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四十一章 抽丝剥茧

“好,就从奸细说起。”

宇文光耀顿了顿点头,手在空中压了压,示意所有人都安静,他也没想到王紫会一开口就说这个,从很早以前她就没有表现出要解释的意思,却选在了这个时候说,大多数人都是不同意的,但是宇文光耀却仍然给了王紫机会,他倒是想看看,王紫怎么把这一团乱麻说清楚。

“宇文家主,距离祭祀开始还有一个半时辰。”

史宏博面色很冷静,虽然没有表示出明确的反对,但是说这话的意思也不言而喻,祭祀的事情定然是拖不得的,显然在这中央祭坛跟王紫谈这些是不合适的。

“长孙家主,阵法祭天是否来得及?”

宇文光耀示意王紫稍后,转身问长孙星纬,王紫并没有阻拦,收回了斩天剑,顿时也让好多贪婪和羡慕的眼神落空,但也让几个家主放松了些,最起码王紫的态度是要谈而不是要战。

“不影响,但是这终归是不尊敬的。”

长孙星纬看了看从刚才开始就一直没有停下来的自家长老,祭祀最重要的环节是请天命,只要不去破坏阵法和攻击布阵的长老,都不会有影响,但是祭祀是神圣的事情,这样祭祀的过程中出现如此混乱,是古来所不曾有的,若不是此次事情紧急,定时要先停下来再择吉日的。

“那便好,王紫,你可以说了。”宇文光耀点头,转头看向王紫。

“我先说第一点,缥缈峰结界是我所破,至于原因,只是想让缥缈峰的灵兽自由,若是让世外域的人惶恐了,煅魂水吸收灵力的难题我可以帮你们解决,无需再以缥缈峰为界,只需在煅魂水上布下阵法便可。”

王紫开口,可是众人听了却都是惊讶的看着王紫,煅魂水的事情自几个月前发生之后就一直没有解决,煅魂水吸收灵力的速度很快,已经让他们有些焦头烂额,若是再想不出办法,他们恐怕要厚着脸皮去请世外域的隐世前辈了,如果真走到了那一步,他们的老脸就真的丢光了!

可王紫竟然说她现在可以解决这个问题?她是在开玩笑吗?当初布下煅魂水的结界时可是世外域几位高人联手的,现在以他们的能力都做不到,王紫竟然敢这样说?

“王紫,此话当真?你也不过天灵期的修为而已,我承认你有些本事,但是若时做不到的事情,你还是不要做出承诺的好。”

在众人的疑惑中,宇文光耀代为开口。

“我说了是用阵法,不是用结界,对你们而言用结界隔离煅魂水是件天大的难事,对我来说只是布一个阵法的功夫,而且并不需要永远隔离煅魂水,煅魂水是上古灵水,虽然会吸收灵气,但是平衡世外域的灵脉也不可少之。”

“长孙家主应该知道,灵水是天择之地,它自己本不会吸收灵力,会有这样的结果是因为世外域灵脉失衡,你们找不到解决的办法却抑制煅魂水,解决了表面的却亏了根本的,世外域如今如此多的魑魅魍魉,你们不会不知道、跟这个没有关系吧?”

王紫解释,这番话却是再一次说的所有人都脸色大变,像是被说中了心中隐疾一样,对语出惊人的王紫忽然生出浓浓的好奇,尤其是长孙星纬,寿星眉下一双小眼睛铮亮,手下意识的捋过胡须,对王紫有了几分高看,这、绝不是一般人能知道的。

几个家主顿时互相交换了几个眼神,似乎达成了一直,刚才他们或许还是抱着想先看看王紫想做什么的态度来听,可现在却是真想谈了,恨不得一骨碌把所有的疑惑问出来,但是在场的都是人精,该怎么掌握节奏他们都懂。

“小道友见地非凡,确实如此,那依小道友之见,此役只需一个阵法便能解?”

长孙星纬一手缓慢的捋过长长的胡须,有些道骨仙风的模样,王紫是破坏缥缈峰结界的人,此时却是提出解决世外域灵脉失衡的人,王紫方才说的确实字字珠玑,世外域的漏洞近几百年来越来越多。

好像一个本来很小的伤口,没有及时治疗,却让它一直感染溃烂,直到他们都发现拖延不得的时候,当初小小的伤口引发的并发症已经危及到了世外域的安定!

如果王紫能先将煅魂水的事情解决,那么缥缈峰结界被破一事,也无足轻重了。

“煅魂水位于世外域五形灵脉之水,且是水中之灵,煅魂水吸收灵力的原因很简单,当初世外域的许多高阶修士将缥缈峰划分出来做了历练场所,并不断的加固结界,可这个本来好心的想法却经过长期的积累变成了坏事,将煅魂水彻底与五行隔绝出来,世外域五行也因此失衡。”

“煅魂水是上古灵水,有消耗是正常的,它吸收外界灵力补充自身的消耗,你们无法,只能用越来越强结界把煅魂水隔绝在缥缈峰,但是也隔绝了水属性灵脉之灵,使得五行失衡加剧。”

“世外域所有的一切都是在五行平衡的基础上运行的,包括世外域的山川河岳,包括世外域与世隔绝的屏障,你们以为世外域是外人绝对到不了的,但是如果五行平衡出现了纰漏,在它基础上的一切出现漏洞难道不也是情理之中的吗?”

“阵法本就是五行变化演变而来,出于五行用于五行,你可听说过阴阳生阵?此阵为浩阵、亦为转阵,浩阵指其恢弘,阴阵吸收天地灵气灌入煅魂水,阳阵引导灵力接通五行,循环往复,灵力运转一周后还将自五行之内释放,五行亏损已久,阵法初成之时定会消耗许多天地灵气,但不出一个月,五行便会归位。”

王紫说道,声音平淡却透露着不容置喙的自信,这一点王紫很早就想过,她一直不理解被称为铜墙铁壁的世外域是怎么被人趁虚而入的,那股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出的势力,为什么会首先选在世外域?

世外域看似严丝合缝,可一旦打通了,对方玩的就是灯下黑,等所有的雷都埋好了,世外域才察觉到补救,还来得及吗?

当初破飘渺的结界最初的想法确实是因为想让缥缈峰的灵兽自由,毕竟父亲曾带着她在煅魂水重生,煅魂水救过她一名,哪里的所有灵兽也与她有恩,却不想她一私心的举动让她事后察觉到了这一点!

细细想来,父亲的事情一直跟那所谓的奸细和魔界要攻打仙界的事情纠缠在一起,仙界支柱的事情也是在这个过程中发生的,假仙界支柱更是在这期间被挖出的,最重要的是那股来历不明的外族势力也是在这段时间内冒头的!而这缥缈峰被隔绝出来也也发生在一千年前!

“小道友所说、当真?”

长孙星纬眼睛发亮,这个时候才仔细打量了王紫几眼,虽然口中不确定的问着,但是心中几乎已经相信了,他确实不知道这所谓的阴阳生阵是什么阵法,但是王紫对煅魂水和世外域五行之说却每一个字都说在了点子上,世外域的人有无数,但是能看出这一点的却没有多少!

就连在他们各大家族中,这都是一个秘密,在没有找到解决办法之前他们是不会公之于众的,否则引起了众人的恐慌就得不偿失了,但是王紫的提议着实让他心动,若是能解决这件大事,那定是解了他们心中一大患!

其他人的脸色忽好忽差,好是因为他们都觉得王紫的提议靠谱,差是因为他们的这一秘密还是被外人知道了,而且这个外人还是半个时辰前杀了世外域以前多修士的人,现在他们却在一起商讨如何解救世外域!这让他们心中如何平衡?

“我不屑说谎。”

王紫看了看长孙星纬,信则好,不信也罢,反正世外域好坏很快就跟她没有关系了。

长孙星纬听得出王紫语气中的不在意,她用她的态度告诉他们信不信随他们,错过了这次信的机会,以后再想要就不可能了。

“第二件事,史语儿练了异族的功夫,是我一手揭发了这一点,可笑你们不找真正的奸细,却将冒头指向我和夏温竹。”

王紫接着说道,煅魂水的事情她已经讲清楚了,她相信在场的所有人都能听到,至于最终会怎么决定,那是他们的事情了。

“这第二件事情,不是应该说屠魔劫了吗?”

王紫刚说完,史宏博就接着说道,王紫淡淡的瞥了他一眼,找到这样一个漏洞他是不是很得意?但是如果他们还想揪着仙魔不同路来说事儿的话,就不可能继续谈下去了。

“我为什么要跟一个连屠魔劫是什么都不清楚的热谈这一点?你若不愿意听史家的肮脏事,可以回避。”

对于史家的人,王紫向来不会客气。

“你!黄口小儿!当真不知道天高地厚,不要以为让你几分就真把自己当回事儿了!我今天就可以让你走不出这祭坛!”

史宏博一怒,沉着眉眼说道,威压逼向王紫,看来是真的被王紫激怒了,她可以对所有人冷冷淡淡,但是对史宏博却是很明显的敌对,这让向来德高望重的史宏博怎么下得了台?

“我的主人已经说了,不愿意听的话就去回避,今天谁都又可能走不出这祭坛,我的主人却一定不会是其中之一,不要这么不客气,如果不愿意谈,我们还有不谈的方法,只是你们可能会不喜欢而已。”

穷奇释放出威压,迎上史宏博的,并且狠狠的压了回去,史宏博只觉胸腔一闷,内府翻涌,险些受伤!要不是他及时撤去了威压,定然会在这么多人面前出丑了!

史宏博惊疑不定的看着穷奇,这根本不是人类的威压!对方是灵兽!而且是他都看不出等级的高阶灵兽!史宏博下意识的看了看青龙,已经有了一个青龙,难道这个男子也是跟青龙一个级别的灵兽?那这里站着这么多看不出修为的男子,到底还有谁也是灵兽的吗?

史宏博盯着穷奇的脸看,却只感觉到浓浓的轻蔑,像是一个高高在上的神俯瞰一个低入尘埃的人,史宏博心中气闷,再加上穷奇毫不客气的话,半威胁半嘲笑,史宏博脸上无光,想扳回一城,但是修为上不及穷奇,现在又不能动用其他人,否则各大家主肯定是不会同意的!

今日之事要配合行动,史宏博知道轻重,狠狠的咽下了这口气,发誓一定要算回来,之时他不明白为什么王紫忽然将话题的转移到了史家,而且听王紫和穷奇的口气,还不像是史语儿的事情那么简单。

“既然要谈,就不要动手,否则便没有谈的必要了。”

宇文光耀皱眉说道,方才虽是史宏博心急自家之事,但确实是先动了手,如此不冷静定会坏了大事,但宇文光耀也有警告穷奇的意思。

“宇文家主,你不用急着说和,史宏博激动我可以理解,我都已经说了,史语儿练就异族的功法是我早就已经知道的,并且也是在我的引导下揭发的,就在长天派众目睽睽之下,我不知道你们后来是如何将这件事情平息的,但是你们没有做到我想象中的事情,却是令我很失望的。”

王紫看了看史宏博,她对别人或许可以称呼一声家主,对史宏博却是直呼其名,史宏博此时的脸色果然更差了。

“那是为何?你为什么要将史语儿的事情公诸于众?有这样的人存在确实应该除之而后快,但是听你的意思,似乎意图并不在此,你想看到的结果是什么?”

宇文光耀追问,当初史语儿消失的蹊跷,只有夏温竹和梼杌看到,二人却也没有提供什么有力的线索,史语儿的行为是不是还牵扯到了别的人和事也无从查起,世外域盘庚错节,动谁都要谨慎,也正是因为如此查异族来源的事情才一直没有进展,甚至无从开始。

“我的意图确实并不在此,世外域的蛀虫存在已经不是一两天了,史语儿只是这个环节中很小的一个角色,你们口中的异族,我见过,他们有着跟天下道派全然不同的修炼体系,能量邪恶,对灵力针对性很大,可以说是专门为对付灵力创造出的……”

王紫娓娓道来,却在中途被人打断了。

“你为何不直接说那就是魔界之人?我们为什么要在这里听这个妖女的一面之词?所有人都知道勾结异族的人是她,我们还傻兮兮的在这里看她欲盖弥彰吗?有谁会相信吗?”

史宏博说道,压抑着怒气,看起来还算冷静,只是听着王紫如此详细的说来,如果她说的是事实,这足以让的所有人冷汗直冒,因为据他们掌握的线索,这异族存在的事件已久,若不是魔界和别的邪教,有那么一个更加高级的异族,这件事情就复杂的太多了!

专门针对灵力的能量?那岂不是专门来对付仙界的?想到这样的可怕后果,史宏博不淡定了,心思电转间想到了可能是王紫为了洗脱罪名并且制造惶恐才编出了这样一番说辞。

王紫身后几个男人同时皱眉,不悦的看着史宏博,受王紫的影响,他们甚至比王紫更加厌恶史家的人,穷奇刚才已经警告过史宏博了,但是史宏博好像并没有收敛。

“王紫,你该知道,这样的话并不是可以随便说的,牵扯的事情太多了……”

宇文光耀开口,抢在王紫身后那几个男子说话之前,他分明感受到他们气息的起伏,显然是史宏博又惹到人了,但是宇文光耀不得不承认史宏博的话虽然难听,但是意思却是对的,如果真的存在这样一股势力而他们一直没有发现的话,世外域就真的危险了。

“或许,我该找个足以让你们信任的证人。”

王紫不慌不忙的说道,径直穿过对面的人向前方走去,众人看着王紫越来越接近夏温竹的方向,疑惑却没有说出口,史宏博却是心中冷笑,她以为夏温竹现在还是他们信任的人吗?

“不许……”

王紫停在夏温竹身前三步的距离,顿了顿继续上前的事后却被夏温竹左右两人伸手阻拦,夏温竹清隽的眉头紧皱,似乎也有着不同意,湖水一般的双眸紧紧的盯着王紫,似乎又好多好多话说,王紫没有那么神的能力去听懂那双眼睛里的话,她只知道夏温竹应该是天上仙,从容无忧,这么多愁绪不应该出现在他身上。

王紫手中掐诀,点在了夏温竹轮海和颈侧两处,她的动作很快,一旁四个人根本没有时间阻拦!此时见王紫如此动作,纷纷抽出了剑,却在宇文光耀一声“住口”之下退了下去。

“你今天能带走夏温竹。”夏心远说道,他作为夏家的家主,当然最有发言权,虽然不阻拦王紫解开夏温竹身上的封印,但是也不会让夏温竹离开,

“你会改变主意的。”王紫没有看夏心远,既然打算跟夏家一刀两断,她就一定会带走母亲和夏温竹!

“小紫,听说你被困劲了炼魂窟……”

夏温竹急切的说道,从看守他的人口中得知了那天他们假扮他抓走了王紫,夏温竹这些天仿佛行尸走肉,王紫相信他才将自己的身份袒露于他,可是他并没有做到她期望的样子,反而险些害了她,在得知王紫被困入炼魂窟后,夏温竹恨不得也进去陪她!

三十年前姑姑的事情他无能为力,可如今还是眼睁睁的看着王紫遇难,这样无力的感觉,他真的受够了!

在不久前看到王紫出现在祭坛的事后,他还以为他眼花了!可事实证明没有,王紫真的从炼魂窟出来了!那一刻他才有种自己还或者的感觉!那种血液忽然间重新恢复温度的感觉,他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

可看着王紫提着剑走过山隘的横尸,他忽然那么心疼,重新回到夏家,可夏家还是不会接纳她,他能想到王紫走到这一步承受的痛苦,三十年前被困在这里的人是她,三十年后是他,可三十年前他无能为力,三十年后却是这个刚刚长成的小女孩来救他……

“我没事,你就这么想,没有能困住我的地方。”

王紫表情轻松了一些,因为夏温竹的情绪实在太沉重了,她不想让夏温竹想太多,这些都是她选的路,她不觉得苦。

“是我……无能。”

夏温竹嘴唇颤抖,分明他才是兄长,他才应该是保护王紫的人,他从来没有觉得自己如此挫败过。

“不对,你在我心里是最好的……是他们太坏,冤枉你,等今天过了,我们就一起离开,再也不管这里的破事儿了。”

王紫摇头,伸出手抓住夏温竹的手,他这么说自己让她很不悦,他说这话不只是在气他自己,还是在气她,王紫本想说夏温竹是她心里最完美的兄长,只是那么多双眼睛看着,她显然不能自曝身份。

“咳咳……”

夏心远低咳了几声,有些警告的看着王紫和夏温竹,虽然他们都在等着王紫的证据,但也不容王紫这么拿他们开玩笑,而且什么叫做一起离开?夏温竹再怎么样也还是夏家的人!

夏温竹却是被王紫的话说的一愣,又觉得在这个时候被王紫安慰太过不妥,方才太激动了,反而没有王紫冷静……

夏温竹没有看夏心远,夏家……对他还有什么意义吗?他这三十年待在夏家的原因就是为了守着姑姑,如今王紫回来了,注定是要带着姑姑离开的,那这里还有什么值得他去守的吗?

“王紫,你所说的证人就是夏温竹吗?”宇文光耀也开口说道,想让王紫回到正题。

“不是……宇文晔,你不打算说点什么吗?”

王紫回道,看了看夏温竹然后从他身边错身走过,一直走下台阶,停在一个年轻男子身边,正是夺舍的宇文晔,他身边站着洪熙和于浩,依旧是苍白的脸色,幽绿的双眸在阳光下很是耀眼,此时见到王紫径直停在他面前,也没有惊讶。

“扶我上去。”

宇文晔看了看王紫,说道,这话是对洪熙和于浩说的,二人自然听令,小心的搀扶着宇文晔走上台阶,王紫在身后顿了顿,也跟上,今天的祭祀宇文晔并没有必要参加,她到了的时候也仔细观察过这里,并没有看到他,可是不久前他却忽然出现了,她就不信,都到了这个地步,宇文晔还只是来看看而已。

“走。”

走过夏温竹身边时说道,夏温竹不解为什么王紫请来宇文烨,他们基本上都知道宇文烨的存在,但是并不觉得他跟证人能扯上什么关系,夏温竹随着王紫来到另一边,站在了王紫的阵营,尽管其他人都有不满,但是现在显然不是发作的时候。

“烨儿?你与此事有何关系?今天不是说让你不用来了吗?”

宇文光耀是最惊讶的人,没想到王紫找来的证人是宇文烨,看宇文光耀面上的担心也该知道,宇文光耀对宇文烨的爱护是真心的。

“呵呵,两个宇文家主在站在一起,却是正阳的身份和称呼,不觉得很好笑吗?”

穷奇忍不住笑,是真的觉得好笑,想想宇文光耀把比他大了不知多少轮儿的宇文晔当作了自己的儿子,这样的画面已经足够搞笑了好吗。

“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宇文家只有一个家主,就是我!”

宇文光耀皱眉,这一次有些生气,开玩笑归开玩笑,但是口不择言他便不能忍,他一直冷静只是出于大局考虑,并不是好脾气的人!

“对,现在的宇文家就只有你一个家主,这我知道,只是你真以为眼前的宇文烨是你的儿子吗?”

穷奇不甚在意的点头,幽幽的说道。

“你最好闭上你的嘴,不要再胡言乱语,否则我们就没必要再谈了,烨儿,你先下去,这里没你的事。”

宇文光耀冷声说道,穷奇真的触及到他的底线了,用子嗣的事情开玩笑,这玩笑就有点开大了!

“宇文家主真是威风,能在三十年间把宇文家治理的井井有条,确实有些能力,那你可还记得三十年前你是何身份?当年的宇文家主又是谁?”

穷奇冷笑一声,宇文光耀惊讶他可以理解,但是因此胡乱咬人,他可不能容忍,态度当然也不会好。

“你什么意思?”

宇文光耀绷紧了神经问,忽然觉得有些怪异,总觉得还有什么他不知道的圈套在往他身上套。

“没什么意思,我已经说了,宇文家两个家主站在一起,你该注意一下我说的重点的,还想知道什么,你不妨问宇文晔啊。”

穷奇摇头,勾了勾唇角指向宇文晔,意思不言而喻。

“烨儿……”

宇文光耀还是不明白,满腹疑问的看向宇文晔,却正好看到宇文晔抬起的双眸,幽绿的瞳孔中苍凉而幽怨,像是一个冷冰冰的魂魄,这双眼睛,他从来没有仔细看清楚过,他对这个孩子很爱护,但是宇文烨却每次见他都低着头,虽然有时候表现出的能力很强,但是他的身体却一直没有得到改善,他们父子之见甚至连交流都很少,而他一直将原因归结在宇文烨对谁都是这样的冷清上。

“光耀,我并非宇文烨,这个身体确实是宇文烨的身体,但是他本人在出生的时候就已经死了。”

宇文晔看着宇文光耀,即便说这样的话也是那么冷静,像是一个没有带着感情的机械,宇文晔以前也不是这样的,用灵魂的形式生存太久,人类的感情似乎也在随着时间抛却。

“你是谁?你什么意思?为什么说烨儿已经死了?!”

宇文光耀狠狠一惊!不相信自己听到的事情,他无法联想这件事情,纵然宇文晔说话的语气跟记忆中的一个声音很像很像,纵然他发现宇文晔的气息也变得很不一样,这不是宇文晔平时的样子!

其他人也是大惊,也无从想象这是唱的哪一出,为什么转折这么快?快到一点痕迹都没有,让他们怎么去猜?

“烨儿,你把事情说清楚,你到底是不是我的外孙宇文烨?如果不是……你的真实身份又是谁?”

屈南正德急急的问到,因为宇文烨母亲的难产死去,屈南家和宇文家对宇文烨都疼爱有加,但是现在隐隐知道此宇文烨非宇文烨,让他们如何能不急?

“屈南老弟,我确实不是你的外孙,我是宇文晔,但是是上一任宇文家主,是本应在三十年前死去的宇文晔。”宇文晔淡淡的说道。

这一次众人不可能听不明白,宇文晔已经把话说的这么清楚了,但这怎么可能?一个早已死去的人忽然站在他们面前,这是为什么?为什么三十年间宇文晔不出现,这会儿却忽然出现了,这不合理!

“你是、宇文晔?你夺舍了烨儿的身体?”

屈南正德震惊的执着宇文晔,这个神态、这个语气,确实跟当年的宇文晔一模一样!屈南正德震惊归震惊,但是好歹理智还在的。

宇文光耀却是张着嘴说不出话来,踉跄的退后两步,现在告诉他爱子早已死去,眼前的人是上一任家主,这里面到底藏了什么秘密?连他这个宇文家主都一直蒙在鼓里?

“宇文家主?这……到底是这么一回事?宇文烨的身体不过十九岁,这……也与你的经历不相符啊。”

尤天木也忍不住问道,走近了些,吸了吸鼻子,眼中闪过几分相信,尤家是炼药世家,自然有他识别的方法,宇文晔周身环绕着浓浓的丹药味道,是因为从小灌到大的原因,但是仔细去闻的话,这药里边却有淡淡的深海牛灵草的味道。

深海牛灵草是粘合灵魂和身体的药,但也并非良药,对身体的损害很大,宇文家一直把宇文烨的病症当作魂魄太弱来治,有些深海牛灵草也不意外,但是绝对不能长期服用,而宇文晔身上深海牛灵草的味道却骗不了人,这不是一天两天能留下的。

“三十年前我带人追着线索去察侵入世外域的人,却遇到了对方几倍于我们的人,而且他们的能量太过奇特,并非我见过的所有道派,邪恶而阴毒,对灵力的压制很强,当时杨杰奄奄一息,为了将消息带回,我夺舍了杨杰的身体后回到长天派,后来晋级之时杨杰的身体无法承受我的灵魂,才又夺舍了宇文烨的身体。”

宇文晔说道,声音很冷清,但是众人的视线却好像着了火一样,夺舍是一件相当为人不耻的事情,是所有正派的修士都嗤之以鼻的,修炼之人死便是死,夺舍别人重生那是违背了道义,可宇文晔不仅夺舍了,还连续夺舍两人!

众人心中下意识的当然去鄙夷,但稍微冷静一点就不会了,他们都是跟宇文晔有过深交的人,很了解宇文晔的为人,正派而富有谋略,就是他在过去的一千多年间把宇文家带到了世外域二十八个家族的龙头位置的。

他们深知宇文晔不是贪图人间的人,就算是,他也不会连续两次夺舍都选在了垂死之人身上,这对他一点好处都没有,以他的能力,他反而应该找一个更高修为的人来多少才对。

“宇文兄,是否介意我探探脉象?”尤天木问道,不知为何面目有些严肃,在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已经相信了眼前的人就是宇文晔了。

“咳咳……”宇文晔咳嗽了两声,似乎因为刚才说的话太多了,深处右手递向前来,这当然是同意的。

“宇文兄!这身体旧疾颇多,你的魂魄待在这样的身体里,反而会影响你的魂魄!”尤天木细细探脉,众人也都在紧张的看着尤天木,似乎最终定论就都在他这里了!

“无碍。”宇文晔收回手,却是轻摇着头说道。

众人纷纷上前几步,你一言我一语的询问宇文晔,但是看宇文晔身体虚弱的样子,也不是能一一回答他们的。

“世伯……您,三十年前所见之人并非魔界之人?将您和您带去的人至于死地的人也不是魔界之人?”

众人的声音弱了些的时候,宇文光耀却是分开人群上前问道,却见宇文光耀拧着眉头,似乎已经从刚才的惊讶中回过神来。

“没错。”

宇文晔用幽绿的瞳孔看了看宇文光耀,心中其实很赞赏,宇文光耀能从失去儿子和他还活着这一悲一惊中快速的冷静下来,足以说明宇文光耀的心智之强,显然还记得现在是什么时候,没有那个时间让他们拉家常。

“小紫,你早就知道这些了?”夏温竹也听的云里雾里,低眸问王紫,心中对王紫的赞赏又上一阶,宇文晔的出现,似乎会让整件事情都峰回路转。

“唔。”

王紫点头,要不是宇文晔不配合,也不会发生后面的许多事情,不过宇文晔现在站出来说也不晚,他等的就是这个时机,他应该清楚,若是他不说的话,她什么都做得出来,搅乱了世外域这盘大局,他苦心规划的一切也会泡汤。

“那是何人?您还有别的线索吗?”

宇文光耀惊讶的问道,眼神从王紫身上扫过,她竟然比他这个宇文家的家主更早知道这件事情!而且他忽然觉得王紫所说的第二件事情,一个史语儿当真是个小的不能再小的角色,由她牵扯出来的其他事情才是千丝万缕!

最起码被宇文晔一说,三十年前魔界进攻仙界的事情也有蹊跷,搞不好整个事情都是错乱的!就像有人引导着他们的视线,让他们在自以为合理的推理下误会了整盘棋局,直到现在都没有揭晓!

而且宇文晔方才所说的异族,跟王紫所说的分明一致!是一个能量体系独立于道派和他们知道的所有的派系之外,对灵力有着非凡的压制!

这样的异族是真的存在的,而且它三十年前就出现过,并且在今天再一次出现了!

“宇文兄你确定当年你碰上的不是魔界之人?那你可知不久前史语儿的事情,王紫口中的史语儿修炼的就是你说的能量,难道这样的异族,在三十年前就已经出现了吗?”

尤天木也惊讶的问,他多想让宇文晔改口说不是啊,如果面对的是魔界或者别的邪教,他们还知道如何对付,可面对的是一个完全不了解的异族呢?而且还是一个居心叵测盯着世外域很久的异族!

“不是魔界之人,要不然当日我也不会被逼到那个地步,他们的能量太奇怪,而且藏的很深,不查出些蛛丝马迹,我不放心离开。”

宇文晔说道,这件事情终于还是公之于众了,可惜的是敌人仍然在暗,他们仍然暴露在敌人的视线之下。

“三十年了……他们为的是什么?”长孙星纬呢喃着说道,这个事实着实有些可怕,众人一时间也是沉默,他们都明白这个数字意味着什么。

“并非三十年,至少三百年,也有可能是八百年,或者更久……”这时,王紫却说道。

“你这话又从何说起?”宇文光耀看着王紫,此时他似乎很相信,一定能从王紫口中得到不一样的消息。

“放她出来。”王紫顿了顿,只对着空中说了一句。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