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重生之商业女帝皇

第75章:只是区区几把枪

砰、砰、

……

一阵阵枪声的响起,刹时让整个小山头所有的人一片慌乱。

正在山上开采的工人们,忙丢下手上的工具,一片慌忙惊恐的往下冲。

在山脚下平地上平地外的那些工人,又往萧摇他们来时的路边跑。奚容忙把萧摇和敏澄护在身后,眼里是十分的警惕及戒备,完全和他平时带着点痞子味及商人的精明完全不一样。

“这里怎么会有枪声呢?”敏澄本是精致美丽的脸此刻却是苍白的,更是带着惊慌的说道。

这里出现枪击事件,那她家的公司就是摊上大事了。

如果没有死人还宄一点,如果一旦谁出事了,那她家就是倾家荡产的下场。

最不妙的是,这里可是有两位国外的客人,一旦他们在这里出事,就不是她家的事,而是俩个国家之间的事了。

萧摇听到枪声,先是惊讶诧异了一下,很是意外,这里竟然会出现在枪声。听声音,就是小山后面。

不过,她既然要买下这坐山,肯定不会让事件往不可挽回方向发展。不然,以眠甸的制度,她买下这山的愿望肯定就得泡汤。

萧摇突然很是严肃的对着敏澄,冷厉的说道,“敏澄,让所有人都站在这旷地上,他们的动作快点,再以五角的方位来站队形。”

奚容看着萧摇严肃的表情,听着她严厉的语气,再以五角方式来站队形,但他想起来了,萧摇会古老的阵法,所以说萧摇这是有办法救下这里所有的人。

奚容没等还在发愣的敏澄发话,他对着同样吓傻的小呈说道,“呈秘书,我们一起喊人,让他们按照五角形的方式来排队。”对着小呈说完,又对着往外跑的工人喊道,“过来这里。”

那些人却不听,继续往外跑。对于他们来说,与其在这里等着,还不如跑走。

然而,让所有人都想不到的是,往外跑的那些人又跑回来了。

为什么?

因为,外面又有了枪声过

敏澄这下脸更是见不到一丝血色,不过,她压制着内心的恐惧,控制着慌张,忙跟着喊道,“大家不要慌,不要慌,都来这里。”

她只知道这么喊,根本就忘记了让他们要按照萧摇说的五角形排队。

然而大家都只顾着逃命,哪里能听进别人的话,更别说在站在这里乖乖等死。

对,都不逃命,就站在这么显眼的旷地上,不就是等着那些拿枪的人过来吗。这样还不就等死,那要怎么样才算等死呢。

萧摇听着各处的枪声,发现这坐山被包围了,再开启异能,发现那些人都是身穿墨绿色军装,头戴面罩,只露出一双双眼睛,手拿冲锋枪,戒备的看着四周。

他们穿军装服饰,萧摇可不认为他们是军队之人,他们是隐藏在这的恐怖分子。萧摇数了数,这些恐怖分子加起来有二十二个之多。

萧摇再听着后山传过来的说话的声音,听口音,萧摇更是惊诧了,他们说的是中夏国语。

“他姥姥的,那些人竟然穷追不舍。头儿,现在怎么办?难道我们只能藏在这小山里头,没吃没喝的?”一个算是比较年青的粗狂声音。

“笨啊,我们守在这山里,不就想着有机会出去吗?”另一个男人骂咧的说道。“头儿,我们挟持这些人,作为人质,看看冷昶睿那家伙怎么跟眠甸政府交代。”

师兄?

萧摇微蹙着眉头,想到,“这事竟然跟师兄有关系,那前段时间师兄追踪的那些恐怖分子,会不会就是他们?那这么说来,师兄就在附近?”

“师兄,你在哪?”萧摇用千里传音之术试着问道。

只要师兄在附近,他就会回音。

“师妹,我在中夏国冲腾边界处。”冷昶睿回应道,“师妹,你在哪?是不是就在附近?”声音里明显有点一点小激动。

千里传音,说是千里传音,然而,它却不能真正的传音千里,只能在300里的范围内才能听到彼此的声音。

现在两人的传音之术都能听到,这就说明两人离的并不远。

“师兄,我在眠甸的阿冲小山,这里有二十二个恐怖分子,想要劫持这山里所有的人。”萧摇没有隐瞒的问道。

“那些恐怖分子,是我部队从西疆边界一直追到了冲腾,结果让他们逃进了邻国眠甸的阿冲山,一旦进入国界线,我们就不能开枪,必须与眠甸政府沟通才行。只是眠甸政府那边现在还在决议,没有想到现在竟然让他们有机会劫持人在山里的人。”冷昶睿把事情经过对萧摇说了。

萧摇说道,“师兄,你现在把这里交给我吧。”

“嗯。”冷昶睿应了一声。他来这里这么久了,当然知道这个世界的规则了。“师妹,你要小说,我很快就会赶过去的,一旦遇到危险,就进空间,知道吗?”

“放心,师兄,我现在有小霸与小岁,再加上我自已的身手,他们奈何不了我的。”萧摇说道。

“嗯,总之,你要注意,我会尽快赶过去的。”冷昶睿说着。他强调的是我,而不是代表国家的部队。

结束了两人的通话,萧摇看着那些慌忙逃串的人群,皱着眉头,他们现在东逃西窜的,肯定会出事。

奚容、敏澄及小呈秘书,都把嗓子都喊哑了,可这些人根本就不听,三个人已经筋疲力尽了。

奚容严肃的对萧摇说道,“摇儿,现在怎么办?这些人根本不听话?”

萧摇此时脸上根本就不见一丝慌张,她冷静的看着慌乱的人,使用着一些内力,突然大喝道,“要活命的都给我安静。”

萧摇其实也就借助了小霸,再用少许内力,把声音传进了每一个人的耳朵里,让每个人听见,却又不觉得哪有有问题。当然了这个听见肯定不包括后面那些恐怖分子。萧摇已经看到那些人正在逐渐靠近这个山坑里,整个来说,是呈现包围圈的方式靠近。

所有的人听见萧摇的声音,都安静了下来,只是惊恐无措的看着发声音的萧摇。

萧摇严肃的说道,“大家听着,你们按五角星队形来站队,我保证你们的生命安全,完好无损。”萧摇抬手看了看时间,再厉色的说道,“要快,你们只有一分半的时间了。”

那些人从外围走到这,都不需要的两分钟了。

所有的人都在惊恐之中,面面相觑。

萧摇看着那些无动于衷,麻木惊恐的人,再次冷声的道,“还不赶紧,你们只有一分钟时间了,一分钟之后,我就不知道能不能把你们给救下了。”

萧摇话一落下,奚容也拉着发呆的小呈及敏澄说道,“我们作为角点站好。你们相信萧摇,她说能救下我们就能救下我们,不然,你们就是要逃现在也逃不出,还不如听话。”前半句是对小呈及不敏澄说的,后面几句是对那些工人们说的。

到了现在敏澄只能相信他们了,她用眠甸语把萧摇的话,重复了一遍。

很快那些人就按照她说的去做了。

萧摇都要抚额了,天哪,讲了一大半天,原来他们听不懂中夏国语呢。

不过,现在不是在想这些的了,萧摇拾起地方的石头,看似毫无规律,其实都是按照固有的方式扔在一个地方,被扔的石头,恰恰组合成了五角星的模式,然后在众人直接的目光下,坐了几个手印。

随后,萧摇就眼睛锐利的盯着众人,凌厉的说道,“我刚刚做了一个中夏国传承古老隐形阵法,只要大家安静的呆在我所画的这个圈子里,圈子外面的人都不会发现你们,也听不见你们的声间,如有谁自形走出这个圈,后果自负。”

“这位小姐,我们怎么知道你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万一那些人一来,就看见了我们,我们不是等于自投罗网的感觉吗?”

萧摇现在可没有多余的时间跟这些人解释,严声厉色的说道,“你们信也好,不信也罢,你们如果不想被他们抓住,想要活下来的,你们只能听我的。”

说完,萧摇就转身要离开,奚容看着萧摇独自上山的动作,心头一惊,大喊道,“摇儿,你不呆在这里,你去哪里?”

他不知道萧摇的本事有多大,但对方明显有枪,而萧摇却手无寸铁的弱女子,他怎么能放心让萧摇离开,万一出事了,怎么办?

萧摇说道,“放心吧,奚大哥,我不会有事的。”

她不想多做解释,她想和师兄会合,把这些恐怖分子给抓住。

“不行,你不能单独上去,要去,我陪你一起去。”奚容态度很是强硬的说道。

萧摇冷厉的说道,“不行,奚大哥。你和我一起去,只能拖我后腿。奚大哥,你帮我好好看着他们,不能让他们出那条线就行。”

这话听着,让人有点伤心。

还别说,奚容听着这样的话,还真是伤心了。他一个大男人,被一个小姑娘,说拖后腿。他苦笑着说道,“摇儿,那些人手中有枪,我真得很不放心的让你一个去。”

萧摇说道,“放心,奚大哥,区区几把枪,他们还奈何不了我的。”

这话无疑是给这些人所有一片震惊。

那可是枪啊!

一把枪,一颗子弹就能杀死人的枪,这女孩竟然说只是区区枪。

这要多枪把才能奈何她啊。

奚容心里这下也是震惊了,他知道萧摇和她那个师兄有本事,但他没有想到,他们有本事到竟然不怕枪!

他们到底是什么样逆天的存在。

萧摇本是想要继续上山的,然而,她却看见那些人已经逐渐接近这里了。那她还是等着他们上门吧。

“嗯,头儿,我们刚刚明明听见那些人的尖叫声,怎么现在一个都没有看到呢?”

“对呀。奇怪,我们从山后面来,一直走到这个开采段,怎么就一个人都没有呢?”

“头儿,他们会不会都逃头了?”

“怎么可能?”有人绝不可信的说道,“这个山头的各个路口都被咱们的弟兄们给守住了,他们怎么逃啊?”

“这转眼之间,这些人去哪了?”

这些人万分的疑惑。

“不对,你们看那下面是不是有一个人啊?”

“对。好像还是一个女孩,难道所有都逃走了,就留下一个女孩没有逃走?”

……

以上都是萧摇耳朵听见的。

那些恐怖分子发现萧摇之后,迅速就走了下来,很快就接近了萧摇。

阵里那些人看到那些带着面罩,全面武装的恐怖分子,脸色骤然更是苍白,吓得都惊叫了起来,有人墩下来,浑身瑟瑟发抖。

阵里头的奚容也是脸色苍白的看着萧摇,他现在恨不得出去。但他想到,萧摇说的,他出去就等于给他们拖后腿。

“奚老板,那些是什么人?他们会不会对萧小姐不利啊?”敏澄害怕的问道。她脸色比之前更加苍白,就如一张白纸似的,浑身也颤抖起来。面对着死亡,就算她再镇定,她是不由的惊恐起来。

至于小呈,脸色发白,面上惊恐,发着哆嗦,蹲在了地上,

以至以除了奚容,所有的人都没有发现,那些人都只是靠近萧摇,而没有向他们走来。

“哇,这女孩真是美啊。”一到跟前,他们就发现,这女孩长得真是太美了,白皙的皮肤,精致的五官,简直就像一朵含苞待放的白荷,清纯美丽。比他们所有见过的人都美。

很多人都看着萧摇流着口水,用着猥琐表情看着萧摇。

“头儿,我们把这女人带回去,让兄弟们玩玩。”他们这些长期无女人调剂的男人,个个都是很饥渴的,更何况现在是一个漂亮女人。

“闭嘴!”那个称作头儿的人大声喝道。

他作为他们的头,除了武力直之外,心思肯定更是缜密及有敏锐的观察力。他发现,从他们出现到现在这女孩根本就没有出现一丝慌张及惊恐。

要不这女孩的智力有问题,根本就不知道害怕及慌恐,要不就是这里头有什么蹊跷,让她假装镇定。

“姑娘,你是谁?怎么会这?”他问道。

萧摇手卷着自已耳鬓上的一缕发,看着那人巧笑倩兮的说道,“大哥,我在等你们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