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67 坐镇强者!

戴云笙顺着声音看去,见是一位不曾见过的中年男子,便笑道:“这么珍贵的丹药,若是每个人都拿在手上研究一番,谁还敢服下?阁下明显是不懂丹药之人,懂丹之人一看色泽,二看丹纹,三闻药香,先前我也说了,这枚丹药的炼制者品阶非同一般,虽无丹纹,但看这枚丹药的色泽就已经知道,这已不是凡品。”

被戴云笙这么一呛,那中年男子脸色一沉,欲发作,却在看到龚老挑着眉头朝他扫来的一眼时忍了下来。

“嘿嘿,各位,这里的丹药都是经过老头我核定过的,丹药的成品就是最低下的也是在外面买不到的上上之品,有我们医药公会做保障,你们买丹尽管放心。”龚老抚着胡子笑眯了一双眼睛,扫了众人一眼,又道:“各位随便看,想买下什么丹药就找小戴。”

说着,也不再理会众人,自顾的找了个位置坐下,又招来人给他端上了茶水,便舒服的翘起二郞腿,抿着茶,眯着眼,看着众人在那些丹药前惊叹的神情。

一位家主见状,看了不理事的龚老一眼,便笑着问戴云笙:“戴公子,今天是开张的大日子,这枚凝血丹可有折头可打?”实在是那前面写着的价格太过天价了,花那么多钱买这么一枚丹药,虽说是珍品,仍是有些肉疼。

“呵呵。”戴云笙笑了笑:“但凡今日在我们丹阁中消费满百万金币的可以获得一张银牌,银牌的价值在于以后可以在丹阁中购买丹药时打九折,消费五百万金币的可以获得一张金牌,往后购买丹药时可以打八折。”

他的声音一顿,看着众人一副见鬼似的模样瞪着他,便继续道:“银牌数量目前只有十张可以放出,金牌则只有五张,除此之外,还有三张黑晶牌,黑晶牌的价值在于,凡丹阁中的丹药皆一律五折,而且有优先购买权,除此之外,如果有什么致命病痛时,可以凭黑晶牌请动丹药医师出手治疗,虽不能保证必定能起死回生,不过,总归会多丝活命机会。”

说到这,他低笑一声,道:“不过,黑晶牌目前不出。”

众人被他的一番话说得一颗心都沸腾起来,听到那黑晶牌购买丹药之类的东西只要一半的钱,而且还有优先权,一颗心就已经沸腾,再听戴云笙的话,便知这丹阁中还有顶级医师在,而且还可以凭那什么黑晶牌请动丹药的人出手救治一次,这话一出,便听见周围的人都倒抽了口冷气,可,当他说那黑晶牌现在不出时,只感觉一口气就那么硬生生的卡在喉咙之处,不上不下,涨得脸色通红。

“不出你说出来做什么!”

几近咬牙切齿的声音传出,众人都深吸了口气,强忍着拍死他的冲动。看着戴云笙脸上那抹笑,他们可以肯定他绝对是故意的。

“嘿嘿,是我让他说的,因为老头我就有一块,瞧。”龚老宝贝似的拿着一块精致的黑色晶牌在手中晃了晃,耀了众人的眼,也刺了众人的心。

这明显的就是赤果果的显摆啊!

三楼的阁楼间,顾浩天和黑木傲霜坐在桌边喝着茶说着话,这三楼的阁楼是他们自己用的,虽没到一楼去,不过,楼下的动静他们也一清二楚。

不摆明身份是因为他们不喜欢各大世家因此而前去顾府巴结,那会让他们觉得麻烦,也虚伪,他们只打算暗地里将势力和生意扩大,明里却只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家族便可。

“前些天大哥说他会过来,也不知今天会什么时间到。”黑木傲霜说着,目光落在窗口处面。

闻言,顾浩天笑了笑,道:“都是自家人,什么时候来都可以,我们又不在意那些虚的。”他放下手中的茶杯,伸手握住了她的手:“霜儿,这阵子忙完家里面的事情就多准备我们成亲的一些东西,离八月十五也用不了多久了。”

被这么一说,黑木傲霜脸一红,道:“还远着呢!不急,再说,家里什么也有,也不用怎么准备的,只是不知小七他们这回会在这里呆多久,我见他们总是来回奔波也挺累的,真希望他们也能安定下来。”

“小七是有主意的人,她的事情我们不用多管,倒是她与睿泽的婚事也一拖再拖,我找个时间问问她,看他们要何时成亲。”想到他们两人这一路走来,也算经历过很多生死,如今能走到一块,实属不容易,小七与睿泽的亲事,虽没行礼,但在他们心里也早已经将他当成他们的女婿。

两人正在楼上说着话,聊着天,却突然听见楼下传来吵闹的声音,隐隐似还有怒喝之声,听到下方的动静,两人相视一眼,一名黑衣护卫进来低声说了几句话后,顾浩天两人便从阁楼后面离开,再绕到前方而去。

丹阁的大门前此时围聚着很多看热闹的人,而在前面,两名带着数十名护卫的中年男子正沉着脸,怒视着前方的戴云笙:“把你们的主子叫出来!我倒要问问,他拢断了这周围一带的灵药销路到底是凭的是什么!”

“何家主,你这不是没事找事吗?今天丹阁开张,你这是想着闹事是不是?”

龚老站在门口处,看着那带着人围着周围的两名中年男子,其中一名为邻城一个世家的家主,因是做灵药发家的,公会也没少跟他打交道,因此认得他,旁边那人他则不知是什么来路,不过,对方一身气息内敛不透半分,却浑身散发着强者气息,很是不简单。

“嗤!龚老,这没你的事,你还是莫管,若真要管,我还真就要问问医药公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就任由这丹阁拢断了这一带的丹药销售?”

“那是人家的本事,你有本事你也可以试试啊!”龚老微抬起下巴,睨了那何姓家主一眼:“不过我可奉劝你一句,别在这丹阁惹事,你,惹不起。”

龚老这话一身,站在他身后的那些世家的家主们一个个神色莫名,其中,戴家主眉心一跳,目光不由自主的看向他的儿子戴云笙,见他脸上毫无惧意,而且从刚才到现在脸上也一直挂着得体的笑容,莫名的,又想到了那个叫顾七的女子。

心下越发的肯定,这丹阁肯定是顾七的产业,若真是如此,那,想要动这丹阁可就不容易了。

“惹不起?今日我倒要看看,这丹阁到底有什么厉害之处!”他沉声厉喝,大手一挥,下一刻,直接提气而起,衣袍扬动之时,整个人毫无预警的腾空而起,扬掌就击向写着丹阁两字的那块紫檀木。

看到那何家主的举动,周围的众人有的倒抽了一口气,满脸震惊,有的隐隐带着看好戏的神情,等着那块紫檀木牌匾被击落,有的则眉心微拧,似乎不大赞同何家主的做法,但有的也在期待,这样一来,这丹阁的主人是否会露面?

人群中,相挽着站立着的顾浩天和黑木傲霜看着前面那何家主击向丹阁两字,只是微皱了下眉,并没有出手,但看向他的目光已经带了一丝的冷意。

这明显上门挑衅的人,任谁也无法喜欢得起来,尤其是这挑衅还挑了这么个日子。

“谁敢放肆!”

蕴含雷霆之威的一声厉喝猛然传出,那强大的威压瞬间从三楼中覆盖而下,肉眼可见的威压气息如同一座大山,瞬间压向那腾空而起挥掌击向牌匾的何家主。

在那一刹那间,周围的众人只感觉耳间一鸣,强大的威压虽不是袭向他们,但仍叫他们心悸不已,各大世家的家主还好,还能在这股威压的余边之下稳住心神,做到面不改色,其实,心头已经大骇。

但周围的一些百姓却是几乎扑通一声跌于地面,整个人瘫坐下去,没有修为的百姓,哪怕是威压的余边最细弱的一丝气流他们也无法承受,就更别说这来自于强者的骇人威压了。

而那承受着三楼强者袭出威压的何家主,整个人在厉喝声袭出的同时,已经如同被一座大山按压向地面。

“砰!啊!”

砰的一声,狠狠击落,伴随着惨叫声响起,惊呆了众人的心。那跌落的力道之大,撞向地面的力道之猛,可以从那微裂开的地面看出,对方没有现身,却仅凭一个威压便将一名家主伤至此地,可见其实力之恐怖,威压之骇人!

“嘶!”

“家主!”

“天呐!太厉害了!”

惊呼声在威压解除的那一刹那响起,威压一解除,就如同一块巨石被人搬开了一般,令众人感到胸口一松,呼吸也轻缓起来。

只是,内心的震撼,内心的震惊以及惊骇,却是怎么也平复不下来。

一瞬间,场中的世家家主,一些看热闹的散修们,以及一些势力的掌权人,皆暗自猜测着,这楼中到底是怎样一名强者在坐镇?

“噗!咳咳!”

威压一收,数名护卫和那名中年男子迅速上前将何家主扶起,却见他噗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咳了两声,口中的鲜血还在溢出,原本气势如虹的人眼下竟只剩下半条命,见状,心下更是大惊,惊骇的朝那丹阁三楼望去。

上一章
下一章