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明宫妖冶,美人图

480.45昭雪三大案:月明翰林夜(9)——动大刑

秦家家眷赎回,按例,秦家幸存之人便向朝廷上书,诉苦溯源。因此案皇帝已经交由西厂兰太监主理,于是内阁和司礼监便将秦家奏疏发给兰芽。

兰芽赴西厂正堂跪接,送走了司礼监的传令太监,转身缓缓走回正座。

座下灵济宫诸人皆暗自面面相觑。皇上的旨意已经这样明白,兰公子必定要开始拿人了,只是不知这第一刀会砍在谁身上该。

藏花身为少监,就立在兰芽座下左边首位。他今儿穿了紫红的官服来,一扫素日里披着黑大氅、披散着头发的鬼魅模样儿,难得这么周正齐整。

便是坐姿也一改素日的半面望天,而是端正地坐着,一双眼睛盯着兰芽。

兰芽坐下,目光却特地避开他。

兰芽知道,他怕是要第一个站起来,自投罗网的。

兰芽伸手抓了一支令箭在手,目光从大堂之上扫视一圈,突地陡腕将令箭举起:“张燧何在?”

张燧是西厂新人,西厂重建之后比较受重用的一个大档头,上回司夜染去杀许晋永,也是张燧跟着一同去办的蹂。

张燧急忙上前叉手行礼:“属下在!”

兰芽微微抬眼,望了望大堂之外的湛湛晴空,眯眼迎住那刺眼的阳光,然后陡然下令:“执本太监令箭,前往灵济宫,拿司夜染来!”

“公子!”

“兰公公!”

兰芽此令一下,满堂皆惊。众人坐着的都站了起来,原本站着的向前抢出几步来,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受令的张燧就更是为难,连连施礼:“还望公子三思!”

这满堂的惊愕,满堂的求情……倒叫兰芽忍不住好奇,听说曾在朝堂之上,六部九卿、内阁、司礼监联合起来参劾大人。

彼时朝堂之上,那些身在高位的,没有一个站出来替大人求情吧?而眼前,唯有这些真正地跟在大人身边,真正看过大人办事的人,才都会毫不犹豫站出来替大人求情……

她心下自然感动,却也难免悲凉。

西厂大堂再高,如何搞得过朝堂金銮殿?纵然西厂大堂上众人求情,可是金銮殿之上却无一人相帮,这便什么用都没有!

她便起身,刷拉一抖肩上披风,捉住惊堂木狠狠一拍公案:“你们想怎么样?都想反了,想抗命不尊,是不是?”

兰公子别看生得身量小、面容也清丽娇美,可是一旦当真狠起心来,手腕狠辣不亚于大人……这个声名,西厂里的小角色们自然也都听说过,便都被吓得暂时退后。

只有灵济宫的老人儿们,还都站在当场,不肯退后。当中又尤其以藏花为首。他不退,别人就敢跟着一并不退!

兰芽冷冷一笑:“来呀,将藏花当廷杖笞二十。若还是不服,再加二十!”

“公子!”

众人又是大惊。

一来是惊讶公子出手如此狠,二来也未免不是担心二爷再撒起小性儿来。终究,二爷是先到大人身边的,二爷的资历比公子还深,若二爷当真当庭就闹起来,西厂执行廷杖的锦衣卫还当真不敢就直接打下去。

藏花拢紧了袍袖,傲然怒视兰芽:“你想打我,没问题!只是我要与你打个商量!你这杖笞,你索性多加一二百,我必定哼也不哼。你后头便别再拿大人,你看怎样?”

兰芽却是一声冷笑:“花二爷,你是少监不假,可惜本公子现在已是太监!你说怎样便怎样,你还拿本公子和这西厂大堂当成什么?”

兰芽左右一瞪:“再不行刑,你们几个便都下锦衣卫大狱!”

左右只得狠心上来按住藏花。

出乎众人意料,二爷这一回竟然乖乖地被按倒了,并未反抗,甚至连狠话都没再说。

二爷已然如此,可是兰公子却仿佛还不满意,冷冷睨着那几个执杖的锦衣卫道:“本公子知道,你们向来打板子都是有说道的。如何是实打,如何是虚打,轻了重了都在你们掌中,便以为旁人都看不懂这个门道。”

“可是今儿你们却碰着了本公子,也算你们要栽个跟头。本公子这话先说下:本公子身上虽然没什么功夫,可是本公子的眼睛却不饶人。藏花身上有几分能耐,本公子心下自然明白。所以这二十板子定然打不死他,可是却也至少得要了半条命去,方是打实了。”

“稍后动完了刑,若是打死了,本公子倒不赖你们;反过来,要是打的没掉了半条命去,那本公子就将你们送你们锦衣卫的北镇抚司问罪,就一个一个地要了你们的半条命去!”

兰公子此言一出,众人皆连呼吸都停了。

看来今儿公子这是动了真章,已不是做给别人看的虚招数了。

被按倒在地的藏花也不由得一声怒叱:“你,好狠的心!”

兰芽一眯眼,惊堂木狠狠砸在桌案上:“打!”.

如今西厂堂上执刑的都是新来的锦衣卫,虽然忌

惮藏花,却终究不如灵济宫老人儿一般对藏花有感情。于是在兰芽的恫吓之下,各自低低跟藏花道了一声“恕罪”,便各个高高阳寿,是当真照实了打下去的!

一时之间只听得大堂之上噼啪脆响,藏花死死抱住褥垫一声不吭,可是血点子还是随着那竹板子一片一片地飞扬起来,在这青灰色主色调的大堂里鲜艳得叫人触目惊心。

灵济宫里的老人儿都有些受不住了,纷纷转头过去。

想这位妖精似的二爷,平素最是爱美,吃穿用度比女子还要精致,言行举止比女子还要娇柔……如何能想到,今天竟然会在大堂之上,当着他们这些糙人,竟然被褪了裤子,露出那凝脂似的皮肤,被活活挨了这样一顿酷刑。

可是兰公子却仿佛没有半点感触,高高立在公案背后,站得笔直,双眸冷冷看着眼前的一切,面上眼中并无半点波澜。

藏花也许是急怒攻了心,最后两板子竟然昏死了过去。

掌刑的锦衣卫便又有些手软,瞄着兰公子的神色,想要求情是否就到此为止。

兰公子却凛然一声:“打一桶冷水来,泼醒了他,继续打!”.

一桶冷水泼下,哗啦一声,藏花今天修饰得齐齐整整的容颜便都跌入狼狈。乌纱帽滚落一旁,鬓发皆湿,他一张妖精般精致的脸从昏迷中猛然惊醒过来,抬头,便是一脸的霜白。

冷水还扑进他口鼻中去,他用力挣扎几回,才没直接呛死过去。

抬眼,他的目光近乎绝望,却仍旧高高抬着,望着公案之后一脸绝情的兰芽。

座下众人,都不忍视。

兰芽却趴到桌面上来,眯眼问他:“藏花,你可知错了?”

藏花大口大口呼吸,睫毛上落下水珠儿来。不知是那一桶凉水的遗存,还是——落了泪。

他却盯着她,凝然一笑:“我藏花但凡做过的事,便都不悔!兰公子你想打就打,若说认错,我看你还是不必了!”

兰芽便昂然站起来,傲慢地翻了翻眼睛,不屑地一挥手:“拖下去!”

两旁人赶紧动手将藏花拖了下去,青砖地上印下长长一道血痕。

兰芽却仿佛没看见,微微垂首拢着自己的袖口,淡淡吩咐:“兰芽,净水泼地,将那血都给本公子刷净了。”

左右连忙应声,她再淡漠地说:“吩咐下去,司夜染拿来就不用上西厂大堂直接送去北镇抚司,下诏狱!”

众人都只能黯然领命

兰芽这才吩咐退堂。傲慢地迈着方步走下大堂,进了内厅。却刚一离开众人视线,便急忙伸手扶住墙壁,一口便吐了出来。

幸好双宝跟着,连忙奔上来扶住,急得已是要哭了。

“公子何必?公子何必!”

看似是去捉拿大人,看似只打在二爷身上,可是公子的心,只会比那两个人更疼!可是众人面前,她还装作若无其事,便是将那疼更深地憋进心底里去了,拔都拔不出来!

兰芽浑身颤抖着,勉力扶着墙坐在门槛上,伸手向双宝:“香球!”

双宝连忙将香球取出来,送进兰芽掌心。

那是一个赤铜嵌宝累丝而成的圆球,里头有个同心的托儿,无论外头的球怎么旋转,里头的托儿都是稳稳地水平着。托儿上放了燃着的香料,那香方都是大人亲手配的,这个精巧的香球也是大人亲手妙思设计的。只为公子要吐时,帮公子止吐的。

【稍后第二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