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穿越之冲喜继妃

第一百一十八章 险成祸端,宸之威

上官雪妍没想到自己的曲子会传至整个禹城,她知道也许就是当时自己在吹曲子的时候,加入了自己的感情一时情绪外泄造成的,恐怕还是带入了自身的修为,要不然不会传遍整个禹城。上官雪妍现在庆幸的是,好在她吹奏的曲子只是悲伤,不带有杀伐之气。要不然,自己现在看到的这个禹城也许就是另个场面了。上官雪妍深深的感觉到了自己犯下的错误,自己过于情绪化,很容易带来意想不到的结果。

“墨儿天晚了,你们先回去睡觉,娘亲明天把谱子给你们。”上官雪妍觉得自己要好好的静下心想一下了。

“好,娘亲那墨儿先回去睡觉,娘亲你也要早点休息。”轩辕云墨也很听上官雪妍的,听话的点头离开。

“母亲,儿子告退。”轩辕少泉也跟着离开。

“你不去休息吗?”上官雪妍问还留在自己身边的轩辕玄霄。

“妍儿,你是不是遇到什么麻烦事了,你可以告诉我的。”轩辕玄霄没回答她的话,依旧站在原地问她。她掩饰的很好,外表看不出一点破绽,可是自己就是知道她有解不了的心事。可是她为什么不告诉自己,难道是自己不能信任吗?

“玄霄,你想多了,我没什么事,我能有什么事,就是今天有点累了,想先去休息了,你也去睡吧。”上官雪妍微笑着对他说。自己就是告诉他,他也解决不了,那自己何必让他们和自己一起担心了。

“好,那就早点休息吧。”轩辕玄霄她了解上官雪妍的脾气,她如果不想说,谁也勉强不了她。他只是有点伤心妍儿有事瞒着他,他们之间还有什么不能说的吗?

“好。”上官雪妍此时没有心情去过多得关注其他人,她现在要想明白自己的事,免得以后造成祸端。

“宸?”上官雪妍推门走进卧室,先开口喊了宸一声。这好像是她百年以来养成的习惯,只要遇到自己不明白的事,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宸。也确实是这样,上官雪妍自从认识宸以来,他们整天在一起,上官雪妍美到生死关头,宸总会救她。就连她的修为也都是在宸的指导下修炼的。上官雪妍知道自己把宸当做自己最好的朋友,最尊敬的师傅。可是自己也不能凡是都依靠它,总要自己解决,但是有它在自己就很安心。

“女人,你今天遇到什么事了,那曲子吹得那叫伤心断肠呀,让本王都不由的想起自己的原来的小狐仙了,你又怎么了?”宸听见她的呼唤原本躺在床长的身子站直,看着上官雪妍语气不明的说。

“也没什么事,就是遇到一个不长眼的,教她什么才叫演奏曲子。不过是不是差点酿下大祸,你说要是我换个有杀伐之气的曲子,我今天是不是就会造成很多的杀孽?”上官雪妍现在有点心有余悸,想想就害怕。

“你这个女人还没笨到家,你还知道自己差点闯下大祸,要不是本王觉得不对劲出去看看,给你遮掩了一下,你以为你曲子的后半段会不出事?万一因为你的曲子有人殉情了,那可就是你的罪业了。他们都是一些普通的凡人,怎么受的了你灵力的侵蚀。你说你都到多长时间不曾吹奏曲子了,这些年你教导小墨儿的时候也只是教一些可以平心静气、曲调欢快的曲子,也从不会加入你自身的修为在里面。怎么今天又想起吹这一曲,你还是忘不掉过去。修仙也不是说你一定要忘情,你可以把心中小爱转化为大爱,我和你好了多少次。你什么时候才能记住,你要知道仙人一怒排山倒海的,要死多少人。这就是为什么仙人要摒除七情六欲的原因。你现在虽说还不是仙人,可是你也要注意呀。”宸站在床边一手叉腰,一手指着上官雪妍数落,那样子就像在数落一个犯错的学生。

“我知道了,不会再有下次了,今天也是无意中才发生了的。好在有我们狐王在,才免除我的过错,我明天一定多做一些排骨给你吃好不好?”上官雪妍安静的站在那里听完宸的数落,她知道宸也是关心她的,只不过它的方式比较奇特罢了。再说今天也确实是自己的犯了错,上官雪妍抱着宸讨好的对着它说。

“这可是你说的,不过先记着吧。你经过今天一事应该要进阶了,其实今天这找事的人也算是帮助你了。你这一曲不但教训了那人,而且还发泄了心中长久积压的感情,在加上你知道自己差点造成的祸端,自己又懂得反思,心境提升了不少。也许就这是冥冥之中就有安排吧,你去空间里准备进阶吧,其它的事不要你操心。”宸在上官雪妍的怀里抬头看着她说。

“进阶?怎么快?”上官雪妍吃惊的说,她以前哪次进阶不是需要十几二十年的时间,现在离上次进阶,按自己在空间外的时间来算也才不过几个月而已。

“这是你在这个时空最后的一次进阶,也不快了。”宸底下头说,在心里说你要是现在不进阶,当那一天来临的时候你怎么可能力挽狂澜。

“好吧,有你在,他们父子我也放心了,那我去了。”上官雪妍说完消失在卧室里。

上官雪妍进入空间以后,吞下一粒丹药,盘坐在莲座上成打坐的姿势,她知道她还要吸取灵气才行,要不然她进不了阶。以前看那些修仙小说知道进阶都要遭雷劫的,修为越高,雷劫就越多。可是她从第一次进阶到现在从没经历过雷劫,宸说那是紫莲戒吞食了雷劫,自己所在的环境也不许有雷劫的存在,会影响到无辜之人。不过自己的最后一次的进阶,雷劫就会累计降临,让自己做好心里准备。

上官雪妍在空间里她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吸收了多少灵力,可是外面天应经亮了。

“父王,娘亲今天怎么没起来,娘亲从没起过这么晚的。”轩辕云墨放下手中的剑,看着上官雪妍的房门问轩辕玄霄。

“也许是你娘亲太累了,让她多睡一会儿。”轩辕玄霄如是的对轩辕云墨说,也是说给自己听。可是他没发现自己的剑招舞错了。他从昨晚就担心上官雪妍遇到麻烦的事了,并且在瞒着他,现在她又起晚了,自己怎么能不担心。轩辕玄霄心里越想越乱,于是剑也不练了,坐在石凳上看着上官雪妍的房门,希望那人可以开门出来。

时间在不断地过去,早就过了上官雪妍平时起床的时间。可是上官雪妍的房门依旧紧闭着不开,这可急坏了门外的几人。

“大姐今天怎么了,我都饿了。”云隐看着那紧闭的房门说了自己一句,不过换来他们父子几人的怒视。

“我去叫娘亲起床。”轩辕云墨起身就去敲上官雪妍的房门。

“娘亲,你在里面吗?娘亲,我是墨儿。宸,怎么是你,娘亲在不在里面?”轩辕云墨边敲击上官雪妍的房门边问,他才敲一下,上官雪妍的房门就打开了。不过开门的是漂浮在半空的宸,轩辕云墨看着宸奇怪的问。

“你娘亲正在练功,你不要打扰她。”宸从里面飘落在轩辕云墨的怀里,身后的房门自动闭合,宸比划着轩辕云墨说。

“知道了,可是娘亲练什么功夫,我怎么从没见过?”轩辕云墨知道自己娘亲在练功也就放心了,不过还是奇怪的问。

“这次处在功力上升一层的关键时刻,所以需要的时间久一些,以前她练功只要一两个时辰就行,也都是在晚上,那时候你都睡着了。”宸说着善意的谎言,不过也不全是谎言。那女人是每天晚上在紫莲戒里待上一两个时辰吸收灵气修炼。

“这样呀,嘿嘿。”轩辕云墨挠挠自己的头不好意思的笑笑。他这么多年竟然一直都不知道娘亲都是夜晚练功,那肯定是白天要陪自己没时间,才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独自练功。

“墨儿,你们在说什么?”轩辕玄霄看着那背着自己的一人一宠问,他好奇他们在说什么,自己只能听到墨儿一个人的声音。

“父王,宸说娘亲正在练功的关键时刻,让我们不要去打扰。”轩辕云墨抱着宸走下台阶,走到自己父亲面前说。

“那会不会有危险?”轩辕玄霄问的不是自己的儿子,而是他怀里的宸。

“也许有,也许没有,但是你们不要去打扰。”这是宸比划的,轩辕云墨翻译的。这几个月过去了轩辕玄霄愣是看不懂宸的手语,所以他们交流就需要有能懂的人在身边。

“你这话什么意思,什么叫也许有、也许没有,到底有没有危险?不行,我要去给妍儿护法。”轩辕玄霄本就担心上官雪妍,现在听到这语义不详的话,心中更加担心。凡是习武之人都知道,功力越深,往上也就越难练,同时伴随的还有危险。练功时一不小心就会走火入魔,轻者伤,重者死。

“这不行,只要你们不要打扰她,她就没事,你们还是在外面等着吧。她,我会看着的。”轩辕云墨翻译完之后小心的看着自己的父亲,他现在也担心娘亲,可是又不敢进去。

“你看着,不要忘记了,你也就是个小兽而已。就是灵狐又怎么样,你什么也做不了。我不能听你的话置妍儿于危险之中,我要进去。”轩辕玄霄说完就要抬腿向上官雪妍的房间而去,他现在不能听一个小兽的话,他要待在妍儿身边,自己也许不可以在她练功的时候帮到她,但是至少可以在在她危险的时候,替她分担。

宸看着执意要去开门的轩辕玄霄,眼里带着火气,他不但不听自己的,还在话里贬低自己。现在除了那个女人和小墨儿自己给过谁的面子,即使他是小墨儿的父亲自己也一样不会手软。

“本王现在就让你知道本王能做什么!”就在轩辕玄霄的手触及上官雪妍房门的那一刹间,身后传来宸的声音。随之而来是轩辕玄霄的身子从台阶上飞出,摔在院子里。

“玄?”

“父王?”

“父王,您怎么样?谁,出来。”轩辕云墨跑到轩辕玄霄的身边扶着他,他也没看到是谁出的手,可是父亲应该是伤了。他也只是听到一个陌生的声音,可是这里除了他们父子和舅舅也没有其他人。

轩辕玄霄抬着头惊讶的看着宸,他受伤的是身子,可是思维是清醒的,他明明感觉到那声音是从自己身后传来的。当时自己的身后只有墨儿和他怀里的白狐,听它那句话不正是因为自己说了一句‘你能做怎么’。灵狐,只是传的神乎其技的,可是也没有传言说灵狐可以开口说话的。这宸不但可以说话,竟然还可以重伤自己,这怎么可能?

“小墨儿,不要找了,是我。”此时宸漂浮在他们面前,开合的兽嘴里吐去清晰的人语。那是一个少年的声音,听着要比轩辕云墨的年龄要大一些。

“宸、宸、宸你会说话,刚才是你在说话。为什么你这些年从没说过?”轩辕云墨听着从宸嘴里发出的声音,感觉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他到不是害怕,他和宸生活在一起多年知道宸不会伤害他的。他只是奇怪,惊讶还有好奇。他一直知道宸能听懂自己平时的说话,可是却不知宸也会说话。宸既然会说话为什么这些年从不开口,只是和自己比划着用手语交流,就连娘亲也没说过宸能开口说话。

“小墨儿不怕,我不会伤害你,我一直都会说话,之所以一直没开口,就是怕吓着你了。今天要不是他不听我的劝阻,还看不起本王,本王也不会一时气愤让你们知道我能开口说话。”宸和轩辕云墨说话的时候是小心轻柔的,但是当它指着轩辕玄霄说话的时候,语气就又突然的凌厉起来。

“宸,你不要生父王的气,父王那也是太担心娘亲,才会着急的说错话。对了,宸你真是灵狐吗?”轩辕云墨站起身走到宸前面,伸出手抱着它。先是为自己父亲说好话,然后才好奇的问宸的身份。

“知道了,小墨儿你偏心了。我知道他是你的父亲,要是其他人早就消失不见了。”宸,躺在轩辕云墨的臂弯里,伸出一只毛毛绒绒的兽爪,让自己白色的灵力包裹着轩辕玄霄,自己打伤的,还是自己给他治疗吧。

轩辕玄霄感觉自己身上的痛楚慢慢减轻,最后到没有。当那些痛楚全部消失以后,他觉得自己身上有使不完的力量。

“打坐,消化掉自己感觉到的那股力量,白白便宜你了。”宸没好气的说,它现在不但治好了轩辕玄霄的伤,还让他得到了它的一点灵力,那点灵力在自己看来微不足道,可是让一个凡人却是受用无穷,至少增加了多年的寿命。

轩辕玄霄听到后,立马就地坐下,盘膝打坐吸收那股外来的力量。

“宸,父王这样没事吧?”轩辕云墨还是有点担心的看着自己的父亲,他刚刚伤的很重。

“放心吧,不会有事的,他以后只会更加厉害。”

“宸你还没回答我的话,你真是灵狐吗,是不是很厉害?”轩辕云墨知道自己父王不会有事,于是兴奋的问宸。

“小墨儿,我可不是灵狐,可是我却比灵狐厉害多了,等级也比灵狐高。这样说吧,你皇叔是你们西越的皇帝,我在狐族的地位就和你皇叔在西越的地位是一样。”宸想想说,这还是说的简单的呢,身为神兽就是人间帝王见了自己也要礼让三分,自己现在也没有化为人形。

“宸原来你怎么厉害呀,我一直都不知道。那宸是不是也会功夫?”轩辕云墨现在好奇它是怎么伤了父王的,他们都没看见。

“算是吧,不过和你们的不一样。”宸觉的还是不要告诉自己和他们的不同,就连那女人也只是让他们知道她会古武的事。

“这样呀,那宸是不是很厉害?”

“小墨儿你马上就能知道本王是不是很厉害了,看好了。”宸听到轩辕云墨的话,兽嘴上带着冷冽的神情,竟然敢有人现在来找死,那自己就成全他们。

宸突然飘起自己的身子,看着院子的高墙和屋顶,来人还不少呢,可是真会找时间。那女人闭关不能出现,现在就连轩辕玄霄都在打坐。院子里只剩墨儿和他舅舅可以御敌,可是对方人太多了,算了还是自己出手吧。宸的小身子慢慢升起,兽爪交叉翻转,先是在整个中华楼设下结界。它可是不想有人看见之后谣言满天飞。它就是不为自己也要为那女人想一想,这里毕竟不同仙界、神界。

“宸,你要做什么?”轩辕云墨不明白宸为什么依然跑到上面去了,还有它那一句话是什么意思。

“小墨儿来了几只老鼠,我和他们玩一玩。”宸居高临下的看着轩辕云墨笑着说。

“老鼠,什么老鼠?宸抓老鼠,那是猫的事,你赶快下来,它们很脏的,要是娘亲知道了,又该把你泡在澡盆里了。”轩辕云墨不明白的问,这里哪来什么老鼠。

“傻墨儿呀,什么老鼠呀,宸的意思说这里来了一些我们不知道的并且躲在暗处的准备偷袭我们的偷袭者,你今天怎么傻了?”云隐突然笑着说,他现在也才发现自己的小外甥竟然还有迷糊的一天。

“偷袭者,在哪里?”轩辕云墨跑到石桌上,拿起自己的玉箫在手里,站在自己父亲身边。

轩辕云墨他们的对话哪些来刺杀的人也听到了,不过他们奇怪的是那漂浮在他们头上的那只小白狗是怎么回事,它好像在说话,这不是妖怪吧。圣王爷身边怎么会有这么一个东西,不过不影响他们执行任务。可是怎么它看他们的眼神,就像在看死人一样。

“上。”既然被他们发现了,那他们也不躲藏了,那圣王爷现在正坐在院子打坐好像在练功,正是他们刺杀的好适合。

他们动的同时宸也动了,并且比他们动作要快的多。宸只是简单的挥着一下兽爪,那些人一个不拉的都被一个透明的气泡包裹着,宸控制那气泡落在轩辕云墨的面前。宸打个手势让那气泡缩小,里面的人也在缩小。

“宸你好厉害,他们还是活的。”轩辕云墨好奇的戳着那气泡,里面的人还在拿着武器不断的挣扎,他是第一次见到如此好玩的东西。自己也没看见宸做什么,他们都被活捉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