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春闺玉堂

091 泼茶

两世里,封氏医馆她还是第一次来,果然不愧是鼎鼎大名,白墙青瓦的二层小楼,旗幡飘摇,人头攒动,门口排队侯诊的沿着路牙子排到老远,有年纪小的药童一个一个细细问清病症,再分门别类的发号牌,不敢说人声鼎沸却也是少见的热闹。

幼清的马车从医馆的侧门进去,由周芳引着路她们径直绕到后面一条巷子,这里和医馆隔了一个院子,小小的四合院,院子里种着粗壮的桂花树,这会儿花期未到,但是绿叶葱茏,给院子里添了不少生气。

院子里只有两个小厮和两个婆子走动,后面炊烟袅袅,让幼清觉得像是进了哪户农家。

“就是这里了。”周芳见幼清从车里出来,她伸手去扶,幼清却将手交给采芩,扶着她下了车,她帏冒未摘,隔着纱望着周芳:“风神医是一个人住在这里?”

周芳收回了手,点头道:“原是是一个人的,不过……我现在借住在这里。”她指了指一侧的耳房,显得有些尴尬。

幼清嗯了一声,周芳目光一转道:“方小姐,您是先坐着歇会儿,还是去看望封神医。”

封子寒是封氏医馆的活招牌,对于他们来说只怕没有比封子寒生死更加重要的了,如今封子寒病着,他们应该会有人在这里守着,怎么会这么安静?!

而且,周芳方才来的时候还一副很着急的样子,可一到这里她整个人就放松下来了。

“周芳。”幼清望着周芳,冷声道,“封神医人呢?”

周芳指了指里头:“在……在房里呢。”

幼清深吸了口气,转身就往外面走,对采芩和绿珠道:“我们回去。”绿珠和采芩一脸懵懂,忙跟上幼清,周芳在后头急的的直跺脚,“方小姐,您不是要看封神医的吗,怎么走了。”

幼清头也不回,就当没听到她说话,周芳想要追可又怕惹恼了幼清。

“小丫头。”忽然,封子寒从正厅里跳了出来,急匆匆的跑过来,“小丫头,你别走啊……别走啊……”跑过来拽住的幼清的衣袖。

幼清脸色一变,眯着眼睛望着封子寒,怒道:“你骗我?”

“嘿嘿……”封子寒笑着道,“就是和你开个玩笑而已,我这里你还没来过对吧,就当来窜门做客好了。”

幼清冷笑了一声:“你请我来不会正大光明的请,竟然用这种借口,装死骗人你觉得有趣,还是好玩?”她咄咄逼人的盯着封子寒,“无聊!”

封子寒愕然,他知道幼清肯定会生气,可没想到她会这么生气,顿时急着解释道:“哎呀,你别生气啊,我这不是怕你不过来嘛,绞尽脑汁的想了这个法子,很不容易的。”

幼清被他气笑了,摇着头道:“我管你容易不容易,走开,我要回去了。”

“小丫头,小丫头。”封子寒追过来,“你看你就是刀子嘴豆腐心,周芳一说我病了你就赶过来了,你这么关心我,还对我这么凶巴巴的。”他死皮赖脸的拽着幼清,“我家里有很多有趣的东西,是我从各处搜罗回来的,你去看看喜欢什么我送给你。”

幼清懒得理他,已经到了院子口。

采芩忙去开门,门一打开幼清就一刻不想留的跨了出去,却没有发现迎面正有人过来,她来不及收脚顶头便撞了过去……

院子里里外外安静了一刻,幼清的帏冒撞落在地,她捂着额头尴尬的抬起头来,正要道歉,忽然一眼就落进一双深潭似的眼眸中,波澜不惊的望着她,剑眉,星目,似笑非笑的唇角,*色细布长袍,长身玉立风姿飘逸……

是宋弈!

幼清满是红晕的面上,一瞬间恢复如常,她后退,蹲身,行礼,又从绿珠手中接过帏冒戴上,绕过宋弈……可不等她抬脚,就听到头顶上悠悠有含笑的声音传来:“方小姐,好巧啊。”

是啊,巧,巧的很!她被人诓这里来,能不巧么。

幼清不想理他,可有人却难得的又开了口:“既是来了,方小姐可否与宋某谈谈?”

“没什么可谈的。”幼清气的不得了,都是蛇鼠一窝,她不想和宋弈有任何牵扯,拉着采芩的手道,“我们走!”

封子寒急的直朝宋弈挤眼。

宋弈淡淡一笑,抬脚往院子里走,也不回头漫不经心的道:“不知道路大勇这会儿到哪里了,这些日子江南连降暴雨,运河上也不太平啊。”

路大勇?!幼清步子一顿猛然转头朝宋弈看去,可宋弈已经进了院子,留了个到后背给她。

他是在威胁她吗?幼清深吸了口气,闭上了眼睛,压着怒气重新进了院子。

封子寒跟在后头手舞足蹈,指挥着周芳:“关门,关门!”又道,“守在门口!”

周芳愕然的点点头。

“小丫头,你别生我的气了。”封子寒紧跟着幼清往里头走,“好不好,好不好?”

幼清不说话,若是视线能成刀子,那正悠然坐在椅子上喝茶的人,大约已经被她刺成千疮百孔了,她进了门在对面坐下,又摘了帏冒,怒视着宋弈,道:“你怎么知道路大勇去江南了?你派人监视我。”

封子寒在幼清身边坐下来,挑眉望着宋弈:“对,是不是派人监视她了。”露出一副和幼清一起同仇敌忾的样子。

绿珠和采芩惊讶的看着封子寒,现在这情况,明眼一看就是封神医和宋大人将小姐诓过来,现在他怎么一转立场,就站到小姐这边了,两人叹服不已。

“这么说路大勇真的去江南了?”宋弈淡淡然反问,“方小姐的卷宗没有细看?”

幼清冷声道:“看了如何,没看又如何,话我已经和宋大人说的很清楚了,我们各使各的招,各走各的路,互不相干!”又道,“宋大人,你若是做出对路大勇不利的事情,我便是倾其所有也会为他报仇。”

封子寒皱眉,点头道:“九歌,快把话说清楚。”朝宋弈挤眼睛。

宋弈撇了眼封子寒,那眼神淡淡的,却令封子寒头皮一麻,砸了砸嘴气势明显比方才弱了几分。

“方小姐。”宋弈出声道,“正如子寒所言,我便把话道明。我并无意伤你的人,也无意阻挠你办事……不过,你若这般凭着意气胡乱行事,后果可不是你能承担的。”他一副循循善诱,良言为你好的样子,“你身为女子,自当安心在家,这般折腾,只怕最后不但你父亲救不回来,连你自己的性命都要搭进去。”

“那又如何。”幼清不想让,“纵是死了,我也不后悔。”

小姑娘说话时,眉梢眼角都是坚毅之色,没有半点动摇或是害怕,宋弈便知道,她心意已决,劝已经没有用了,或者说……她早就心意已决,若不然也不会一个女子带着几个仆妇丫头就跑到通州去抢人。

宋弈叹了口气。

封子寒一愣,就望着宋弈,就在宋弈面上捕捉到一丝无可奈何素手无策的表情来,他们认识这么久,他还是第一次看到宋弈对什么人或是什么事露出这样的表情来。

封子寒震惊不已。

幼清也惊讶,其实宋弈说的话她在心里也衡量过,只是,作为男子宋弈有太多选择,可是对于她来说,她前路狭窄,能做的只有这些,她没有路可以走。

一段的沉默,宋弈忽然开口道:“这事,薛侍郎大约还不知道吧。”

“卑鄙!”幼清似笑非笑,“宋大人对我这样一个小女子,真是手段百出,无所不用其极,先是规劝,继而恐吓,现在呢,要威胁我吗?”

宋弈摇摇头,轻笑着道:“方小姐言重了,你住在薛府,这么大的事情薛侍郎自然有知情权。更何况,将来你要击鼓鸣冤,又怎么能瞒得住他呢。”幼清就站了起来,望着宋弈道,“你要说只管说去,不用和我说这么多,情况怎么样我心里有数,用不着你假心假意的提醒。”话落一刻也不想留在这里,封子寒急的朝宋弈挥着手,“让你道歉,你说这些不清不楚的,不是故意挑衅嘛?”

宋弈端着茶盅,轻笑道:“周芳就暂时留在你那边吧,若你觉得她不满意,换个人也成。”

幼清停了步子,忽然转身,回头,走到宋弈面前,微弯着腰看着宋弈,脸和脸的距离不过半臂,随即,朝着他展颜一笑……

那一笑间,一对凤眼微微上扬,目光清亮带着甜甜的笑意,嫣红的唇瓣水灵灵的似是涂了蜜汁,落在她那瓷白的吹糖可破的面庞上,像是吹开浮尘的明珠,光彩夺目,明艳四射……

有日光自四面八方透射而来,就连盛春中繁花锦簇,也不及这一刻凝结在眼前的笑容。

宋弈只觉得眼前晃了晃,连一贯贴在嘴角的笑容都僵了一刻。

就这一刻,幼清伸出纤纤素手,从他手中夺了杯子,广袖一摆,半杯茶就泼在宋弈的脸上。

“小人!”幼清砰的一声将茶盅拍在茶几上,冷哼一声,头也不回的出了门。

这些都只发生在一瞬间,所有人都没有想到幼清会突然转身,还会夺了宋弈的杯子,朝他的脸上泼水……

采芩和绿珠脸都白了,心虚的看了眼宋弈,扶着幼清匆匆而去,像是怕走的慢了,就有更多的人发现宋弈脸上的说是她们小姐泼的,她们小姐素来脾气温和,待人真挚,便是气的极了也从来不会动手,这样的事情断断不可能是小姐做的。

采芩和绿珠只当没看见,逃也似的跟着幼清到门口,打开门,上了马车,盛怒而去。

正厅里,封子寒张着嘴瞪着眼睛半晌都没反应过来,宋弈无奈的笑着摇摇头,姿态从容的拿了一方水青色的帕子出来,慢条斯理的擦着面上的水渍,又捻了黏在衣襟上的茶叶,不过转眼功夫,他已经似没事儿人一样的起身,负手,闲庭漫步似的往外走……

封子寒反应过来,眨眨眼睛,然后拍着桌子哈哈大笑,好像看到什么前所未见过的惊奇事情,直到宋弈的身影消失在门口,封子寒狂狷的笑声还在院子里回荡。

周芳垂着头,眼观鼻鼻观心,只当什么也没有看见……不过却暗暗好奇,方小姐一介女流,手无缚鸡之力,她是怎么做到从爷手里把杯子夺了的?这还不算,还能那么准确的令爷没有防备的,将一杯茶泼到爷脸上。

若是换做她,不……就是换做江泰或是江淮也肯定做不到,爷是永远不可能留着这么大一个破绽给别人有机可乘的。

周芳百思不得其解。

江泰嘴巴闭的紧紧的,步履沉重的跟在宋弈后头,想劝劝宋弈,说您衣衫脏了这样出去有失体面,可又不敢开口,怕宋弈将注意力转移到他身上来,他不想做替死鬼。

想到这里,江泰忍不住隐了气息,放轻了脚步,轻手轻脚的随着宋弈上了街,然后回家。

“九歌!”刚到巷子口,就看到祝士林正等在门口,见宋弈回来,他松了口气迎他,“你去哪里了,我在这里等了你一个上午了,我有事和你商议。”

宋弈点点头,指了指院门:“进去再说。”

“咦!”祝士林惊讶的望着宋弈衣领处皱巴巴的,“你怎么了,怎么弄的这么狼狈。”宋弈虽不似时下一些士子般,头抹桂花油,面上敷粉,衣裳都要用香料熏的刺鼻才出门,但他每次出门不管是官服还是常服,都是熨烫的平平展展,无论何时都是一副干干净净不躁不乱的样子。

今天这样,他还是头一回见。

“失手翻了茶盅。”宋弈淡淡回着,很自然的换了话题,“你今日怎么得空,难得休沐怎么未去孝敬岳母泰山?”

祝士林哈哈一笑,回道:“你嫂子从小跟着岳母一起,现在嫁给我了想家也在情理之中,我不愿她为了我委屈自己,所以得空就陪她回去坐坐,以解她想家之情。”他一顿,笑着道,“但凡回去,她和岳母还有几位姨妹说笑聊天后,人也开朗了许多,我看着也高兴。”话落,拍了拍宋弈的肩膀,像是想起什么来,道,“说起来,你嫂子邀你去家里吃饭,说你一个人住在这里,冷冷清清的,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宋弈看了眼祝士林,祝士林就以为宋弈是误会薛思琴别有用意,顿时又补了一句:“你放心,我和她说过你已订了亲事,她也不是那多事的人,不会自作主张的张罗你的婚事。”

宋弈脚步一顿,朗声道:“你去书房略坐,我换身衣裳。”

祝士林应了一声去了书房,宋弈便进了房间,他皱着眉解了常袍,视线就落在那一趟茶渍上,眼前就浮现出幼清笑眯眯的样子,继而忍不住笑了起来……这个小姑娘,做事从来不按章法,连他都没有想到……

想到这里他微微一愣,他没有想到吗?

宋弈又叹了口气,换了身去了书房。

幼清消了气,笑眯眯的坐在马车里,听着外头小贩们吆喝声此起彼落,她整个人一扫灰霾,亮了起来:“反正都出来了,我们给姑母还有二姐买些点心带回去吧。”又道,“姑母喜欢街尾张记的莲藕酥,二姐喜欢栗子糕和马蹄糕,我们一样买些回去好了。”

绿珠和采芩见幼清高兴起来,暗暗松了一口气,绿珠笑着点头:“张记离这里不远,奴婢和崔婆子说一声。”话落,她就隔着帘子交代赶车的崔婆子。

“小姐。”采芩给幼清倒了杯茶递过去,“您……不应该泼宋大人的茶的,这样太失礼了。”

幼清不以为然:“和他将什么失礼不失礼,她若在乎这些就不会几次三番的威胁恐吓我了。”又道,“我若管他高兴不高兴,就不会泼他了。”话落,轻轻笑了起来。

采芩叹了口气,没有再劝。

幼清提了几盒子糕点回去,让人给薛老太太以及薛思画各送了两盒去,又将薛霭和薛潋的留在方氏这里,她回去换了衣裳去给方氏问安。

“回来了?”方氏正换了衣裳和陆妈妈在说话,见她回来,又是满脸笑容的,便放了心,问道,“封神医没事了?”

幼清点着头,回道:“没事,年纪大了总有些头疼脑热的,休息几日就好了。”顿了顿好奇的道,“您要出去?”

“嗯。”方氏理了理裙摆,笑着道,“我去一趟夏府,下午就回来。”

幼清心里一动,就笑着贴着方氏的耳边,问道:“是不是给我们相大嫂?”方氏听着就捏了捏幼清的脸,“这是大人的事,你小孩子不许多问。”

“知道了。”幼清点着头,挽着方氏往外走,“那您快去吧,这会儿也不早了。”

方氏带着陆妈妈和几个丫头便出了门。

幼清目送方氏走远,才笑眯眯的往外走,回房歇了个午觉,下午起床刚梳洗好,春柳就笑眯眯的拿了个大红的拜帖进来:“小姐,赵府的赵小姐给您送帖子来了。”

“是赵芫吗?”幼清接过帖子拆开看看,署名果然是赵芫,请她们六月初十到赵府赏荷花,让她务必要去。

春柳笑着道:“是赵小姐。”又道,“还给二小姐和三小姐也下帖子了,说到时候赵家会派车子来接你们。”

“知道了。”幼清看了看时间,今天就已经是六月初八了,也不知赵芫是急性子还是满性子,哪有今儿下帖子隔日就赴宴的道理,她叹了口气,道,“来送帖子的人打发了?”

春柳点头道:“太太回来了。”

“姑母回来了?”幼清穿鞋下来,好奇方氏去和夏二奶奶说的怎么样,薛霭一表人才又是新科的庶吉士,薛家虽门第不显,可薛霭却是难得的好郎君,且姑母又是个出了门的好脾气,只要消息放出去,肯定有许多人家愿意将女儿嫁进来。

“你先回去,和太太说一声,就说我一会儿就过来。”幼清笑着换了身衣裳,就去了智袖院,方氏却不在智袖院,小芽儿笑着告诉她,“太太被老太太请去说话了,估摸着有一会儿才回来。”

幼清哦了一声也不着急,就在房里等。

“娘!”薛潋掀了帘子进来,一见幼清在里头,他笑着道,“你怎么在这里,我娘呢。”

幼清起身行了礼,回道:“去老太太那边说话了,您下学了?”

“嗯,累死我了。”薛潋咕咚咕咚喝了半盅茶,笑望着幼清,问道,“听说赵大小姐给你们下帖子了,说什么去赵府看荷花?”

薛潋和赵子舟是同窗,知道并不奇怪,幼清点头回道:“是啊,说是后天就要去,她也给您下帖子了吗。”

“她才不会给我下帖子。”薛潋摆着手,“我也不去看那什么破荷花。”话落,他哈哈笑了起来,和幼清道,“她那什么荷花,就是在一个巴掌大的小水塘里种了两株莲藕,那莲藕开了两朵粉不粉白不白的花,还有脸请人去赏花,真是笑死了。”

赵家只怕还没有薛家大,荷花不同睡莲,没有大池子种出来的也不好看,所以赵芫说请她去赏荷花时她就猜到了,也不奇怪,笑着道:“不过一个名头罢了,便是没有荷花,难不成我们还能不依不饶,再者说,她请的约莫也都是熟人,不在乎这些。”

“你们女人家就是无聊。”薛潋笑着道,“过几天我们去赵家怀柔的田庄里划水去,听说那边有个什么湖,湖水清凌凌的又凉又干净,你去不去,要不要我和母亲说说,带你一起去。”

“不去。”幼清笑着道,“你们都出去了,我就在家里陪着姑母,哪里都不去。”

薛潋翻了个白眼:“你早晚要出嫁的。”话落,就歪在炕上,翻了幼清给方氏买的莲藕酥吃了起来,幼清见不得他一副优哉游哉的样子,笑道,“今年院试挪到秋天,你不去多看看书?”

“咳咳。”薛潋被呛住,捂着嘴灌了几口水才咽下去,他瞪着眼睛看着幼清,“你不提读书就不会说话了吧。”

幼清哈哈大笑。

薛潋也忍不住笑了起来,又神秘兮兮的问道:“听说娘在给咱们找嫂子?是不是真的?”

“好像是。”幼清点了点头,薛潋眼睛一亮,拖了个杌子凑过来坐在幼清面前,“快告诉我,娘属意哪家小姐?咱们的大嫂可不能随随便便就娶回来,一定要相看仔细了才成。”

幼清也不知道,不过约莫就那几位门第相当的小姐:“姑母还没说,我正打算等她回来打听打听呢。”

薛潋一面往嘴里塞着莲藕酥一面点着头:“你问娘,娘肯定说,要是我问他指定就把我撵出去了。”话落,他手里的盒子被幼清拿了过去,“这是给姑母买的。”

“你买的?”薛潋狐疑,“你出门了?去哪里了,不会又去看望大姐了吧。”

幼清眼前不期然的就浮现出宋弈一脸茶水的模样,忍不住笑了起来,摇头道:“你问这么多做什么,我自己的事。”

薛潋见她不肯说,哼哼了两声,幼清就压低了声音道:“大哥的婚事定了,就轮到你了,你还先想想要给我们娶个什么样的三嫂回来吧。”

“你!”薛潋一愣,脸上耳朵红了起来,他想到上次方氏和他说起幼清的事,尴尬的道,“我还有事,不和你胡扯了。”便夺路出了门。

幼清掩面,笑个不停,恰好方氏进门,就看到幼清在里头,她笑着道:“你三哥怎么跑了?”

“说是有事。”幼清扶了方氏坐下,“您去夏府还顺利吗。”

方氏点点头,笑着道:“夏二太太答应帮季行做媒人,晚上我和你姑父商量一下,想着中秋节前就把你大哥的婚事定了,明年开春就能议亲,时间也来得及。”

幼清想问问是那几家的姑娘,可话到嘴边还是咽了下去,道:“赵小姐给我们姐妹三个下帖子了,说后天去赵府赏荷花。”

“这是好事啊。”方氏现在也觉得,姑娘家一直关在家里也不好,更何况她们年纪都不小了,出去见见人也好,“时间来不及,要不然给你们一人做身新裙子。要不然明儿我们一起去名绣坊去看看,买几件现成的回来好了。”

“我不用,我还有两套新做的没有穿过呢,再买到明年又要小了。”幼清笑着道,“要不您带二姐和三妹去好了。”方氏不依,“闲着也是闲着,你不挑裙子就挑两件首饰,总要添置些行头,免得去人家,让人瞧着觉得寒酸。”

幼清笑了起来,偎着方氏点了点头。

第二日一早,方氏就带着薛思琪,薛思画以及幼清去了名绣坊。

像名绣坊这样大的店铺,有专门开了后堂接待大府里的女眷,她们一早得了信就迎在门口,薛府的马车直接行进了后院,迎客的仆妇是个三十几岁长相圆润的女子,礼数周到的迎了她们进门,又是拿布料又是拿成衣,带薛思琴和薛思画挑好了衣裳,方氏又叫她拿首饰过来。

仆妇很周到,见幼清的年纪小,长的又非常艳丽,便挑了些珊瑚石玛瑙石这样的珠翠出来,幼清最后选了件嵌红红珊瑚石葵花鎏金簪和莲花梵字簪,方氏瞧着满意,这才带着几个人回了家。

隔日,幼清穿了件杏黄色蝶文裹金边的褙子,下身是件米白色八幅挑线裙子,梳着垂柳髻,戴着昨儿买的红珊瑚石葵花鎏金簪子,明艳中不落素雅,清贵娇俏,薛思琪则是一身樱红色川花褙子,梳着随云髻,髻底坠着绿宝石流苏簪子,粉嘟嘟的面庞,让人一见到就觉得欢喜,而薛思画则是一身湖碧色撒花褙子,外头罩着淡绿透白的菱纱,梳着凌云髻,贴着荷花样的花钿,既温柔可人贤贞端庄。

方氏看花了眼,和陆妈妈道:“往常别人夸我只当捧她们,如今这样一打扮,可真是好看。”

“可不是。”陆妈妈看看薛思琪又看看幼清,笑着道,“咱们家的三位小姐,不论是放在哪里,都不逊色。”

方氏笑着点头,吩咐周长贵家的:“你给赵夫人请了安,便远远跟着几位小姐,别叫她们走掉了才成。”

“奴婢知道了。”周长贵家的笑着点头,方氏就让幼清几个人快走,“也不早了,总不好让人家久等。”

幼清几个人应是,纷纷由自己的丫头簇拥着出了智袖院。

薛家在东面,赵家在西面的昌文巷,过去足足花了半个时辰,正如薛潋所言赵府还不如薛府大,三进的宅子门上添着朱红的漆,她们从正门路过拐进侧门的巷子里,已经有守门的婆子迎了出来,周长贵家的和对方客套了几句,马车就进了赵家的院子,一路到垂花门幼清几个人才下了车。

垂花门正对着影壁,行走的伺候的都是仆妇,没有见到一个小厮或外男的影子,幼清暗暗点头下了车,还不等她站稳就有个大红的身影扑了过来:“你们总算来了,她们都到了,可就等你们三个了。”

幼清还没看清人,不过听声音就知道说话的是谁了,她笑着行礼:“赵小姐。”

“又不是第一次见面,这么客气做什么,叫我赵芫就行了。”她说着拉着幼清的手,又和薛思琪道,“我说话算话吧,说请你们来就请你们来。”

薛思琪哼哼了一声,回道:“你都请了什么人?”

“也没有几个人,你知道的,我素来和旁人说不上话的。就芷晴还有陈铃兰和素兰,以及寿山伯府郑蝉。”她说着朝薛思画笑笑点了点头,问道,“你身子还好吧,听说前些病了?”

薛思画笑着点点头:“谢谢姐姐关心,我已经好多了。”

赵芫点点头,邀着三个人:“先进去,咱们慢慢聊。”就吩咐婆子,“你们将跟车的几位妈妈请去吃茶,别慢怠了人家。”

有婆子蹲身应是。

赵芫就喜滋滋的边走边介绍家里的精致,又意兴阑珊的道:“不过我们这里太小了,还不如你们家宽敞,我小的时候曾偷偷去看过我们以前住的宅子,要比这里大上五六个不止,要是在那边就好了,无论请多少人来,就是在家里搭戏台子也不能转的开了。”话落,又觉得说这些没意思,“不过,我娘说的对,要是住在那边,肯定是几位叔叔婶婶住在一起,也没有现在这样清净了,所以说,小有小的好处,大有大的烦恼,我是无所谓,反正一间房一张床我就睡踏实了,多几间屋子也不见得我就能多长几斤肉。”

薛思画掩面轻轻笑了起来,薛思琪道:“可不是,那些大府里的事情多的你想不到,还是简简单单好。”

薛思画脸上的笑容渐渐淡了下去。

“那里就是我的院子,前面是我娘住的地方,你们是先去见我娘,还是去我那边先梳洗一下?”赵芫说完,打量了几个人,“我看是不用了,一个个都周正的很。”

幼清笑道:“自是先给赵夫人问安,哪有一来就躲起来的道理。”几个人说着就去了赵夫人的正院。

赵夫人正坐在炕上和一个管事妈妈样的仆妇说着话,见着她们进来,立时笑了起来,一个个打量过去视线落在幼清面上,又一转最终深看了眼薛思琪,笑着道:“你母亲还好吧,她也没有一起来,是我疏忽了,应该也给她下个帖子才是。”

“家里有事走不开。”薛思琪答的规规矩矩,赵夫人又问了幼清和薛思画,几个人这才跟着赵芫去了她的院子。

小小的院落收拾的很齐整,才进院门就听到银铃似的笑声自房里传出来,赵芫笑着道:“是素兰在笑。”说着迫不及待的带着几个人进了宴席室,朝着里头喊道,“看谁来了。”

幼清一进去,就看到屋子里坐着四位小姐,花团锦簇各有姿色,她一一见过礼被陈素兰拉着在身边坐了下来:“芳姐姐听说你前些日子生病了,现在没事了吧,那位封神医开的方子好不好用?”

她生病的事都传到陈素兰耳朵里啊,幼清笑着道:“只是旧疾,没有大碍的。”

“往后你可要担心些。”夏芷晴道,“再这样来一次可不是要大家都吓出病来了。”她心有余悸的拉着薛思画的手,轻柔的道,“你也是,要多出来走走,别整日闷在房里,连着几日都不下楼的。”

“我……”薛思画还没说话,那边郑三小姐就好奇的道,“你竟是不出门吗,那你平日都做什么。”她是郑家二老爷的次女,和郑辕乃是堂兄妹,今年不过十四五岁的样子,长的细眸长眉很伶俐活泼的样子。

薛思画也是第一次见郑三小姐,就先回她的话:“一天的时间短的很,我绣个帕子或是看几页书天就黑了,倒不是有意如此。”

郑三小姐好像很难想象几天不下楼是什么样子的情景,露出难以理解的样子。

“点心来了。”赵芫让丫鬟们上了差点和果盘,指着里头的葡萄道,“我哥哥哥送来的,说是在地里现摘的,他说甜的很,你们也尝尝。”

陈素兰听着立刻伸手去拿,陈铃兰就拍了拍她的手,摇摇头,陈素兰吐了吐舌头,笑着道:“姐姐们先吃。”她的样子娇憨可爱,惹的大家都笑了起来,赵芫就截了半串给陈素兰,“别叫你姐姐给你拘坏了,和她一样,整日里板着脸,没的生气。”

陈素兰嘻嘻笑了起来,抱着葡萄交给自己身边的丫鬟,丫鬟剥着皮她都等不及似的,自己上了手,一边吃一边赞着道:“赵家哥哥没有骗人,真的很好吃。”

大家又是一阵笑。

陈铃兰端了茶,无奈的看着自己的妹妹。

幼清不大喜欢吃葡萄,所以只用签子签块切的拇指大的甜瓜尝了尝,余光就看到赵芫朝她打眼色,幼清就不动声色的跟着赵芫出来,一出门就被她拉着进了我卧室,她反手关了门,轻声问道:“我怎么听说薛伯母在给薛季行说亲事?你知道不知道这回事。”

幼清想到赵芫对薛霭的感情,并不打算隐瞒她,点头道:“我也听说了,不过没有定下来,属意谁我也不知道。”

“怎么这么着急。”赵芫心事重重的在椅子上坐了下来,不悦道,“也不知道我娘什么个意思,知道不知道薛季行相看媳妇的事。”

幼清在她对面坐下,担忧的道:“我看赵夫人的脾气,恐怕不会愿意主动提这件事吧?”也就是说,如果姑母想不到赵芫,或者因为别的原因没有考虑赵芫,那么赵夫人就算是知道女儿喜欢薛霭,也不可能主动暗示姑母的。

赵芫点点头:“我娘说我没羞没臊。”又拍了桌子,下定了决心似的道,“我得想想办法才行。”说着露出股拼死一搏的架势来。

“赵芫。”幼清拉着她,怕她会做出什么糊涂事来,“不管什么办法,左右你都脱不开父母这一层。再说,我表哥的性子也是守旧的,你若是太……我怕会适得其反。”前一世,赵家去薛家求亲,她虽不知道薛霭是因为心里装着周文茵没有答应这门亲事,还是因为薛霭不喜欢赵芫,但是不管怎么样,她总觉得薛霭大约是不喜欢赵芫这样性子活泼跳脱的女子。

不是说让她装作温柔可人,可也不能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吓着薛霭。

“那你说怎么办。”赵芫急的红了脸,她还真打算去薛家堵薛霭,告诉他自己的心意,可是幼清这么一说,她就想到上次薛霭看她时的眼神,犹豫的道,“你和他熟悉,你给我支个招吧。”

要是别的事幼清或许真的会帮她,可是婚姻大事,她不想掺和,若是将来赵芫和薛霭过的不好,她说不定反过头来还会怪她……

“我没有什么招数。”幼清道,“要不然,我回去提醒一下姑母,若是你本就在她考虑之列,那就无妨,若是没有,我也能探个虚实,到时候你再想想办法。”又叮嘱道,“不过,你不能做傻事,万般事都讲究个规矩和缘分,你若坏了规矩就算勉强和大表哥成了亲,将来这些说不定也能成为你们之间的疙瘩。”

“我知道,我知道。”赵芫感激的点着头,“这事我没找琪姐儿,也没找画姐儿,就知道你是有主意,这事你说的对,我再着急也不能让自己落了下乘,薛霭虽不说,可不定在心里怎么瞧不起我呢。”

说来说去都是薛霭,幼清失笑:“这事儿也急不得,我们先回去吧,免得她们起疑心。”赵芫点点头,便起身开了门,随即一愣。

陈铃兰正背对着门站着。

“铃兰,你怎么在这里,可是有什么事。”赵芫回头看了看幼清,幼清也暗暗摇头,并不清楚。

陈铃兰笑着道:“素兰吃多了葡萄由小丫头陪着去了净房,我在这里等她。”又朝幼清看看,道,“你们在这里啊,难怪没瞧见你们。”

这么说陈铃兰没听到她们说话,赵芫松了口气,笑道:“有点事想和幼清说。”又道,“竟忘了,说请你们来赏荷花的,可不能把正事给忘记了,我们去赏花吧。”说着撩了帘子对里头的夏芷晴几个人道,“这会儿太阳不烈,我们去园子里赏花去,等回来正好用午膳。”

大家就簇拥着出来,等陈素兰回来,一行人几位小姐就朝后院里头走,赵家的荷花果然被薛潋说中了,一个人工开挖的池子,两张八仙桌的大小,里头养着鲤鱼,露出三片荷叶两枝荷花,有一枝还被雨打落了几片花瓣,陈素兰目瞪口呆的指着荷花道:“赵姐姐你就请我们来看这个?”

“怎么了。”赵芫笑着道,“可是我和我哥亲手种的,今年还是头一回开花,可不得好好看看。”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阵大笑,夏芷晴捂着肚子道:“真有你的,也好意思信誓旦旦的说请我们来赏花。”

赵芫也忍不住笑了起来,不服气的道:“我哥说荷花会化开,一年比一年多的,等到明年就会更多了。”

“明年?”夏芷晴掩面笑道,“明年说不定就是你嫂子请我们赏花,你还不知嫁哪里去了。”

赵芫脸一红,过去捏夏芷晴的脸。

大家站在池子边一顿闹腾,幼清站在一边笑着,忽然微微一愣,视线就落在不远处的槐树上。

“嘘。”陈铃兰竖着手指在唇边,待大家停下来,不明所以的望着她时,她神情严肃的道,“你们听,是什么声音。”

众人仔细去听,就听到有嘻嘻哈哈的男声传了过来。

“哎呦!”有男子喊了一声,接着什么东西砸在地上,随即呼喇喇一阵悉悉索索的脚步声,像惊了鸟兽似的跑远了。

“什么人!”赵芫脸色一变,让小丫鬟们护着几位小姐,她大步就朝槐树后头的围墙走过去。

------题外话------

月底了,口袋抖干净,千万不能有漏网之鱼!我的碗在召唤你的票票!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