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重生之商业女帝皇

第71章:过年及帝王之情(二更)

大年三十,是一家欢聚一起守岁的一天。

童家人本是让萧摇到童家过年的,毕竟萧摇这是成为童家人的第一个年头。

只是对于萧摇来说,她这是也外公外婆离别二十八年之后的第一个年,她想要和外公外婆一起过。

萧摇向童家人表达了自已的意思。

不过,童家人则理解为,萧摇他们刚搬入新家,所以要留在家里过年,所以大家也都理解。萧摇也就只是笑笑,让他们这样误会下去。

大年三十这天晚上,外婆准备了一大桌子的好菜,一家人坐在桌前,就等着最后一个人到来就开饭。

“摇儿,你不是说睿儿,今儿个在这过年呢?怎么现在还没有回来啊,会不会出什么事了?”外婆很是担心的问道。

说完,还用看了一下时间,已经是晚上六点了。

明明说好六点就到的。现在已经六点了,怎么还没有回来呢。

萧摇说道,“外婆,别担心,睿他说一会就要到了。”刚刚她用了千里传音之术,问着师兄什么时候道。

“那好,我们再等一会吧。”外公发话道。“不过,摇儿,睿儿不回冷家过年,冷家人不会有意见吗?”

萧摇对这个问题还真不好回答。

对于现在的冷昶睿来说,他唯一熟悉认可的家人也就只有萧摇,所以带着对萧摇的外公外婆也是亲人。

而冷家人,对于冷昶睿来说,也算是熟悉的陌生人。

以着冷昶睿冷漠的心态,他对冷家人只有责任和义务,但对于冷家却是没有多少感情。

他唯一的感情,就是对萧摇的爱情。

他是一代帝王,他从小就被天机老从教导学习帝王之术。

作为帝王不仅要学习权谋学、运筹学、管理学、阅人术、用人术、纵横术等诸多内容;以成谋国用兵,拓疆富土,海陆空天,政经教民,精全求备,趋时更进,徐图外张,八荒*,蚕食吞并;料敌于先,筹算于前,巨细详察,百业精益,奇才怪杰,广育博收,蓄力积势,仰如泰山,望而却步,闻风而降,不战屈兵,帝王之业。

他做到了一个帝王所能做到的一切,也做到了之前所有国君所做不到的事。

所以,他是千百年来龙腾大陆唯一一个可称为帝王之人。

只是作为帝王,要做到这些,就是要狠绝。狠,对别人狠,对自己更狠;绝,不仅是绝人之情,更要绝己之情。

人人常道,最是无情帝王家。

一个帝王,没有亲情,没有友情,更没有爱情。否则,作为至高无上的帝王,就会万劫不复。

可是,冷昶睿作为一代帝君,他对父母兄弟,属下都是很淡漠冷情,无情时,绝不讲任何情面,所以做任何决定不会感情所左右。

所以他成为了龙腾大陆千百年来,唯一统一全大陆的一代帝君。

然而冷昶睿没动亲情,没有动友情,可他偏偏就动了爱情,而且还是从小就动了爱情,对师妹萧摇一往情深。

这是任何人都没有想到的,就是冷昶睿的师傅天机老人也未曾想到,他的大徒弟竟然对师妹用情竟然如此之深。

完成了统一大业,一代伟大的帝王,竟然为了情,而殉情。

冷昶睿即使来到了这个和平的现代世界,他融入骨髓里的冷厉、淡漠、冷情及狠绝也无法改变。

现在的冷家就相当于他曾在的大皇宫,那里同样住着他的父母兄弟姐妹,然而,对于冷昶睿来说,除了身上流着一点共同的血脉,其实他们都是陌生人。

为了权力,为了那高最位置,势必要互相残杀拼个你死我活,谁都无法阻止,谁都没有顾及着那一点血脉。

中夏国虽说是民主制,有能者居上。

只是在那个位置,也是带着传承制性质。

比如现在中夏国的最高掌权人是冷昶睿的爷爷冷竞尧,在下一年他的任期已满,接替他位置的人,就有可能是他的两个儿子中的一个。就要看两人谁最合适了,谁最有能务接任这个位置。

不过,其他的家族也可以参与竞争,除非能力真的比冷家人突出,否则,胜出的人就是冷家。

冷昶睿作为冷家下一代继承人,他更是别人眼里的盯子。

冷昶睿自从来到这个世界,除了与萧摇相处,剩余的时间,就一直就是在军队里执行任务。根本就没有与冷家人相处多少日子。

冷昶睿本是一个帝王,对亲生父母犹可冷心绝情,更何况他与不熟悉的冷家人。

所以,这个年,冷昶睿是势必要与萧摇一起过,无论如何他都会赶回来的。

这个年对于冷昶睿来说,意义很不一样。

一是他和师妹已经是成为了情侣,这是他俩辈子的梦想;二是,在他的心中,只有萧摇才是他认可的亲人爱人。

萧摇回道,“外公,睿他会跟冷家解释清楚的。”不过,心里却在吐槽,以师兄冷冰冰的性格,他会向冷家人解释才怪。

“好,只要你们之间不要生了什么嫌隙,外公和你外婆就放心了。”外公点着头道。

几个正在说着时,门口就传来了汽车声音。

萧平安欣喜的说道,“是姐夫回来了。”说完,就自已跑向门口。

萧摇也出去了。外公外婆没有动,只是眼睛一个劲的往门口放向瞧,耳朵却听着外面的动静。

“姐夫,真的是你。”萧平安叫道,“哇,这军车真是漂亮。”说完,萧平安还跑过去用手摸了摸。

这个世界,代表一个男人的身份,汽车就是一个标识啊。可是,他坐车却会严重晕车,萧平安作为一个500年前的古人,表示伤不起啊。

冷昶睿停下车后,就从车里下车。

一身代表他国家军队上将标识的军用服装,萧摇一看,就知道他来不及换衣服,就开车赶过来的。

冷昶睿看着萧摇,冷酷的脸上有一丝柔和,说道,“摇儿,我回来了。”

“嗯,睿,欢迎回家!”萧摇看着冷昶睿柔声说道,上前就挽住冷昶睿的胳膊,继续说道,“嗯,我们进去吧。外公外婆都在等着呢。”

“好!”冷昶睿温声的就道。

家,在此之前,是他从没有想过的。

在三岁以前是在皇宫渡过,那不是家,那是高高在上,以高高在上的身份囚住自由的鸟笼。

三岁以后,就在天山度过。那是他拜师学艺,钻研帝王之术的地方,也不是家。

后来,再次以太子身份回归皇宫,却要与自已的血脉亲情兄弟姐妹勾心斗角,尔虞我诈,甚至是互相残杀。这已经不是鸟笼,而是一所地狱,让人疯癫的地方。

再以君主的身份居住皇宫,却是失去了自已的信念。这皇宫却是囚住了自已追随师妹身影的牢狱。他不能逃开,他只有完成自已的使命之后,才能再出来。

一个“家”字,对他而言,是如此的艰难。

现在他终于有家了,这家里有师妹萧摇,还有师妹的亲人外公外婆,还有一个可爱活泼单纯的弟弟萧平安。

他会守护他们,不会让任何人破坏他的家。

萧摇都快进去了,还看到萧平安在那东摸摸西看看的。

萧摇对着萧平安说道,“平安,你这是打算看到何时啊。如果喜欢,什么时候,让你姐夫带你兜兜风去。现在呢,赶紧回来,外公外婆还在等着呢。”

“哦。”萧平安听到兜风还是挺高兴的,“真的吗,姐夫?你真愿意带着我去兜风?”

不过,高兴过后,又有点垂头丧气。

为啥?

还不是他严重晕车呗。

萧平安恋恋不舍,一步三回头的走进家门,一家团聚去了。

一进客厅,冷昶睿就看到外公外婆,于是就带着点生硬不自然的表情,又尊敬中带着亲切的叫道,“外公外婆,睿儿回来了,让你们久等了。”

冷昶睿现在只有面对着萧摇的家人,才会有那种叫亲切及不太冷冽的表情。

“好,好,睿儿回来了。”外婆笑着说道,“欢迎回家啊。”

又是家,听在冷昶睿的耳朵时里,却是暖在了心里。

一种从小到大,没有过的生涩又酸酸的味道,在心间漫开出来。

“睿儿,外婆和摇儿做了一些你喜欢吃的菜,一会儿,你可要全部吃完啊。”外公笑着对冷昶睿说道。

“对,这几道菜都在放在你的跟前,你长期在军队,一定很累,所以你一定要多吃,别跟外婆客气啊。”外婆接着道。

“好。”冷昶睿点了点头道。

“姐夫,我也有帮忙做菜哦。所以,你一定要吃完,不然,你太对不起我的苦心了。”萧平安言语不清的说道。此时他嘴里嚼着饭菜,两颊鼓鼓,像一只小苍鼠似的。

冷昶睿再次点了点头,生硬的道,“好!”

一顿饭,就在大家欢声笑结束。

然后,一家人就在电视旁,守岁。

萧平安把之前准备好的烟花爆竹早早拿出来,就等着时间一到,就开始点响。

中夏国1997年中历1月1日0点,各地烟花爆竹响起。

在爆竹烟花同时燃放时,外婆及外公给三个年青人都发了一个厚厚的红包。

听着那噼里啪啦的爆竹之声,看着绚烂多彩的烟花,每个人的脸上都是挂着笑容。

这是新的一年,这也是新的一天。

一切都会好的。

------题外话------

晚上在23点左右,还有一更,

也就是说今天大概三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