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262权浩宇荒唐的请求

白若素的眸子里有着很明显的戒备,如果说一次遇到是巧合,两次遇到是缘份,那这短短几日便连续巧遇三次,这还是单纯的巧合吗?

“是我先问的吧!不过我也可以先回答,我是这里的医生,你觉得我不在这,应该在哪儿?”

因为她的戒备的表情实在是太明显,只要稍微有点心思的人都能看出来,权浩宇当然也不例外。

“你该不会以为我在跟踪你吧,Jenny小姐?你忘了昨天你还送我到医院的?”

白若素这才注意到他身上的白大褂。对哦,人家是医生,在医院上班有什么奇怪。

最最重要的是,昨天她的确有送他回医院,她居然在这乱想什么有的没的。

可是也不能怕她有失忆症,昨天她送权浩宇来的时候是在门诊部,她也没注意看医院的名字,只是按照他指挥的路线行驶而已。

今天她是和顾安之直接从顶楼下的飞机,她哪知道这家医院就是权浩宇昨天下车的医院呀。

哎,刚刚的新闻报道肯定对她有一定的影响,才会疑心病发作。

“嘻嘻,我怎么会以为你跟踪我呢,没有的事。”

“没怀疑就好,你还没回答我,你怎么在这儿呢?是哪里不舒服吗?还是来看望朋友的?”

因为白若素现在身穿的是便服,而这里是住院部,如果是病人的话应该穿的是病员服才对。

“我没事,只是BO,哦,一个朋友住院,我来陪陪他。你是哪个科室的医生呀?”

因为与权浩宇一连几日见了三次面,基本上已经从陌生人转为比较熟悉的路人,那偶尔闲聊一下也没什么。

“我刚到医院上门,现在在门诊部,下个月应该会开始主刀,主修心外科。”

权浩宇很认真的回答白若素的问题,并且将心外科三个字故意说得很重,他想知道她对他是不是真的一点印象都没有。

“心外科吗?那你成绩一定很好,我一直都觉得外科医生很厉害。那你一门诊部的医生跑住院部来做什么?”

权浩宇若有所思的看了看白若素,等了大概几秒后,他做了一个决定。

“我来看我的一个病人,也是我的朋友。对了,Jenny我一会还有话想对你说,你能先陪我去看看我朋友吗?”

“咦……”权浩宇的这个要求让白若素愣了一下。

“不会耽搁你太长时间,我有一些关于兰姨的事想对你说。”

“啊?哦,好吧。”

白若素觉得有点奇怪,她与兰姨也才见过一次面,为什么兰姨的事要对她说呢。

虽然她们是很谈得来的朋友,但毕竟就只见过一次,如果真有事,不是应该直接找兰姨或者是顾Uncle吗。

犹豫了一下,最终她还是答应陪他一起去看朋友,然后听这个很奇怪的关于兰姨的事。

两人一起来到住院部顶楼的超V病房,权浩宇拿出自己的工作证在电子锁上扫了一下,然后转开门走了进去。

病房内一个戴着呼吸器的男人安静的躺着,手上一直挂着盐水,看上去应该挂了不少的点滴,手腕处都已经肿出了好大一个包。

“他是什么病?”

白若素看着病chuang上脸色特别苍白,毫无血色的男人,居然没有一点陌生感。

而且在看到他必须要戴着呼吸器帮助呼吸时,她的心脏猛的抽了一下,让她忍不住手捂住胸口。

有人说人的大脑才是储存记忆的地方,但是心脏会记录下你对某些人的某些特有的情愫。

这个陌生的男人,居然会让她觉得心疼,会忍不住想要询问关于他的情况。

“PVS,持续性植物状态,也就是人们俗称的植物人。”

权浩宇一边说着,一边倒来热水,非常温柔的给他覆了覆手腕外的肿块。

“他这样有多久了?”白若素走到另一边,更认真的观察着病chuang上的男人。

“七年,他就这么躺了七年,不过我相信他总有一天会醒来。”

白若素手不由自主的举起,在意识到自己做什么时,手已经抚上了他的脸,“我也相信,他一定会醒来。”

权浩宇当然也看到了白若素的动作,微微愣了一下。

“他是我最好的朋友,就像是亲哥哥一样,七年前在一次事故中,脑部受损,就这么睡了七年。

我们用了各种方法,都无法把他唤醒,所以,其实我刚刚说兰姨有事,是骗你的,我其实是想请你帮忙。”

权浩宇终于说出了自己的目的,因为他看到白若素的那个轻微的动作,这说明在她的潜意识里,还记得他。

“我?我怎么帮你,我又不是医生。”

白若素本能的想要拒绝,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虽然对病chuang上的男人觉得心疼。可是脑中有一个声音好像在说,远离他,不要多管闲事。

权浩宇放下毛巾,走到chuang头抽开抽屉,拿出一个钱包,递给白若素。

“这里面有张照片,你可以看看。”

白若素揪了权浩宇一眼,接过钱包,打开后便看到了一张有点泛黄的照片。看起来好像蛮久了,是一张合照,男的正是病chuang上的这个人,而女的……

居然有几分像她!

或许说是她长得很像照片上的这个人。

如果说两人有哪里不像的话,那便是照片上的女孩有一点像个小男生,一头利落的短发,衬衣配牛仔裤,看上去帅气十足。

而她更有女人味一些,风情万种,一柔一刚。

五官初步看起来很像,但是仔细一看又有一些很细的差别。

白若素的五官整体要比照片上的这个女人立体,鼻梁高了许多,眼睛部分也更深邃迷人……

总之像是像,但又不是完全一模一样。

“这是?”

“你也看到了,照片上的这个女孩是我朋友的妹妹,他非常疼她。所以当我第一次在酒吧见到你的时候,吓了一跳,还以为遇到鬼了。”

权浩宇轻笑出声,老实的交待他当晚初遇她时的心情。

“鬼?我有那么吓人吗?”

鬼这个字明显的让白若素觉得很不爽,虽然她那晚表现得是很差劲没错,但她好歹也算是美女一枚吧。

权浩宇收起笑容,拿过钱包看着照片上面的人说:“她在几年前就去世了,所以……”

“哦,原来如此。不好意思,提到你的伤心事。”

白若素也没想到鬼是这么个意思,这女生看上去还很年轻,没想到……真是可惜。

“我没关系,说实话我并不认识她,只是在睿的钱包里见过她而已。所以她的死对我来说,也不算什么伤心事。”

白若素点了点头表示能够理解,其实这世上每一天,不对,是每一秒都有人生有人死。对于和自己没关系的那些人的生死,的确是没什么值得好开心或伤心的。

“你刚说,希望我能帮你,到底是怎么帮?你应该知道,我并不是照片上的那个人。”

权浩宇看了一眼躺在chuang上无比安静的白祺睿,然后站起身转过去面对着白若素缓缓的开口道。

“我知道这件事可能会让你为难,而且也不知道这对他到底有没有帮忙,可是现在我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只要我能想到的办法,我都想试试。”

他顿了一下,继续说:“我希望你每周能抽点时间来这里一到两次,陪他说说话,以睿的妹妹的身份。”

“这……这不是在骗他吗?我并不是那个人呀。”白若素觉得权浩宇的这个请求真的很荒唐,先不说她和他也只不过是比陌生人熟那么一点。

就算他们真的是好朋友,也不能让她去骗一个植物人呀。

再说,植物人他又看不见,怎么就知道她就是那个女人。

如果只是为了想让他醒来而骗他的话,不是随便找个女人来骗他都一样吗?

“我知道你会觉得我的这个请求很荒唐,其实在这之前我也请过别的女人假装她。在对方每次做假的自我介绍时,睿的脑电波是有反应的。

可是仅仅只是一点反应,没办法醒来,我想睿对白若素这个名字是有反应的,只是需要一个更像她声音的人才行。

我从来没有见过他的这个妹妹,所以,我也不知道你的声音像不像她。

睿不仅是我的学长我的朋友,也是我唯一的亲人,我觉得既然上天让我在茫茫人海中遇到你,那就一定有其意义。说不定你就是命中注定能帮我唤醒睿的那个人。

你只用一周来看他一次,和他说说话就行,以前我们见面的时候,睿有向我提到过他和他妹妹之间发生的一些事,我已经把那些事写了下来,你只需要在来看他时,念给他听听,就可以。”

权浩宇其实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整段话完全没有逻辑性,连他自己都觉得很荒谬,又怎能说服白若素呢。

所以,当白若素回答说,“好,我帮你”的时候,权浩宇也完全愣住。

白若素的想法很简单,她觉得如果只是每周抽一个时间来一次医院,然后照着已经有的剧本,念念台词而已,如果这样真的能帮到病chuang上的这个人,又何乐而不为呢。

她其实也是被权浩宇对他的这种友情所感动,刚刚她在想,如果是她变成了植物人,或者是小黑变成植物人的话,他们应该也会这样为彼此。

只要有一线希望,哪怕再荒谬的办法都会去试。

“谢谢,Jenny,真的谢谢你!”权浩宇真的没想到白若素会这么爽快的答应他的请求。

他急忙拿出一张自己的名片递给她,“这是我的手机号码,你到时候来的时候,可以先给我打电话,不管任何时候来都可以,我会配合你的时间。”

“好,我明白,我还有事就先走了。”白若素接过权浩宇递过来的名片,收进自己的包里,然后便道别离开。

在白若素离开之后,权浩宇搬来椅子在白祺睿的病chuang边坐下,“睿,我把你最爱的女人带到你身边来了,如果你爱她,想要重新夺回她的话,那你就一定要醒过来,知道吗?”——

权浩宇有当男二的潜质——

白若素回到顾安之的病房时,和上午一样又有人来探病,看来顾安之的人气还挺高,人缘也不错,这才住院几个小时,都有两批探病的人。

而且看来都还来头不小,上午那个女人听说是一线红星,不过她倒是没看过她演的戏,因为平时她一般都看美剧。

不过这次来探病的人,她见过,就是上午和顾安之一起来救他们的那个飞机师。

“嫂……”原本想说嫂子回来了的裴寒轩,刚说了一个嫂字便立刻改口,“Hi,Jenny,我叫裴寒轩,前几天在酒吧应该见过。”

听完他的自我介绍后,白若素的嘴张成了O字型,“哦~~~原来就是你啊!”

说起这个名字她便有了印象,小欧她们说过,当晚先把她从酒吧拉出去的人就是裴寒轩,ARS国际的裴四少。

“真是荣幸,你居然记得我,老大,Jenny居然记得我耶,太开心了。”

裴寒轩回头向顾安之得意的炫耀道。

“……”白若素表示很无语,什么时候变成只要她能记住,就是这么一件值得炫耀的事。

她的记性到底是有多差,才能让裴寒轩这么兴奋啊。

顾安之也瞪了裴寒轩一眼,暗示他别表现得那么明显,若若又不笨,他这夸张的表演容易露出马脚。

“BOSS,既然现在有人陪你,我就先回去了。今天发生了这么多事,我也想回去陪陪欢欢乐乐。”

其实如果不是因为顾安之是因她出事,她也完全不想留在这里,不知道为什么,她对医院好像有一种莫名的恐惧,一点都不想在这里继续待下去。

“好,今天你也受了惊吓,回去好好休息一天,明天不用去上班。下午五点左右我去接你,到时直接一起去宴会就行。”

顾安之并没有为难她,原本的游乐场之旅谁想到会变成那样。

虽然他很想把她留在身边,好好的抱着她安慰一番,可现在还没有这个资格。

不过他很乐观,他也很敏感的发现,从上午把她从摩天轮救下来之后,她看他的眼神似乎有了一些变化。

不再单纯的只把他当成一个需要完全任务的BOSS而已。

这是一个很大的进展,顾安之觉得用他的伤口裂开,换得白若素对他的另眼相看,已经很值了。

“行,那明天见,BOSS你好好休息。四少,麻烦你了。”

“不用这么客气,照顾老大是我该做的。”裴寒轩其实很想说,如果觉得麻烦的话,嫂子还是你亲自照顾吧。

他晚上还佳人有约呢。

看这情形,又得失约了。

白若素离开之后,顾安之坐了起来,表情也立刻变得异常的严肃,“老四,明晚的宴会准备好了吗?”

“恩,没问题。”裴寒轩微微点了点头,轻轻跳起来坐到chuang边,继续道:“只要杀手敢出现,绝对跑不掉。”

没错,顾安之亲自出席宴会只不过是为了用自己当饵。

而让若若参加也只不过是想要让她多陪陪他,也顺便给接下来的绯闻多增添一些材料而已。

他明知道明晚的宴会,杀手再次出现的概率有多大,当然不会真的想让若若当保镖来保护他。他早就已经让老四安排好,绝对不会让若若陷入危险中。

“那就好,我倒真想看看,这个幕后黑手到底是谁?”

顾安之说到幕后黑手中,眼神冷冽,冒出的光都像是能把人刺死一般。

“什么幕后黑手呀?”病房的门又一次被推开,顾翔烯夫妇走了进来。

“爸妈,你们怎么来了?”顾安之看到父母有些惊讶,本来也不是什么大伤,他本不想让他们知道。

他将视线从爸妈身上移到裴寒轩身上,看到他微笑的样子就知道,一定是这小子通风报信。

顾安之的眉头皱起,明显有点不高兴。

裴寒轩觉得自己很无辜,兰姨那么聪明,打电话来问他,他又哪骗得了她呀!几个问题下去,他就只能老老实实的交待了今天上午在游乐场发生的事。

“你别看寒轩,是我逼他说的。”墨兰走到顾安之身边,直接解开他的病人服扣子,必须亲眼看到伤口已经重新包扎好,没有血冒出她才能放心。

“我和你爸看了新闻报道,ARS国际的直升机出现在游乐场参与救援,而且还是你亲自参加救援,我就猜到一定和若若有关。”

顾安之和裴寒轩到达游乐场救援的时候,各大媒体还没有赶到,因此电视上的新闻视频并没有很清晰的画面。

也没有拍到顾安之救若若母子三人的全过程,只有一些用手机拍的比较模糊的画面。

不过拒事后媒体对一些群众的采访中,有人提到了顾安之在救援中出现的状况,称救援者和一名游客差一点从二百米的高空摔下去,当时的情况非常的危险。

看到这个采访时,墨兰吓得整个背都冒冷汗。于是赶紧打电话给安之,却一直无法接通,最后只好打给裴寒轩,这才知道安之又住院了。

顾翔烯也走到病chuang边上,一脸严肃的看着顾安之,“安之,不管你有多强,能力多大,你都是我们的儿子,受伤或者生病,我们都不希望是最后一个知道的人。”

“爸,妈,我知道了,以后不会再瞒你们。我只是怕你们担心,所以才没有告诉你们,而且只是伤口裂开,没什么大碍。”

顾安之也知道自己虽然不是他们的亲生儿子,可顾爸爸和墨兰都一直把他当成是亲生儿子般对待。

他也一直把自己当成顾家的儿子,因此即使知道自己的亲生爸爸是南宫爵……

南宫爵估计也觉得对他有所亏欠,从英国死里逃生后,便将名下的所有公司股份转到他的名下,还有多处的动产不动产,全都过户给他。

自己则住进了一所教会,当起了虔诚的教徒——

宝贝儿们,好像最近的更新有点越来越晚了,嘻嘻,其实鑫妈早上就差500就写好了,结果想休息一下,没想到就给睡着了……明天一定九点更新,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