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明宫妖冶,美人图

476.41昭雪三大案:月明翰林夜(5)——担血光

“罗织罪名?”

高座之上,魅惑众生的少年,缓缓起身。

春寒依旧,他放下指甲锉,伸手拢了拢身上的披风,抬步缓缓走到许晋永面前来。

弯腰,伸手捏住许晋永的下颌。

“实则罗织不罗织罪名,与你今晚的下场已无分别。我给两条路你选:一条,你自己安安静静签字画押,一个人去死;第二条,你继续吵嚷,宁死不屈,然后让你全家陪你一起去死。蹂”

司夜染的话说得很慢,慢得仿佛没有半点情绪波动。他妙目如丝,浅浅睨着许晋永那双被惊慌和愤恨催红了的眼睛:“选哪一条,你现在就告诉我。”

许晋永却张开嘴,一双眼睛赤红,还想继续骂。司夜染就轻轻叹了口气,伸手锁紧他咽喉,不叫他出声该。

抬眼,悲悯地望一眼那跪了满地的许家老幼:“算了,我不用你来选了。咱家替你选。”

目光微斜,几个手下立时上前,按住许晋永的手,强行按了印泥,在供状上按下指印去。

许晋永不肯屈服,还想挣扎,奈何西厂校尉如何还会给他机会,两个人用体重死死压住他一只手,他的挣扎根本就是徒劳。

司夜染眯了眯眼:“许尚书,上路吧。”

说罢手指在他咽喉处狠狠一卡……

许晋永挣扎了片刻,便身子一僵,继而软软倒了下来。

许家老幼眼见许晋永死了,登时一片嚎哭。

手下递上巾子来,司夜染立起身,在众人嚎哭声中只淡然用巾子擦了擦手,然后将巾子丢到许晋永脸上,回身一甩披风,便朝门外去了。

负责今晚之事的档头张燧连忙追上来:“大人,许家的家眷……?”

司夜染今晚办事,灵济宫的人一个都没带,带来的都是西厂重开之后,他亲手重又选拔的一批锦衣卫。

对于司夜染一向办事的风格,张燧也颇有耳闻:司夜染一向都是满门抄斩,一个活口不留,以免为将来留下后患。于是今晚许晋永死了,是不是剩下的许家人也一个都不能留?

司夜染立在门口,拢了拢袍袖。金黄的飞鱼服在凄白的月光执行下显出一种别样的诡谲之色。

他轻哼了声:“本官方才已经给许晋永选了,张燧你忘了么?他已经乖乖签字画押,你说他选的是哪一条?”

张燧也暗暗皱眉,心说这不是许晋永自己选的,分明是大人帮他选的。不过不管怎么说,都意味着大人是不想杀了许家其他老小。

张燧便叉手施礼:“卑职明白了,这般带人去安排。”

“嗯。”司夜染点头之后,便上马而去。

张燧仗刀回到许家,朝着一众哀哭不休的家眷冷冷道:“今晚司大人手下留情,可是你等却要谨言慎行。若是说错了一个字,办差了一件事,咱们西厂随时还可再来。到时候,就不是地上只躺着许晋永一具尸首了!”.

司夜染回到灵济宫,初礼早在门口候着,明白大人一定不愿意穿着那套金黄的飞鱼服进门,便带好了替换的衣裳。司夜染下马,赞许看他一眼,进门房将衣裳换了。

却也还是没有直接回观鱼台,而是去了书房半月溪。

初礼愣了一下,上前低声道:“公子……还等着大人回来呢。大人的额衣裳已经换了,应不妨事。”

司夜染却没停步:“终是血光太重。”

初礼便也明白,大人是为了孩子着想,只能点头。

今晚许晋永的事刚刚发生,外头还没传出来,所以兰芽尚不知晓,于是她只纳闷儿为何大人还不回来。待得初礼回来,她便连忙问:“外头不是说大人已经到了宫门了么,怎么还没进来?”

初礼支支吾吾,最终还是编了个谎话,说大人是到宫门外了,不过又有公事,被人叫走了。

初礼知道自己编完了谎话就糟了,因为工资非但没有半分相信,反而是还没听完呢,就已经径自穿衣下榻了。

初礼连忙躬身跟出来,苦劝:“公子,您就回去歇着吧。”

兰芽回眸瞪他一眼:“今夜必定出了大事,你还敢唬我!若不想再吃我一顿鞭子,就赶紧告诉我大人去哪儿了?!”

初礼万般无奈,只能引着兰芽去了半月溪。

在院子里就放声给里面知会:“大人,公子来了。”

司夜染也一皱眉,赶紧咣当将房门给关严了,不打算叫兰芽见他。

他满身的血光,如何能叫孩子见着?

兰芽便更知道出事了,进不去门也不急,叫初礼给搬张椅子来,就在门外坐下了。

司夜染隔着门缝儿瞧见她还翘起了二郎腿,心下便更是担心。她这个时候,还能翘着二郎腿坐着么?那岂不是要压迫了肚子?

他只得冷冷呵斥:“兰公子,你的老.毛病看来时又犯了,这才几天,又敢不听本官的吩咐!”

兰芽平心静气坐着:“只消大人告诉小的,今晚上究竟是发生什么事了。小的听完了,即刻就回去。”

门内的司夜染,徒劳地攥了攥拳。

今生杀戮无数,却这一次怎么都无法当着她的面张开口。

初礼夹在当间儿,为难得直搓手。

正说着话,没想到脚步无声,却走进了鬼魅一样的藏花来。

“你别逼问大人了,你直接问我就好。”

藏花黑衣凝立,身影融入夜色里,偏眼角眉梢的胭脂仿如夜色里潋滟绽放的妖冶之花。

兰芽回首眯眼瞪着藏花:“你既然来都来了,那就自己说吧。我倒要听听,你能说出什么来。”

藏花张口正要说,房门忽然哐当打开,司夜染冷冷站在门内,瞪着藏花:“你回去!”

藏花静静凝视门内那人,便笑了:“大人为什么撵小的?难道大人跟兰公子说话,就连小的站在一旁都不行了么?”

司夜染缓缓眯眼:“藏花,本官最后说一遍,此间情形与你无关。你,回去!”

藏花仰首望向星空,咯咯一乐。回眸,无限浓丽地凝注兰芽:“今晚,我杀了许晋永!杀戮之事,大人不想与你说罢了。现下,你可明白了?”

“藏花!”司夜染拦阻不及,重喝一声。

藏花也不看司夜染,只死死盯着兰芽:“你在办昭雪的事,却又出了这么宗命案,我知道你必定得追究——为我等着你,你随时可以锁拿于我。要杀要剐,你都冲着我来!”

司夜染怒喝一声:“初礼,你还愣着干什么?”

初礼心下因为明白,所以手脚都是颤抖的,被大人这么一喝,激灵一下子回过神来,扑过去死死抱住藏花,连哄带叱,便向外拖.

藏花被初礼拖出去了,院门关上。

兰芽还坐在原地,半晌才动了动。

仰头,却是笑了。

“大人,原来你是去做这件事。可是做就做了,大人又何必要躲着我?”

她没怪他又造杀戮,甚至朝他微笑,这倒叫司夜染更有些心虚。便扶着门框,缓缓道:“血光太重,不能叫咱们的孩子看见。”

兰芽却一笑,缓缓起身:“大人又说傻话。虽然都说血光太重不宜叫孩子们看见,可是咱们身边的孩子,却有几个能真正逃得过血光?想想月月,想想王瑾的儿子,或者说还有小时候的大人你自己……谁能有幸逃得开?”

兰芽轻轻摊手按住腹:“咱们的孩子,便注定遭遇到的要比月月。比王瑾的孩子,甚至比大人你自己曾经的药更惨烈。他若连这一点血光都扛不住,他就不配拥有建文的血脉,就不配成为你我的孩子!”

夜色里,兰芽缓缓抬头,面上宛若玉光漾起。

“许晋永,大人杀的好!若大人今晚不动手,我早晚也会要了他的命。他早就该死,不过早晚而已!”

司夜染这时才大大地惊讶了。

“你,真的这样想?“

“哼~”兰芽抬眸睨了他一眼:“同样拦路的有刑部尚书韦庄、兵部尚书许晋永。大人为何选许晋永来开刀,而不是选韦庄,便是明白接下来我为了虎子和袁家,也得杀许晋永!”

“大人这是将杀戮的罪孽抢到你自己手里,让我没这个机会大开杀戒。”

司夜染心下悄然一定,所有的顾虑都被一缕兰香清风吹散,心下说不出的妥帖。

他便从容自在地扬了扬眉:“是么?你要杀许晋永?可是我没听你说过呀,我怎么可能猜得到。”

兰芽瞪他一眼,径直抬脚进了门槛。

“那我今晚就也跟着赖这儿不走了,大人也猜不到,是不是?”

【稍后第二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