱作一团了。”

说着压低了声音,满脸幸灾乐祸的道:“这才真是祸不单行福无双至,屋漏偏逢连夜雨呢,太夫人这会儿心里只怕已经怄死了,偏再怄也说不出来,只能自己生闷气,可真是太痛快了,以后看她还怎么做耗!”

顾蕴也觉得说不出的痛快说不出的解气,痛快解气之余,想到的却是必是慕衍那边已采取行动了,益阳长公主眼见婚事只能作罢,所以打发了人来告诉彭太夫人,后者才会气急攻心之下,晕倒中风的,想不到他的手脚竟这么快,不过一日一夜之间,便既替她惩罚了恶人,又替她解了燃眉之急,也不知道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回头有机会了,自己可得好生问问才是。

卷碧很快也想到了这个可能性,附到顾蕴耳边说道:“小姐,您说会不会是慕大人已经替您解了燃眉之急,益阳长公主那边眼见婚事不成了,所以打发了人来与太夫人说一声,太夫人才会这样的?不然也没有更好的解释了,她连昨儿夜里吃了那样大的亏,尚且没气成这样呢!”

顾蕴点头道:“我也是这么想的,所以打算待会儿便打发刘大叔去桂花胡同先送一份谢礼,顺便问问慕大人到底是怎么做到的,等多早晚慕大人得闲了,我再当面与他道谢。”

最重要的是,还得问问慕衍想要什么,人家才帮了她这么大的忙,不管他提什么要求,都不过分,何况她自己也的确诚心诚意的想谢他。

卷碧因又跃跃欲试的问道:“那小姐,我们要去嘉荫堂探望太夫人吗,我听说连二夫人都去过了,您不去怕是不大好罢?”

顾蕴就笑了起来:“说什么连二夫人都去了,我不去不大好,你当我不知道你想什么,分明就是想去亲眼瞧瞧彭太夫人的惨状,顺道看看能不能落井下石。”

见卷碧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又道:“那你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去厨房瞧瞧我的菜怎么还不来,另外再去传话给刘大叔,让他即刻过来一趟。”

卷碧这才又笑了起来,大声应了一声“是”,便跑了出去。

很快饮绿轩上下便都知道彭太夫人中风的消息了,以致午饭时,不但顾蕴胃口大开,比平常多吃了半碗饭,其他人也是一样。

一时饭毕,刘大来了,顾蕴便让锦瑟取了二百两银票给他,让他去街上斟酌着买十二色礼盒送去桂花胡同,又如何这般吩咐了他一通,方端茶打发了他。

她自己则收拾一通,带着卷碧和刘妈妈去了嘉荫堂。

嘉荫堂果然一片乱象,丫头婆子们都跟无头苍蝇似的,不去当自己的差使,反而在正院附近探头探头的,远远的一见顾蕴主仆几个过来,倒是忙忙做鸟兽状般都躲了起来,十分的没有规矩。

顾蕴才懒得管嘉荫堂乱成什么样儿,看见了也当没看见,目不斜视的进了正院。

彭太夫人的房门外倒是守了个丫鬟,走近一看却是琼珠,只是许是一夜没睡又接连发生变故的缘故,琼珠看起来十分的憔悴,就跟脱了水的花儿似的,还是见了顾蕴,才稍稍有了几分活气,小跑着上前勉强赔着笑脸道:“四小姐是来探望太夫人的吗,真是不巧,太夫人才吃了药睡下了,四小姐要不晚些时候再来?”

琼珠并不知道彭太夫人因何会突然中风,但在彭太夫人晕倒之前,她在外面曾恍惚听见了一句‘难道真连老天爷都要站到那个小贱人一边吗,老天爷你怎么能这般不公?’。

虽然只有一句话,也足够琼珠猜到彭太夫人此番中风必定也与顾蕴不是直接也间接有关了,此时此刻,彭太夫人想见到顾蕴就真是奇了怪了,所以琼珠才会连进去通报一声都不敢,便直接送起客来。

只是顾蕴岂是那么好打发的人,淡淡说了一句:“我听说彭太夫人如今已经不能说话了,那么她醒着或是睡着,又有什么差别。”便越过琼珠,径自进屋去了。

琼珠无奈,只得苦着脸也跟着了进去。

屋里倒还算井井有条,除了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药味以外,并不见什么乱象。

彭太夫人脸色蜡黄,双眼无神的躺在床上,并没有如琼珠所说的已经睡着了,顾蕴看在眼里,暗暗冷哼,她如今能睡着才怪了!

齐嬷嬷与顾冲则一站一坐,都离床边不到一尺的距离,二人都苦着脸,一副愁眉不展的样子。

琼珠忙叫了一声:“二爷,四小姐探望太夫人来了。”

二人这才回了过神来,齐嬷嬷先就恨恨看了顾蕴一眼,忍不住讽刺道:“四小姐这会儿过来做什么,是来瞧太夫人有没有被您气死吗?只怕要让您失望了,太夫人好得很,至多将养个两三个月,就有望痊愈了!”

彭太夫人一听说顾蕴来了,立时满脸的怨毒与仇恨,嘴唇哆哆嗦嗦的想说话,只可惜哆嗦了半天,除了一阵“嗬嗬”声以外,也没哆嗦出个所以然来,气得双眼越发能喷出火来,只能艰难的砸起床板来。

急得顾冲忙握了她的手,道:“娘,您别生气,太医可说了,您如今最不能生气了,不然病情只会越发恶化,您难道想一直这样不成?”

见彭太夫人稍稍平静了些后,才看向顾蕴,话虽不至于说得像齐嬷嬷那么难听,却也没有好脸色:“蕴姐儿,如今你祖母都成这个样子了,你就算有再多的气也该消了,你能不能就别添乱了?她再不好,终究也是你的亲祖母,你何必非要赶尽杀绝呢?你眼里如果还有我这个父亲,就立刻离开这里,回你的饮绿轩去,在你祖母痊愈之前,再不要踏进嘉荫堂一步,否则,就别怪我不念父女情分,请家法责罚你了!”

“父女情分?”顾蕴就忍不住冷笑起来,“我们之间有那个东西吗,我怎么不知道,您可真是爱说笑……”

一语未了,顾葭由彭氏护着,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药进来了,一听得顾蕴这话,立刻尖声说道:“爹爹,您也看见顾蕴有多嚣张了,也就不怪祖母会被她气成这样了,您这次若不严惩于她,下次只怕就该轮到您了!”

本以为十拿九稳的事,谁知道才短短一夜,便成了泡影,最大的靠山如今还成了这样,饶顾葭知道事到如今自己该夹着尾巴做人才是唯一的出路,看见顾蕴狂得一副二五八万,谁都不放在眼里的样子,她依然气不打一处来,想也不想便脱口说了这么一番话。

虽然话才一出口,她便悔青了肠子。

好在顾蕴只冷冷看了她一眼,便走到彭太夫人床边,居高临下的说了几句:“彭太夫人,你想算计我嫁给太子,也得事先掂量掂量自己有没有那个本事才是,没有金刚钻,你就别揽那个瓷器活儿啊,记得下次千万得有十二分的把握了再去做,不过,看你如今这个样子,只怕也没有下一次了!”

然后不顾彭太夫人被她气得两眼直翻,径自扬长而去了。

------题外话------

月底了,大家清清月票评价票神马的,别浪费了哦,再就是评价票千万要投五星,不要直接默认啊,不然就是好心办坏事了哦,么么哒,(^_^)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