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穿越之冲喜继妃

第一百一十九章 夜谈,阴谋起流言散

宸看着轩辕云墨新奇的戳着那些气泡,就知道那很泡泡他喜欢,也很开心。知道他开心就很好,那女人平时最在乎的就是他,自己也把他当自己的小主子,也希望他过得开心一点,这不过就是一个微末的小法术,自己施展起来也不费力。

“小墨儿你想不想试一试?”宸看着他突然问。

“宸的意思是我也可以进去,可是这不是你用来抓还人的吗?”轩辕云墨依旧戳着那些气泡,因为他感觉到自己可以戳到里面的那些人。看着他们被自己戳到东倒西歪的,好像很好玩的样子。他也玩的不易乐乎,听见宸的话抬问它。

“这水晶泡的作用很多,用它困住人只是其中的一个。来,你试一试看。”那水晶泡不但可以困住人,还能用于其他用途,这是修仙之人的基本法术,那女人也会。

“好呀,可是我进去之后能不能出来,要是出不来,我是不是就困死在里面了?”轩辕云墨跃跃欲试,不过还是担心自己万一被困着了怎么办,毕竟这以前不要说见过,就连听懂没听过。

“小墨儿我怎么会让你困在里面,要是我把你困在里面,你娘亲出来会把我炖汤喝的。”宸有点不乐意的说,它受伤了,小墨儿竟然不相信它。可是它也知道小墨儿第一接触这些,这些对于凡人来说是新奇的,这些是在他们认识之外事物,所以难免心存担忧。

“宸,那我试试,我是不是也和他们一样进去就是变小了?”轩辕云墨指着那正在被自己舅舅仔细研究的气泡问。

“不是,大小都在我的操纵下。来,我先送你进去。”宸伸出自己毛毛绒绒的爪子,幻化一个水晶泡出来,把轩辕云墨和轩辕少泉包裹在里面。它本来只是想让轩辕云墨一个进入水晶泡,可是没想到轩辕云墨在进去之前伸手拉着了轩辕少泉,它也只能让他们一起进去。

进入水晶泡的轩辕云墨和轩辕少泉,他们在进去之前心中是很忐忑,尤其是没有心理准备的轩辕少泉。可是进去之后他们才发现里面和他们想的不一样,小小的空间里,他们并没感觉到一点不舒服。反而感觉待在你们让他们更加的舒适,身心舒畅了很多。他们在里面好奇的看着外面,他们可以清清楚楚的看到外面的一切,就像他们久在外面一样。轩辕云墨竟然还隔着那透明的气泡伸出手摸摸自己的舅舅,收回手之后在他指着云隐和身边的轩辕少泉说些什么,轩辕少泉听完后也伸出手隔着透明的气泡戳一下云隐的肩,很快就收回了手。

“他们在里面做什么,怎么好像看着在说我?你能不能弄得我们可以听见他们的话,他们听不见我们的,然后我们逗他们一逗。”云隐看着里面的两人,知道他们也许在议论自己,于是说。

“这个不难。”宸觉得云隐的提议不错,于是控制气泡让它缩小。

“大哥他们怎么长高了?不对,是我们变小了。怎么办,我们会不会憋死了?”气泡外传来轩辕云墨惊慌的声音。

“应该不会吧?”轩辕少泉的迟疑的说。

“水,宸把我们放水里了。”

……

“我们怎么又飞起来了?”

随着宸控制着变小的气泡和不断变化的场景,气泡中传来他们各种不同的惊叫声。

“少爷,在里面好玩吗?”等轩辕云墨从气泡出来后,随墨第一个上前问。

“好玩,很好玩。”轩辕云墨点着头说。

“你这是硬撑吧,我们可是在外面听到你的惊叫了,舅舅还以为你天不怕地不怕呢,原来也有怕的。”云隐站在轩辕云墨身边打趣他。

“我那是开心的,你听错了。不对,你们可以听见我们的话?”轩辕云墨吃惊的问,那不是自己在里面的表现他们全知道了。

“嗯哼。”云隐点着头一直笑,就连随墨都站在一边跟着笑。

他们这边是玩闹的开些愉快,一场刺杀不但没给他们造成什么危害,还让他们发现了好玩的。可是在禹城的另一座宅院里,一老一少两个人正在焦急的等待消息。

“主子,任务好像失败了。”一个人从外面跑进来跪下说。

“什么?失败了,怎么会,那可是比上一次去郊外刺杀那几个小子的人多了很多。怎么会又失败了,那圣王爷从上京出来就只是带了几个侍卫,难道他一个人可以对付那么多人,即使圣王妃也会武功,也不可能他们两个人对付这么多人,难不成中华楼里还藏有其他人?”那年轻的站起身,大声质问那回报的人。

“这个属下不知,不过有一事属下很奇怪。属下一直在大厅例假装喝酒,可没听到后院一点声音传来,中华楼的掌柜和店小二也和往常一样没见慌乱。”那跪着的人说出了自己的疑惑。

“你说的是真的,这不可能。那么多人的刺杀怎么可能会一点声音也没有,你是不是没好好执行任务?”那年轻的人责问。

“主子饶命,属下不敢,属下还去后院探过,看见他们都在后院里坐着说笑。”那跪着的人紧张的说。

“你先下去吧。”那年长的人开口让那个跪着的那人离开。

“师傅怎么回事,他们难道没去,他们怎么到现在没有一点音讯?还是说那轩辕玄霄有其他的势力隐藏在中华楼。”等那人离开以后,那年轻的问。

“这个我们未可知,他们也许是真的会不来了。轩辕玄霄不管是不是有其他的势力,我们都可以给他一个势力。现在看来我们要对付轩辕玄霄,有点困难了。可是我们可以借刀杀人,你说现在柯觉天他们最想铲除的是谁?”那年长的男人站起身,背着手说。那人眼神阴狠,好像和轩辕玄霄有什么不共戴天之仇。

“师傅您是说……,师傅这注意太高明了,我们可以不费一兵一卒,只是作壁上观就可以了。”那年少的男子起初不明白,后来想一想眼里带着兴奋的光芒。

“是呀,这事你让人去办,为师去看看我的那些花草去了。”那年长的男子背着手走出去,这个孩子心够狠,可是心计差了点,才会落得如此的地步。自己虽然有点恨铁不成钢,可是他是自己舍不了的牵挂,也是为了她吧。自己不能保住她,就一定要保住她的儿子,并且帮她完成她一直想做的事。

轩辕玄霄直到晚上掌灯时分才睁开双眼,他睁开眼看看四周。儿子他们都在,唯一独缺了她。

“父王你现在感觉怎么样?”轩辕云墨看见自己的父亲着急的问,父亲今天可是在院子里打坐了好几个时辰。

“墨儿,父王很好,以后可以更好的保护你们了。你娘亲一直都没出来吗?”轩辕玄霄觉得自己的内力又精进了不少,可以修炼更高一层的剑法了。

“娘亲一直没出来,宸说娘亲也许需要今天的时间,让我们安心等着就是。”说到自己的娘亲,轩辕云墨没了中午时的笑脸。

“二弟,父亲一天没吃东西了,你先陪着父亲,我去让厨房送点吃的来。”轩辕少泉看见轩辕云墨心情不好,于是转移话题说。

“好的,大哥。”轩辕云墨觉得自己大哥说的对,自己怎么把这事忘记了。

轩辕玄霄一直看着那紧闭的房门,他实在担心里面的人,可是他又不能进去。就连轩辕少泉让人送的饭菜,他也只是为了不让他们担心只是简单的吃一点。吃完之后就让他们都回去休息,他独自坐在院子眼也不眨的盯着那房门。

宸从空间里出来,他由于情况特殊,不能在空间里待的太久。于是它只是进去看看那个女人修炼的怎么样了,确定那女人没事之后它就出来了。

“妍儿……?”轩辕玄霄听到门响激动的站起身,不过看见出来的身影又坐了下去,脸上有着明显的失望。

“你就是把那房门看穿,不该出来的时候她也不会出来。我劝你还是先去休息吧,她这次要好几天的,你不能一直这么守着。在说即使你守在这里那女人也不会知道的。你这不是白受罪吗,傻呀你。”宸飘到轩辕玄霄的身边直盯盯的看着他说。

“宸,你今年多大岁数,听声音应该比墨儿他们大吧,至少也该算是成人了吧。”轩辕玄霄觉得有些事自己可以问问宸。

“不知道,我也不知道自己多大了,十几万岁了吧,也许更长。时间太久了,我也不记得了!”宸听见他的问话,愣了一会儿神低沉的说。时间对于自己那是什么,自己都不知道了,长到它都忘记了时间。

“这么久,宸你到底算是什么?你又是怎么到妍儿身边的。”轩辕玄霄此听到他的话,惊得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我说自己是九天之上的神兽你信吗?至于怎么到哪女人身边的,那是上天的安排。”宸看着他问,想知道他的面部表情。

“信吗,也许吧!能活这么久,也就只有神了,神兽也算是神吧?那妍儿了,她又是谁?能让你跟一直跟随,那妍儿是不是还有其她的身份?”轩辕玄霄开口问,他心中此时充满了恐惧,他不知道他和妍儿以后会怎么样。

“你们的相见是命运使然,她也会陪你直到你生命的最后时刻。”宸没想到的关注点会在那女人的身上,还记得问自己拿女人的身份。自己的身份好像对他竟然没有一点吸引力。这人的心性不错,至少没问自己是不是可以让他长生不老。

“那她呢,我走以后她呢?”轩辕玄霄知道妍儿可以一直陪着他,他先是放下那颗担忧的心。不过很快又担心起自己走后,留下妍儿一个人应该怎么办。

“天机不可泄露,你要知道我现在的话就是多说的。你有你的命运轨迹,她也有她的,这是早就注定的,谁也不可逆改的。”宸知道很多事情现在根本不能说,它也一直没说,那些要到一定的时机才能明说。

“既然这样我也不问了,再说那也是几十年之后的事了。”轩辕玄霄看着那房门,眼里还是有着深深的担忧。自己不知道妍儿的命运轨迹是什么,自己只是希望妍儿以后的事情都顺顺利利的。

他们的谈话到此结束,对于彼此他们有了新的了解。他们两个人一个坐在石凳上,一个趴在石桌上,就这样月落日升,一个晚上过去了。

“父王您一夜没睡吗?”轩辕云墨和往常一样穿着练功服出门,就看见父亲依旧坐在那里。

“起来了,先去练功吧。”轩辕玄霄听见儿子的问话才惊觉自己坐了一夜,可是这一夜妍儿的房门没有丝毫的动静。

“恩,父王。”轩辕云墨拿着玉箫看一眼那紧闭的房门,然后在轩辕玄霄的身后练起自己的武功。

新的一天开始了,他们吃完早膳之后,全都坐在院子,看着那紧闭的房门,他们都很担心里面的那人。那是他们最重要的人,可是现在他们也不知道她在里面怎么样了,就是轩辕云墨现在也知道修炼高深的武功是伴随着危险的,他是第一次知道娘亲练功,可是却过去了这么久。他很担心娘亲,也不知道娘亲什么时候才会出来。云隐现在也焦急,那是自己才找到的姐姐,自己还没带她回家见过家人呢。她答应过自己会和自己回去的,一定不会食言的。

“王爷,今天来店里吃饭的人都在议论冥楼的冥尊,好像有人说王爷您就是那冥楼的冥尊。我让小七去外面打听了一下,现在外面传的有鼻子有眼的,都在猜测您是不是冥尊,我觉得事情严重就不敢耽搁了想给主子汇报一下。”中华楼的掌柜的从前院过来,在院子里到处看看,然后站在轩辕玄霄身边说。

“有这传言,什么时候开始的?”轩辕玄霄吃惊的问,他也就是昨天一天没出去,这消息是怎么来的,还是真的有人知道了自己的身份?可是自己的身份冥楼里也没什么人知道,就连冥楼里和自己最亲近的隐煞都不知道,他也许会只是猜到了一点。云隐也是无意中知道的,可是自己相信云隐和隐煞不会和外人说的。

“据说是今天一大早,不过不知道源头是哪里。”掌柜的回答。

“我知道了,你的主子现在有事,没时间处理这事,本王会自己处理的。你先回到前面,不要理会他们,看会传成什么地步。”轩辕玄霄嘱咐那掌柜的。

“我知道了,会注意的,那我先回去了。”

“玄,看来有人盯上你了,我去前院看看怎么回事?”云隐在那掌柜的走后,和轩辕玄霄说。

“好。”轩辕玄霄也想知道现在外面怎么样了,可是他又不能出面,云隐是比较合适的人选。

云隐起身回到自己的房间一会儿再出来时,换了一身衣服,脸上也是经过伪装的。整个一个文弱书生的样子。云隐只所以换装,那是因为当天他是和轩辕玄霄他们一起进店的,以防万一有人认识他。云隐换好装就从院墙上跳了出去,绕到前面的酒店。

“客官,您来了,要点什么,我们店里什么都要。”店小二热情的说。

“就坐在那里,上壶好酒和几个下酒菜,要快点。”云隐在大厅里看一下指着其中的一张桌子说,那里四周都是人,偏偏中间的桌子是空着的。云隐选择坐那里,正好可以听到他们的议论。

“好,您稍等。”

云隐撩着自己的衣袍坐下,才坐下就听见周围的议论声传来。

“标师弟,你说圣王爷是不是冥尊呀,这外面传的和真的一样?”在云隐左边的桌子上坐了三个人,好像是一个门派的师兄弟。

“谁知道呢?那冥尊谁也没见过,江湖上最神秘的三人也就他没出现了在大家面前,那谁也说不上。”那被称为标师弟的人夹了一粒花生米吃在嘴里谁。

“我觉得不可能,那圣王爷为什么要成立冥楼,他应该也不缺少自己的人,没必要在江湖上差一脚。”另一个人说。

“这位仁兄你的话就不对了,在下倒是认为他就是因为是圣王爷才要在江湖上插一脚。侠以武犯忌,皇帝肯定也是忌讳我们这些武林人士的。那圣王爷不是诈死几年了嘛,说不定就是为了悄悄建立江湖势力,就是为了监督我们这些江湖门派,不过也不是没有想让我们消失的可能性。”和那三兄相邻的另一张桌子上的人站到他们身边说。

“这位侠士说的也对,他们那些皇家人个个都是心思很深的人,我们哪能知道他们的意思。”

“就是,那些掌权者这肯定不想有人威胁到他的地位。”

“这样说也对,那冥楼好像就是在圣王爷诈死的那些年里突然出现的。”有人突然说。

“这样一来好像是的,难道那圣王爷就是冥尊,可是那最近的血案是不是他做的?”

“要真是他做的就麻烦了,到时候朝廷不会不管他的,那些人不是只能是白死了,可怜了他们的家人了。”

他们说的好像已经确定那圣王爷就冥尊一样,把罪名都扣给他了。

“要是按你们这么说,那上次郊外湖面的刺杀就说不通了,圣王爷总不能连自己的儿子都刺杀吧?”有人提出异议。

“是呀,虎毒还不食子了。”

“这也许就是他的高明之处,难道你们忘记了,当天死伤了不少人,可是那圣王爷的儿子丝毫无损,就连那些侍从都没事,你们不觉得奇怪吗?”这个声音就是那个最先和三兄弟说话的那人。

“不是说是圣王妃起救得吗?”

“圣王妃一个女人能有多厉害,听说那天的刺客很多,也许那事从头到尾就是圣王爷一家人在演戏,就是为了迷惑我们大家。”

“这么说,此时圣王爷一家出现在这里也就好解释了,不就是为了制造血案吗?”

“那不行,我们武林人士,不能让朝廷就这么给杀了,走我们去找柯盟主去。你们还在等什么,走呀,保命要紧。”

云隐喝着酒听着他们每个人的声音,他们现在是认定了玄就是那冥尊,看来事情麻烦了。云隐看他们离开以后,自己也起身回到后院。看来他们要商议应对之策了,真是多是之秋呀。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