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263白若素是一块璞玉

南宫爵估计也觉得对他有所亏欠,从英国死里逃生后,便将名下的所有公司股份转到了他的名下,还有多处的动产不动产,全都过户给他。自己则住进了一所教会,当起了虔诚的教徒。

他感觉得到南宫爵对当年的事很后悔,他做这些事不光是对他的亏欠,也觉得对不起兰姨,对不起若若,所以不知道要如何面对他们。

可即使南宫爵再怎么忏悔,发生过的事终究还是发生过,顾安之也从未想过要公开他与南宫爵的父子关系。

而且在他的心里,自己一直都是顾家的后代,他的爸爸只有顾翔烯一个。

“没事就好,你不知道你妈听到你和若若差点从直升机的绳梯上摔下来时,心跳都快停了。”

顾翔烯搂住老婆的肩,她从家到医院,这一个多小时里手就一直不能控制的颤抖,他能感受到她的那种害怕。

“妈,对不起,让你担心了。”顾安之向前拥抱住墨兰,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背,“妈,你放心,我和若若都不会再离开你。”

他知道她担心的是什么。

失去若若七年,现在失而复得,如果再失去一次,他知道她不可能像七年前那样能坚持下来。

不只是她,他也是,如果再失去若若一次,他会选择跟她一起走。

墨兰原本垂下的手缓缓抚上顾安之的后背,其实她又何尝不知道他的害怕。

如果说她光是听到消息都已经吓得心跳快停的话,那在现场经历的安之,在若若滑下的那一刻有多恐惧,完全无法想象。

“好,你们都不许再离开我。安之,加油,争取快点把若若重新娶回家,我们好一家团聚。”

这是现在墨兰最大的心愿。

“妈,你现在有孕在身,要保重身体。我向你保证,一定会好好保护若若。”

正准备倒杯水给顾爸爸和兰姨喝的裴寒轩,闻言手一惊,差点把杯子给扔了。

“老大,你刚刚什么意思?兰姨,你……你……怀孕了?!”裴寒轩的嘴张成了O字型,整个瞳孔也因为惊讶而放大。

墨兰被裴寒轩说得有点不好意思,就因为怕大家会有这样的反应,所以她严禁兴奋的新爸顾翔烯打电话给几位老爷子炫耀。

结果,没想到,还是被儿子不小心说露了嘴。

“你小子这是什么表情,你兰姨怀孕不是很正常的事吗?那证明你顾伯伯还宝刀未老。”

顾翔烯猛的敲了一下裴寒轩的头,明显对他的这个反应很不满意。

他和墨兰的表现完全相反,他相当乐意把这个好消息与人分享,如果照他的意思,他巴不得立刻就召开记者发布会,公布这个惊天的好消息。

“哈哈哈,没错没错,顾伯伯,你实在是太厉害了。那……欢欢乐乐岂不是要多一个比他们还要小的舅舅或阿姨?”

裴寒轩一想到那个比老大还冷酷的欢欢,就觉得这消息真心是太棒了。

欢欢那个小鬼头,不过才七岁,气场居然比他还强大,而且完全不把他这个当叔叔的看在眼里。

真不知道以后谁能治得了他。

这下子居然冒出来一个比他还小的长辈,真是一件有趣的事,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看兰姨肚子里的宝宝出生后,欢欢会怎么和他相处。

“老四,警告你,别打我儿子的坏主意,否则……后果你估计负不起。”

听到老四的威胁后,裴寒轩不由自主的想起初见欢欢乐乐的那晚,也是在这间病房内,被欢欢过肩摔的经历。

自从那晚被欢欢过肩摔后,裴寒轩和欢欢的梁子就这么结下了。

他从来还没有这么糗过,居然被一个七岁的小屁孩给摔了个面朝天,想想就觉得丢脸,那是他此生最大的耻辱。

“兰姨~~~你看,老大威胁我。”裴寒轩撒娇的抱住墨兰的腰,要求她为他做主。

不过显然,他找错了人。

墨兰轻轻弹了一下他的额头,半开玩笑的警告道:“如果你敢打我孙子的坏主意,别说是安之了,我也不会放过你。”

裴同学顿觉人间无爱,“你们一家子都合起来欺负我,不跟你们玩了。哎,好可怜,爹不疼妈不爱,我要去寻找温暖,你们别拦着我。”

顾安之看着裴寒轩的逗比样,再看看顾翔烯和墨兰,两人的表情终于从刚进病房的乌云密布,变成了现在的阳光明媚。

他的心情也似乎好了许多,老四的存在也许就是这样的意义,可以让心情的阴霾瞬间消散。

而裴同学看到大家都笑了起来,自己的目的也达到了,嘴角也扬起了笑——

白若素站在镜子前面左右转动,欣赏着自己的这件特殊的礼服。

一头板栗色的大波浪卷发被她固定在了左边,露出性感的右边颈部线条。脸上化上了简单的淡妆,看上去清新干炼,有着女强人的个人魅力。

本来就不矮的她,穿上一双八寸的高跟,整条腿看上去更为修长纤细。

而白若素的精致小脸,配上这九头身的好身材,非常上镜。

看着镜中经过精心打扮后的人儿,白若素都忍不住自恋的爱上自己。

“妈咪,你好漂亮呀!”坐在chuang上一直欣赏着妈咪换装的乐乐由衷的赞叹道。

听到女儿的称赞,白若素微扬唇角,甜甜的扯出一记艳光四射的微笑。捧着女儿的小脸,吧唧的亲了一口。

“谢谢女儿。”

“妈咪这么漂亮,Jack爹地和晴晴妈咪都说乐乐和妈咪长得很像,那乐乐长大以后也一定是个小美人。”

白若素闻言嘴角的弧度扯得更大。

乐乐啊,原来你称赞妈咪漂亮是为了说明自己以后也是美女吗?

“那当然,乐乐以后长大一定比妈咪漂亮百倍。”白若素也礼尚往来的夸了夸女儿,随即笑容又立刻收起,指着chuang上放着的各式各样的大包小包,挎包手握包纠结。

“宝贝儿,你说哪个包包比较配妈咪这一身礼服呢?”

白若素知道乐乐和温晴平时都走得很近,因此时尚感什么的,她不能否认有时候乐乐比她的眼光好。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和时尚女王温晴待久了,耳濡目染,连乐乐也变得专业起来。

顾乐晨趴在chuang上,看看包,一会又看看白若素的整体形象,大概研究了一分钟,选了一个黑色的手拿包给她。

白若素拿着包,又在镜子上左右移动着看了看,点点头觉得搭配得非常满意。

“谢谢宝贝儿。”白若素在乐乐的脸上又啵了一下。

终于全副武装好的白若素松了口气,她平时其实一直穿得很随意,而且裤装比裙装多,运动鞋比高跟鞋多。

不过好在她也是经过一些特珠训练过的,至少不会穿个高跟鞋就不会走路,她不但可以走得很优雅,还可以利用高跟鞋作武器攻击敌人。

只是不喜欢而已。

她也不知道为何这次宴会前居然会紧张,还把小时尚专家乐乐叫来帮忙,好像很怕会给顾安之丢脸似的。

这是怎样的一个心理,白若素自己也不明白。

“妈咪,你晚上是和BOSS叔叔去参加宴会吗?”乐乐躺在chuang上仰视着白若素,很随意的问道。

白若素再次打理了一下梳到一边的卷毛,一边回答道:“是啊。”

“这是BOSS叔叔被暗杀后,第一次出席这种宴会场合,杀手一定会选择在今晚再次下手。妈咪,你准备好了吗?需要我和欢欢帮忙吗?”

虽然带两个小孩进去可能会有点奇怪,不过她和欢欢可以躲在暗处保护妈咪爸比。

不过,她知道爸比一定不会同意。

男人那可怕的自尊心,怎么可能让自己才七岁的儿女才保护他呢。

事实证明,小乐乐非常了解顾安之的心理,他的确不可能同意她的这个想法。

如果不是因为要用保镖这一招把若若骗到他的身边,好让他有再次追求她的机会,他也是十分不乐意自己的女人居然来保护自己。

有时候不能否定顾安之有非常严重的大男子主义,他想要靠自己的力量保护心爱的女人,还有他们的孩子。

“不用,妈咪自己可以搞定,你和欢欢就放心在家待着,晚上妈咪一定会平安回来。如果遇到杀手更好,一次解决,我就不用再去ARS国际上班了。”

她现在对顾安之有种很奇怪的感觉,既想见到他,好像又有点怕见他。

总觉得身体里有种什么情愫在发酵,让自己变得怪怪的。

第一次见顾安之时没什么特殊的感觉,可是最近,每见他一次回来就会想起一些奇怪的画面,这种心不受控制的感觉,很糟糕。

“妈咪,你觉得BOSS叔叔怎么样?”顾乐晨突然神神秘秘的拉着白若素的手,让她坐下,然后好奇的问道。

“什么怎么样?”

“就是……你觉得BOSS叔叔帅吗?看着他有没有一种心跳加速,每次要见他之前都会又紧张又激动?”

乐乐瞪着一双非常清澈美丽的大眼睛,望着白若素,期待着她的回答。

白若素看着女儿一脸期待的表情,皱了皱眉。

然后捧着她的小脸,严肃的说:“你这小脑袋瓜子都在想些什么啊!”

有一个太聪明的女儿有时候有不是一件好事,好像什么事都会被她看穿,她这个当妈咪的一点威信都没了。

“你不觉得BOSS叔叔昨天开着直升机来救我们的时候很帅吗?妈咪,以后我也要嫁一个像BOSS叔叔这样,又帅又勇敢对我们还很好的男人当老公。”

白若素的头耷拉垂下,“乐乐,你这才几岁啊,这么快就想着要结婚了吗?你忘记了前段时间,你才答应妈咪要娶个老公回来吗?”

“记得啊。”

“你觉得像顾安之那样条件的男人,会同意入赘吗?”

白若素给女儿泼冷水,一般像顾安之条件这么优秀的男人,都很大男人,又怎么可能接受得了入赘到女方家。

事实上,如果这个时候顾安之在场的话,他一定会说,如果对方是她的话,他立马入赘。而实际上,他不光是入赘让孩子们姓顾,连他自己都冠的是白若素的本姓。

“不一定哦,其实……”顾乐晨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听到了门铃响的声音,“一定是BOSS叔叔来接你,妈咪,我去开门。”

看着飞速跑到玄关的女儿,白若素怀疑顾安之是给乐乐下了药,这丫头天天都在讲他的好话。

喜欢他的程度都快要超过喜欢她这个亲生妈咪。

一想到这,当顾安之出现在她面前时,白若素瞪了他一眼,看得顾安之有点莫名奇妙,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又惹到她了。

“BOSS叔叔,你来接妈咪了呀,你的伤口好了吗?还痛吗?”

乐乐打开门看到顾安之,便扑到他的怀里,关切的问道。

听到女儿柔柔甜甜的声音,顾安之觉得自己就像是吃了蜂蜜一般的甜进心里。

“是啊,来接你妈咪去宴会。你看我这个样子像是还痛吗?乐乐真乖,这么关心BOSS叔叔,就为了不让乐乐担心,BOSS叔叔也会好好养好身体,健健康康。”

站在一旁的白若素,对顾安之这种完全讨好乐乐的行为,相当鄙视。

他这是在和她抢乐乐的爱的节奏吗?

一个大男人,在一小女孩面前撒什么娇啊。这人活在世上还真是什么人都能遇到,堂堂顾大少居然也有这样的一面,真是让人匪夷所思。

讨好了女儿后,顾安之这才将视线移到白若素的身上。

她本来就是一个衣架子,是一块璞玉,不管是七年前还是七年后,只要稍做打扮,就会有着倾城的魅力。

顾安之忽然不想带她出席宴会,这样的美他只想自己独有,不想与人分享。

白若素当然不知道此刻顾安之心中的小九九,她看了眼时间,差不多该出门了。

“乐乐……欢欢~~~”她朝着书房的方向,大声喊了一声,“妈咪出去了,你和乐乐好好的待在家里,别乱跑。”

“爸比,你一定要好好保护妈咪,如果妈咪受伤的话,我和欢欢都不会原谅你哦。”

乐乐在他们离开之前,扑到顾安之的怀里,把他身子拉下来,小声的在他耳边叮嘱道。

顾安之嘴角轻扯了下,朝乐乐比了一个“OK”的手势,这才和白若素一起离开。

坐在车上,白若素几次偷偷的瞄向正专心开车的顾安之。

乐乐这小丫头的眼光还真的挺不错,从她的角度看过去,顾安之的侧颜真的像刀刻般的立体精致有型。

“我脸上有花?”顾安之的视线还是专注的看着前方,好听的声音悠悠的飘进白若素的耳中。

对于一个有一点声控的她来说,顾安之真算是上帝的chong儿,不光长得帅,标准的男中音也非常有磁性。

“啊,不是啊!”顾安之的突然出声,让她的心莫名的怦然一跳。

“那你干嘛一直偷偷看我?”顾安之毫不讲情面的拆穿她。

“我,我是在想,刚刚乐乐和你说了什么悄悄话?”白若素噘着嘴辩解道。

顾安之嘴角抽搐了一下,回过头去看了她一眼,然后唇畔勾出了一抹浅浅的笑容,没打算回答她这个问题。

白若素其实也没有真的想要听他的回答,不过是随便问道岔开话题而已。

既然偷看被发现,她也没那么厚的脸皮继续看。转头看向车窗外,形形色色的人们。

她发现自己其实也有多愁善感的一面,每次看着窗外形形色色匆匆走过的行人,她就会想,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命轨迹,过着各自或精彩或平淡的人生。

每当这个时候,她就会觉得人类很渺小,然后脑子里就会开始发散思维出一大堆乱七八糟,她自己都不知道的思想。

从家到宴会的地点,大概半个小时的车程,白若素便一直看着窗外,沉浸在自己的异度空间内。

直到车驶进停车场,顾安之连喊了她两声,她那出窍的灵魂,这才归位。

电梯里,顾安之将白若素的手放到自己的手腕处,微微低下头问道:“紧张吗?”

“为什么要紧张?”白若素反问。

不过从她将手拿包握得死紧的状态,可以看出来,其实她是紧张的。

毕竟从她有记忆以来,这还是她第一次出席这种大的宴会,而且还不知道杀手会什么时候从哪里出现。

这是她的第一次任务,她当然不想出任何纰漏。

“BOSS,一会儿你必须一直和我待在一起,千万别单独行动,知道吗?”

白若素的包里有一把改良过的袖珍型手枪,虽然是袖珍版,但火力却不比正常型号的手机弱。

“好,我知道了。”顾安之原本是想要开玩笑说,那他去洗手间怎么办,也要一起吗?

可是看到她紧张的模样,便不忍心再逗她。而且今晚的确会有危险,他也希望若若不要离开他的视线范围。

这时,电梯门打开,前面便是宴会的入口。

“准备好了吗?我们进去了。”

白若素抬眸,很肯定的点了点头,“走吧。”

两人挽着手一起走进了宴会大厅,顾安之并没有与其他人过多的交谈,有人和他打招呼的话,他都是微微点头回礼。

直接带着白若素走到最中心的位置,与宴会的主人祁成业打了个招呼。

祁成业在看到顾安之出现时,非常惊讶。

其实当初他也只是出于礼貌性的给顾安之发了一张邀请函,从来没有想过他真的会出席。

因为,顾少从不出席各种交际宴会,这是业内都知道的规矩。

ARS国际以及前身诺亚集团,对内顾安之是总裁,是决策者。对外,则全由穆昊焱和裴寒轩负责。

“恭喜!”顾安之率先礼貌的伸出手祝贺。

祁成业也是见过众多大场面的人,见到顾安之虽惊讶,不过只愣了一秒,便立刻也伸出手握住,嘴角的笑容已经扯到了耳垂边上。

要知道顾安之这是给了他多大的面子。

一个平时连一些正常的商业聚会都不参加的人,居然会出席他的这个派对,这个为他女儿举办的成人礼派对。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