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73 心神失守

抱着她往北院走去,一路遇见的婢女护卫皆在看到他们后纷纷垂低下头退至一旁,怀中女子低喃的轻唤,醉熏熏的脸颊如猫咪般在他的胸膛蹭来蹭去,那亲昵的举动,那撩人的声音,扰乱了他素来平静的心湖。

不知心境是何时发生了变化?他竟会如此容易的被挑起情愫,打乱平静的心湖。还记得昔日他盘膝在洞穴中修炼,而她在洞穴外沐浴,赤身果体,他见了也不见心湖有一丝波动,而如今,心,却乱了。

来到北院,她的房中,弯腰将她轻轻的放在床上,谁知她的手却紧紧的环着他的脖子,让他不得退开,不得不弯着腰,凑在她的面前。

“阿七,松手。”他温声说着,声音中带着一丝连他自己也没察觉的温柔。

醉意熏熏的顾七半睁开眼睛,美眸迷离带着魅惑之态的望着眼前的男人,在看到那熟悉的面容,心中心心念着想着的男人时,她美眸微弯,笑意盈然,妖媚中带着娇憨之态:“泽,你怎么晃来晃去的?不要晃,晃得我头都晕了。”

听到她的醉语,沐泽一怔,继而低低一笑:“阿七,你醉了。”说着,伸手就在去将她环在脖子上的手拿开,谁知她却使了个劲。

“不要,不要走。”她手一收,醉眼半眯的望着被她拉下来鼻息相抵的他。

沐泽没料她会突然一收手将他拉下,本来就半弯着的身体冷不防的倾向前,幸得双手迅速撑在她的身两侧,才稳住了身体没压在她的身上,可,这鼻尖相抵,气息相交的亲昵,却是让他耳根泛红,目光更是略带闪烁,不敢对上那情意绵绵的眸光。

“阿七……”

才唤出她的名,后面的话就被她的唇堵住了,那一瞬间,他双目惊愕的大睁,整个人僵硬着无法动弹,只感觉轰的一声,脑海里一片空白,什么也想不到,甚至,连反应也反应不过来。

只知道,那唇,好软、好香、好甜……

这个吻,由轻尝浅品慢慢加深,入鼻的女子体香带着淡淡的酒味,轻轻的触动了他的心,那奇特的感觉让他整个人都处于一种不知所措的状态,心脏的跳动越发的有力,越发的急促,额头也隐隐渗出了汗水来。

更要命的是,这时的顾七一手环着他的脖子,一手却探入了他的衣襟,触及了他的肌肤,同一时间,腿一动,竟会将他整个人往床上压去,一个翻身变动,已经将不知所措怔愕万分的沐泽压在身下。

“阿、阿七,不可!”

沐泽趁着这档想要推开她,同时也微喘着气别开了头,拉开了他与她之间的距离,但,她却是抱紧了她,趴在他的身上任他怎么推也推不开。

“泽……”

趴在他身上的顾七目光迷离中带着魅惑之态,娇媚的容颜泛着不正常的红晕,此时,正微嘟着娇艳欲滴的朱唇,似嗔似怪的看着他。

“阿七,快起来。”他忍着心中的悸动说着,伸手想要点了她的穴道,谁知,压在他身上的她下一刻却低下了头,冷不防的趴在他的胸前,咬上了那不知何时被她扯开的衣襟。

“嘶!”

胸前传来的酥麻,让他不由自主的倒抽了一口气,整个身体一僵,眼中尽是不可置信,心中仅存的那一丝清明,在她伸出状似无意的举动后荡然无存,心神一乱,整个人的目光也变得迷离起来。

趴在他胸膛上的顾七没有看到,就在他心神失守的那一刻,他眉心之处隐隐浮现了一抹神秘的印记,那枚印记散发着淡淡的光芒,时隐时现……

沐泽那一双迷离的眸子在下一刻似乎发生了变化,由迷离渐渐的恢复清明,却又不复平素里沐泽的温和平静的眼神,而是那种属性轩辕睿泽宠溺而溢满深情的温柔目光。

原本僵硬着的身体渐渐的放松了下来,那双眼眸此时带着一丝的笑意与无奈的看着那趴在他胸前乱啃一通的女人,眼中除了宠溺便只剩下柔情。

他抬起手,轻抚上她的头,手掌落在她的柔顺的墨发上,低沉而带着暗哑的声音带着一丝笑意从他口中传出:“阿七,你这是打算再来一次霸王硬上弓么?”

然而,醉得不轻的顾七哪里听得懂他此时的话?

她只是在听到他的声音后,抬起醉意熏熏的面容,微歪着脑袋,魅惑而带着迷茫的眸看了他一眼,只看见那离她很近的性感薄唇一动一动的甚是诱人,因此,心动她直接行动,扑了前去咬住了他的唇,却因力道之重两唇磕碰到一起,微微破了皮,舌间尝到了淡淡的血腥味,微疼……

“嗯!”

他闷哼了一声,被这一撞,撞得一疼,更是止不住的低笑出声,从胸膛传出的低笑声愉悦而带着一股动人心弦的磁性,如同磁铁一般碰撞着顾七的心房,激起丝丝涟漪。

也许是那丝疼痛让喝醉的顾七有了一丝的清醒,她压着他,面对着面,眨着迷离的眼睛看着身下这个低笑不已的男人,忽的,怔了怔。

见她眼中浮现一丝清明之色,醉意褪去几分,他这才低笑着出声:“阿七,你平素喝酒也不曾醉,怎么今晚却醉成这样了?”

见她歪着头,没再乱动,只是眨着一双疑惑而茫然的目光看着他,他不由轻轻一叹,从空间中取出一枚解酒丸:“来,张嘴。”

顾七如同一个孩子般听话的张开嘴,便见他两指捏着一枚丹药喂入她的口中,她本能的含住,咬上了他的手,那枚丹药也随着滑入喉咙,入了腹中。

酥麻的感觉从指尖传来,让他的目光深了几分,他唇角带笑,抽回手抚上了她的眉眼,低沉而带着暗哑的声音有着令人心悸的温柔:“阿七,可想我了?”

也许是那枚解酒丸的效果发挥得快,原本醉意熏熏的顾七眼中逐渐清明起来,当她看到自己趴在他的身上时,整个人也是一懵,愕然的瞪大了眼睛,却在看到男人眼中的促狭笑意时愣住了。

“你、你……”

见她一眼便认出他来,他既愉悦又感慨,低叹一声:“阿七,是我,你没想错。”伸手,将她环住,将她按在自己胸前,双手紧紧的环住了她的腰,不让她离开。

顾七愣了好半响,似乎也没反应过来,只是被他搂在怀中,感觉到他强而有力的心跳,心,也跟着怦怦怦的跳动着。

“阿七,你原先可没这么主动。”他的语气酸溜溜的,虽然知道不应该吃醋,可他就是忍不住,哪怕,这个人也是他。

顾七趴在他身上,眨了半天的眼睛盯他看着,越看越是震惊:“泽?这、这是怎么回事?”他不是两个灵魂渐溶合在一起吗?怎么他还会再出现?

“不必惊慌,阿七,我慢慢说与你听。”他拥着她一翻身,让她侧睡在他的臂弯之中。

而这时的顾七也发现了其中一点,那就是他眉心之处那枚神秘的印记在时隐时现。

“阿七,这阵子其实我得到了一些上一世的传承记忆,也终于弄明白了为何我会是离魂之人,你仔细听我说,我与沐泽确实为同一个人没错,只不过,我的灵魂中蕴藏着上一世的传承,也可以说是上一世的我,而沐泽则是我的今生,想要能合而为一,得到传承还得冲破身体里的封印,也只有到了那时,出现的才是一个完整的我。”

他的声音一顿,见顾七脸上的震惊,不由一笑:“今晚我能出现主要的原因是因为你的热情让沐泽心神失守了,才让我夺到主导权出来,也是他少经历情爱,心境纯白,要不然你的一个吻怎么就能让他心神失守?”说到这,他低低一笑,他虽无法出来,但是他却是清楚的知道沐泽与她发生的事情,也正是因此,才觉得他的今生真的是太纯情了。

说起来也是,修炼了那么多年,居然也没吻过女子,更没动过凡心,若不然,也不会被阿七的一个吻,一个挑逗弄得不知所措心神失守。

而听到他的话后的顾七,却是有些傻眼,似乎还没能一瞬间消化掉他所说的这些话的意思,只是愣愣的看着他,脑海里翁翁直响,也不知是不是自己喝了酒产生的错觉,为何她觉得那般的诡异,那样的神奇?

他的身体里竟有着前世今生?离魂之体竟是因为这样?

“那也就是说,只有在他心神失守的时候你才能出现?”顾七愣愣的问着。

“嗯,我的今生心神失守,我便可以短时间里出来。”他点了点头,道:“不过你也知道,我的今生可是拥有雄厚修为的仙君,想要他心神失守可不是那么容易的,而这一次,也是因为他没料到你会突然这么热情才会出现心神失守的状态,下一回想要他心神失守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那你身体的封印如何解封?你眉心的那枚印记又是怎么回事?怎么时隐时现?你又能出现多久?”她的手紧紧的揪着他胸前的衣襟,抬着头看着身边的他,心下有些激动。

这么说,只要他心神失守他就有机会在得到传承冲破印记之前出来?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