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三六一:痴想,痴念

“教主,傍晚的时候,差不多就能到达权青国境内了!”

彼时,在大清早便被凤茹筠催促出海的苏苓,乘坐在她所独有的帆船中,此时落座在甲板藤椅上的她,偶然听见身侧玉肃之的话,不由得暗暗点头!

这艘船,之所以能够在一日时间就抵达权青国,乃是经过她亲手改造过的!

如今这古代的所有船舶,大部分仍是依靠人力滑行,而她在自己这艘船上,加固了动力设置,虽然也需要手工摇动齿轮,但加上船帆的效果,自然速度要快了很多倍。

在天黑之前,小巧玲珑的船舶已经缓缓靠在了权青国边界的码头边,而此次随同苏苓一起出来的,除了有玉肃之,还有楚易和碧娆!

阔别五年的大陆,再次归来让碧娆心里五味陈杂的!

当年,那个雨夜,她直觉小姐会出事,所以她不管不顾也跟着冲出了雨里。

而时隔多年,如今再仔细回想,碧娆还是不免心生感慨!幸好她当年跟着小姐一路偷跑出来!

要不然,她可能就要失去小姐了!

虽然珍珠岛上生活五年的日子让她的性格变得贱贱沉稳,但不管星辰如何转移,她的本心却始终未变过!

缓缓走下船板的苏苓,身边伴随着玉肃之,而两人身后则是楚易和碧娆并肩而行!

几年之间过去,玉肃之的脸颊变得愈发沉着镇定,而跟在苏苓身边的他,宛若一个最安静的守护者,依旧是青衫罩身,墨发以玉簪束在头顶,面色云淡风轻,令人根本想不到,他就是即将名扬天下的凤门门主!

而说到楚易和碧娆,身为凤门三堂主的楚易,每隔一段时间都会选择回岛上居住几日,而他大部分的时间,则是在各国的暗桩穿梭油走!

也许是相处的时间总会令人浮想联翩,所以也不知是在什么时候,楚易便对碧娆倾心相付!

虽说不是旷世奇缘,但他在追求碧娆的道路上,也算是行走艰难!

印象里,他总是见碧娆一脸没心没肺的模样跟在教主身边,但在他多少次仔细的观望时,还是觉得碧娆有心事!

不然,在岛上五年的时候,在她没事的时候,她总是习惯一个人静坐,然后双手托腮,偶时还伴随着叹气!

她如有所思的样子,让楚易心里有些焦急!

他也老大不小了,好不容易遇到一个能吸引他的女子,他并不想轻易放过!

“小心些!”

在楚易轻瞥着碧娆,且低声的叮嘱了一句后,走在二人前面的苏苓和玉肃之不由得对视一瞬!

两人眼底都划过一片玩味的神色,玉肃之旋即淡笑,站在略显昏暗的码头举目四望,旋即待看见一辆马车巍然等候时,便对着苏苓开腔,“今晚就进宫,还是明日一早进去?”

苏苓同样也看到了车厢上刻着凤门凰门标志的马车,听见玉肃之询问,便淡淡的展眉,“今晚先去暗桩,明日我自己进宫!走吧!”

此时此刻,苏苓再次出现在这片大陆上的消息,还不曾有人知道!可恰恰就是在这一夜,自作聪明的凰烟儿,便已经在二王府中,将一则写满了各种各样诋毁苏苓的信笺,交给墨香,让她派人送回了齐楚国!

*

暮色阑珊,灯火交织。

此时,身在东宫内的五月,小脸上染着淡淡的纷嫩红霞,坐在权佑擎的对面,一手拖着小下巴,专注的看着青玉棋盘上的黑子。

“大叔,你想好没有?我等你一个世纪了!”虽然五月有足够的耐心去等着对方落子无悔,但问题是,她盯着棋盘都有半柱香的时间了,但是眼前的美人大叔却手中夹着棋子,踌躇着不肯落定。

闹啥呢!

听见五月不乏抱怨的口吻,实则陷入思绪中的权佑擎,这才恢复了神智。

方才的刹那间,在他听到殿外一声闷闷的雷声后,心思不期然的就回到了五年前那个让他心疼的夜晚!

说不上为何,近来他总是感觉自己的情绪愈发的多愁善感,这现象可不太好呢!

“这盘棋,就算我输了!困不困?我带你去睡觉!”权佑擎说着便将手中的棋子直接丢到了一边,而后见五月以一种试探的目光看着他时,权佑擎不禁苦笑,“丫头,我脸上有什么?”

五月张开手臂,任由权佑擎将她抱在怀里,一双灵动慧黠的眸子有些倦意的看着权佑擎,微微撅了撅嘴,问道:“美人大叔,你不开心!”

闻此,权佑擎微微一怔,而后低笑道:“丫头,怎么看出来的?”

“眼睛!”五月嫩呼呼的小手指,对着自己的眼睛比划了一下,随即便软绵绵的靠在了权佑擎的肩头,圆圆的眼睛看向了大殿外的夜空,低低的声音带着几许故作老成的惆怅,“美人大叔,你说我娘现在在干什么?”

“想她了?”权佑擎抱着五月,感受着她稚嫩的小身子带来的暖意,似乎在刹那间就能温暖他有些凉薄的心头,旋即边走边问了一句。

夜晚的东宫,在权佑擎斥退了所有下人的寝宫内,他抱着五月缓缓走进内室,而询问的话语并未得到回答,旋即微微侧目,就发现五月已经沉沉的睡在了他的肩头。

见此,权佑擎慢慢放缓了步履,轻轻的将五月放在独属于他的宽大软榻上,坐在一侧看着五月的睡脸,心绪飘忽不定!

总觉得,好像要发生什么不可预料的事,甚至这种感觉致使他近来的情绪一直反复不迭。

深深的看着五月的脸蛋,但那双妖娆的眸子却有些放空,仿佛是在透过五月看着某一个早已驻扎在他心底的女人!

苏苓,我该怎么做,才能让你看到我……

“娘亲……”

当睡梦中的五月,低低的传出一声梦呓时,权佑擎心头猛然一紧!

这让他情不自禁的开始反思,是否将五月绑在自己身边的举动太过自私!

诚然,他自己也承认,他是有私心的!

他以为,既然五月跟着他出来,而且楚夜也及时的将消息传给了她,想必她总是会前来寻找的。

可是这才一天的时间,他内心里的思念就如江水般连绵起伏!

痴想,痴念!

他也不明白为何他会对苏苓格外疼惜,他痛恨自己五年前被权佑曦绊足在齐楚皇宫里,否则也许他就不会失去寻找苏苓的最好时机!

这五年,他不娶,不婚,不是没有情动,而是他一腔爱意都付诸在苏苓的身上,其他女子已然无法入他的眼!

他也知道自己身为太子的责任,可心里终究还是放不下本就不属于他的人!

“爷,皇上口谕,让你现在去一趟养心殿!”当冷子寒小心翼翼的站在内室的门口,听着里面过分安静的氛围,不由得压低嗓音开口。

闻声,权佑擎迅速回神,目光再次落在五月的脸颊上,闭目凝神片刻,才轻缓的走出内室。

“你在这里守着,不准任何人靠近!”

待权佑擎吩咐冷子寒后,便直接走入漫漫黑夜之中。

而彼时,冷子寒探头探脑的看了一眼寝宫内室,看到五月正酣然入睡,不由得心里一阵哀嚎!

保护五月的事,他觉得是他有生以来最艰难的任务!

黑夜与星河交织,遥遥夜空时而飘过片片阴云。

守在内室门外的冷子寒,炯炯有神的眸子警惕的看着四周,生怕在这样有些燥闷的深夜,再发生任何无法掌控的意外!

然而,在权佑擎前脚刚离开东宫不久,不消多时便有一身着华贵锦袍的男子,缓步而至!

在深夜笼罩下的脸颊上,若是仔细打量,定还能发现他那双略显阴沉的眸子,正噙满冷冷的暗芒。

“什么时候东宫的安全,需要大内御林军统领来亲自负责了?”

当此人从回廊一侧旋身靠近后院寝宫时,一抬眸便看见了站在门口紧密把守的冷子寒,继而便略带轻嘲的开口戏谑。

而深夜中,忽然传来这样的声音,着实让冷子寒微怔,但很快他便凝神注视着前方,待看清楚从黑暗的回廊下走出之人时,眉宇骤然一紧,颔首,“冷子寒参见二王爷!”

****************

这是一更,二更稍候!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